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六百十一章:仇恨
    莫斯汀刚从酒馆里出来,看见自己最喜欢的下属急急忙忙地跑来,他醉醺醺地道:“马顿,跟你,跟你说过多少次,干咱们神官这行,要从容淡定……”

    “执事大人,不好了!”马顿焦急万分,道:“出大事了,乌港小镇出大事了!”

    莫斯汀微微摇晃下脑袋,打个酒嗝,道:“乌,乌港小镇?那里能出什么大事,你,你慢点说,咯……”

    马顿急忙道:“最近刚搬迁到乌港小镇的贵族,梅尔家族出事了,好,好像是被人屠杀灭族了!”

    嘭,莫斯汀手里的酒瓶突然掉落在地,摔得稀碎,他醉醺醺的双眼顿时睁大,清醒过来,瞪眼道:“梅尔家族被人屠杀?怎么回事?”

    马顿连道:“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面让我们马赶过去调查。 ”

    “走!”莫斯汀立刻大步疾走,来到停在路边的马车钻了进去,道:“出发,去乌港小镇!”

    马车的速度很快,距离又近,半个小时后,二人便来到了乌港小镇的梅尔家族庄园前,这里已经被大量审判骑士包围,保护现场。

    此刻尽管快九点,但周围依然聚集着大量人。

    莫斯汀下了马车后,立刻有一个审判骑士迎了去,道:“莫斯汀大人,您总算来了。”

    莫斯汀微微皱眉,他刚下马车闻到了扑面而来的浓重血腥气味,心微沉,边走边道:“怎么回事,详细说来。”

    审判骑士连道:“我们接到维克特家族的通报,这里有人袭击梅尔家族,等我们赶来时,袭击的人已经走了,梅尔家族的人却……全都死了!”

    莫斯汀脚步一顿,偏头凝望着他,“全死了?”

    审判骑士苦涩点头,道:“没错,全死了。”

    莫斯汀目光一闪,向前继续走去,道:“从敌人的尸体,查出来犯者的身份没?”

    审判骑士面色犹豫,低声道:“敌人没有留下尸体,应该是撤退时被收走了,不过听采访的路人说,在半个小时前,这里的街道有大量人经过,来犯的人数量不少,我已经派人顺着脚印追查过去了,等会儿应该有消息传回。”

    莫斯汀冷哼一声,道:“敢夜袭梅尔家族,不用说也知道数量不少。”

    这时,他已经来到审判骑士包围的警戒线处,举目望去,顿时呆住。

    只见警戒线内,几盏灯笼照着,地面横七竖八的尸体清晰可见,遍地鲜血,宛如人间炼狱。

    他脸色变了变,翻身钻入到警戒线,一边注意着自己的脚步,一边取出手帕捂住嘴巴,扫视着遍地的尸体,很快,他脸再次变色,露出强烈地愤怒。

    “杀,杀了这么多!”马顿看见遍地尸体,脸色苍白,尤其是这些尸体一些身材幼小的孩童尸体,极为刺眼,他攥紧了拳头,愤慨地道:“畜生,连孩子都不放过!”

    审判骑士叹了口气,道:“是啊,我担任审判骑士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血腥的场面,这次事件的主凶者跟梅尔家族,估计有非常大的仇恨,我已经调查过了,现场没有一个活口,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都被杀了,凶手已经丧尽天良!”

    马顿愤怒地道:“何止是丧尽天良,这简直不是人干的事!”

    “你错了。”莫斯汀凝望着遍地的尸体,缓缓道:“这是人干的事。”

    ……

    ……

    回到莫扎河边的古堡,杜迪安坐在沙发,让加百列泡来一壶茶,边喝边等待,没过多久,格莱莉和吉妮丝陆续回来。

    “怎么样,雇佣兵都安顿好了么?”杜迪安问。

    格莱莉点头道:“都处理好了,审判所一时半会儿不会追踪到,不过,这次行动的人数太多,时间久了,还是免不了被审判所找到,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杜迪安道:“不怎么办,他们找到了,是他们倒霉。”

    格莱莉微怔。

    杜迪安转头望向旁边客厅地板躺着昏迷不醒的梅尔莎雅二人,提壶倒出一杯滚烫热茶洒了过去,二人立刻被茶水烫醒,受惊般坐起。

    “禽兽,你想怎么样?”梅尔莎雅快速环顾一眼周围,知道已经来到杜迪安的古堡,她脸色难看,色厉内荏地道。

    杜迪安淡然道:“不怎么样,我说过,等你醒来,要送你一个惊喜,你知道你们梅尔家族今晚死了多少人么?”

    梅尔莎雅脸色一变,怒不可遏地盯着他,“你这个疯子!”

    杜迪安像没听见一样,继续接着自己的话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倒是知道,今晚你们家族活下来的人是多少,让我算算,你一个,你的小侍女一个,你父亲一个,还有两个医生,总共五个,嗯……”

    梅尔莎雅听见杜迪安的话,俏脸像粉刷过一样变得煞白,嘴唇微微发颤,道:“你,你把其他人怎么样了?”

    “当然是杀了。”杜迪安道:“难道是请来喝茶?”

    梅尔莎雅感觉眼前发黑,一种无法言语的悲痛从她心涌来,紧接着是难以遏制的疯狂仇恨,她死死地盯着杜迪安,道:“我算是死,也会诅咒你,我会在地狱等你来的!!”

    “那你有得等了。”杜迪安平淡道:“知道我为什么留你一条小命么?”

    梅尔莎雅愤恨地盯着他,闻言露出一丝极尽不屑地嘲讽冷笑,道:“为什么?不是想要从我这里知道梅尔家族的所有产业和财产么,你主意打错了,不管你怎么对待我,我都不会告诉你半个字的,而且,说不定我会告诉你错的信息,你最好不要相信我的话!”

    “我从来不信你的话。”杜迪安道:“你自作多情了,我留你下来,只是单纯地想要报复你罢了,我只是想要让你尝尽这世间最痛苦,最绝望的事情,我曾经说过,对待仇人,我会百倍偿还,做人不是应该说到做到么?”

    梅尔莎雅怔住。

    “至于你们梅尔家族的那点产业和财产,算不通过你,我也能搞到手,你太高估你存在的价值了。”杜迪安忽然看了一眼旁边的吉妮丝,见她低头不语,微微眯眼,向梅尔莎雅道:“你之前不是想知道你的祖父是什么人吗,吉妮丝,你是来自内壁的惩戒者,你来告诉他,这些外壁区的贵族是从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