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五百七十四章:传奇排名【二合一】
    从荒凉建筑中,杜迪安找到一份熟悉的感觉。他沿着街道边缘走去,地上随处可见死去多年的魔物骸骨,以及布满潮湿青苔的巨大脚印,灾难中的三百年,这片土壤经过了太多的魔物洗礼,早已泥泞不堪。

    走了四五里后,海利莎忽然开口,道:“换条路,前面有魔物。”

    “好。”杜迪安立刻改变路线,尽管海利莎只是伤口愈合,实力尚未恢复,但身体器官的感知能力却不是自己能够媲美的。

    绕了条远道,二人继续前进。

    一路上有海利莎地提醒,杜迪安没有遇见半只具有危险性的高级魔物,至于一些数量密集的普通行尸和小魔物,他随手就能斩杀,也无需躲避。

    半个小时后,二人来到了狩影者洞穴前。

    “有人来过?”杜迪安看见洞穴前留下的脚印,脸色微变,上前仔细地察看一番,发现脚印的数量较为凌乱,从踩踏的深浅来看,这些脚印总共有七人!

    这刚好是一个龙荒小队的人数!

    “是龙守卫的脚印。”海利莎看了一眼,向洞穴里面望去,道:“估计是先前跟我一同过来寻找那翼族帕尔纳的探索队,找到了这里,让龙守卫过来将里面的卵蛋移植了,我们进去看看。”

    “龙守卫的?”杜迪安诧异,“你怎么知道。”

    “我认得这靴底的纹路。”海利莎说着,走入了洞穴中。

    杜迪安醒悟过来,没想到靴底纹路也能成为她的辨识手段,感觉又学到了一招。

    进入洞穴后,杜迪安注意到脚印一直通往深处,心中不禁有一些遗憾,本以为能够再次偷取几颗卵蛋收藏,现在看来,全都被上交了。

    “这次得到这么多传奇魔物的卵蛋,龙族应该能栽培很多强者么?”杜迪安道:“像这样的事情,荒区这么多年,应该不是头一次出现吧,这么说来,龙族中的拓荒者,莫非都是传奇魔痕?”

    海利莎微微摇头,道:“传奇魔痕之所以被称作传奇魔痕,就在于具有传奇魔痕的人数量极其稀少,并非得到传奇寄生魂虫,就意味着一定能够获得传奇魔痕。”

    “什么意思?”杜迪安不解。

    “传奇寄生魂虫的吸收,跟其它寄生魂虫不同,宿主容易被魂虫反噬,被夺取意识,变成虫人!”海利莎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生活在壁外,信息被局限,壁外最高只达到狩猎者,所以你不知道,魔痕替换,是有条件的,并非任何人都能进行魔痕替换。”

    杜迪安怔了怔,他忽然想到自己当初吸收割裂者寄生魂虫时,当时寄生魂虫钻入他的身体,拼命地朝他的脑袋钻去,幸亏他将颈脖子死死捏住,让那割裂者寄生魂虫找不到栖息之地,才寄宿在了胸口原本的魔痕之巢中。

    如此看来,如果当时被它钻入了大脑,多半自己现在就变成了海利莎所说的“虫人”。

    虽然不知道虫人是什么模样,但单是这名称,就让他有种反胃地感觉。

    “魔痕替换还有条件?”杜迪安看着她,带有一丝讨教的态度,他知道,这个世界的信息被层层阻隔,自己以往的身份很难得到完整的信息,甚至会得到虚假的信息。

    “没错。”海利莎道:“你也知道,体质越高,身体兽化的部分就越多,这是魔痕造成的。当兽化的部分过多时,如果冒然替换魔痕,那么已经被改造过的身体,将很难接受新的魔痕改造,甚至会相互冲突,造成无法预计的后果,最严重的可能性就是,死亡!”

    “而稍微幸运一点的话,也会是意识崩溃,身体膨化,变成形状怪异丑陋的非人嗜血怪物。”

    “所以,体质过高,魔痕就定型了,无法再替换。”海利莎转头望着杜迪安,道:“你很幸运,在狩猎者阶段时就得到传奇魔痕,一般来说,即便是进化到高级狩猎者的阶段,替换魔痕的危险性也只有百分之二十左右,除非是特别倒霉的人,否则大多数人都会没事。”

    杜迪安怔住。

    “所以,即便这次得到这些狩影者的卵数量很多,但只能给家族里有潜力的新人用,而早已成为界限者和拓荒者的人,魔痕已经定型了,根本无法享用。”

    海利莎道:“而问题就出现在这里,狩猎者级别的新人替换成传奇魔痕,虽然替换时魔痕的相冲阻力较少,不会发生什么危险,但传奇寄生魂虫本身却很危险!这不是一般的狩猎者能够降服的,即便是我们龙族专门栽培的精英狩猎者,意志力过人,也会被传奇寄生魂虫侵蚀大脑,变成虫人。”

    “所以,就算这次得到几十只传奇虫卵,但能够变成传奇魔痕烙在人身上的数量,能有十分之一就不错了,而这被烙上传奇魔痕的人里面,能够活到拓荒者级别,就是少之又少了。”

    杜迪安心中暗暗吃惊,没想到吸收传奇魔痕如此凶险,即便是龙族这样的狩魔家族专门栽培的精英狩猎者,都有这么高的失败率,若是换做普通人的话,传奇寄生魂虫岂不是成了毒药?

    “如果成了……虫人,会怎么样?”杜迪安问道。

    海利莎眼眸中微眯了一下,道:“会被处理掉。”

    杜迪安心道果然。

    海利莎脚步稍慢,跟杜迪安并肩走着,偏头看着他,道:“我看你身上的伤痕很多,以前经历过很多的磨难吧?”

    杜迪安顿时想到监狱里的事,目光微微闪动一下,道:“还行吧,都过去了,不过照你这么说,真得感谢这些磨难,锤炼了我的意志力,否则的话,我当初得到这割裂者寄生魂虫,也是死路一条。”

    “当经历痛苦时,我们憎恨痛苦,当痛苦过后,我们感谢痛苦。”海利莎缓缓说了一句。

    杜迪安闻言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不错。”

    “到了。”海利莎轻快地几步掠出,来到前方塌陷的洞穴地面窟窿前,向里面望了一眼,道:“果然都没了,只有蛋坑的痕迹。”

    杜迪安蹲在窟窿边看去,确实如海利莎所说,这原本闷热的巢中巢,已经空空如也,里面曾经密密麻麻的卵蛋全都不见了。

    “估计都转移到据点里去了。”海利莎收回目光,看了杜迪安一眼,道:“可惜你已经是界限者了,否则的话,以你的意志力,将魔痕替换成这狩影者魔痕肯定能成功,还能够进一步让魔痕神化,成为传奇神化魔痕,未来的潜力将达到仅次于我的地步。”

    “这样的话,我跟家族推荐你,肯定能得到大资源栽培。”说到这里,她眼中有一丝叹息。

    杜迪安却听得心中一动,道:“你是传奇神化魔痕?”他差点说了一个“也”字。

    海利莎嗯了一声,“我的魔痕,在我出生时就已经准备好了,是八大传奇魔物中排在第三的「魔龙者」,这是我们龙族的祖先曾经降服的传奇魔物,也是我们龙族代代相传的魔痕。”

    杜迪安怔住,代代相传?这岂不是说,龙族有大量的「魔龙者」寄生魂虫?

    难道……龙族豢养着魔龙者?

    不过,更让他诧异的是,传奇魔物居然还有排名。

    看见杜迪安的表情,海利莎似乎知道他的想法,微笑道:“这世上的所有生物,都有强有弱,即便是同一类型的魔物。传奇魔物自然也不例外,像这狩影者,在八大传奇魔物中排在第七,虽然潜伏能力一流,但如果被识破伪装能力的话,正面能力也只是比稀有魔物稍强一点罢了。”

    “那割裂者呢?”杜迪安连问道。

    海利莎微微一笑,道:“割裂者是极致攻击类型的魔物,排在第四,算是非常难得的传奇魔物了。”

    杜迪安微怔,心中有些失落,但想到不是垫底的,又有些安慰。他忽然想到一事,不禁道:“那翼族和岩族,也跟你们一样么,有代代相传的传奇魔痕,他们的传奇魔痕,难道是排在第一和第二的?”

    “当然不是。”海利莎笑了笑,道:“有代代相传的传奇魔痕是没错,否则一旦断代了,也就等同于毁灭了。但是,他们的传奇魔痕,跟我们龙族远远无法相比,翼族代代相传的传奇魔痕,是排在第五的「蝠音者」,所以他们也被我们称作是壁主耳边的福音者,总是喜欢在壁主面前打小报告,没什么出息。”

    “而岩族的传奇魔痕,排在了第六,在这只狩影者之上,所以说起来,你的割裂者魔痕,比翼族和岩族的魔痕还要好,不过他们是神化魔痕,在神化的激发下,足以弥补一两个名次的差距,尤其是排在前三之下的魔痕,差距本就不大。”

    杜迪安怔了怔,没想到自己意外得到的割裂者魔痕,竟然比内壁三大狩魔家族里面的两大家族还好,这也就意味着,他的成长潜力能够超过他们!

    如果再配合新神术的话,即便他们具备血脉力量,也足以抹平,甚至超越!

    “不过,这种排名也非绝对。”海利莎道:“每种传奇魔物都有最擅长的领域和地形,以及环境,而它们不会轻易离开自己所擅长的环境,一旦其它传奇魔物进入它们擅长的环境,必然要落入下风,甚至被击杀,在某些时候,即便是排名第七的狩影者,也能杀死割裂者,以及蝠音者!”

    “不过,这种被其它因素影响而变动的实际排名,对前三的传奇魔物没太大影响。”

    海利莎低声道:“虽然号称八大传奇魔物,但排在前三的传奇魔物,差距一个比一个大,尤其是排在第一的传奇魔物,「育梦者」,几乎已经超脱了传奇魔物的范围,不管在什么环境中,都能轻易击杀其它传奇魔物,即便是传奇捕杀者,都有可能被它所杀!”

    “这么强?”杜迪安吃惊。

    海利莎微微点头,“这是我听龙母奶奶说的,我也没有亲眼见过,「育梦者」的踪迹,已经上百年没有出现过了,距离最近的一次出现,也是在百年前,当时只留下了脚印,那一代的圣女没能找到它,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没有人具备「育梦者」魔痕,所以,我们也就当个传说故事,听听就行了。”

    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心中有些渴望,对力量的渴望。不过,正如海利莎所说,当故事听听就行了,别说「育梦者」,即便是其它的传奇魔物,都难得一见。

    “走吧,我们找个地方休息。”海利莎说道。

    杜迪安点头。

    二人出了洞穴,杜迪安找到先前鲁比将包袱藏着的地方,却并没有见到包袱,原地反而留下几个在洞穴前一样的脚印,显然,这一包袱食物,全被那些龙守卫取走了。

    他苦笑一声,带着海利莎来到荒凉街区中,找一栋较为破烂的大楼,钻入进去,用树枝和藤蔓铺在地上,当作床铺。如今海利莎实力尚未恢复,只能在这橙色荒区继续苟且了。

    接下来的日子,杜迪安和海利莎每天一同出去捕猎,有海利莎的超强感知力,二人没再碰到过高级魔物,不过,这也跟他们每次捕猎的范围和时间有关,没有大面积到处捕猎,每次外出时间又短,猎杀完小魔物后,很快就回到藏匿的住所中。

    在住所里吃喝完,杜迪安便锻炼心肌。

    海利莎闲来无事,又传授了杜迪安一套完整的龙刺篇,也就是杜迪安先前被冤枉偷学的那套秘技。

    用海利莎的话来说,反正教了龙血术已经违规了,也不在乎多一次。

    时光飞快,转眼间,杜迪安和海利莎在橙色荒区居住了半个多月,这还不算二人在冰窟里居住的未知时间。

    “东西都收拾好了么?”海利莎孜然一身,只背负着形影不离的血红巨剑,站在残破废墟大门外面,转头望着里面收拾挑拣的杜迪安。

    杜迪安穿上洗过的战甲和噬骨鼠衣,再将另外几套海利莎用后来捕获的魔物的皮毛缝成的衣物塞入背包中,转身看了一眼这个居住了半个月,布置得俨然有点像山洞房间的地方,收回目光,几步跳到海利莎面前,道:“都收拾好了,可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