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五百五十九章:痛觉
    第五百五十九章:痛觉第二更

    “不行,速度太快了。 ”杜迪安不禁后退两步,止住了潜水离去的想法,此刻下水的话,估计还没等他游到广场水池,会被这水下魔物半途截杀,以他现在透支的体力,即便是在岸,都未必能杀死这只魔物,何况是在它擅长的水里。

    “该死!”

    望着转眼间冲到五百米左右的水下魔物,杜迪安脸色难看,不再犹豫,猛地抓起旁边的几块硝石,利用毫无知觉也不知疲倦地左手将其揉碎成粉末,抛入面前的水面。

    由于是粉末,硝石的下沉速度较为缓慢。

    吸热特性迅速见效,水逐渐泛起白色,冒出寒气,水面慢慢地凝结成冰。

    杜迪安向后退出两步,紧紧地盯着那只游到两百多米左右的水下魔物,祈祷着它的感知能力一般,不会察觉到岸边的他们,否则的话,以这魔物的体积,只需要在他们藏身的地方撞击几次,能将他们身下的地面撞碎,使他们掉落到水里,而积压在他们方的塌陷石块,也会轰然垮塌,将他们淹没到水里

    这只水下魔物顺着血腥味游来,庞大的身体像一只巨鳄,又像是白鲨,只是背凸起的并不止一道鱼鳍,而是沿着脊椎线长出数十根尖刺,极其狰狞,此刻像鱼儿一样四肢收拢,身体在水摇摆前进,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幅度,似乎很擅于借用水的力量。

    杜迪安向后退到冰砖壁垒的最里面,身体蹲下,让自己的脑袋跟冻结的水面呈平行,以防这魔物从水下窥视到他。

    很快,这魔物游到了十多米外,身体在水里翻动,尾巴轻轻推动,身体便掠过了十米距离,来到冻结的水面下面。

    杜迪安心屏息,全身紧绷。

    下一刻,这魔物从冰面下掠过,狰狞的身影在冰块下面如一道阴影飘过,径直游向远处,似乎没有察觉到冰块面的二人。

    杜迪安心稍松了口气,转头紧盯着它,只见它似乎没有找寻到血腥味的源头,顺着水流的流向,逐渐游到了远处,消失在视线。

    “好险。”杜迪安轻吐了口气,来到结冰的水面前,刚要抬手将冰块击碎,忽然,视线再次看见一道热源红影,正是先前离去的水下魔物。

    它竟然从消失的地方又折返回来了!

    杜迪安脸色微变,立刻停手,后退数步,将身体缩到冰砖壁垒最里面,蹲在地,只觉寒气从四面八方钻入体内,冻得他全身哆嗦。

    他望着那只水下魔物缓缓游了过来,从冰面掠过,又游向远处,却没有消失,而是在附近的几条地下水道四处游动,似乎在寻觅。

    杜迪安微微哆嗦着,同时目光如影随形地跟在它身,过了片刻,忽然有种感冒流鼻涕地感觉,他下意识地轻轻吸了一口,却吸入一股凉气,深入肺叶,刺得胸口有些发痛发寒,他身体微微弓起,脚趾不自禁地夹紧扣住地面,全身蜷缩成一团,但依然冷得像刀刮一样刺痛。

    “不能再等下去了,它一时半会儿不会离开……”杜迪安的目光缓缓抬起,望着头顶的冰砖壁垒,只能将这冰砖壁垒击碎,从面脱身了。

    他准备起身,却忽然感觉手脚有些伸张不开,不禁看了一眼,却发现左手面竟结成一层薄薄的冰屑,有异的波浪线,像是一块块指甲大的鳞片。

    “又发作了么……”他微微咬牙,将意念传递到左手,让它撑地。

    毫无知觉地左手轻轻挪动,每挪动一寸,便有咔咔地碎裂声响起,与此同时从左手传来阵阵撕裂般地剧痛。

    杜迪安的思维已经有些混沌,感受到这股剧痛,他第一反应是向右手看去,然后才反应过来右手没有痛感,这才意识到疼痛来自于左手,这让他有些茫然,左手不是失去知觉了么,怎么现在会有疼痛的感觉?难道左手的痛觉神经在这一刻恢复了?

    他再次尝试着挪动左手,这一次疼痛感更为清晰,每一动一寸都有种碎裂地感觉,更别说用手才撑起自己了。

    他放弃了用左手,继续用右手撑地,右手有些僵硬,但还是很快做出反应,撑在地面,他借力爬起,颤巍巍地站着,只觉脑海忽然一阵眩晕,像是贫血的人久蹲之后的样子,眼前有些黑影晃过,原本极开阔的视野,这一刻却只有五十度不到的视野,只能看见瞳孔前方的事物,而且有些模糊了起来。

    不能倒下!

    他心重复地念着,深深地喘息着,只觉脑子嗡嗡地响,抬脚踏出,身体有些失衡摇晃,扑通一声,倒在一个柔软物体,他勉力望去,却见海利莎苍白的脸庞近在咫尺,呼出的鼻息似乎都能闻到,像一个冰美人一样宁静。

    他心苦涩,艰难地转过头,看了一眼周围严实的冰砖壁垒,心涌出一个悲伤的念头,难道这座冰壁洞窟,是我自己亲手建造的墓地么?

    寒气蔓延全身,他全身提不起丝毫力气,连哆嗦都已经停止了,只感觉到寒气逐渐地侵入身体各处,灌入心脏,又顺着心脏蔓延到喉咙,乃至要涌入大脑。

    这强烈地寒气,让他有种死亡慢慢走进自己的感觉。

    当死亡站在面前时,会想到什么?

    这一刻,杜迪安脑海却只剩下不甘,他想到了许多的面孔,海瑟薇,修道院的刑部长老,翼族青年,以及那道浩瀚的巨壁,和那素未蒙面的巨壁之主……

    让他产生杀意的身影,在这一刻纷纷出现在他脑海。

    这让他意识到,自己最不舍的,不是离开人世,而是让他恨的人,他还没有斩尽杀绝!

    除了这些仇恨,他曾经规划的理想,也无法再实现。

    这两者混在一起,让他的心充满了不甘!

    他忽然想到,以往刚成为狩猎者时,遭受生死危机时第一个想到的是父母,姐姐,但直至如今,他更多的却是想到仇恨,以及没有实现的理想。

    或许在不知不觉,自己已经改变了,这是常说的成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