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六百三十九章:暗面
    【主教表决会议倒数三个小时前】

    罗萨怒气冲冲地将手里的密函揉碎,砸在地上,密函是黎塞留用秘密渠道传来的,上面的印章和字迹,都是黎塞留的亲笔所书,只是里面的内容却让他有些暴跳,这老东西竟然让他务必全力支持新任教皇上位?就凭那个小小见习骑士也配当教皇?黎塞留失心疯了?!

    他恨不得现在就找到黎塞留,当面质问,但让他愤怒的是,眼下他见不到黎塞留不说,这么重大的消息,竟然直接越过了他,对外公布了出去!

    如此一来,即便他联合其他主教反对此事,也会让教廷颜面无存,毕竟,事关教皇继位这样的大事,居然反复颠倒,不但会让民众议论,也会让各方势力看笑话。

    不过,事到如今,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马上联络其他主教,我怀疑此事里面有蹊跷,在没见到教皇大人前,绝不能就这么轻易将选举新的教皇。”罗萨目光阴沉,向旁边的管家说道。

    管家看着他布满阴霾的表情,不敢多说,点头小声应诺。

    “我就不信,其他主教会容忍一个籍籍无名的臭小子担任教皇!”罗萨心中暗暗道,作为八大红衣主教之一,他今年已经七十出头,论资历在主教中也算是元老级别,本以为等到黎塞留退位时,他将是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如今却直接将他的全部希望葬送。

    为了等待黎塞留退位的这一天,他从二十年前就已经暗暗埋下棋子,筹备着那一刻的来临,但这一刻来得太快,猝不及防,让他毫无预料,而且直接越过了票选环节,将他横扫出局!

    这口恶气,他实在无法咽下,二十多年小心翼翼的经营,如今将面临满盘皆输的情况。

    “老家伙,你肚子里究竟打的什么算盘,真该死!”罗萨攥紧了拳头,锤在桌子上,木质的桌子顿时裂开一道缝隙。

    就在这时,房门外再次传来脚步声,罗萨转头望去,只见先前已经退下的管家,竟又回来了,他脸上闪过一丝怒意,喝斥道:“回来做什么,还不快去,错过了时间,我要你的脑袋!”

    “哎呀呀……”

    一道戏虐地声音从管家身后传来,下一刻,管家的身体径直扑倒在地,竟是已经死去。

    罗萨瞳孔一缩,望着管家身后显露出的一个像巫师般的黑袍身影,脸色微变,目光森然道:“黑暗教廷?竟敢跑到我这里,你是来送死的么?”

    话虽这么说,但他的手掌却悄然移到背后,摸向桌子下面的警报暗线。

    毕竟,后者能够闯入他的古堡,还这么有恃无恐地样子,多半是来者不善。

    黑袍人笑吟吟地道:“先自我介绍下,在下是第五区的长老,你们给我起了一个不错的称号,叫幽魂,我挺喜欢。”

    罗萨冷着脸,道:“我认得你,八年前的赤堡之战,被你侥幸逃了,今天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胆子倒是不小!”

    “那一次被你们以多欺少,今天我也要来体验下以多欺少的感觉。”黑袍人笑着拍了拍手,顿时几处风声涌动,分别从房间的几处碎花格子玻璃窗外响起,嘭嘭数声,玻璃窗户被踹碎,几道身影翻越而入,落在房间中,隐隐呈掎角之势,将罗萨包围。

    罗萨看得脸色微变,摸到桌下的手指一钩,却发现暗线是松的,说明线被剪短了!

    他脸色难看,没想到自己防守森严的家中,居然被对方不知不觉渗透了进来,这只能说明在自己的身边,必然有黑暗教廷的棋子潜伏做内应,否则这些人不可能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这里!

    “就凭你们几个就想刺杀我,未免想的太简单了!”罗萨目光阴沉,没有冒然出手,而是拖延时间,希望自己的心腹和驻守在城堡周围的骑士能够察觉到这里的状况,“真要打起来的话,我的人马上就会赶过来,你们既然自投罗网,就一个都别想走!”

    虽知道处于劣势,但气势不可丢。

    黑袍人轻笑道:“主教大人,我们来找你,可不是来杀你的。”

    “嗯?”罗萨目光微动,心中却依然警惕。

    黑袍人悠然道:“我们家大人让我来跟你沟通沟通,想必你也听说了教皇交替的事情,我家大人希望你能够务必全力支持新任教皇上位。”

    罗萨脸色一变,这话实在是太耳熟了,他刚从密函里看到的内容,就是这个意思,难道说……

    “你家大人?你是黎塞留的人?!”罗萨目光阴沉地看着他,心底却泛起阵阵寒意。

    “不不不。”黑袍人立刻摇头,道:“黎塞留已经效忠了我家大人,所以,作为黎塞留的下属,希望你们也能配合配合。”

    罗萨一怔,惊疑不定,“教皇大人会效忠你家大人?你家大人是谁?”

    “说了你也不知道,我家大人可是从内壁区来的大人物。”黑袍人笑吟吟地道,关于杜迪安的信息,他知道的也不多,此刻故意说出他来自内壁区,目的只是想要震慑下罗萨罢了,毕竟,杜迪安交给他的任务,是让他务必请罗萨主教支持新任教皇。

    “请”这个字很有讲究,怎么请就随他了。

    “内壁区?”罗萨心头一惊,心中顿时感到压力,能够劫持黎塞留的人物,如果是来自内壁区的,大有可能,毕竟,黎塞留的力量可不简单,至少据他所知,这老家伙的力量更在大光明王之上,深藏不露!

    “罗萨主教,你想好了么?”黑袍人毫不着急,笑吟吟地道。

    罗萨凝视着他,过了片刻,咬牙道:“新任教皇是你们黑暗教廷的人吧,让他上位的话,就等于将教廷拱手让给你们这些黑暗教徒,这件事你休想!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答应的!”

    “那你就死吧!”黑袍人耸肩,抬手一挥。

    嗖嗖嗖!

    周围几道身影蓦然蹿动,一起朝罗萨扑了过去。

    罗萨心中一惊,没有慌乱,身体猛地向后倒退,撞在背后的玻璃窗户上。

    噗!

    一道寒光从窗外悄无声息地陡然刺来,速度奇快,罗萨看得大惊失色,没想到这扇窗户外面竟然也潜伏着一个人,竟没有丝毫声息流露出来,他的感知能力虽然不强,但也没弱到被人如此近身都无法察觉的地步,这只能说明,后者是一个极其擅于藏匿的恐怖刺客!

    利刃从后背贯穿,疼痛瞬间传遍全身,罗萨痛得低吼一声,反手一掌拍出。

    嘭地一声,枯老的手掌震在窗外的黑影上,这黑影闷哼一声,身体倒飞了出去,落出了窗外,向十多米高的楼下坠去,刚要下坠时,他便迅速手掌抓向墙壁,掌心像有一股吸力,竟牢牢黏附在墙上,像蜘蛛一样。

    另一边,罗萨击退背后袭击的人时,身体受阻,顿时被周围几人围剿夹击过来,他怒目圆瞪,低吼着两手朝其中一个苗条身影拍去,准备从这里找突破口。

    这苗条身影手里握着一柄软剑,抖动间像无数银光闪闪的蛇头在晃动,扑向罗萨的脸部。

    罗萨赤手空拳,不敢迎击,顿时缩手,同时感觉到力量飞快流逝,背上的疼痛在短短瞬息间,竟蔓延到全身,他刚要转变手势进行防守,疼痛却涌到手臂上,刹那间,像抽筋一样,他的身体有些僵硬。

    在这短暂僵硬中,夹击的数人顿时击中罗萨。

    嘭地一声,罗萨的身体像破布袋子一般飞了出去,砸在房间的一面墙上,墙上挂着的巨大油画也被震落下来,灰尘簌簌而下,落在罗萨的脸上和头发上,看上去极其狼狈。

    罗萨勉力从地上爬起,胸口一股逆流涌上,顿时喷出一口鲜血,溅在昂贵的地毯上,他满脸涨红,抬头望着逼近过来的黑袍人等人,气得须发皆张,但全身使不出半点力气,只趴在地上全身发颤!

    “做人嘛,为什么要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呢?”黑袍人一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模样笑吟吟道。

    罗萨双眼欲裂,死死地瞪着他,“要杀,就杀,我呸!”吐出一口鲜血,溅在黑袍人的脸上。

    周围几人顿时持着兵器准备出手。

    黑袍人立刻拦住,然后抬手慢慢擦拭脸上的鲜血,吩咐道:“去拿纸笔过来。”

    旁边一人立刻从书桌上取来递给他。

    罗萨看到这里,顿时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愤怒地道:“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们胡作非为的,你们休想染指教廷!!”

    黑袍人一脚踹在他的胳膊上,咔嚓一声,他的胳膊顿时断裂,疼得他惨叫一声,身体却依然处于麻木中,显然,先前袭击的利刃中含有剧毒。

    “把这只手切下来。”黑袍人吩咐道。

    “是。”旁边一人立刻出剑,不等罗萨反应,便觉胳膊一凉,手臂竟被斩断!

    黑袍人捡起这条断臂,轻声道:“就算你不到席,你的意思送到了也是一样,主教大人,我这就送你去你们光明神的怀抱。”

    罗萨怒目圆瞪,破口咒骂。

    黑袍人转过身,微微抬手示意。

    噗噗!

    几道血肉刺穿声响起,趴在地上的罗萨身上倒插着四柄利剑,将他的身体钉在了华丽的地毯上,鲜血顺着利刃流淌而下。

    卡莉是八位红衣主教的两位女性之一,今年三十八岁,这个年纪就能担任红衣主教,算是极其了得了,在所有主教里是最年轻的一位。当然了,这也跟她的家族助力脱不了干系,毕竟,他的祖父可是第四任教皇!

    “卡莉夫人,写好了么?”书房中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矮个老头,背负一柄宽剑,裹着黑布,在书房的其他几处地方,站着四个全身披着黑袍的身影,气质冷峻,像四个幽灵。

    在矮个老头翘着的二郎腿脚边,倒着两具尸体,一个脑袋被斩掉,一个胸口被刺穿,伤口极大。不少贵族都认得这二人,他们是卡莉主教身边的贴身侍从,虽然仅仅是侍从,但在不少贵族眼中,也是一位大人物了。

    书桌前,卡莉头发散乱,脸色难看地坐在椅子上,握着笔,艰难地写着矮个老头交代的话语,在她秀美的脸颊上有一个鲜红的巴掌印,正是来自矮个老头之手。

    在这位黑暗教廷中久负盛名的剑王手中,她竟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被迫服从!

    片刻后,卡莉终于将书信一字字地写完,身上的压力像是忽然卸下一般,她微微咬唇,知道自己这么做,就意味着背叛了信仰,背叛了教廷,也背叛了伟大的光明神!但是,如果不这么做,非但自己身死,还会连累自己的家族,她只希望,其他的主教能够躲过这一劫,只要有人反对,这个被黑暗教廷控制的傀儡教皇,就无法上位!

    “给我看看。”剑王随手伸出。

    卡莉将写好的书信拿起,慢慢地递给他。

    剑王过目了一遍,眼眸眯起,笑道:“字写的挺漂亮。”说完,收起了信。

    卡莉脸色难看,道:“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你不要再伤及无辜了!”

    “无辜?”剑王抬头瞧了他一眼,“你们杀我们教徒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他们也是无辜的,他们只是喜好的东西,跟你们有点不同罢了。”

    卡莉知道没资格跟他讲理,咬牙低头,不再吭声。

    “现在,还得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剑王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看不见的灰尘,道:“新任教皇继位,怎么能没有主教捧场呢,到时你也能见到你念念不忘的黎塞留教皇了,他会给你答案的,希望你不要犯蠢,我随时可以杀了你,反正你的表决,已经在我手里了。”

    卡莉紧握着手,指甲深深陷入掌心,她知道自己没得选择,不过,能够见到黎塞留,似乎还有一线希望!

    在另一座城堡中,拉多斯满头冷汗,将书信快速写好,递到面前的黑袍人手里,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您觉得这样行么?”

    黑袍人扫了一眼,收起了信,抬头嘲弄地看着他,道:“没想到红衣主教中,也有你这么弱的存在,要是其他的主教都跟你一样,倒是给我们省心了。”

    拉多斯满脸堆起笑容,道:“您说的是,还要什么需要我配合的,您尽管说。”

    “跟我们走一趟吧。”黑袍人懒得多说,哼了一声,转身朝外面走去,抬脚跨过地上的几具流淌着鲜血的尸体。

    【表决会议结束两小时后】

    巴顿跟着厄尔诺林穿过圣马可广场,来到了教皇圣殿前,巴顿抬头望着这座恢宏的圣殿,满脸震撼,他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宏伟大气的建筑,一股庄严肃穆的神圣气场扑面而来,让他心中肃然起敬,所有的杂念顷刻间全都抛之脑后,心中充满虔诚。

    “进来吧。”厄尔诺林在前面带路。

    巴顿跟着他进入到大殿中,立刻看见大殿内站着不少光明教廷的高层,有披着亮银色战甲的骑士长,有手托书籍的神圣牧师,还有戴着雪白高帽的人,不知道是什么职业,但看上去气质高贵,多半也是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