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六百二十三章:解药
    他抱住肚子,呕吐起来,但吐不出什么东西,在一阵阵干呕后,他忽然感觉到无数的蚂蚁虫子,顺着自己的喉咙下面爬了上来,在喉咙里蹿动,像是无数的虫腿划在喉咙上,瘙痒难耐。

    “咳!咳!咳!”

    他忍不住用力咳嗽起来。

    在剧烈地咳嗽下,他感觉胸腔有种火辣辣地撕裂疼痛感,而且喉咙中的瘙痒不见消退,反而越来越难以忍受,让他想要抓挠。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黎塞留喘息着,抬起咳得涨红的脸庞望向杜迪安,却看见这个少年以一种让人不寒而栗地别样目光凝视着他。

    “没做什么,就是让你吃了点好吃的东西。”杜迪安静静地看着他,语气极为平淡。

    黎塞留脸色一变,心中愤怒无比,咬牙道:“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不是说,你完全信任我么,我又没有背叛你!”

    “我也希望,我能完全信任你,只可惜,你让我失望了。”杜迪安淡漠道:“监教使的事,你早该跟我说了,等我把你已经带出来了再说,就等于是逼着我去解决他们,今天希望你能够记住,你给我制造的任何麻烦,并不能成为你脱身的机会。”

    黎塞留脸色难看,道:“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当时情况紧迫,我没有想起来,而且你也没有问,我……”

    杜迪安摆摆手,“无需解释,不管有没有这个想法,这一次就当是给你的警示,今后如果再耍小心思,这样的惩罚,会持续一整天!”

    黎塞留心中愤怒,手指微微握紧,又慢慢地松开,他压住心底的怒火,刚想开口,喉咙上的奇痒却越来越强烈,痒到他的嘴唇不自禁地颤抖。他低吼一声,抬手扼紧了喉咙,将喉结抵在颈骨上,这种压迫感和摩擦,让那种奇痒顿时得到片刻的缓解,然而,过了没几秒,强烈的奇痒又再次恢复,并且隐隐有种蔓延到手掌上的感觉。

    他急忙松开手,痒得忍不住扭动着脑袋,虽然姿势看上去极其怪异,以他以往的形象和威严,决计不会做出如此自毁形象的动作,但此刻却顾不得这些了。

    然而,仅仅是扭动脖子,并不能完全抑制住这奇痒,他忍不住再次抬起手掌用力地捏在喉咙上,甚至有种想要将手指刺入喉咙中的冲动。

    “啊,啊!”他低吼,鼻息粗重。

    “这东西的效果,似乎比我预料的还要好,看来这里的辐射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杜迪安看着他身体扭动,难以忍耐的模样,心中既是惊讶,又是满意,本以为要多给他注射几次,才能让他产生上瘾的感觉,没想到仅仅只是初次使用,就有这么大的效果,这一切显然要归功于这个时代的土壤,种植出的桑菱叶以及其他上瘾植物的特性,比旧时代强得太多太多。

    “咯,咯,呃……”黎塞留拼命地低头,将喉咙死死压住,发出怪异地低吼声,满是皱纹的脸上已经涨得通红,大汗淋漓。

    杜迪安偏头望着一旁墙上挂着的壁钟,静静地看着时间。

    一刻钟后,黎塞留终于忍耐不住,喘着粗气,向杜迪安乞求道:“给我解药吧,求你了,我,我真的没有背叛你,我真的真的没有……”

    杜迪安望着他满眼的哀求之色,心中有一丝触动,即便强如黎塞留这样的人物,最终也抵不住这小小的一颗植物。他默然了片刻,缓缓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金属瓶,道:“这里面是解药,你找一张纸,将解药卷起来,用火点燃纸,将燃烧的烟吸进去就能解痒。”

    黎塞留泛红的双眼望向他手里的小金属瓶,恨不得立刻抢夺过来,听到杜迪安的话后,他已经毫无其它思考的想法,立刻转头四处望去,很快找到桌上堆积的书籍,他迅速冲到书桌前,抓起其中一本他曾看过名字的书籍,将书籍掀开扯出几张书籍。

    由于太过急切,哆嗦的手掌不小心将纸张扯得稀巴烂。

    他急得满头大汗,再次扯去,扯下两张后回到杜迪安面前,喘息道:“解,解药!”

    杜迪安将金属小瓶抛给了他。

    黎塞留迅速接过,急忙打开瓶子,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是一颗颗黑灰色的东西,像是熏烤过的草,又像是灰烬,他喘息着将这些东西倒在纸上,依照杜迪安说的迅速卷起。等卷好后,他忽然想到缺少火焰,急忙四处张望,却没看见打火石,以及近来取代打火石的火柴。

    扑哧一声响,火焰微光照起,杜迪安点燃一根火柴递到他面前,淡漠道:“希望你能记住这个教训。”

    看见这递来的火柴微光,他有种在黑暗中看见曙光的激动感觉,甚至心中有憎恨的杜迪安产生了一丝感激,他完全忽略掉了杜迪安的话,迅速将卷好的纸递到火柴前,看着火柴将纸点燃,火焰顺着笔杆一样的卷纸慢慢地燃烧到自己面前,有种即将被光芒拥抱的感觉。

    烟雾从卷纸上飘起,他想到杜迪安的话,试着咬住自己这一段的卷纸轻轻吸了起来。

    一股浓烟顿时吸入到他的肺叶中,呛得他眼泪都差点流出来,紧接着是强烈地反胃感和剧烈的咳嗽。他一边用力咳嗽着,一边拍着胸口,拍着拍着,他忽然发现,喉咙上的奇痒居然渐渐消失了,不再那么令人痛苦了。

    “看来是真的解药。”他心中暗松了口气,为防解毒不够彻底,又吸了一口,再次被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胸口的肺叶处火辣辣地燃烧一般,但这种烧痛感跟先前难忍的奇痒相比,简直是天堂,而且他慢慢地感觉到身体有些轻松起来,变得轻飘飘。

    “不要全都吞下去,用喉咙吸,再从体内吐出来。”杜迪安指导道。

    黎塞留闻言依着他的方法,再次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地吐出,顿时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格外的精神,这焕然一新的清爽感觉,让他有些迷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