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五百三十二章:未知之卵
    尤金瞳孔一缩,满脸震骇,急忙用另一只手去夺取断手上的战刀。

    杜迪安毫不留情地握着他的断腕挥舞战刀,将断腕当成了刀柄,锋利的刀锋斩向杜迪安伸来的手掌,顿时将他吓得缩手。

    杜迪安借机身体暴退,拉开距离。

    激烈的交战瞬间得到喘息。

    杜迪安冷冷地盯着尤金,伸手握住了刀柄,拔掉了上面的断手,随手丢弃在旁边满是黏液的地上,先前握着断手当刀柄时,他不敢继续连攻,以防断手松开了战刀。

    这生死瞬息的交锋让旁边的伊恩等人看得满头冷汗,有种颤栗的感觉,他们自问若是跟任何一方战斗的话,多半早已落败,甚至被杀!

    尤金脸色难看,紧抱着断手,遏止住断手上的出血,以防体力再次耗损。断腕处的剧烈地疼痛让他咬紧了牙,但心底的忌惮和涌上来的一丝恐惧,已经却让无暇顾及手臂上的撕痛,心中有种跌落冰窟的感觉,这一切都发生在短暂的交战中,杜迪安的一次次出手都超出了他的预料,如今失去了最擅长的右手,又没了兵器,单靠自身这套普通的基础制式铠甲,他已经没有半点把握能够战胜杜迪安。

    而失败,就意味着死亡,将失去一切拥有的东西,包括亲人和爱人!

    杜迪安望着他断手上的鲜血渐渐被他止住,眼眸一冷,不再停留,迅速挥刀直掠过去。

    尤金死死地紧盯着他,左手已经松开了右手,虽然右手没了手掌,但两只手依然张开,做出防卫地姿势。

    嗖!

    十来米的距离瞬间掠过,交手在毫秒间,嗖地一声,杜迪安的战刀横斩向尤金的胸膛。

    看见这一式毫无技巧的攻击,尤金果断出手,擒向杜迪安持刀的手腕,想要将兵器夺回,在龙刃篇中记载了七八种空手夺刃的擒拿手法,足以应付各种情况下的夺取,只要抢回兵器,他就还有扭转局势的希望,尽管他的左手不如右手灵活,但长期的训练,自然也不会落下左手,灵活度差不了哪去。

    如果杜迪安给他喘息机会的话,他甚至会向旁边的伊恩等人相邀,只可惜杜迪安的攻击来得太快,想要一鼓作气结束战斗,导致他无法分心出声。

    嗖!

    杜迪安的手腕瞬间被尤金擒住,尤金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喜色。

    “结束了。”杜迪安却忽然开口。

    刚想按着杜迪安手腕骨骼关节扭动的尤金一怔。

    他还未反应过来,却陡然看见,杜迪安的另一只手抬起了,几乎在自己擒住杜迪安手腕的同时抬起,握住了他手上的战刀!

    兵器交手?

    噗!

    刀光一闪,鲜血绽放而出。

    尤金只觉全身一麻,像是触电一样,再也提不起半点力气。他有种惊恐地感应,松开了杜迪安的手腕,回手摸着颈脖,炽热而黏稠地液体沾满了手指。

    这清晰地触感,让他的心脏狠狠抽动一下,随之而来的是无边地恐惧。

    他微微张着嘴,忽然很想放弃一切尊严去祈求杜迪安,让他活下去,救救他。但在他的视线中,却看见杜迪安已经收回了战刀,只静静地看着他,不含丝毫情感,像看着一只蝼蚁。

    黑暗瞬间压迫而来,嘭地一声,尤金的身体倒了下去。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确认他真的已死,这才缓缓地转过身,先前尽管是背对着伊恩等人,但二百七十度的视野范围还是让他看见了伊恩和马丁等人交替的眼色,也知道他们的心思,开口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等回去以后,希望大家帮个忙,就说我们遭遇到魔物袭击,他是被魔物杀死的。”

    伊恩等人微怔了一下。

    几人面面相顾,很快交流了意思。伊恩深深地看了杜迪安一眼,缓缓地抑制住心底的杀意,微微点头,道:“我们会的。”

    如果不是顾及到杜迪安没有受伤,而且战斗过程不长,体力似乎也没有消耗太多的话,他就不得不率领马丁等人出手,将杜迪安趁机击毙。

    毕竟,这位死去的尤金是海瑟薇殿下的人,杜迪安将其斩杀,而他们是目击者,他们无法确定杜迪安会不会为了隐藏这件事而杀人灭口。不过,如今杜迪安既然提出这话,又想要离开这里,显然也没有动手的意思。他也不敢再冒然出手,毕竟,杜迪安表现的实力实在太强了,即便他们五人一起出手,纵然能诛杀杜迪安,自身多半也会伤亡惨重,代价太大!

    “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这里?”马丁问道。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平静地道:“我先休息一下,等体力恢复了就离开,顺便也等一等看,如果我们的战斗已经惊动了上面的魔物,这时候上去就是送死。”

    伊恩和马丁等人对视一眼,眉头微皱,目光有些凝重,但犹豫半响后,最终还是放弃了攻击的打算,他们无法确定杜迪安说的离开,是不是故意找借口恢复体力,但对方这样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有理有据,他们也没办法去反对,心中不免有些纠结起来。

    杜迪安将战刀插在地上,取出背包里的食物和水吃喝了起来,回忆起先前的战斗,心中有一丝兴奋和后怕,他之所以敢独自挑战体质达到高级界限者顶端的尤金,主要是身体传给他的直觉,直觉让他觉得拓荒者是危险的,而尤金是可以与之一战的。

    就像丛林的捕食者不会去捕食强过自己的猎物一样,那就不是捕食了,叫送餐。

    “感觉还少了点什么。”杜迪安回想着先前的战斗,虽然有种被释放的畅快感觉,但总觉得身体缺少了点什么,使得身体不够灵活,甚至有些别扭,或许,再多长出一些手脚出来,就会更加自然了。

    想到这点,他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割裂者的形象,丰富的利刃肢体,如海草般扭动的恐怖身姿,他目光一闪,忽然想到一点,魔痕能够给宿主带来类似魔物的能力,从生物学来说,这是遗传,在遗传的同时,也会通过魔痕的再次激活而改变身体,这叫进化。

    那么。

    既然能遗传魔物的某些身体能力,是不是也会遗传魔物的战斗方式?

    杜迪安想到心中的那种战斗的感觉,越想越觉得如此,以前他总觉得施展不开,但如果假想一下,他的身体多出一些手脚,像割裂者那样的姿态的话,似乎就会很畅快了!

    而“畅快”的这个念头,就是身体反应给他的信号,就像肚子饿了,大脑知道饿了一样。

    也就是说,身体有这样的需求!

    “在割裂者体内的那只寄生魂虫待的时间太久了,把割裂者的战斗习性完全融入,又遗传给了我……”杜迪安眉头微微皱起,他的身体自然不可能像割裂者那样长出一些多余肢体,这会让他很难在巨壁内的正常人类圈子中立足,毕竟即便是海利莎这样的圣女,也不可能是身体怪异不似人类的形象,这会造成恐慌。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若有所思地轻轻扭动,却发现手腕的骨骼像软体一样,被轻易地扭动到一个诡异角度,不禁微怔一下。

    以前他还没有发现自己能做到这一步,这次在危机中被逼迫出本能,反而身体自主地展现出了这一个能力。

    “这么说来,我的身体虽然没有变成割裂者那样的形象,却也发挥出类似于割裂者的战斗状态,说明身体在改变,也说明不但我在适应魔痕的改造,魔痕也在逐渐适应我这个新宿主的改造,在逐渐的把割裂者和我的身体特性相互融合……”杜迪安思忖道。

    在杜迪安扭动手臂时,伊恩等人也一直在关注着他,看见他的手臂能够扭曲到一个恐怖的折断姿势时,脸色微变,回想起他先前的怪异战斗姿势,眼中的忌惮更盛了几分。

    “咦!”忽然响起一声惊咦声。

    众人一惊,齐刷刷地望去,却见罗丝玛丽站在一个破掉的白色卵蛋前,指着卵蛋里面的东西,满脸吃惊地道:“这是什么?好像不是……”

    伊恩心中疑惑,上前几步,同时暗暗留有一丝警惕地防备着杜迪安,抬头朝她指去的卵蛋中望去,顿时一愣,随即想到什么,猛地瞳孔一缩,轻吸了口凉气,道:“这不是听风者的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