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五百六十九章:传授《龙血术》
    “龙族的人,居然猎杀龙荒卫?”杜迪安感到有些无法理解,从这人的实力来看,绝非龙荒卫,很可能是驻守在荒区的龙族强者之一。可是这样的强者居然不顾龙族利益,猎杀自己族人,而且从这情况来看,似乎只是单纯地……想要吃掉他们。

    很快,他想到另一种可能,“穿着龙族的战甲,未必是龙族的人,莫非是其他家族的拓荒者乔装打扮?或者说,这人是其他家族安插在龙族中的奸细?”

    想到这些,他脸色难看,不管怎样,自己见到了此人的秘密,一旦暴露,必将遭到追杀灭口。

    寂静的街道中,微风轻轻掠过,像是叹息。

    咀嚼声和吞咽声持续了十多分钟。

    杜迪安感觉全身隐隐有种肌肉酸痛的感觉,像是持续锻炼了几天几夜,他不禁看向自己的双手,只见手臂上的白色骨骼颜色渐渐变浅,下沉了不少。

    他心中暗凛,维持这样的状态,似乎快到了极限。

    他急忙绷紧身体,继续撑起白骨,如果这时候失去白骨的隔热,他很可能会暴露!

    咕噜咕噜,街道上传来吞咽声,以及喝水的声音,但不用想也知道,后者喝的不是水,而是血。

    又过四五分钟,街道上的咀嚼声停了下来。

    杜迪安心头一凛,屏息以待。

    寂静的街道显得更加安静,呼啸的风似乎在诡异地狞笑。

    杜迪安感觉全身酸胀,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

    他微微咬牙,缓缓地蹲起一点,向窗外望去,顿时看见那道血色身影消失不见,空旷的街道上,只有四具骸骨静静地躺在那里,身体被啃咬得破破烂烂,战甲被撕开,肚子里的内脏滑落一地。

    在尸体的胸口,颈脖,手臂等部位,都有啃咬的痕迹,若不是亲眼见过先前血色身影的进食,乍一看到如此情形,只会让人以为是被行尸所噬。

    见那人似乎走了,杜迪安心中稍松了口气,慢慢地放松身体,白骨迅速沉入到体内。

    他喘息了片刻,不敢继续在此停留,抱起两颗卵蛋迅速朝广场水池方向掠去,沿途时刻警惕地看着周围,尤其是注意着噬骨鼠的动向。

    他感觉,先前在自己楼层底下的噬骨鼠之所以忽然尖叫回巢,不是惧怕街上那死人,而是感知到了这血色身影。

    或许,他们常人无法感知到的血色身影,但噬骨鼠却有办法预知到。

    他朝着噬骨鼠活动正常的地区潜行而去,绕了几条街道,顺手逮住两只噬骨鼠丢入背包中,当预感这血色身影的感应器。

    他抱着两颗卵蛋径直返回广场水池中,扑通一声跳入水里,迅速游回到冰窟洞穴中。

    “回来了?”

    刚蹿出水面,杜迪安就听见海利莎的声音,他向她看了一眼,只见她坐在冰床上,一双清澈眼眸轻柔地看着自己,带着几分柔和之色。

    他微微点头,将狩影者之卵放到一旁,抖擞身上的水渍,将噬血鼠毛衣脱下拧干,放到一旁,然后打开背包,将两只噬骨鼠取出,丢到一旁地上。

    两只噬骨鼠闷在背包里,刚一出来就惊恐地四处乱蹿,但周围都是寒冰,唯一的出口就是水面,而它们天性惧水,虽然会游泳,很难溺死,但对水的恐惧却让它们不敢轻易下水,只急得到处乱蹿。

    “就抓到两只?”海利莎有些惊讶,以杜迪安的身手,要捕捉噬骨鼠应该很容易。

    杜迪安叹了口气,道:“这两只不是吃的,是抓来当预警器的。”

    “预警器?”海利莎不解。

    杜迪安将先前遇见的事情跟她述说了一遍,道:“本来我还打算取了这两颗蛋,再回一趟狩影者的巢穴,顺便将那巢穴外面我们队里的食物包袱带回,但怕路上遇到那人,还是先回来了。”

    海利莎沉浸在他先前的述说中,等他说完才回过神来,眼中露出一丝寒意,道:“你说的这人,不是其他家族潜入进来的拓荒者,而是一个卑劣的小人!”

    杜迪安惊讶,道:“你认识他?这人真的是龙族的人?”

    海利莎表情阴沉,微微点头,道:“这人是镇守荒区的八将之一,绰号是「食尸鬼」,在二十年前就成为了拓荒者,算是我们龙族的元老之一,但因为性格桀骜不驯,所以被派来镇守荒区。”

    杜迪安怔了一下,看了她一眼,“这么说,这人是你的手下?”

    海利莎微微点头,道:“这人平时就喜欢倚老卖老,不听指挥,而且他还有一个非常令人厌恶的喜好,就是你所见到的,吃人!”

    杜迪安怔住。

    他在荆棘花监狱中见过各种各样的罪犯,有的是被冤枉的,有的是真正的穷凶极恶,这些恶人有许多扭曲的喜好,但还没有一个人的喜好有这么变丨态。

    果然,越身处高位,口味越重。

    “平时有我管着,他也不敢造次,没想到我才离开这么一段时间,他就敢偷偷潜到橙色荒区中猎食龙荒卫!”海利莎脸色冰冷,道:“这样的事,他应该不是第一次做了,难怪我们龙族的龙荒卫一直居高不下。”

    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没说什么。

    如果换做入狱以前,他肯定会问,既然知道此人行径如此恶劣,为什么还容忍他担任荒区八将?

    但是现在,他心中早已经有了答案,因为对龙族来说,此人的价值比他造成的危害更高,所以尽管知道他有这种天理难容的恶劣喜好,也一样睁只眼闭只眼。

    世界上所有的事,似乎都是这样。

    所谓的道德批判,只是弱者的卑微呻吟罢了。

    “这个人渣!”海利莎微微咬牙,手掌摸着肩膀处的伤口,眼中露出恨意。

    杜迪安看见她的举动,劝道:“等你伤好了,回去以后还是不要跟这人正面起冲突为好,你没有证据,要办他,就暗中偷偷的办。”

    海利莎看了他一眼,点头道:“不错。”

    杜迪安不愿过多参合龙族中的事情,转头看了一眼四周,苦笑道:“看来咱们今晚要挨饿了。”

    海利莎看见他说话时哈出的寒气,目光闪动一下,道:“他出现在这附近的话,你这几天还是不要外出觅食了,就待在这里吧,我教你我们龙族的秘技「龙血术」,帮你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