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五百零九章:未来的路
    “圣女?”杜迪安微怔,忽然心中一动,“是海利莎的那位姐姐?”

    在他心中思索时,昏暗的牢房中飘来一股淡淡清香气味,不像任何胭脂香水的味道,随之而来的是一道身材纤细的妙曼身影,肩后背负着一把巨剑。

    当看清她面容的时候,杜迪安和对方都是一愣,几乎异口同声地脱口道:“是你?!”

    海利莎吃惊地看着牢笼中蜷缩的杜迪安,她从小记性过人,一眼就认出了这位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少年,而且那次会面的情况有些特殊,让她印象较为深刻,此刻万万没有想到,这位被自己妹妹陷害进来的儿时送到孤儿院的男孩,居然就是上次猎杀割裂者时见过的那人。

    杜迪安同样吃惊,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这位击杀割裂者的唐装少女,忽然,他一下子明悟过来,心中的诸多疑惑瞬间得到解答。

    先前海利莎曾说,她姐姐能够狩猎捕猎等级一百以内的魔物,而这位唐装少女上次却能轻易击败那只割裂者,尽管当时那只割裂者刚产蛋生育,又被自己设计受伤,不是全盛时期,但要知道,那是传奇魔物!

    同样的捕猎等级,传奇魔物和普通魔物却有着天壤差别。简单来说,同样都是捕猎等级二十的魔物,赐名魔物却能够轻易秒杀普通魔物,而传奇魔物,则远远过了魔物图册上定义的捕猎等级,像那只捕猎等级六十八的传奇魔物割裂者,正面战斗力丝毫不逊色捕猎等级上百的普通魔物!

    具备如此强的力量,又是龙族的人,显然,她就是海利莎的坏姐姐。

    当然,如今落得这样处境,他自然不会再相信海利莎说的那些鬼话。

    “你是海瑟薇?”杜迪安立刻问道。

    海利莎微愣,顿时明白过来,摇头道:“我是海利莎,先前跟你接触的那人是我的妹妹,海瑟薇。”

    “你是海利莎?”杜迪安微怔,下一刻醒悟过来,“原来如此,难怪她将我逮到这里来,却不担心我招供出她,因为我只会招供出海利莎。果然,她把所有的事情都算进去了,包括我的反抗,都会成为她利用的一计。”

    想到此处,他心中的谜团全都解开了,海瑟薇在看见自己手帕的时候,就认出了这是她姐姐的,故而利用自己,然后冒充她姐姐的身份跟自己接触。在第一次碰面时,她就邀请自己加入龙族,试图让自己进入内壁区,显然,如果那次自己答应的话,她就会将自己带到龙族的某个禁地中。

    到时,龙族必然会将他逮捕,并且详细调查,然后就会顺藤摸瓜地把嫌疑和矛头指向眼前的海利莎。

    但是那次,他拒绝了。

    而且他当时起了疑心,这一点,估计海瑟薇当时就看出来了,所以第二次见面时,她没有像初次那样急切,又是表白,又是邀请,而是选择另一种方式,就是提供神浆相助。

    先是神浆相助,博取自己的好感,第三次见面就直接赠送龙族不外传的秘书,第四次就可以证据确凿地逮捕自己,陷害眼前的真正海利莎。

    一瞬间,杜迪安明白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以及背后的阴谋过程,当初海瑟薇跟自己坐在废墟高楼上谈及她的姐姐时,说的恶毒不堪,如今看来,显然是加入了自己的感情因素在里面,抹黑的成分居多。

    想到这里,他忽然一怔,不禁抬头望着面前的海利莎,怔道:“给我手帕的人……是你?”

    听到杜迪安提及手帕,海利莎眼中的诧异之色很快消失,不禁仔细地看了杜迪安两眼,顿时确信,这就是她当年带去孤儿院的那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小男孩,毕竟,黑黑眸的血脉虽然存在,但数量并不多,大多数都是棕褐眸,而且自己的手帕,当初只给过这一个人。

    “你就是那个下大雨在街上乱转的小孩?”尽管心中确信,海利莎依然凝视着他问道。

    听到一个比自己看上去只大一两岁的女生称自己小孩,杜迪安心中有一丝怪异,但先前吃过一次亏,尽管这次的事情他已经确信自己的猜测不离十,还是决定仔细地问一遍,道:“你还记得当时的情形么?”

    这句话,他没有直面去问过那位海瑟薇,但旁敲侧击地问过,但她说不记得了。

    而在当时,这样的回答也合乎情理,毕竟年前的事情,不记得也很正常。

    “当时夜色很黑,下着大雨。”海利莎一听杜迪安的问题就知道他吃过妹妹的亏,想要确认一下子的身份,记忆不禁被拉回到那个夜晚,那是她第一次翻墙离开的夜晚,印象极深,“当时你在街上乱走,穿着一身奇怪的衣服,脸色非常的苍白,像没有鲜血的尸体一样,我看见你全身被淋湿,灾雨对你们这些普通人来说,杀伤力太大,就把你领到一个避雨的窝棚边……”

    杜迪安怔住。

    当听到她说自己“穿着一身奇怪的衣服”时,他就已经确信,这就是当初带自己去孤儿院的那位模样可人的小女孩,自己当时体虚,走路险些跌倒,一路都是她搀扶着自己。

    想到这里,他眼中忽然涌出一股热意,但下一刻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股从头冷到脚的寒意。

    看见杜迪安脸色陡然白,海利莎目光一凝,上前几步,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我看你的体温很低的样子……”

    “对不起……”杜迪安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先前注视着她脸上的双眼低了下去,紧紧地攥住了拳头,“我害了你,我……”

    他很少会自责,但这一次却是自内心地感到一股强烈至极的愧疚,这愧疚感让他的心脏扭曲到一团,像是身体被扼住,难以喘息。

    他之所以戴着手帕,是希望今后如果再遇见那个小女孩,能还她一份恩情。但是,如今这份恩情非但没有还给她,却反而再次害了她!

    虽然,他知道这次事情的主因是那位海瑟薇一手策划的,对她的恨和杀意是一回事,但自己却中了她的圈套,这是无可回避的事实。

    他不会完全迁怒到她身上,而是懊悔,为什么当初察觉到怪异时,没有听信自己的直觉,而是被自己的感情所左右!

    看见杜迪安痛苦地样子,海利莎微怔,没想到这个只有过两面之缘的人,会因为这件事如此自责,她心中忽然有一丝歉意,轻声道:“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如果不是我这么多年的纵容,她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她只是要对付我,却把你卷入了进来,是我牵连了你。”

    杜迪安依然低着头,微微摇头,声音有些沙哑,道:“如果我能够再敏锐一些,就不会中她的圈套,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既让自己落得这样的处境,又害了你,这是失败,致命的失败!如果……如果我能够更理性,更相信直觉,抱着宁可杀错也不可放过的态度,就不会被她欺骗。”

    海利莎忽然觉得这个少年身上有一股倔强,孤独的倔强,她眼中微微闪动一下,脸颊柔和了几分,道:“话说这么没错,但你会相信她,应该也是以为她就是我,所以你才没有好好防备。”

    听到她安慰的话,杜迪安知道她说的没错,这次的事情他不够理智,直觉的数次警钟,他没有听信,反而被自己的主观情感所左右。这让他心中的痛苦和恨意反而更浓了,同时还一丝茫然。他恨的不是海瑟薇,而是恨自己。

    “一个善良的人,才会轻信于别人。一个坏人,在对待别人时才会狠得下心,宁可杀错,不可放过!但……对待熟悉的人,挚友,亲人,爱人,如果也能因为一点猜忌,宁可杀错,不可放过,这又算什么人?或者说,这还算是人?但如果不这样……以后又会有多少人会伪装成自己的亲人,朋友,在最没有防备的时候给自己捅刀子?”

    想到这些时,他想到了背叛自己的克鲁恩,想到了珍妮父亲的陷害,想到了海瑟薇的伪装……若只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或许这种种都不会遭遇到吧?

    但是,他已经走到了今天,已经无法回归于平凡。纵使能够当一个平凡人,他又怎么甘心?又怎么可能因为惧怕再遇上这些而停止自己的脚步?

    如果站到最高点,注定要走这样一条孤独而绝望的路,他又有什么选择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