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六百三十六章:惊动八方
    “迟早要面对的,何必惧怕?”杜迪安漠然道:“准备吧。”

    黎塞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低下头,道:“是。”

    嗖!

    一只雪鸽飞落到卡维书房的窗台上,卡维正在记录着近几日黑暗教廷第三区的秘密活动事宜,准备等教皇回来时呈交给他,看见忽然降落打扰的雪鸽,他眉头皱了一下,停笔将雪鸽脚上的卷轴取下,慢慢地搓捏着抖开望去,过了片刻,他瞳孔一缩,骇然失声,“传位?给一个小小见习骑士升职?”

    卷轴上细小的字体真真切切,片刻后,卡维慢慢地缓过神来,心中仍感到难以置信,甚至觉得是有人秘密借用了这条传信渠道,或是替换了信件。

    “先核实一下再说……”他心中暗想着,立刻从旁边抽出一张新的雪纸,提笔书写。

    另一地的著名诗人安东尼亚正喝着酒,给自己两位得意的学生讲解着古典诗和现代诗的律动差别,忽然,他眉头微动,眼中闪过一丝微光,他不动声色地停下了讲解,道:“今天下课,上面讲到的,你们回去好好思考下,记住,情感不是诗的唯一,诗不但有歌颂,还有批判,最重要的是,诗一定要有尊严!”

    “是。”

    “是,老师。”

    两位学生恭敬起身行礼,告辞离去。

    等两位学生离开后,安东尼亚淡然道:“先生,出来吧。”

    房间后面的一处暗影中缓缓走出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身上似乎弥漫着模糊的雾气,令人难以看清面目和身材,他低低笑道:“大师植入了狩猎者的眼球,感知力果然不是普通人可比。”

    “不敢。”安东尼亚淡漠道:“先生才是大师。”

    “过奖了,我们只会搞点你们口中的邪门歪道,跟你这位正儿八经的伟大诗人,可不能比。”黑袍身影呵呵地笑了笑,随即笑声一收,道:“今天过来找你,主要是教廷交给了你一个任务,希望你务必在今天之内完成!”

    “嗯?什么任务?”安东尼亚皱眉。

    黑袍身影低沉地道:“老样子,还是写诗,这次是写诗歌颂一位光明教廷的见习骑士,他的名字叫‘巴顿’!”

    “歌颂一位见习骑士?”安东尼亚有些惊讶,而且还是光明教廷的?什么时候黑暗教廷这么有善心了?他思索一下,道:“这人有什么奇特之处么?”

    “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一个普通人。”黑袍身影缓缓道:“不过,他的身份却不太普通,即将要登位成为新一任教皇了。”

    “新的教皇?”安东尼亚从椅子上猛地站起,震惊地看着黑袍身影,“你是说,黎塞留要退位了?怎么可能,这件事怎么会这么突然?”

    “是很突然,所以才需要你为新的教皇写歌颂诗,让一切显得自然点。”黑袍身影说道。

    安东尼亚怔了怔,忽然意识过来,心底泛起阵阵寒气,道:“难道说,教皇交替的事情,是你们黑暗教廷一手策划的?这怎么可能!”

    “这些不是你该知道的,你现在该想想,怎么写好歌颂诗的问题。”黑袍身影冷声道:“写完交给莱斯商会的书社,他们会第一时间替你印刷出来的。”

    “莱斯商会?”安东尼亚脸色微变,他虽然跟黑暗教廷交涉不深,但却知道,这商会的背后是黑暗教廷在操纵,也就是说,这件事完全是黑暗教廷在背后谋划!

    他实在有些难以想象,黑暗教廷怎么会突然能够染指教皇交替的事情上,要知道,光明教廷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压着黑暗教廷打,否则的话,黑暗教廷也不会屈居于黑暗中东躲西藏了,毕竟,在躲藏的过程中,对很多黑暗教徒来说都是很痛苦的,四处被追杀,见不得人,只能独自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方,而且生活很不方便,这也导致很多黑暗教徒随着入教的时间越久,性子越怪异冷僻了。

    然而现在,黑暗教徒却直接控制了光明教廷的心脏,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

    一旦光明教廷被黑暗教廷掌握的话,他无法想象,外壁区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当光明沦为黑暗,但黑暗混入光明,是混沌,还是毁灭?

    他思绪有些混乱和迷网,很快,黑袍身影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另外一件事,在中午的时候,莱斯商会的报社会派人来采访你,在采访时,请你务必支持新任教皇巴顿先生,他是一位伟大的领袖,希望你牢记这一点!”

    安东尼亚回过神来,脸色变幻不定,他知道对方让他牢记这句话的意思,是让他在采访时对这位新任教皇的夸赞,都要围绕着这句核心来进行,不能有其他让人联想到负面的话语。

    这场采访,不过是做做样子,即便他不这么说,报纸上多半也会“替他”说话。

    “我知道了。”他微微低头,答应下来。

    曙光从乌托山的斜坡上照耀而下,温暖的光芒驱散了笼罩在无数建筑上的黑暗和寒气,送报小哥骑着快马,将报纸送到一户户人家,有的是贵族庄园,有的是富人大院,有的是精致小屋,从外壁区的繁华地带,一直送到郊区,然后是各个小镇、村庄。

    各报社的送报人像蚂蚁般,在街道上窜流不息,搬运着讯息。

    一个农场主喝着热气腾腾的浓汤,吃着芝士面包,翻着早上七点半的早报,享受着这悠闲的早餐时刻,但当报纸打开的那一刻,他顿时惊呆了,睁大了眼睛,喝到嘴里的浓汤都忘了吞下,险些顺着嘴角流了出来,目瞪口呆地看着报纸上的头条最大板块上的讯息

    “光明教廷第第九任教皇‘黎塞留’先生,今日将传承教皇之位,由新的神赐之人掌管!”

    农场主呆了半响,才反应过来,急忙往下看去,过了片刻,才将整篇报纸看完,此刻浓汤上的热气早已不再,旁边的芝士面包也凉了,但他完全忘记了,陷入了沉思。

    要知道,教皇交替的事情,即便是对于他这样的普通民众而言,也是天大的事情!光明教廷除了传播信仰,建立神殿外,还掌管着土地划分,以及部分土地的税收,还有庇护税等等,所谓的庇护税是所有人都需要上交的,即便是平民区的普通平民也不例外,除非是贫穷到流落到贫民区,成为难民。

    这庇护税包含了很多,黑暗教徒的侵袭,壁外魔物的侵袭等等,但不包括野兽的侵袭,这是军部负责的事。

    因此,教皇替换的话,这些税务,都有可能出现变动!这在以往教皇替换时曾出现过,其中第六任教皇上任后,变化最大,将庇护税一口气提升了百分之十!让所有平民苦不堪言,好在那一任教皇只当了十年不到,就被黑暗教徒给袭击杀死了。

    那也是历史上为数不多,有不少民众感激黑暗教徒的时刻。

    “新的教皇……”农场主面色忧虑,今年的收成可不好,如果这位新上任的教皇提高税务的话,他的家庭就负担重了,甚至要面临辞退农奴的情况。

    随着早报发出,各个庄园大院中接连传出惊呼声,这忽如其来的消息,让所有人猝不及防,没想到这次教皇交替的事情这么突然,像这样突然的交替情况,在历史上虽然也有过,但次数不多,难道是上任教皇身体出了什么意外?一时间无数人猜测纷纷。

    同时,对于新上任的教皇身份,也充满了好奇。

    审判所总部的房间中,费耶亚特望着手里的报纸,一遍又一遍反复地看去,每一个字都看得仔仔细细,直到没有任何一丝纰漏的可能,他才慢慢地放下了报纸,嘭地一声,猛地一巴掌将报纸突然拍在桌上,双目中几乎喷出火焰,“该死的黎塞留,你要搞什么鬼?!”

    “大人,教皇要让位,这件事怎么没有实现通知我们,难道是他突然得了什么恶疾?”旁边一个穿着神官衣袍的老者疑惑问道。

    费耶亚特手指抓紧,将报纸捏得皱成一团,攥得紧紧,道:“以他的警惕,你觉得会得恶疾么?这老家伙最爱惜自己的性命了,身边的几位医生都是外壁区最好的,要是有什么恶疾,早就查出来了!”

    “那他为什么要忽然退位?”神官老者更加疑惑,“难道是寿命快到了?不对啊,据我所知,他应该能活个一百多岁呢。”

    费耶亚特冷声道:“这件事,得问问这老东西才知道了,该死,也不知道他现在躲到哪去了,之前就听说他遭到刺客袭击,有人潜入教廷高层,所以他消失了,没想到这一消失,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情!”

    神官老者怔道:“难道是有人劫持了他,逼他传位?”

    费耶亚特微微眯眼,“有这种可能性,但是不大,这老家伙的力量……可比那位大光明王要强得多!”

    “啊?”神官老者错愕。

    “马上通知各分所的审判长,让他们务必出动所有人,给我找到这个老家伙!”费耶亚特目光冰冷,道:“我倒要看看,他这么突然的让位,究竟想干什么!”

    “是。”

    与此同时,在骑士殿堂中,九位曾获得传奇骑士封号的长老纷纷齐聚到议会殿中,伊洛拉望着众人,道:“各位,黎塞留要退位,事情太突然了,谁知道黎塞留现在的下落?”

    “大长老,这件事情太突然了,如果说普通民众得不到消息,还算正常,但我们居然也事先没有一点消息,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猫腻?”另一人道。

    “不错,依我看,黎塞留做出这样的决定,应该是有什么计划和目的,不得不防!”

    “是啊,近些年光明教廷对我们骑士殿堂的压迫越来越大,若非有贵族跟我们站一条线上,我们就要吃大亏了!不过,五年前光明教廷的新规,各位想必还知道吧,任何贵族加入光明教廷,都能无条件通过考试,而且入职三年左右,就能成为正式的光明骑士,表现好的话,提升的更快!这条规矩,明显是要跟咱们抢夺贵族的势力!”

    “光明教廷的小动作向来很多,哼!”

    “不知道这次事情,有没有军部配合。”

    伊洛拉听着众人的发言,沉默片刻,才道:“务必在今天中午前,找到黎塞留!另外,马上去彻查那位新任教皇是什么背景来历!”

    “查新任教皇的事,交给我身上吧!”其中一个老者主动道。

    “行!”伊洛拉点头。

    片刻后,议会结束。

    众人逐渐散去。

    这位提议调查新任教皇的老者离开了骑士殿堂,径直回到自己的城堡中,一进入城堡,就上楼来到自己的房间,刚拉开门,就看见自己房间中间的沙发上,坐着一个披着黑袍戴着面具的身影,端着茶水享用,翘着二郎腿,手腕上有一处黑色蝎子刺青。

    敢将刺青刻在手腕这样显眼的位置,显然不是极为大意的菜鸟,就是极其自信。

    “开会的结果怎么样?”黑袍人偏头望着进门的老者,笑吟吟地道。

    老者看见他这自在的模样,微窒了一下,阴沉下脸,道:“这里是我家,你还是小心点为好,要是被别人看见,我可就暴露了!”

    “别担心。”黑袍人笑吟吟道:“别人靠近的话,不用开门,我就会知道的。”

    老者知道他的能力,但仍觉得这样的态度有些让他不悦,微微皱眉,没有再多追究什么,坐到沙发另一旁,道:“其他人也都觉得,这次的教皇替换太突然了,事先毫无消息,认为里面有什么计划,所以,目前其他人都在调查,准备先找出黎塞留的下落。”

    “嗯,这在我们那位大人的意料之中。”黑袍人略微点头。

    老者目光一动,道:“那位大人是?”

    “就是上次跟你说过的。”黑袍人瞥着他,“一夜间降服十二位长老的大人,我们的新议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