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六百零七章:攻打
    看见海利莎啃吃士兵尸体的一幕后,格莱莉和吉妮丝、卡奇三人下意识的落后杜迪安数米,不敢跟杜迪安后面如影随形的海利莎靠得太近。

    他们见过无数凶神恶煞的人,但从未见过如此嗜血凶残的人,而且从先前那一幕来看,似乎即便是杜迪安,都未必能完全压制住这个女孩。

    三人缄口莫言,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等离开莫扎河后,杜迪安停下脚步,向格莱莉道:“先前让你们聚集的雇佣兵有多少?”

    格莱莉不知杜迪安此时问这个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如实禀报道:“由于担心引起军部和其它势力的注意,这半年里我们只是秘密招募,数量并不多,普通士兵程度的雇佣兵将近八千人,初级狩猎者级别的雇佣兵七十人左右,中级狩猎者级别的七人,高级狩猎者级别的两人……”

    杜迪安听到这里,不等她说完便道:“给你半个小时,将他们召集过来,在列斯广场汇合。”

    格莱莉微怔,连道:“少爷,半个小时只怕……”

    “不用全部召集,能召集多少算多少。”

    “是。”格莱莉松了口气,应诺一声,随即看了杜迪安一眼,道:“我这就去?”

    杜迪安嗯了一声。

    格莱莉当即告退,转身离去,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等格莱莉离开后,杜迪安带着卡奇和吉妮丝立刻前往汇合地点。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

    当杜迪安等人抵达列斯广场时,这座较为偏僻的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上千身影,散乱地站在广场上,低声议论。看见这片噪杂的景象,杜迪安眉头皱起,道:“这就是你们的管理?”

    跟卡奇并列的吉妮丝知道杜迪安这话是对她说的,嘴唇微动一下,缓缓上前一步,道:“我立刻整顿。”说完,见杜迪安没有回应,似是默许,当即离开此处,来到广场前方,清冽地声音传遍全场:

    “肃静!”

    广场前方的数百人听见吉妮丝的声音,顿时收起了议论,安静下来,而后面更远处的人依然在小声议论,但很快察觉到前方的异样,也逐渐停下交流,踮脚向前望去。

    “属下见过吉妮丝团长。”人群中闪出三道身影,向吉妮丝恭敬道。

    吉妮丝冷声道:“传令所有人,列队,听候命令。”

    三人恭敬道:“是。”转身回到人群中,片刻后,人群中十几道身影闪动而过,原本松散的人群以这十几人为首,陆陆续续列成一个巨大方队。

    这时,广场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却是格莱莉领着一支上百人的队伍赶往此地。

    原本噪杂的广场,顷刻间安静下来,沿途经过的路人见到这样的阵势,立刻吓得躲开,不敢靠近。

    吉妮丝从队伍中的空道飞快经过,返回到杜迪安面前,低头道:“少爷,已经整顿完毕,随时听候您的调遣。”

    杜迪安道:“你代我传令,所有人随我们出战,今晚血洗梅尔家族!”

    吉妮丝心中一凛,不敢怠慢,立即道:“是。”

    卡奇听见杜迪安的话,脸色微变,这么大的阵势,显然不是示威那么简单,今晚多半会有一场腥风血雨,将惊动整个外壁区!

    他心中有一丝担忧,以他们这里的力量,攻陷梅尔家族不是难事,但攻陷完后,才是真正的麻烦,毕竟,这可是名声显赫的古老贵族,在外壁区人脉甚广,无论是军队还是教廷中都有家族子弟,这些人手握高权,只需挑唆一番,便能让其它势力群起攻之。

    望着杜迪安的背影,他欲言又止,不过转念一想,这个少年跟他可不同,虽然年龄正处于年少轻狂时,但比八十岁的老狐狸还能隐忍和狡诈,绝非是冲动行事之人。

    想到此处,他一颗心慢慢落定下来。

    在卡奇胡思乱想时,吉妮丝已经回到了广场前面,提起一口气,清冽的嗓音高亢道:“所有人,今晚随我血洗梅尔家族,即刻出战!”

    这声音传开,远处的路人听见,吓得立刻跑开。

    所有雇佣兵全都惊呆,但很快便沸腾了,齐声高呼,气势强盛。

    格莱莉回到杜迪安身边,道:“少爷,时间紧迫,我只能召集到这些人手,不知道够不够。”

    “够用了。”杜迪安道:“你通知吉妮丝,让她带队随后跟来,我们先行出发。”

    格莱莉微怔,“你要先去?”

    杜迪安没再回答,已经径直转身离开。

    卡奇怔了怔,立刻跟在后面。

    ……

    ……

    乌港小镇,梅尔家族。

    乌港小镇以海产闻名商业区西部,这里有一个著名的湖泊,名叫蓝湖。蓝湖面积极广,湖水清澈,里面有许多鲜美可口的稀有鱼类,生活在这座小镇的人,世世代代以捕鱼为生。

    捕鱼的手艺在这里传承了上百年,曾有人称,乌港人能走,便会游。这话形容的便是乌港人天生的水性。

    在小镇中央最繁华的中央位置,有三座建筑最为显眼,第一自然是毋庸置疑的光明教廷的祈福大教堂,第二便是上任乌港贵族的维克特家族古堡,而第三座建筑,便是新筑的梅尔家族古堡。

    鲜有人知,维克特家族跟梅尔家族,曾是远亲,祖辈有过通婚,只是后来,维克特家族没落,便跟梅尔家族断了联系,如今两家却又再次联合了起来。

    “莎雅小姐,再等三个月,我们乌港蓝湖盐池中的金枪鱼就到了丰收季节,根据以往的收入计算,今年至少能有十万金币入账,这十万金币用来招兵买马,栽培狩猎者,足以助您东山再起。”一个身穿黑色礼服的八字胡中年人坐在餐桌另一端说道。

    这餐桌很长,有六米,幸好大厅内极其安静,才能让他的声音传到餐桌另一端。

    梅尔莎雅脸上含笑,举起酒杯道:“你们这次相助的恩情,我爷爷和父亲不会忘记的,等将来我们梅尔家族回到内壁区,必定会带上你们维克特家族。”

    中年人眼眸一亮,露出几分炽热之色,立刻举杯,笑道:“莎雅小姐客气了,令尊能生下您这样貌美如花又聪慧无双的女儿,真是令人羡煞,来!”酒杯微微抬起,虽隔空六米,但举杯的水平高度依然精准地控制在梅尔莎雅的杯口之下,这是敬意。

    梅尔莎雅淡然一笑,道:“在我小的时候,我爷爷便常说,要带我来到乌港小镇,说这里风景优美,海产鲜美,最适合居住和养老,如今终于有机会来到这里,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我听说,乌港小镇早在多年前,就跟军部达成协议,取消乌港的征兵口,詹姆先生果然是贤明的地主呢!”

    詹姆轻轻一笑,道:“哪里哪里,这都是我父亲办的,他老人家已经退休了,近来又身体不适,他一直念叨着,想去看望乔治老先生,只可惜舟车劳顿,路途漫长,又顽疾缠身,实在是可惜!”

    “今后有的是机会。”梅尔莎雅含笑道:“詹姆先生,你们家族世世代代管理这乌港小镇,又深得民心,为什么不更进一步,租借巨壁通道,申请兵权呢?”

    詹姆目光一闪,摇头叹气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奈何我父亲太过顽固,只想守着这小镇子,安享晚年,身为人子,我也没奈何,不过,如果能够回到内壁区,也算是完成了我父亲多年的心愿。”

    梅尔莎雅微微点头,道:“回到内壁区,也是家父多年的心愿,想当年,我们梅尔家族和你们维克特家族,因触犯禁规,才被内壁区驱逐出来,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祖父,我爷爷,我父亲,他们的心愿无一不是想要重返内壁区,再次得到爵位受封。”

    她语气一顿,微微低头,声音中有一丝愤慨,道:“原本以我们家族经营的梅隆财团,已经找到机会重返内壁区,只可恨那该死的卑劣之徒,以龌龊手段陷害我们家族,致使我们家族破产,否则的话,如今我们梅尔家族和詹姆先生,都已经回到了内壁中。”

    詹姆静静地看着她,微笑道:“机会总会有的,莎雅小姐不必恼恨,今天时间不早了,我先行告退一步,明天再叙。”

    梅尔莎雅立刻收起脸上愤慨,道:“我来送您。”

    “莎雅小姐客气了。”詹姆起身离席,在梅尔莎雅的陪同下,离开了梅尔家族的古堡,回到旁边比邻的维克特家族古堡中。

    望着詹姆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梅尔莎雅脸上的纯真笑容立刻收起,眼中露出冰冷之色,“该死的东西,区区十万金币就想搭船,白日做梦!”

    “小姐,维克特家族还是只肯出十万金币么?”旁边一个短发侍女皱眉道。

    梅尔莎雅冷声道:“这乡下渔夫,目光短浅,如今我们梅尔家族落难,他若是真心相助,我们必记他的大恩,哼,区区十万金币,也想讨人情,若非我们眼下产业尚未解封,这点小钱,排队送给我,我都懒得收!”

    “小姐说的是。”侍女恭敬道。

    梅尔莎雅收回目光,看了她一眼,眼中的冷意顿时消失不见,露出一丝温柔,道:“丽莎,只有你对我不离不弃。”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小姐的。”丽莎轻声道。

    梅尔莎雅微微一笑,牵起她的手,道:“我们进屋吧。”

    “是,小姐。”丽莎点头。

    二人一路牵手回到二楼的房间,沿途的仆人看见二人,立刻恭敬低头,注视着脚尖,不敢偷瞄。

    梅尔莎雅牵着丽莎进房后,立刻反手关上门,刚要转身,忽然一道冷漠声音从房间中响起,令空气都凝结了几分,“没想到,睿智得不可一世的梅尔家小姐,居然是个同性恋。”

    梅尔莎雅像被刺伤一样,猛地转身,愤怒道:“是谁!?”

    话刚出口,便看见房间正厅的沙发中有三道身影,两人站着,一人坐着,这坐着的人翘着二郎腿,以极其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一头黑发,表情冷冰冰的,没有半分笑意,但冷漠的眼中却像无时无刻透露着讥讽之色。

    梅尔莎雅看清这人的面容后,脸上的怒意顿时如潮水般褪去,粉嫩的脸颊顷刻间苍白,手掌颤抖着慢慢地挪到背后,心中后悔不该这么急切地关上房门。

    “拎过来。”杜迪安看见梅尔莎雅的小动作,淡漠地说了一句。

    站着一旁的卡尔咧嘴一笑,身影蓦然一闪便出现在二人面前,刚要出手擒向梅尔莎雅,忽然一道掌风袭来,却是旁边的丽莎出手,速度竟迅捷无比,根本不是普通侍女。

    他微惊了一下,便见梅尔莎雅已经快速握住了房门把柄,准备开门呼救,他顿时感到一股恼怒,拳头发力,嘭地一声击在丽莎的掌心上,将这柔若无骨的手掌撞得倒压在丽莎的胸口上,连带着她的身体一同撞在房门上。

    他趁机快速出手,捏住梅尔莎雅和丽莎的肩膀,将她们提到了杜迪安面前丢下。

    梅尔莎雅痛得捂住肩膀,痛叫一声。

    丽莎急忙搀扶住她,“小姐,您没事吧?”

    梅尔莎雅忍痛咬住嘴唇,愤怒地盯着杜迪安,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你想要干什么,我告诉你,这里可是乌港小镇,是军部保护的重镇,你要是杀了我,军部和教廷都会对此事追查到底的,我们梅尔家族再落魄,也是贵族,不是什么人都能侵犯的!”

    “侵犯?”杜迪安淡漠的眼中露出一丝恶意,向旁边的卡奇道:“你不是喜欢美人么,这个美人喜不喜欢?”

    卡奇看了一眼梅尔莎雅,摇头道:“我可不喜欢蛇蝎美人。”

    “又不是让你娶她,是让你上她。”杜迪安没好气地道。

    卡奇挠头道:“那倒是没问题。”

    “不行!”旁边的丽莎蓦然起身,目光凛然地看着杜迪安,道:“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们伤害小姐的。”

    杜迪安望着她这张熟悉的脸颊,眼中的杀意却渐渐越浓,道:“很久不见了,丽莎,莫非你已经忘了我?”

    丽莎冷冷地道:“我当然不会忘,我们都是梅山孤儿院出来的,你要是还念旧情的话,就放过我们,只要你放过小姐,我什么都答应你!”

    “不行!”梅尔莎雅断然道。

    杜迪安淡漠地道:“念旧情?当初被领养时,你便想要害我,说我是个哑巴,想要夺走领养人,现在看来,你如愿了。只是没想到这些年来,你从一个园丁领养回的孤儿,却爬到了如今赫赫有名的梅尔家族大小姐的贴身侍女位置上,果然当初我没看错人,坏心眼的,前途总是不错。”

    丽莎脸色难看,道:“你应该知道,想要被领养,本来就是各凭本事。”

    “没错。”杜迪安点头,“我认同这话,所以,想要活下去,也是各凭本事。”

    “你!”丽莎气得咬牙。

    杜迪安起身站起,道:“先把她们绑了,等事情办完,再送给美丽的梅尔莎雅小姐一个惊喜。”

    梅尔莎雅瞪大眼睛,惊恐地道:“你究竟要干什么,你疯了吗,我们可是贵族!”

    “贵族?”杜迪安漠然地瞥着她,“有敕封爵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