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五百零七章:「不详魔女」
    海利莎眼底的憧憬很快收敛,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静模样,静静地看了一眼海瑟薇,缓缓道:“你已经长大了,能够背负起圣女的担子,母亲的托付,我也已经完成了。从今往后,你好自为之吧,另外奉劝你一句,你渴望得到的东西,已经得到了,不要再招惹我,以后,我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了。”

    海瑟薇愣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眼中露出几分讥笑,道:“母亲的托付?那个女人早就死了,她托付过什么给你了?手下留情?等我学会了龙皇秘技,该说手下留情的人是我才……”

    啪!

    忽然一道脆响散开。

    海瑟薇的话戛然而止,她呆在了当场。

    在她细嫩的脸颊上,清晰地浮现出一个纤细的掌印。

    海利莎缓缓地收回手掌,眼中的平静转为一丝冰冷,道:“无论在任何时候,你都不该亵渎母亲!”

    海瑟薇呆了半响,慢慢地缓过神来,难以置信地看着海利莎,从小到大,她虽然屡次败给她,但从没有受过她的掌掴,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竟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是龙皇秘技?

    她顿时想到这点,心中涌出一股屈辱地愤怒,攥紧了拳头,气得全身颤,道:“你,你敢打我?你敢直呼父亲是那个男人,我凭什么不能说她是那个女人?她把好的都留给你了,什么都没有给我,你一出生就觉醒了天赋血脉,集全族宠爱于一身,我呢?”

    “我什么都没有,我一出生,就被人称作不详魔女,凭什么?凭什么要这样对我?就因为我一出生没有觉醒天赋血脉?!”

    海利莎目光冰冷,道:“别人怎么称呼你,你找别人算账,但你不该这么称呼母亲,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的警告,如果以后再听到你这么说……我真的会杀了你!”说到最后一句,她眼中的杀意几乎溢出,犹如实质般浓烈,以至于周围的空气都似乎寂静了。

    海瑟薇看见她眼底的杀意,心头一悸,忽然清醒过来,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一次姐姐并不是在说笑,而是……真的会这么做出来!

    她慢慢地攥紧了袖中的手指,低下头,咬着嘴唇,心中屈辱,恨不得马上将龙皇秘技学会。

    “你知道,母亲是怎么死的么?”海利莎望着低头忍耐的海瑟薇,一字字地道。

    海瑟薇怔住,在她的记忆中,从没有见过母亲的模样,据说在她刚出生不久就死了,所以在她心中,对母亲也没什么概念,不过,这并不妨碍她的憎恨和嫉妒。

    “你当然不知道。”海利莎双眼冰冷地注视着她,道:“因为母亲是族长夫人,没有人敢对你提起她的死因!你知道为什么族人们称你是不详魔女么?因为你出生的那一天,就是母亲的忌日!”

    海瑟薇呆住。

    自己的生日……是母亲的忌日?

    难道说……

    “没错,母亲生你时难产,而且不是寻常女人的难产,当时情况紧迫,无法医治。”海利莎冷冷地看着她,道:“牧师们说,只能二保一!呵呵,那个该死的男人,他居然狠得下心,选择了保你!”

    海瑟薇如遭雷击,懵在当场。

    “这么多年,你每次过生日时,那个男人都陪在你身边。”海利莎表情冰冷,眼眶中却有一丝湿润,“小时候,你不是总吵着要我陪你过生日么?呵呵,如果我陪你了,那谁来陪死去的母亲?那个男人因为怕你长大以后知道了这件事,将母亲埋在龙墓后,禁止别人探望,目的就是要让人们淡忘这件事,这样的话,也能让你免受那层阴影。”

    “可是……所有人都不记得母亲了,但我会记得!我会一直一直的记得!!”

    海瑟薇怔怔地看着她,脑子中有些空白。

    “如果不是母亲临终前把你托付给我,让我照顾好你。”海利莎凝视着她,目光冰冷,道:“否则你以为,你这么多年暗中一次又一次的小伎俩,我会一次又一次容忍?我所有仅存的喜爱的、珍惜的东西,都被你夺走了,只有圣女身份,我一直坚守着,你知道为什么吗?”

    海瑟薇望着她,心头思绪混乱。

    “因为你太弱了!”海利莎的话直指她的心中最深处,“这么弱小的你,若是把圣女身份交给你,就是害了你!所以我一直坚守着,但你不信,不管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你都不信,你认为我害怕失去这个身份,失去拥有的一切,呵呵……你知道九年前,我为什么翻过叹息之墙去到外壁区么?因为我受够了,我忍耐到快要崩溃了!!”

    “我从来都不想当圣女!”

    “我的童年,都是在龙皇楼中度过的,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练习,练习累了,就读书,看祖辈们的战斗秘典……”提到这段回忆,海利莎脸上露出一丝嘲弄之色,道:“你说的全篇格斗术,你全都掌握了,但对我而言,这些东西在我七岁那年,就已经记得深入骨髓了!”

    海瑟薇瞳孔一缩,骇然地看着她。

    七岁?掌握全篇格斗术?

    怎么可能!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要掌握全篇格斗术的难度有多大!即便是她,也是在十三岁时才全部学会,做到连贯和熟练的程度,直到前两年,才算得上刻入骨髓,不经大脑也能做出相应的应变。

    但是七岁……这么短的时间,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和努力?

    望着海瑟薇的表情,海利莎嘴角微微牵动一下,忽然觉得索然无趣,她默然下来,过了一会儿才缓缓道:“如今你已经觉醒了血脉力量,算得上一个合格的拓荒者,也能够勉强在荒区站住脚,母亲的托付,我已经完成了,今后没有再庇护你的义务,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将包袱甩到背上,擦肩而过,踏步而去。

    海瑟薇怔在当场,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她感觉世界忽然陷入一片空白,直到从身后传来的清晰脚步声,才将她的五感再次拉回现实,不禁转过头,道:“等等,你说的都是真的?为什么这些事以前都不告诉我?为什么?”

    海利莎脚步一顿,缓缓道:“因为所有人,都希望你有一个美好的童年。”

    说完,身影慢慢走去,直到离开广场,消失在海瑟薇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