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六卷 壁主 第五百九十七章:绝望——希望
    杜迪安心中沉了下去,迅速侧身撞在门上,用身体将门抵住,同时余光快速扫向房间各处,寻找逃生通道。不过,房间里的狼藉场面,让他心中并没有太多奢望。

    咚!

    低沉的撞击声从门外传来。

    紧靠在门上的杜迪安感受到轻微地震颤,他微怔了一下,不由得抬头望去,只见海利莎狰狞的面目紧贴着玻璃小窗,秀丽的脸上满是狰狞,利齿中流淌着口涎,张牙舞爪地挥舞着手臂,大力地砸击着这扇门。

    随着她的每一次砸击,门上便传来轻微地震荡声。

    感受到这股震荡的幅度,杜迪安有些发愣,以海利莎的力量,按理说应该能轻易撕碎这扇门,然而此刻撞击所造成的动静,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在外面撞击一样,并没有太强的力道。

    怎么回事?

    她的力量退化得这么弱了吗?

    在杜迪安疑惑时,海利莎依然毫不停歇地继续撞击,但每一次看似凶狠的撞击,却只让这扇门轻微地颤动,完全没有破裂的迹象。

    见状,杜迪安心中稍稍松了口气,怀着疑惑慢慢地后退几步,很快,他注意到一个现象除了海利莎撞门的低沉咚鸣声外,并没有听见海利莎的嘶吼声。

    然而,从玻璃窗中却明明能看见她发出咆哮的样子,也就是说,她的声音被这扇门完全隔绝了!

    明明近在咫尺,却没有任何声音穿透进来。

    “不是她的力量退化了,是这扇门的材质……太坚韧了么?”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感觉这个可能性更高一点,这里既然被称作庇护仓,又能够抵挡住那场灾难的冲击,一般的金属材质应该早就腐朽,但这里的金属表面却没有丝毫氧化生锈的迹象。

    噗!

    在杜迪安猜测思索时,门外的海利莎蓦然抬起利爪,猛地拍在门上的窗户处,这累积着灰尘的透明窗户,并没有当场破碎,而是被她的利爪拍得向内凹进。

    杜迪安看得一怔,顿时知道,这扇门上的窗户也并非是他先前认为的钢化玻璃,而是一种更高级的合成材料,有点胶的成分,黏韧性十足。

    海利莎嘶吼着抬起利爪,再次扑来。

    嘶地一声,凹进来的窗户顿时被她的利爪击穿出一个窟窿。

    嗡嗡!

    房间内忽然响起一阵警报声,在控制台旁边墙壁上的小孔中射出红色光芒,与此同时,各种按钮和操纵杆复杂的控制台上传出电子合成声:“警报!警报!遭到入侵攻击,是否启动攻击系统?”同样的话,反复地重复。

    杜迪安呆了一下后,反应过来,立刻道:“不!关闭警报!”然而,警报声依然持续不断,而这警报声透过窗户上的小窟窿传到外面,攻击窗户的海利莎愈发地疯狂了,嘶吼着挥爪不停攻击。

    杜迪安醒悟过来,立刻用英语说了一遍,等他说完后,警报声顿时停了下来。

    没有警报的干扰,杜迪安顿时听到外面传来的海利莎的嘶吼声,他转头望去,只见海利莎已经将窗户完全击穿一个窟窿,其中一条手臂已经从窟窿中伸了进来,白皙手掌上的指甲尖锐无比,朝着杜迪安极力伸抓过来,但无法触碰到站在一米外的杜迪安。

    看见她这么疯狂的模样,杜迪安眼中闪过一丝悲痛,再次向后退出两步。

    吼!

    海利莎狰狞嘶吼,极力伸手向他抓来。

    杜迪安望着她端庄秀丽的面容,微微咬紧嘴唇,过了片刻,他深吸了口气,低声道:“对不起,我答应过你,我会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吼!

    海利莎听到他开口,立刻发出更激烈地嘶吼声。

    杜迪安凝望了她一眼,慢慢地转过头,目光扫向房间各处,眉头微微皱起,虽然说想要活下去,但……这扇门似乎是这里唯一的出口,想要离开这里,就必须先让海利莎离开这扇门。

    而这么做,让他实在难以忍心。

    先不说能否引开她,即便是引开了,一旦海利莎离开这座遗迹,那么下场只有一个,她将彻底成为孤魂野鬼般的行尸,游荡在外面尽是魔物和行尸的荒地上,漫无目的,也许会游荡到人类的要塞中,被人类围攻,也许会游荡到更深的黑荒地区,被更高级的魔物当成猎物。

    即便她能活下来……

    但那时,自己又将去何处找寻到她?

    世界是如此之大,而人类,又是何其之渺小?

    杜迪安默然片刻,来到房间的各处,在墙壁上轻轻敲打,侧耳倾听回声,看看是否有暗门。检验一圈后,杜迪安的心情更加沉重了,这房间的墙壁厚度似乎达到一个无法估计的地步,即便是他的听觉,也无法听见丝毫回响。

    “如果我是先前的惧染者魔痕,兴许有一线生机离开……”杜迪安不禁暗暗惋惜,惧染者的金属割裂能力,能让他在这里绝处逢生,不过,如果是惧染者魔痕的话,兴许他已经活不到现在了,早在之前的战斗中就死去无数次,鱼和熊掌,总是不可兼得。

    他微微蹲下,沉思不语。

    吼!

    海利莎似乎不知疲倦,低吼着极力伸手抓来,但手臂已经伸到了极限,只能徒劳地在空气中挥舞。

    思索许久,杜迪安忽然想到一点,这扇门的隔音效果如此之强,应该是绝对密封的,即便是水都无法渗透进来,既然如此,这里面的氧气应该会很快就稀缺,根本等不到那五人饿死,就会因缺氧而窒息。

    “这么说来,这里面有通风口!”杜迪安猛地眼眸一亮,抬头向四周望去,查找着通风的地方。

    找寻数遍后,杜迪安一无所获,即便是脚下的地面也被他检查了一遍,依然没找到类似通风口的地方。

    他停下思忖片刻,忽然想到一个办法,立刻蹲下,捡起地上一具骨架的几根骨头,取出绑腿上的匕首,刮在骨头表面,很快,他刮出一片骨粉,同时用匕首将地上的灰尘刮到一起,没过多久,他脚下搜集了一大堆灰尘。

    他捻起一把,站在椅子上,来到房间的高处,轻轻地将手里的灰尘朝四处吹去,然后眯眼望去。

    灰尘静静飘落,但飘向一处墙壁处的灰尘,却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推动着向后扬起,然后徐徐落下。

    杜迪安眼眸一亮,立刻来到这面墙壁处,很快,他找到了这个房间里的通风口,赫然在这面金属墙壁的夹角处的缝隙中。

    杜迪安立刻试着用匕首撬开这墙壁夹角的缝隙,然而,这墙壁夹角完全是两块金属墙壁,以他手里的匕首根本无法撬动,在这夹角缝的深处,有微弱地清新空气飘来,有通风的管道在向控制室里输送空气。

    然而,想要从这里钻出去,却是完全不现实的事情。

    杜迪安愤怒的一拳砸在墙上,好不容易找到的一线希望,竟然又落空了。

    他心中愤怒,同时有一丝颓然,慢慢地蹲下,陷入沉思。

    吼!

    海利莎在门外无意识地咆哮着。

    时间飞快流逝。

    杜迪安渐渐地思索得有些心烦起来,他已经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出路了。

    他站起身来,望着控制台上密密麻麻的按钮和操纵杆,有一丝焦躁的表情忽然怔住……这只是一个庇护仓,这里的控制室,为什么会这么复杂?

    他先前看过外面的庇护仓,似乎只是一个大型仓库,并没有什么装置,根本无需配置这样的控制台才是。

    很快,他想到先前的警报声,顿时目光微动,这么说来,这控制台倒像是操控这里的武器系统的。

    想到这点,他来到控制台上,望着这些红红绿绿的按钮,沉吟起来。

    他不敢乱按,若是意外启动什么装置,自己反而死的更快,即便没有启动什么装置,但如果不小心启动了这扇门,将门开启了,那么门外的海利莎会立刻冲进来将自己撕碎。

    他可不认为,这扇门只能靠手动关闭。

    这些按钮中,很可能就有开启和关闭这扇门的控制机关。

    想到这些,他顿时失去了尝试的想法,颓然地转过身,看了一眼门口的海利莎,很快又收回目光,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当手臂搁在椅背时,忽然想到被海利莎啃咬的左手尚未处理。

    当他望向左手时,顿时看见,左手胳膊的二头肌被撕咬下一大块,此外,已经冰晶化的左手中,在被撕咬的部位处,颜色变得暗黑,像是一团冻住的浓墨,在缓慢地晕散开来。

    杜迪安看得心中一沉。

    倒不是担心自己被感染,而是……海利莎竟然能通过撕咬,将尸毒传染给他,这说明,她体内的尸毒并非只蔓延在身体中,而是已经跟体内的血液完全混合了。

    而这样的情况,即便不是尸毒,换成别的毒素,也基本上是“病入膏肓”,必死无疑了。

    如此说来的话,那么她先前忽然痉挛昏迷的反应,很可能根本不是自己想的“意识跟尸毒顽抗”,而是她的身体在被尸毒改造,在逐渐适应的同时,身体出现的本能抽搐反应。

    想到这些,他慢慢地抬头看了一眼手臂从窗户中极力伸来的海利莎,心中有一阵酸楚,只觉那张秀丽绝美的面容,离得自己越来越远。

    许久后。

    他慢慢地平复下来,握着匕首将左手肩膀处的浓黑部位切除。

    冰晶化的手臂,使得渗透到里面的尸毒扩散极慢,而因为冰晶化的缘故,左手的自愈力也非常缓慢,不过没有痛觉,尽管手臂的伤口看上去极其吓人,也感觉不到一丝疼痛,倒也不会影响他的行动。

    等处理好伤口后,他颓然地靠在椅子上,默默地望着海利莎,尽管她满脸狰狞,但眉目间依然秀丽,让他依稀间响起之前相处的一幕幕。

    在冰窟中,在荒野上,在要塞中……

    在回忆中,他脸上的颓废渐渐散去,有淡淡地微笑。

    转眼间,两天过去。

    杜迪安待在控制室中,没吃没喝,不过因为没有剧烈运动,所以倒也撑得住,但饥饿的感觉依然时不时传来,他不禁在想,兴许自己也会跟这里的那五个人一样,活活地困在这里被饿死。

    在休息时,他便思索离开的方法,同时翻看着散落在地上的书籍,希望能从里面找到介绍这遗迹控制台的说明书,但两天的翻找下来,并没有一本跟这庇护仓有关,全都是旧时代代表文明的鸿篇巨著。

    “精神的食粮……呵呵。”杜迪安将手里一本讲述人类历史的巨著随手丢下,抚摸着轻微鸣叫的肚子,感觉有些苦涩。

    他靠在书架上,抬头望着那按钮复杂的控制台。

    这两天里,他试过用英语跟控制台里的智能系统沟通,但后者并没有理会他。

    或许是这个机灵的智能听出了他的声音,并非是授权的声音吧?他这样想着,感觉有些无力。

    吼!

    海利莎低吼一声,手掌微微扭动。

    经过两天的嘶吼,她的咆哮频率似乎有所下降了。

    杜迪安转过脑袋,望着她脸上的每一寸轮廓,难道说,想要活下去的唯一办法,就是将她引开么?

    但那样,也就意味着彻底的失去她,今后即便是连她现在的模样,都无法看见了。

    为什么总是要面临这样令人痛苦的抉择?

    为什么永远在“是”和“不是”之间挑选?

    他感觉到有些心累,抬头默默地看着她,只想将她的模样深深地镂刻在灵魂深处。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咕咕!

    饥肠辘辘的肚子呱叫起来,杜迪安垂下头,伸手摸了摸,自嘲般苦涩地想,你也觉得饿了么,你也想要吃东西么?

    “不要叫……”他对着自己的肚子说道。

    说完后,他再次抬头向海利莎望去,但下一刻,他忽然愣住了。

    叫?

    肚子饿了……会叫?

    他怔了怔,眼睛慢慢地瞪得越来越大,脸上露出强烈地震惊之色,甚至有一丝让他难以置信、却又无比兴奋地激动!

    “会叫,肚子饿了会叫!!”

    杜迪安猛地坐起,攥紧了拳头,只觉全身都激动起来,他忍不住抬头望着满脸狰狞看着自己的海利莎,忽然有种想要扑上去将她拥抱的冲动。

    “哈哈……”他忍不住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