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五百五十五章:血香【二合一】
    “又是一只?”杜迪安一看这热源的轮廓,就知道是一只力量强劲的魔物,他从破碎的窗户处探头望去,顿时看见一只近三米高的狰狞怪物趴在地上,像蛤蟆,体积臃肿,表面是细密的绿色鳞片,在粗壮的前肢和肩膀处有长短不一的尖刺,竟是捕猎等级四十二的蛇口蟾。

    杜迪安看得脸色微变,这是一只剧毒魔物,虽然捕猎等级是四十二,跟初级界限者相当,但一个不小心,即便是拓荒者都会惨死在它的毒液下,普通的解毒药粉根本无法抑制它的毒液,即便是黑暗教廷里擅于研制毒药的顶尖魔药师,都未必有把握能挽救一个中了蛇口蟾剧毒的人的性命。

    “该死!”杜迪安心中暗骂一声,没想到好不容易找到的这么一个隐蔽地方,却接二连三地出现这些棘手的魔物。他看了一眼旁边椅子上昏迷不醒的海利莎,目光微微闪动,如果此刻撇下这个女孩的话,在她身上割出几道伤口,用她来引开这蛇口蟾的注意,自己倒是有几分希望从侧面偷偷溜走。

    只是,当看到海利莎昏迷的苍白脸色时,他不禁想到在龙族监狱中,以及多年前那场雨夜里的相助,心中的这个念想顿时打消了,若是换做其他一般交情的人,他或许还能毫不犹豫地出卖,但唯独这个数次救过他的女孩,他却有些难以狠下心抛弃。

    “只能拼一把了。”他微微咬牙,攥紧了匕首,望着朝地铁车厢跳来的蛇口蟾,眼眸微微眯起,闪过一丝森寒杀意,他从地上抓起一只遗落的沾满灰尘的鞋子,猛地朝蛇口蟾身体的侧面甩去。

    嘭地一声,鞋子落地。

    声响引起蛇口蟾的注意,当它的眼珠望去时,杜迪安骤然冲出,如离弦之箭,猛地蹿出窗户,笔直扑向它的正面。

    蛇口蟾顿时反应过来,张出一条鲜红细长的舌头,像肠子一样卷向杜迪安,在舌头的前端,竟微微裂开一张嘴,上面有细密的牙齿。

    杜迪安身体骤然一晃,躲过这条鲜红舌头,全力爆发的速度让他的身体如一阵风般急速掠过,出现在蛇口蟾的侧面,匕首猛地朝它的眼珠刺去。

    蛇口蟾反应不及,只来得及闭上眼珠。

    噗地一声,匕首极其锋利,轻易地刺破它的眼皮,贯穿而入,从里面急射出一股绿色鲜血,溅射在杜迪安的手臂护甲上,顿时冒出嘶嘶的白眼,金属战甲被腐蚀。

    杜迪安一惊,受伤的左手猛地一按它的身体,借力翻到它的背上,匕首朝它的头顶狠狠刺去。

    蛇口蟾怒吼一声,嘴里的舌头绕回射向杜迪安,与此同时,在它前肢上的尖刺猛地生长,仿佛几根尖锐地利爪,朝背上的杜迪安刺去。

    杜迪安注意到这几根尖刺顶端溢出淡淡的绿色液体,料想多半有剧毒,心中一凛,匕首飞快刺去,咔地一声,戳破蛇口蟾头顶鳞片后,似乎抵在了一块坚硬的骨骼上,他不敢继续用力,迅速抽出匕首翻身躲去,滑落下了它的身体。

    在落下的同时,他一脚踹在它的背上,能造成多少伤害算多少。

    嗖!

    在他刚落地时,蛇口蟾背后的三条蛇尾猛地甩来,尾端全是凸起的尖刺,一旦碰上,必定受伤,而此物全身是毒,一旦受伤就麻烦大了,这也是杜迪安不愿跟它战斗的原因。

    杜迪安看见三条黑影扫来,心脏狠狠跳动一下,全身的鲜血像是瞬间燃烧一样,身体猛然扭动,似乎有几条无形的肢体在支撑着他的身体,以一个蜘蛛爬行的怪异姿势后背贴着地面,惊险万分地躲过,同时急速向后拉开距离。

    “嘶嘶!”蛇口蟾发出毒蛇般的蛇芯声,转过身来,朝杜迪安快速跳动扑来,全身的骨刺猛地张开,像孔雀开屏一样根根凸起。

    杜迪安脸色难看,死死地盯着他,在他扑来的刹那,身体猛地腾空而起,翅翼扇动,飞上高空,与此同时手里甩动出一道黑影,砸向蛇口蟾的另一只眼睛。

    蛇口蟾嘴里的舌头蓦然舞动,将这黑影击中,嘭地一声,爆炸开来,蓬松成一片尘雾,此物竟是一块杜迪安从地上捡起的混凝土石块。

    此刻在石块被击碎的同时,杜迪安的身体猛然俯冲而下,迎头撞在它的脑袋上,匕首瞬间击穿它脑袋上的鳞片,咔地一声,突破了它的头盖骨,贯穿到匕首把柄处,与此同时,他抬起左手狠狠朝他的脑袋上砸去,这一刻也顾不得左手受伤,倾尽全力锤在它的脑袋上。

    蛇口蟾发出尖叫声,痛得全身颤抖,舌头乱舞,抽打在杜迪安的身上,在舌头前端的利齿嘴巴张开,撕咬在杜迪安的右手肩膀上。

    感受到肩膀地剧痛,杜迪安眼眶有些发红,捶打得更加用力,匕首拔出,再次狠狠刺入里面,反复地捅了十几下,直到身下的蛇口蟾彻底地停止不动。

    杜迪安感受到手腕上一阵火辣辣地剧痛,低头一看,是蛇口蟾的鲜血腐蚀了护腕,流到了手腕上,他急忙脚掌一蹬,从蛇口蟾背上跳下,落地后喘了两口气,见这蛇口蟾已经没了动静,这才稍松了口气,随即马上朝身上几处传来剧痛地地方望去,不禁心头凉了一下。

    只见自己的右肩有一道较大的咬痕,虽没撕咬下血肉,牙痕却比较深,撕破了战甲,此外在手腕上,背部,也有两次擦伤,在自己背后的翅膀上,有一处凹陷的地方,像是被什么硬物戳到。

    杜迪安急忙回到地铁车厢中,脱下战甲,用绷带将伤口勒住,以防毒血扩散,同时将匕首洗净消毒,将右肩的牙痕伤口剜去,只见伤口的血肉已经有些腐烂,血液也泛着淡淡的墨绿色,极其诡异惊悚。

    不过,在清理伤口时,杜迪安却看见这墨绿色的鲜血并没有扩散太远,只蔓延了几厘米左右。

    看见这熟悉地样子,他怔了一下,心中顿时松了口气,没想到自己的冰血症在抵抗毒素方面,倒是有特殊的方法。

    他将全身伤口清理,涂抹上治疗药粉,再用纱布包起。在包扎的过程中,他看见自己的左手有些变形,中指的骨骼移位,显得有些怪异,显然是先前捶打时用力过猛所导致。

    在伤口刚处理好时,杜迪安还没来得及休息,便听见地铁车厢外面再次传来异响,这次是脚步声,他抬头一看,却是几只镰刀行尸摇摇晃晃地走来。

    杜迪安心中暗骂一声,转头看了一眼海利莎,从之前他就注意到,海利莎伤口上散发出的血腥味,带有一种奇异的香味,而此地如此隐蔽,在他们到来前并没有出现什么近期留下的大型魔物的脚印,但在他们到来后的短短时间内却接连出现,多半就是被她的这奇香血腥味给引开的。

    虽然不知道她的血腥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作用,但现在却让他有些头疼起来。

    他翻出地铁车厢外面,捡起地上一些石块,瞄准几只镰刀行尸的脑袋,猛地甩出。

    嘭嘭嘭……

    几只镰刀行尸的脑袋被石块击中,面部顿时破裂,身体一颤,倒在了地上,毕竟只是捕猎等级十几级的魔物,在杜迪安如今的力量面前,轻而易举便能击杀。

    杜迪安靠在车厢外面,抓紧时间休息,同时思索着方法抑制住海利莎散发出的血腥味,第一个涌出他脑海的办法就是用袋子将其裹住,将气味密封保留,但这样的话不透气,会将她憋死。

    “难道要抱着她一直飞在天上?这样的话,我的体力也撑不住……”杜迪安皱了皱眉,如果他是全盛状态的话,倒是能坚持一段时间,但此刻他的体力已经快消耗殆尽,抱着她飞十几分钟估计就会彻底累趴,至于从这里直接飞出荒区,就更不可能了。

    簌簌!

    在他休息没多久时,外面再次传来声音,这次是悉悉索索地细小声音,数量极多。

    杜迪安脸色微变,视线中出现一片密密麻麻的热源,竟是一只只巴掌大的虫子。

    在壁外,虫潮和尸潮一样,都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几大灾害之一,危险性丝毫不逊色遭遇到传奇魔物。

    杜迪安刚要转身爬回地铁,抱起海利莎飞奔,便看见了这些热源虫子涌到地铁外面的窟窿前,在它们后面并非无穷无尽,虫群的宽度只有十来米左右,显然不是传说中连绵数公里的虫潮。

    他松了口气,这样的数量只能算是小规模的虫群罢了。

    他扫了一眼周围,找到一些从地缝中生长而出的藤蔓,以及已经失去水分枯萎的藤条,将其飞快采集起来,用火把点燃,再用仅剩的火油在地铁车厢外面倒上一圈,浇在一些绿色藤条上,将其点燃,顿时燃烧出一个火焰圆圈,将他所在的这节地铁车厢护住。

    虫群很快爬来,却停在了火焰前,不敢前进。

    杜迪安坐在火圈中,望着周围密密麻麻地虫子,微微苦笑,手里握着火把,将背靠在车厢上,借机喘息,恢复体力。

    火焰在持续燃烧,虫群却渐渐有些急躁了,时不时跳出几只虫子,试图从火焰圈上面跳起冲进来,但身体被火焰烧过,顿时发出吱吱地惨叫声,不过落在杜迪安脚前时,身体乱颤着,并没有就此死去。

    杜迪安看得脸色微变,知道这点火焰还是挡不住这些虫子,只能稍微拖延一下时间。

    望着这密密麻麻的虫子,他叹了口气,虽然以他的实力击杀这些虫子就跟踩死蚂蚁一样简单,但等他杀光了这些虫子,估计自身的体力也要彻底透支。

    海利莎被疼痛刺激得慢慢醒转过来,勉力睁开眼睛,顿时看见一片火焰在黑暗中跳跃,她微怔一下,猛地惊觉过来,急忙翻身坐起,但腹部刚一用力,背部便传来一阵剧痛,让她轻吸了口凉气,只能勉强地用手支撑着身体坐起,只觉脑海一阵阵晕眩感传来,是失血过多的症状。

    她转头向火光处望去,顿时怔住,只见火焰外面包围着密密麻麻的虫群,其中有的虫子在头顶的铁皮上爬动,沙沙作响。而在火焰圈中,靠在自己旁边的铁皮边上,坐着一个少年身影,一头黑发,正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的虫群,正是先前见过的杜迪安。

    昏迷前的记忆如潮水般忽然涌来,她怔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手臂处,有所感觉,抬手摸了摸脑袋上,顿时摸到柔软的纱布,她嘴唇微动一下,抬头望着身旁背靠着自己的黑发少年,耳畔听着火焰外面虫群吱吱地私语声,眼中慢慢地流露出一种奇异之色。

    杜迪安听到背后动静,目光一动,顿时看见背后的海利莎已经醒来,不禁双眼一亮,道:“你醒了!”

    海利莎轻轻点头,从他的后脑勺上挪开目光,扫了一眼周围的虫群,低声道:“先前我昏迷时,你一直在这里战斗么?”

    杜迪安道:“是啊,这些魔物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一下都不让我休息。”

    海利莎幽幽地道:“你可以离开的,免得被我牵连,从小到大,靠近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杜迪安微怔,顿时想到她在监狱中跟自己说过的童年,微微沉默一下,低声道:“你说的没错。”

    海利莎怔了一下,没想到他会承认这点,心中忽然莫名一酸,她微微咬牙,道:“你可以离开的,我帮你牵制……”

    “不过。”杜迪安再次出声,打断了她的话,他转过头来望着她,笑道:“这样的牵连,我很喜欢。”

    海利莎呆呆地看着他,忽然说不出话来。

    杜迪安转头再次盯着前方的虫群,只见随着火焰越来越弱,时不时有虫子冲过火焰,爬到他的脚边,被他随手杀死,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爬到他面前的虫子数量越来越多了。

    “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这些小虫子欺负。”杜迪安苦笑着摇头,向海利莎道:“我们再换个地方吧。”

    海利莎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虫群,勉力抬起一只手,将背上的腰包取下,递给杜迪安,道:“这里面有驱虫粉,你在周围洒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