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五百八十章:行刑者
    “魔物进化?黑织者?”杜迪安看得怔住,黑织者是十大稀有魔物之一,格莱莉体内的魔痕就是黑织者魔痕,擅于潜伏,吐露的蛛丝黏性十足,能够翻越任何地形,还能困住敌人,既能远程控制,又能近距离刺杀,可谓是远近一体的多方位魔痕能力。

    然而,根据他看过的传奇魔物图册资料显示,育梦者魔痕的能力,似乎只有一种,就是能够通过毒素麻痹敌人的神经,制造出幻觉。除此以外,跟别的传奇魔物一样,没有什么其它详细介绍。

    “也就是说,一旦魔痕进化,能力也会迥然不同。”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继续往下看去,只见上面罗列出其它的传奇魔物在进化前的低阶形态,海利莎的魔龙者魔痕,居然是由龙钢者稀有魔痕进化而来,而狩影者,却是由幻色者稀有魔物进化而来。

    至于他的割裂者魔痕,却是由血刃者进化而来。

    这血刃者魔痕只是普通稀有魔物,攻击方式单调,但破坏力惊人,这点倒是跟割裂者很相似。

    “魔物进化,条件极其严苛,几率极低,有的魔物成长到完全体后,才有一丝可能进化,有的魔物却在成熟期,甚至是幼生期,就出现异变,进化成全新的魔物,其中的因素,经过笔者多年研究,依然不得其解……”

    “但,根据数据统计,魔物进化到完全体后,出现进化的概率,是万分之一,而其它阶段的概率,却是数百年一次,说是数万分之一都不为过。”

    杜迪安一行行看下去,顿时怔住,魔物的进化几率居然如此之低?这岂不是说,上万只成长到完全体的黑织者中,才有可能出现一只进化?

    难怪,即便有这进化之道,育梦者依然是难得一遇的传奇魔物。

    想必以龙族这样的大家族,想找到一百只黑织者都很难吧,何况是上万只!

    想到这里,他心中的一丝期待顿时打消了,随手继续往下翻去。

    “我采访过魔物研究大师‘普斯’,据他所说,经过数千次的实验,他已经找寻到提高魔物进化几率的办法,那就是给魔物食用神虫粉,魔物吃的越多,进化的概率越高!“

    “然而,魔物天生惧怕神虫粉,让它服用非常困难,只能将其击昏,强制输管到胃中,经过两年喂养,普斯大师成功让一只嗜血者普通赐名魔物,进化成了寄血者稀有赐名魔物。”

    看到这里,杜迪安微微怔住,神虫粉?

    “据普斯大师所说,能够催使魔物提高进化概率的方法,还有很多,在他的实验过程中,有不少东西能提高魔物的进化概率,但效果较弱……”

    杜迪安继续往下翻去。

    很快,他看到了这本书开篇提到的重点,那就是让魔痕进化。

    “魔痕进化的几率,比魔物进化几率更低,导致进化的因素也更加混乱,有人因情绪激动而导致自身魔痕进化,有的人因误食了不知名的植物而导致魔痕进化……”

    “……普斯大师曾给狩猎者服用神虫粉,但对方吃下第一口时,就被神虫粉噎死,在连续实验了三十多名不同魔痕的狩猎者时,结果都是一样,普斯大师只能另寻途径……”

    “……经过反复尝试,目前已知的能让魔痕进化概率提高的方法,便是服用传奇寄生魂虫当魔痕养分……”

    转眼间,杜迪安看到了书的末尾,当看到最后得出的结论时,他顿时有种翻白眼的冲动,果然,这是一本烂书,属于典型的标题党,开头写的很惊艳,让人期待,然后一路各种分析原由,推测,但一直等到结尾,却屁都没分析出来,给出一个不可能办到的结论。

    用传奇寄生魂虫当魔痕养分,这已经不是奢侈了,而是疯了!

    而且,从这上面来看,并非只取一只传奇魔痕当养分就够了,而是数量越多,概率越大!更直白的来说,就是提供的数量越多,仅仅是概率增大,但也很可能不会有任何变化!

    鬼才会因为这样一句话,而把世间罕见的传奇魔痕白白当养分,而且即便真有这样的疯子,也找不到这么多传奇魔痕!

    何况,他很怀疑,得出这样结论的这位“普斯”大师,自己有没有亲自试过用传奇魔痕当养分。

    “看了半天,白浪费时间。”杜迪安有种无语地感觉,将书插回到书架中,转身离开,继续思索着偷溜离开的办法。

    转眼间,两日过去。

    这两天,杜迪安住在尖帽建筑中寸步不离,这里面倒也风平浪静,没什么动静,他所担心的海瑟薇,似乎也完全忽略了他,并没有前来找他麻烦。

    而且,他从尤里卡那里听说,这两天海瑟薇跟海利莎也只碰了一次面而已,并没有说什么话。而且据他说,海瑟薇见到海利莎,态度很是谦和,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锋芒毕露地挑衅她的姐姐,简直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听到尤里卡的说法,杜迪安有些奇怪,在荒区居住的这些天,他和海利莎同居一室,闲来时也听到了她说起自己跟海瑟薇的关系,以及以前谦让这个妹妹的原由,难道说,这海瑟薇知道了她的想法,如今已经改变了?

    所以,她才没有找自己麻烦?

    杜迪安心中怀疑,不过,他没有浪费脑子去多想这些,不管怎样,做出最坏的打算总是没错,毕竟一步走错了,丢掉的就是自己的小命,不能把事情想的太乐观了。

    而且以他对海瑟薇的了解,这个少女并非仅仅是因憎恨和嫉妒而这么对海利莎,还有对权利的执着和掌控欲。

    “杜迪安,殿下叫你过去一趟。”建筑外面,尤里卡地声音传来。

    杜迪安手里正翻着一本基础格斗原解的书,闻言心中一动,来到门口处,看见尤里卡朝自己挥手,当即走了过去,问道:“是海利莎?”

    “嗯。”尤里卡微微点头,看了一眼杜迪安一身休闲袍子,说道:“你最好回去换上战甲,这次很可能要离开要塞,我们找到了行刑者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