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六百七十七章:地狱之始【二合一,GGG】
    首立刻没入黑色怪物体内,没有太大阻力,与此同时,杜迪安感觉胸口传来一股黏稠的吸力,竟拽着自己向黑色怪物体内陷落进去。

    “想吞掉我?”杜迪安脸色微变,立刻反手拍打在黑色怪物体表,同时激发出背残翼,扇动出巨大的推动力,将身体一寸寸地反拉出来。

    然而,黑色怪物似乎察觉到他的意图,身忽然分泌出大量黏稠光滑的液体,从体内传出的吸力更强了,像是一滩蠕动的沼泽。

    杜迪安拍打在它体表的手掌顿时被粘粘住,然后缓缓陷落进去,他脸色一变,想要抽手,但手掌被它体内的一股无形吸力牢牢抓住,单靠残翼的拉力难以抽出,如果用身体的力量,反而会造成反推动力,让身体陷落的更快。

    在这危机时刻,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余光向一旁扫去,顿时看见海利莎的身体陷落在它体内更深的位置,她在剧烈挣扎,在她体内左冲右突,但似乎没什么效果,反而让自己的身体陷的更快,慢慢靠近它身体的央位置。

    杜迪安看得心一紧,感到几分危险,这怪物的热量反应平平,但身体构造极其特殊,让他有种无处使力的感觉,即便是力量远胜过他的海利莎,都无可奈何。

    难道只有让她释放全部力量,才有希望逃过这一劫?杜迪安心泛起杀意,没想到在这如此靠近巨壁的地方,居然会遭遇如此棘手的怪物,若非必要的话,他不愿再看见海利莎释放全部力量的姿态,而且频繁的释放她的力量,在现在条件反射训练还不深刻的情况下,很容易失控。

    在他犹豫不定时,忽然间感觉陷落在这怪物体内的手掌触感滑腻,不管他怎样握拳,抓挠,都没有效果,这怪物体内组织完全不像一般生物的血肉,而像是一团软和的烂泥。

    他心微动,转头向后方漆黑草丛蹲着的吉妮丝喊道:“快来,用火攻!”

    吉妮丝没想到杜迪安居然会向她求救,心吃惊之下,忙冲出草丛,摸索出随身的火柴飞速点燃,取出随身携带的煤油火把点,跑到黑色怪物前的五十米处,叫道:“我怎么做,怎么火攻?”

    “把火把丢给我!”杜迪安大叫道。

    吉妮丝望着黑色肢体飘动的怪物,犹豫了一下,还是飞快冲了出去。

    这黑球怪物感受到吉妮丝靠近,身体忽然颤动起来,向前方爬动起来。

    看见它的反应,杜迪安心一喜,知道有戏。

    吉妮丝飞快靠近过来,将火把甩向杜迪安。

    嗖!黑球怪物身体外飘动的黑色肢体蓦然甩动,将火把拍打出去,火星四溅,火把瞬间熄灭,而它的黑色肢体也闪电般缩回,似乎被烫着了一样。

    杜迪安看见熄灭的火把,脸色微变,但在下一秒立刻向吉妮丝叫道:“把火柴给我!”

    吉妮丝已经意识到这怪物惧火,望着那凌乱飘动的黑色肢体,心有余悸,但还是鼓起勇气纵身朝杜迪安跃去。

    黑球怪物挥舞着肢体,拍打着先前那只击飞火把的黑色肢体,那样子像被烫着的小孩抱着手指使劲吹气一样,对于冲来的吉妮丝并没有理会。

    吉妮丝跳的很准,刚好落在杜迪安的脚下面,她立刻抛出手里的火柴丢给杜迪安。

    杜迪安迅速抓过,手指灵活地挑开火柴盒,从里面拨出一根,两指夹着火柴盒,两指捏着火柴摩擦而过,呲地一声火光冒起。

    感应到火柴的温度,黑球怪物顿时受惊一般,所有的黑色肢体全都向杜迪安袭来。

    杜迪安完全不给它机会,将手指伸到柴头的火焰,嘶地一声,火焰顿时将他的手指燃烧起来,这只手先前被吸入怪物体内,还沾黏着湿滑的液体,此刻遇火便着,火焰将整个手掌烧了起来,看去像是练了火焰掌一样。

    杜迪安却不觉疼痛,面不改色,趁手掌燃烧之际立刻贴到黑色怪物身,指尖微微弯曲,刺入到它的身体。

    呼!

    手指刚刺入怪物体内,一阵猛烈的火光陡然爆发开来,照亮了杜迪安的双眼,下一刻嘭地一声巨响,黑色怪物的身体倏然爆炸,火热的气浪和爆炸的冲击力将杜迪安掀飞,天地飞速旋转,炽热的灼烧感蔓延全身,仿佛置身火海,剧痛从面部,胸口传来。

    他感觉身体狠狠撞击在地,疼得险些昏过去,但心闪现的那道身影,让他顾不得全身的剧痛,急忙睁眼望去,只见那黑色怪物的身体已经炸得四分五裂,散落在地各处,将附近的杂草点燃,烧成一堆堆火焰。

    他一向镇静的脸露出罕见的慌张,焦急地四处寻觅,很快便看见一处草地爬起一道身影,愤怒嘶吼,全身燃烧着火焰,正是海利莎。

    他急忙冲了过去,浑然没注意自己全身也正燃烧着火焰。

    海利莎转头望向扑来的杜迪安,嘶吼一声,张牙舞爪地扑来。

    杜迪安心一惊,连忙摇晃铃铛。海利莎的身体一顿,下一刻,杜迪安将她的身体扑倒,抱着她在地翻滚数圈,朝沙地里钻去,很快,他和海利莎身的火焰被沙子淹没,渐渐熄了。

    杜迪安站起身来,看见躺在沙地里一动不动的海利莎,将她慢慢扶起,只见她身的衣物已经烧成焦黑,破破烂烂地挂在身,苍白的肌肤也有多处烧伤。

    他心疼惜,将她抱在怀里。

    海利莎呆呆地站着,任由他拥入怀。

    过了片刻,杜迪安的心情渐渐冷静下来,全身的灼疼随之传来,让他微微龇牙,低头看向自己,发现自己的状况也是惨不忍睹,胸口焦黑,衣服被烧毁,胸口的皮肤有不同程度的严重烧伤,血淋淋地滴着焦黑的血,他疼得身体发抖,脸色发白。

    这时,他忽然想起吉妮丝,急忙转头四处望去,很快在一处草地看见一道微弱的热源身影躺着,急忙冲了过去,只见吉妮丝像一个火人躺在地,全身燃烧。

    他连忙抄起地的沙子掩盖在她身,将她身的火焰扑灭,等扑灭后便看见吉妮丝全身几乎烧焦,奄奄一息,早已昏迷过去。

    杜迪安见她胸口心脏仍有微弱跳动,心稍松了口气,将她身体反转过来,却见她背的随身急救腰包已经烧毁,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只有几个瓶罐仍完好。

    他捡起这些瓶罐,入手滚烫,他拧开倒出里面的粉末,洒在吉妮丝的身,像是给烧烤的食物挥洒孜然一样。

    这想法让他哭笑不得,等撒完以后,立刻抱起吉妮丝回到海利莎身边,将她轻轻放下,转头望向怪物爆炸的地方,地面只残留着一些皮毛和黑色肢体,这些黑色肢体死而不僵,仍在轻轻蠕动,像是斩断头的毒蛇。

    杜迪安脸色微微变化,没想到随便遇一只未知的怪物,居然险些丢掉小命,幸好他的猜测没错,这怪物体内滑腻的东西主要以脂肪为主要成分,以火攻最佳,如果是单打独斗遇的话,一旦被它吸入体内,估计即便是拓荒者,都难逃一死!

    虽然这怪物的移动速度和力量一般,但能够柔韧地化掉所有力量却是最可怕的,他不禁想到华夏的一句古话,善若水,这怪物显然是将水的柔韧性发挥到极致,即便是力量猛如海利莎,也难以伤它半分,反而会被它给困住,慢慢消化在体内。

    “好恐怖的魔物……”杜迪安心暗暗忌惮,这只新物种不知是怎么演变过来的,也不知是怎么越过荒区跑到这片已经清扫出的区域来的。

    他轻轻地吸一口气,忍住身的烧痛,慢慢前来到爆炸的心,这怪物的身躯已经完全炸裂,地面炸出一个大凹坑,焦黑一片,什么都没有留下。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心暗暗记住了这怪物的模样。

    这时,后面吉妮丝苏醒过来,轻哼一声,满是痛苦地皱起五官。

    杜迪安立刻返身回到她面前,将她抱起,带海利莎回到钨钢牢笼前,望着牢笼里无力挣扎的两只小割裂者,眼露出一丝叹息,“既然活得这么痛苦,结束吧。”

    他再次催动魔痕力量,全身涌现出白色骨铠,将吉妮丝放下后径直来到牢笼前,将笼子打开,但两只小割裂者似乎已经长在了笼子里,尽管笼门开了,依然没有反应,也不知晓爬出来。

    被囚禁久了,似乎忘了自由是什么。

    杜迪安微微咬牙,忍住身的伤势,飞速出手,将两只小割裂者拽出笼子,迅速斩杀。

    两只小割裂者哀鸣反击,但力量相差悬殊,而且被囚禁久了,肢体挥动得极为僵硬,体外坚硬的镰刀利刃,也变得极为脆弱,像是利刃内的硬质钙都被磨化了。

    杜迪安将它们击杀后,飞快肢解,很快在它们体内找到了两条寄生魂虫。

    他心有些叹息,其那只身体健全的小割裂者曾追着他到壁内,将他当作了自己的同类,这是一种来自血液的情感,他能从它身感受到,但也知道,它毕竟是凶残的魔物,暴戾和杀戮是它的本性!他曾经考虑过将它驯服,将来成为自己手里的一枚底牌,帮自己杀敌。

    但看它如今的样子,显然已没有了驯服的价值,说到底,它只是一个工具罢了。这像驯蛇人哪怕驯服了毒蛇,也会防着它兽性发作,反咬自己一口,又有多少人敢跟毒蛇猛兽同眠?

    物种的不同,似乎从一开始注定了没有信任可言。

    像壁内的阶级不同,从一开始没有了公平可言。

    他将两只寄生魂虫装入腾空的瓶罐,准备等回到壁内再换专门储存寄生魂虫的药水罐。他转身抱起吉妮丝,摇晃铃铛,跟海利莎一同返回墙内。

    在临走前,他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爆炸的地方,眼闪过一丝深沉之色,心有种莫名的不祥预感。

    此刻夜深,杜迪安一路飞速前行,来到要塞内的郊区时,潜入一家裁缝店内,偷了三套衣物出来,给自己和海利莎、吉妮丝换,这才继续前进。

    等回到乌托山神殿时,杜迪安立刻让诺伊斯叫牧师过来给吉妮丝治疗,顺便给他准备治疗药水。

    他用药材浸泡在木盆里,先给海利莎清洗完身体,帮她换干净衣物,这时牧师也来了,将吉妮丝接去治疗了,他自己也用药水清洗了一下身体,一边涂抹治疗药膏,一边向诺伊斯道:“叫卡带几个信得过的人,去壁外西侧七十里外,那里有两具魔物尸体,让他拖运回来,记得保密。”

    诺伊斯见杜迪安如此慎重,心暗惊,猜到这两只魔物定然非同凡响,否则不可能让杜迪安受伤如此严重,自从出了监狱以来,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杜迪安如此狼狈,而且,能够斩杀拓荒者的海利莎也受了重伤,可见他们在壁外遭遇的危险,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立刻领命,转身找人交代下去。

    片刻后,诺伊斯回到神殿,望着已经涂抹好药膏包扎好身体的杜迪安,见他仍坐在书桌前,准备办事的样子,不禁忧心道:“少爷,夜色不早了,您受伤这么重,还是早些歇息吧。”

    “敌人都没休息,我哪有空休息。”杜迪安说道,他现在的确很想躺下睡一觉,让身体放松一下,但如今在关键时刻,容不得半点马虎,他问道:“内壁区有消息传来没?”

    “在您回来前的十分钟时,努里亚来过一次,说内壁区已经乱成一团,爆发了尸疫,很多人感染成了行尸,街到处一片混乱。”诺伊斯立刻禀告,说到这里,不禁看了杜迪安一眼,显然,这个结果是杜迪安一手造成的,也是他需要的,只是这手笔太大,视无数生命为蝼蚁,完全不顾及。

    杜迪安听得微微点头,眼的深沉冷意稍微平和几分,道:“马去叫两个最好的牧师和医生过来,我必须在明天夜晚来临前完全恢复。”

    诺伊斯微怔,不禁问道:“少爷,您这是?”

    “本想今天晚趁乱潜入内壁区,到他们的魔物研究所里抓几个人回来,现在看来是不行了。”杜迪安道:“今天已经耽搁了,明天不能再等了!”

    诺伊斯想到杜迪安次说的狩魔器,顿时知道他的用意,立刻道:“我这去。”

    “尸乱……”杜迪安望着窗外的远方,喃喃自语,“贵族也变成行尸,看你们怎么敬畏。”

    高耸的叹息之墙如天堑般阻隔两地,延绵数百里后的城市,传出混乱的嘶吼声,杀喊声,其一些木质房屋被燃烧倒塌,将慌不择路逃跑的妇女,孩童压倒在下面,孩子痛苦的声音在夜色格外响亮,旁边是慌张逃走的身影,无一人伸手相助,这哭喊声引来的却是后面怪异行走面目狰狞的身影,像恶鬼般扑向幸存者。

    曾繁华的街区此刻完全陷入混乱,宛如人间地狱。

    黑夜静静蔓延在各个城市空,月辉冷冷地照耀在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