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六百三十五章:暴雨来临
    “你!你已经疯了!”女人气得身体哆嗦,说不出话来。

    “如果这就是疯,那么我早就疯了。”伊安拉尔漠然道:“两分钟了,亲爱的母亲,你又害死了一位你的孩子。”说着,微微抬手。

    心腹侍从会意,拽住其中一个女孩,匕首猛地刺去,噗哧一声,从这女孩的颈椎后贯穿,惨叫刚发出便戛然而止,女孩的尸体像花瓣般凋零倒下。

    女人呆了一下,猛地朝伊安拉尔扑了过来,歇斯底里地咆哮道:“我要杀了你!!”

    伊安拉尔微微皱眉,手腕一抖,利剑如银光般驰出,噗地一声,击穿了女人的胸膛。女人的身体僵住,咳出一口鲜血,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怔怔地看着表情冷漠如冰的伊安拉尔,眼中慢慢涌出无尽的绝望,以及悲哀。

    “为什么要逼我满手血腥?”伊安拉尔默默地看着她,低声说了一句,手腕发力,将利剑抽了回来,鲜血溅射飞扬,落在焦黑的地面上,触目惊心。

    女人的身体像凄美的蝴蝶般倒下,彻底不动。

    杜迪安默默地看着,眼中闪过一丝冰冷杀意,袖中的手指微微攥紧,但过了片刻,又缓缓松开,他冷冷地看着伊安拉尔,道:“你杀了她,怎么统御野人?”

    伊安拉尔将利剑插回剑鞘,转头望着杜迪安,道:“如今我父亲和母亲已死,其余几个势力较大的哥哥和姐姐也都被你斩杀,这里已经被我们完全控制,到处都是我们的人,只要封锁消息,请来‘先知’大人推荐我登上王位,那兽王兵牌有没有找到,也无关紧要了,我可以先伪造一块出来,谁敢验证,谁就死!”

    杜迪安凝视了他片刻,点头道:“看来,我没有选错人。”

    伊安拉尔轻轻一笑,道:“您选我,是最正确的选择,从今日起,我便是唯一的王,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办的,尽管跟我说。”

    杜迪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缓缓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需要你做的事情,对你,以及你们所有族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哦?”伊安拉尔目光微动。

    “等你稳固了地位,我会再来找你的。”杜迪安冷声道:“三五日内,你准备好兵马,我会在墙内给你们腾出一块区域,让你们入住进去,从此以后,你们不必再生活在这贫瘠恶劣的地方了。”

    “真的?”伊安拉尔眼眸一亮,心中却将信将疑。

    杜迪安没有再啰嗦,也不愿再逗留,牵起海利莎冰凉的小手,转身顺着遍布战火和尸骸的山上径直离去。

    望着杜迪安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山下,伊安拉尔脸上淡淡的微笑顿时消失,目光阴沉,寒光闪动。

    “殿下,我们已经掌控了山上所有兵力,要不要马上派人拿下他们?”旁边的心腹侍从立刻出声道。

    伊安拉尔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你看不出他的力量有多强么,单靠他一人,就能将我们王室所有人屠尽,你派谁能留住他?我父亲身边的幽冥大人都被他一巴掌切断了脑袋。”

    心腹侍从吓得一跳,道:“这,这个墙内人有这么厉害么?”

    伊安拉尔冷哼一声,道:“时间不早了,马上传令下去,封锁整座山,不得让任何人离开,另外,马上去叫人把先知带来!”

    “是!”心腹侍从忙应诺,随即看见地上几具尸体,小心翼翼地道:“殿下,这个要不要……处理?”

    闻言,伊安拉尔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母亲,以及旁边两具弟弟妹妹的尸体,还有一旁脸色发白,吓懵的另一个弟弟,他微微默然,低声道:“叫几个人过来,把他们抬下去,不要破坏了我母亲的遗体,我留着还有用。”

    “是。”

    ……

    ……

    杜迪安牵着海利莎走在荒野上,返回墙内。

    沿途的绿草和清香,让他不自禁地放慢了脚步,走着走着,转头向身侧的海利莎道:“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似乎就在壁外的荒草地上,你还记得么?”

    海利莎默然。

    “当时我在猎杀一只魔物,你能回想起来么?”

    “算了,现在想不起来也没什么,将来你迟早会想起来的。”

    二人在荒野漫步,渐渐地回到了黄金之墙前,杜迪安抬头看了一眼从墙内方向照来的曙光,目光幽幽,叹息了一声,牵着海利莎寻找一处守卫较薄弱的地方,翻墙而入,一路快速行走,返回到了古堡中。

    看见杜迪安回来,尼古丁立刻向杜迪安道:“少爷,您让我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开设工厂,将东西成品制作出来,制作的流程单,我等会儿给你。”杜迪安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喝了口露花茶,道:“我会派几个黑暗教廷的大魔药师协助你,你只需要不断找地方建厂就行,资金不够的话,找诺伊斯拿,今后他负责资金。”

    “黑暗教廷的大魔药师?”尼古丁暗暗咋舌,这可是跺跺脚都能引起轰动的大人物,不过现在看来,也只能屈居在杜迪安手里当手下了。

    旁边的诺伊斯却一脸呆滞地看着杜迪安,“我,我负责资金?”

    杜迪安点头,“会算账么,不会要赶紧学,今后的财政就交给你了,黑暗教廷十二个区的钱,以及光明教廷的钱,各个商会的钱,今后都由你掌管,你空下来没事的话,抓紧时间学学怎么管理财政,如果不懂,就去找鹰眼,他会给你介绍一些出色的财政管理人来教你。”

    诺伊斯难以置信,财政可是命脉啊,这么重要的事情,杜迪安居然就这样交给了他?而且还不是一点点钱,算上杜迪安说的,几乎是整个外壁区所有的钱了!

    可以说,他今后将是整个外壁区,最富有的人!

    “我,我知道了,我马上就会去学!”诺伊斯忙道,心情激动得想要大叫,他忽然想到,到时自己再回到自己的家族中,会是怎样一番光景?那些曾经在自己入狱时轻贱自己的人,会是什么表情?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禁有些振奋,暗暗决心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地苦学财政管理!

    尼古丁看见杜迪安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了诺伊斯,心中有些吃醋,但不敢表现出来,只是暗暗苦涩和后悔,暗想若是自己当初没有背叛过杜迪安,自始至终都效忠于他,或许如今能够替杜迪安管理财政的,就会是他了,毕竟,他本身就是管家,管理这个再适合不过了!

    而且,管理财政只是表面,他更嫉妒的是,这意味着诺伊斯将会成为杜迪安的左膀右臂!

    要知道,钱财是办事必不可缺的,杜迪安将这个交给诺伊斯,就意味着将来会大力重用此人!

    而且根据杜迪安目前谋划的事情,他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要么失败身死,到时他们也都将陪葬,要么成功,光耀万丈,成为最顶层的那一类人!

    “少爷,加工制作出来的成品,我们销到哪里?”尼古丁收回心思,低头殷情问道。

    杜迪安漠然道:“先制作出来压仓,不急售卖,积累的越多越好。”

    “我知道了。”尼古丁恭敬道。

    “少爷!”这时,卡奇从楼上下来,看见客厅内的杜迪安,立刻道:“黎塞留说要见您。”

    杜迪安微微皱眉,道:“我等会儿就来。”说完,向尼古丁道:“等会儿你来我的书房,我有张单子要给你,帮我去采购一些材料。”

    “是。”尼古丁恭敬道。

    杜迪安转身上楼,来到了黎塞留居住的房间前。

    卡奇站在门口,为杜迪安开门。

    进入房间,杜迪安看见坐在地上面色憔悴,有一丝颓废气息的黎塞留,淡漠道:“在我这里,你可以换身衣服,不必再穿着这么赘重的袍子。”

    黎塞留看见杜迪安出现,忙冲上前来,道:“我们先前不是说好了么,我已经完全效忠你了,为什么你给我的解药没有根治我的毒,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

    杜迪安看见他手臂上抓出的红痕,目光微动,淡漠道:“没办法,当初怕你不听话,给你注射的毒效果比较强,跟你的血液完全混合,想要彻底根治,你还需要多服用几次解药才行。”

    黎塞留急忙道:“那你快给我啊!”

    “你先把光明教廷里所有红衣主教的名字,和他们的家族写给我,我再考虑给你多少分量。”杜迪安不慌不忙地坐下。

    黎塞留闻言,犹豫了一下,但很快便回到桌子上,抄起纸和笔飞快书写,对他而言,连其他更深的秘密都暴露给杜迪安了,也不差这些信息,而且以杜迪安的手段,不通过他也能知晓这些,只是多花些时间罢了,所以算不得什么绝密信息。

    很快,一份资料写完递到杜迪安面前。

    杜迪安看了两眼,微微点头,向卡奇示意。

    卡奇领命,转身离开,来到杜迪安的地下室中,取来“桑菱叶香烟”。

    黎塞留已经急不可耐,看见卡奇手里的香烟,立刻扑了过去。

    卡奇想要躲闪,但眼前一花,手里的香烟便消失不见,不禁脸色骇然,有些震惊。

    杜迪安静静地望着黎塞留迫不及待地点燃香烟,慢慢起身,招呼卡奇一声,道:“出去吧。”二人出了房间,杜迪安拉上房门,向卡奇道:“梅尔家族的人怎么样了?”

    “少爷,我已经按你的吩咐折磨了,那两个女的也快崩溃了,而且她们跟教皇一样,也跟我索求解药。”卡奇立刻如实回答道。

    杜迪安微微点头,“解药每天给她们一根,在她们舍弃尊严的哀求时再给。”

    卡奇领命,抬头偷看了杜迪安一眼,“少爷,这么折磨她们,只是报仇么?”

    “她们如果臣服的话,可以替其他贵族做表率,臣服于我们。”杜迪安目光平静,道:“这些没有爵位的贵族,别的没有学会,贵族的一身毛病都学会了,骄傲自大,单靠武力难以全部驯服,太耗时间,她们是很好的表率,梅尔家族不管多么落魄,威望依然在,代表的是所有贵族的骄傲。”

    卡奇顿时醒悟,连道:“我知道了。”

    杜迪安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继续镇守这里,随即回到自己的书房中,提笔写下打造遍布高压雷电堡垒所需要的材料,他之所以准备七天后替换掉黎塞留的教皇位置,并非是这件事的难度需要七天,而是要腾出时间,尽快制作出自己的底牌。

    虽然,如今他身边有海利莎相助,比他原先的计划中的底牌更强,但内壁区强者如云,他不能完全指望海利莎的战力。

    时光流转,日起日落。

    在杜迪安闭门制造雷电堡垒时,外界接连不断曝光出轰动整个外壁区的新闻。

    如某某街区出现混战,疑似黑暗教徒和其它异教徒大战,造成不少伤亡;还有某势力庞大的贵族世家,忽然宣布脱离财团,使得无数人下岗失业;边境时出现野人活动的影子,疑似又出现战事……等等等等接踵而来的消息,让整个外壁区的人每天都处于震惊中。

    不少贵族和军区的高层,意识到外壁区暗中正发生着某种惊人的变化。

    似乎有一股极凶恶的暗流在蛰伏涌动,不知在何时会爆发!

    转眼间,第七天到来。

    杜迪安望着这些天关在书房中,面容明显枯黄苍老许多的黎塞留,道:“准备好了么?”

    黎塞留嘴角微微牵动,像是有气无力,低声道:“我早就准备了,你准备好了么?”

    “我也早就准备好了。”

    “真的么,一旦让位,修道院必定会很快得知,他们除了五位监教使外,在其它势力中,还留着眼线,况且五位监教使被你杀了这么多天,兴许他们早就知道了外壁区的事,只是不想打草惊蛇,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在作怪。”黎塞留轻轻咳嗽一声,慢慢地道:“你准备好面对修道院的猛烈攻击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