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六百十四章:君临
    菲兰家族古堡地下深处,错综复杂的幽暗通道如脉络般遍布整个古堡底下,通道的每个关口都有机关设置,驻扎着黑暗骑士看守。穿过一道又一道机关后,射狼率领着随行的九人,终于来到了长老会议的黑暗议殿中。

    这是一个极其宽敞的大殿,墙上嵌着拳头大的乳白晶石,如果有人以为这是天然矿石那就大错特错了,这是某种魔物体内的萤光器官,即便是切割下来,只要保存完好,依然能够持续数年,乃至上十年的发光。

    射狼扫了一眼大殿,忽然觉得,这里的装饰,包括圆桌,十二长老椅,以及墙上各处的饰品,都格外熟悉,似乎跟教廷里的最高议殿相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教廷里的议殿以金色粉饰,充满神圣气息,而且光亮通透,即便是在夜晚中,也能照得人须发可见。

    但这里却暗黑混浊,即便是白天,多半也幽暗难明。

    “邪恶之徒,连议会殿都模仿教廷的,哼!”射狼心中冷笑一声,同时有几分自豪,他找到自己的座位后,直接入座,只留下两名骑士守在椅后,随时听后调遣,其余人则退到后方的大殿边缘阴暗处,等待命令。

    望了一眼先一步到来的四人,射狼面色冷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目光在其中一个矮个老头身上稍微停留了一瞬,心中暗暗凛然,在以往担任图书管理员时,以及这几个月担任第九区长老时,他耳边听到关于黑暗教廷最出名的人物,莫过于三位黑暗王者。

    剑王,冥王,夜王,这三人的名号无论是在黑暗教廷还是光明教廷,都一样响亮!

    “剑王已经到了,冥王和夜王应该很快就来了,教皇大人此次应该会出动大光明王亲自过来吧……”射狼目光微微闪动,心中的忌惮顿时被一股蔑视取代,大光明王是光明教廷最强骑士的封号,也是光明教廷不败的战神,同样是外壁区的第一人!

    据说即便是在内壁区中,都属于高手级别,有他出手的话,这些黑暗中的老鼠,此次必定被一网打尽!

    想到这点,他嘴角微翘,慢慢地转过头,静静地望着外面,盼望着时间快点流逝。

    没过多久,外面陆续有人进来,打扮跟射狼有所差别,大多数是全身套着黑袍,巨大的兜帽遮住半张脸,在光线昏暗的大殿中,使得面容更加模糊,如此一来,射狼一身贵族式西装打扮,就显得有些另类了,也引起了几人的频频注意,这让射狼暗暗皱眉,知道自己大意了。

    不过,他相信仅凭这点,并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毕竟,这些黑暗教廷的人物大多数性情古怪扭曲,他这身装扮也可以列入怪异嗜好中,算不得什么破绽。

    “这里还是老样子,黑灯瞎火的。”忽然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紧接着一个身材削瘦的冷峻青年走了进来,淡淡地看了一眼大殿,目光在射狼身上停留了一下,便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最上方第二座!

    射狼先前注意到的矮个老头瞥着冷峻青年,道:“我们本来就是生活在黑暗中的,难道你想学光明教廷一样,把这里搞得富丽堂皇,光芒刺眼?”

    冷峻青年入座后,轻轻靠在椅背上,淡然道:“有什么不可?谁说黑暗教廷的会议大殿就必须黑漆漆的,凭什么光明教廷的大殿就能阳光万丈?”

    “这叫贴合身份。”矮个老人平淡道:“贱民就该穿贱民的衣服,总不能穿贵族的服装吧,同样的,贵族也不可能穿贱民的麻衣。”

    “这样多单调?”冷峻青年道:“时间久了,总会看腻的,贱民有一天也许会胆子肥了,穿贵族的衣服,吃贵族的饭,想偶尔换换口味,不好么?”

    “吃不惯的东西,吃多了会拉肚子的。”矮个老人淡漠道。

    听到二人的话,大殿里其余人全都静默无声。

    射狼见冷峻青年说完斜了他一眼,心中暗凛,知道他说这话的意思,是对他,以及另外一些人的警告!他担任第九区长老后,并未向夜王进贡过东西,也没有上门拜访,而第九区原本就是属于夜王的势力,他这么做,显然是惹怒了这位黑暗教廷的王者!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剑王居然会搭腔帮他说话,看来这三位王者之间的关系,除了相互敌对竞争外,似乎也会有一些合作。

    这时,外面陆续又来了几人。

    射狼也终于见到了最后到来的冥王,后者是壮汉模样,身材魁梧,但斧刻般刚毅的面容,却充满果断决然的气质,并非全身肌肉的粗鲁莽夫。

    “看样子,人都到齐了。”冥王坐到最上方的椅子上,扫视了一眼全场,缓缓道:“既然如此,这次的长老会议,正式开始,各位……”

    话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抬头望着头顶上方。

    其余人看见他这举动,疑惑地抬头望去,却见大殿穹顶上并无什么暗器机关和埋伏,其中一人道:“冥王大人,您这是?”

    “有客人来了。”坐在另一张椅子上的矮个老头冷声道。

    射狼微怔,心中忽然一动,难道是那个人要来?他不由得抬头凝目望去,屏息倾听头顶地面上的动静,在极度的安静中,他除了听到在场一些长老带来的护卫的呼吸声外,还听到了一阵阵越来越杂乱地脚步声,从头顶的地面上传来,与此同时,还有阵阵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响起。

    “有人入侵?”另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惊道:“似乎数量不少,上面菲兰家族的侍卫似乎全都出动了。”

    射狼心中一喜,眼眸微亮,“是教皇大人!”

    他忍不住想要站起欢呼,不过想到在场这些人足以在上面被攻破之前便将他击杀,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欢喜,静静地坐在椅子上,表情尽量克制住心底的激动。

    “剑侍,你出去看……”矮个老头刚向椅背侍奉的一个青年吩咐,话未说完,陡然地面微震,紧接着沙石声哗啦啦地从众人头顶掉落而下,嘭地一声,一块巨石猛地塌陷下来。

    在场众人反应极快,在巨石砸中会议圆桌前便迅速撤离开来。

    嘭!

    一个骑士从巨石上跌落滚下,倒在地上,口吐鲜血,濒临死亡。

    与此同时,几道身影从上方跳落而下,站在巨石压垮的桌上。

    “直接攻进来了?”射狼看见垮塌的大殿穹顶,心中暗喜,待灰尘散去,急忙望去,这一看顿时呆住,跳落下来的几人,并非他预料中的大光明王和光明骑士长,而是一张极其熟悉的少年面孔,居然是他?

    在射狼愣住时,其余人却反应过来,剑王冷哼一声,道:“原来不是大光明王罗奥,无名宵小,也敢来这里撒野?”

    杜迪安抬头望去,看着塌陷窟窿边缘,菲兰家族的骑士围成一圈,怒视着此处,他缓缓收回目光,望着先前开口的矮个老头,道:“让他们退开,我想安静地跟你们谈谈。”

    剑王微微眯眼,他已经留意到,来者并非大队人马,然而,制造出的动静,却足以媲美一个精良师部,可见这几人实力不弱,而对付高手,人海战术难以奏效,何况外面的骑士数量还算不上人海。他冷哼一声,抬头扬声道:“你们先退下,让菲尔看住周围。”

    外面环绕的骑士队中,两人听到他的话,立刻挥手示意其他人撤退。

    “还算聪明。”杜迪安说了一句算是赞赏的话,牵着海利莎从巨石上走下,来到旁边翻倒在地上的一张椅子前,将椅子拉起摆正,拍了拍上面的灰尘,然后坐下。

    剑王等人望着杜迪安慢条斯理地模样,眉头皱起,与杜迪安同行的总共六人,算上杜迪安在内也只是七人,他们实在想不出在外壁区中,哪七个人敢擅闯这里,要知道,这里可是汇聚着外壁区前二十里赫赫有名的高手,尤其是三位王者,全都是接近大光明王的人物。

    “小子,你装什么架势,快点报上名来,要是想死的话,老子马上成全你!”一个虎背熊腰地壮汉怒声道。

    杜迪安平静地看了他一眼,缓缓道:“在下便是第九区上任长老,顺带一提,我的代号中,也有一个王字。”

    众人微怔。

    “你是第九区上任的……魔王?”壮汉愣了愣,顿时嗤笑一声,道:“小子,你果然是活腻了,你擅离职守,已经被议长大人通缉了,居然还敢出现在这里,简直是自寻死路,还起什么魔王代号,幼稚可笑,就凭你也配称王?你要是魔王,老子就是大魔王!”

    杜迪安环顾着众人,道:“既然如此,各位想必都听说过我了,这很省事,现在……”

    “小子,废话少说,你既然来这里了,就准备领死吧!”壮汉打断杜迪安的话,冷笑一声,向旁边的其余人道:“各位,议长大人要杀的人就在这里,还愣着干嘛,干掉他!”

    杜迪安微微皱眉,偏头看了他一眼,“你真的很吵。”他手腕上的铃铛在摇晃中发出叮叮声响。

    嗖!

    一道微风骤然卷起。

    地面刚刚落下的尘埃在微风卷动中,轻轻飘扬而起。

    壮汉冷笑道:“小子,你……”声音戛然而止,一只冰冷地,尖锐地手掌刺穿了他的胸膛,也贯穿了他的心脏。他不可思议地低下头,怔怔地望着自己的胸膛,一只肤色雪白的纤细手臂,真是无比地出现在他的瞳孔中。

    “这……怎么可能……”壮汉喉咙沙哑,难以置信,眼眸却飞快黯淡了下去,身体径直倒下。

    海利莎抽回手掌,掌心的鲜血刺激着她的本能,她微微咧嘴,露出几分狰狞之色,抬手轻轻舔食着手指上的鲜血,仿佛吮吸着极其美味的酱汁。

    看见这突然地一幕,原本准备出手的众人全都惊呆。

    剑王和冥王、夜王三人脸色大变,骇然地看着海利莎,以他们的眼力,先前居然都没看清这女孩是怎么出现在特布里身前的,这样神鬼莫测的速度,若是先前攻击他们的话,估计此刻倒下的,便是自己了。

    三人遍地发寒,有种颤栗地感觉,久违到几乎快被遗忘的生命遭受威胁的紧迫感,蔓延在三人心中。

    “现在安静了,继续先前的话。”杜迪安缓缓道:“从今日起,我就是黑暗教廷的最高议长,今后,各位只需效忠我便行,有问题么?”

    众人怔住。

    射狼脸色难看,掌心溢出冷汗,他没想到这个少年背后跟随的女人,居然这么强悍,虽然他无法判断这女人到底有多强,但是看见三王的反应,便知道这女人先前的出手,已经完全镇住了他们,这样的实力,多半能跟大光明王相抗衡,如此一来,今晚大光明王过来的话,多半也会有一场恶战!

    “该死!”他心中暗骂,攥紧了拳头。

    在短暂的沉默后,身材魁梧的冥王凝视着杜迪安,道:“效忠你?虽然你很强,但你似乎一无所有。”

    “只要我还存在,一切都会诞生。”杜迪安平静地道。

    另一旁的夜王微微皱眉,冷声道:“你以为你是神?你说有光就有光?”

    杜迪安点头,“不错。”

    夜王冷哼一声,道:“虽然你很强,但想要同时击败我们三个,还是有点难度的,我奉劝你尽早离开,我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你想要当议长,这是不可能的,议长不会容许你的存在,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们黑暗教廷的议长,可是能够跟内壁区沟通的,你的实力虽然不错,但内壁区高手如云,随便派来一人,就足以灭杀你!”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不派来一个高手,帮你们踏平光明教廷?”杜迪安静静地看着他。

    夜王冷声道:“这是规矩,光明教廷在内壁区也有势力存在,我们彼此相斗,都不得请内壁区插手,否则就牵扯到内壁区的斗争了,但你不同,你不是光明教廷的人,你只是一个叛徒,议长若是知道你的行踪和实力,必定会请内壁区的人出面,到时你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