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六百十九章:让我思考一下
    黎塞留默然,低声道:“你说的的确有道理,但你想过没有,你打破规则的那一刻,有多少人因你丢掉性命?你不觉得愧疚么?他们都是跟你一样的平凡人,就像曾经的你,但是如今却因为现在的你而丢掉生命!”

    “这话,你应该跟你上面的人说。”杜迪安道:“他们不是宣扬博爱么,既然如此,我也乐意不用兵戎相见的跟他们交换位置。”

    “你!”黎塞留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杜迪安道:“说吧,你选哪条路?”

    黎塞留凝视着他,道:“在我选择前,能不能让我们好好谈谈?”

    “可以。”杜迪安没有多加思索便答应。

    黎塞留暗松了口气,看来他毕竟是少年,临敌话多,经验不深。不过,恰是这点也给了他机会,他沉声道:“事到如今,既然你心意已决,不在乎其他人的生命,那么,你总该在意你自己的生命吧?即便你得到教皇的位置,又统御了黑暗教廷,以我猜,你的下一步就是攻破外壁区的军区,以及审判所吧?你的目的,是想统治外壁区么?”说到这里,他眯眼凝视着杜迪安的双眼。

    杜迪安没有躲闪,平静地道:“没错。”

    看见杜迪安如此轻易地承认,黎塞留微怔了一下,但更加震惊的是,他的猜测居然是真的,这个少年居然打算掌控整个外壁区!

    他的心情很快平复下来,认真地道:“你跟修道院接触过,你背后有拓荒者撑腰,那么你应该知道,内壁区有什么样的力量,我们外壁区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一块被遗弃的地方,不值一提!”

    “我知道。”杜迪安平静地道:“说简单点,外壁区跟内壁区的差距,就像商业区跟贫民区的差距,我记得,贫民区在商业区的富人口中的称呼,是垃圾场吧?我们外壁区在内壁区眼中,自然也是如此。”

    “既然你知道……”

    “你别忘了,我的出身在哪里。”杜迪安打断他的话,道:“我来自垃圾场,但我曾经让商业区的所有富人仰望,让所有富人都想要沾上关系的贵族们尊敬!我曾经打破了隔阂在贫民区和商业区中间的两堵墙,就能再次打破阻隔内壁区和外壁区的叹息之壁!”

    黎塞留怔住。

    他忽然想起这个少年创造的一次次不可思议的奇迹,也回想起这个少年的出身,一个低贱的、卑微的贫民,而且还是被贫民遗弃的孩子,但就是这样一个生活在泥土中的人,却站在了他的面前,站在了云端之上。

    事实摆在面前,他无法否认,过了片刻,他才想到新的措辞,缓缓道:“我知道,你很出色,但是,你这次的行为太莽撞了,就像你还在贫民窟中,毫无商业区的任何显贵身份,却要召集所有贫民跟商业区的富人贵族们对立,你觉得,这样的结局会是怎样的?”

    “你说的没错。”杜迪安平静地道:“但如果,这个贫民的力量,能够消灭商业区的军队,你觉得,这样的结局会怎样?”

    听到最后一句原封不动地反问,黎塞留愣住,下一刻清醒过来,眼中慢慢露出一丝惊意,难道说,这少年背后的拓荒者,不止一人?而是内壁区某个大势力,准备跟修道院开战?

    想到这些,他心中暗暗凛然,感到一丝危机。

    “你应该感到幸运。”

    “幸运?”黎塞留皱眉。

    杜迪安道:“我动手的时候通常比动口的时候多,但是今晚,我没有杀你,也没有强行奴役你,而是跟你聊了这么多,你能猜出原因么?”

    黎塞留脸色微变,紧盯着他道:“因为你知道,如果杀了我,教皇这个位置,你就无法得到,教廷里的长老团会马上举荐出新任的教皇,而且会按照资历,贡献,名望等排名高低来举荐,做你内应的那个人,在这些条件里,未必能占到优势,所以你必须要留下我的性命,让我来让位给他!”

    杜迪安没有否认,也没有同意,道:“还有呢?”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某些消息。”黎塞留眯眼道:“关于修道院的,所以你不急着杀我。”

    杜迪安微微点头,不置可否地道:“这点不错。”

    黎塞留心中一凛,杜迪安这话的意思,岂不是否认了他上面说的第一点?如果是否认了,那也就是说,做杜迪安内应的那个人,在教廷里的名望、贡献并非自己猜想的那样,而是非常之高?

    想到这里,他心中瞬间浮现出几个名字,但同时又冒出另一个想法,这或许是杜迪安的烟雾弹也未可知,不能就这样轻易被他给离间了!

    “还有么?”杜迪安继续道。

    黎塞留挑眉,道:“还有?”

    见他说不上来,杜迪安微微摇头,道:“看来,你真的老了。”

    黎塞留脸色微沉,道:“可否直说?”

    杜迪安竖起一根手指,道:“最主要的原因就一个,我需要得到你的忠诚。”

    “忠诚?”黎塞留微微愣住,旋即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道:“你想要让我效忠你?!”

    “没错。”

    黎塞留被他气笑了,“让我效忠你?我是什么身份,我会效忠你?”

    “你能当修道院的狗,为什么不能当我的狗?”杜迪安很自然地看着他,一副理所当然地样子。

    黎塞留脸色一变,表情顿时阴沉了下来,道:“即便是修道院待我,也不敢这么放肆!你不要以为,你现在是在挟持我,我不想动手,只是不想暴露我的力量。”说到这里,略微佝偻的背脊微微挺直,脊椎中发出咯吱的声响,全身散发出一股强盛气势,似乎不再是披着华丽教皇衣袍的温和老者,而是手握血腥的杀戮君王!

    杜迪安却没有丝毫意外,表情很平静,道:“我当然知道,作为黑暗教廷的议长,没有两把刷子,怎么可能镇压得住那群不遵纪守法的小坏蛋,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替修道院守护叹息之壁这道界限之墙的你,力量应该达到了高级界限者的极限了吧?应该比修道院预料的还要强上一些。”

    黎塞留心中一惊,没想到杜迪安一眼识破了他的底牌,显然,这少年具备极强的感知能力!他心中冷哼一声,感知能力越强,就意味着杜迪安的战斗能力越弱,先前的出手估计已经是发挥出最强的力量了。

    “既然知道,就留不得你了。”黎塞留森然说道,脚掌一动,刚准备踏出。

    杜迪安忽然道:“等一下。”

    黎塞留身影微顿,冷冷地看着他,“求饶?还是……”

    “不要说话,让我思考一下。”杜迪安打断了他的话,皱着眉头扳着手指头喃喃自语道:“高级界限者极限,比起拓荒者的话,应该还有一段差距,一招应该不会被直接杀死吧……”说到这里,微微皱起眉头。

    黎塞留还以为他会说什么,听到他自言自语的话,又是气又是怒,还有一丝心惊,因为杜迪安的态度实在太淡定了,看不出半点虚张声势地样子,但是,要说这里有谁能一招杀死自己,那是绝无可能的,首先他非常笃定,杜迪安的实力绝不会是拓荒者,毕竟,即便是强如内壁区的大势力,虽然能批量栽培狩猎者,乃至是界限者,但想要栽培出一个拓荒者,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而旁边的另一个蒙面女子,就更不像了。

    如果她就是杜迪安背后的拓荒者,那么跟自己说话的,就轮不到杜迪安了。而且从这女人的站位和姿态来看,似乎也只是一个仆人,最重要的是,杜迪安还牵过她的手,如果没有特别亲密的关系,拓荒者岂会容他人触碰?

    他心思转动片刻,最终还是排除杂念,没有再多说一句,蓦然出手。

    真正需要动手时,他从不废话。

    嗖!

    他的身影骤然掠出,如一道金黄色华丽的圣光击打向杜迪安。

    在他脚掌发力的同时,杜迪安已经抬起了手掌,手腕上的铃铛微微晃动。

    音波飘入海利莎的耳中,沉寂的她像是忽然复苏一般,纯黑的眼眸中露出狰狞嗜血之色,低吼一声,极速朝迎面冲来的黎塞留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