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六百八十八章:返回
    “这叫攻击力薄弱?”杜迪安瞧着波兰。

    波兰有些尴尬,咳嗽一声,道:“这个,它还是半成品,还在实验当中,我们也不知道它具体有什么能力,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太过靠近为好。”

    杜迪安懒得再理他,之前说是用来探索感知的,现在又说是半成品,显然没半句真话,不过对方有意隐瞒,即便他用威逼手段,也很难问到核心信息。

    陡然,他脑海中闪过一道画面,顿时呆住,下一刻他转头直勾勾地看着波兰,道:“这东西叫什么,你们这里还有多少?”

    波兰看见杜迪安忽然变化的神色,心中一紧,低头道:“这个,它叫「黑狱」,我们研究所里目前仅此一只,其他的分所里也有,但都是跟这一样的半成品。”

    杜迪安眯眼,道:“你一直说这个是半成品,那成品是什么样子,有什么能力?”

    波兰脸色微变,犹豫了一下,道:“成品跟这个应该差不多,只是体积较大一点,能力跟这个一样,只是增强许多。”

    杜迪安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望着玻璃缸里蠕动的黑色黏液,手臂上忽然泛起白骨铠甲,向玻璃缸里面的黑色黏液抓去。

    黑色黏液感应到杜迪安接近,黏液表面蠕动着激起许多颗粒,像是受惊炸毛的猫,但下一刻却从中蹿起一束束黑触,向杜迪安的手臂刺来。

    杜迪安速度骤增,一拳砸在了里面,然后飞速缩手回来,掌心握着一团黑色黏液,触感柔软湿滑。他看了两眼,忽然从怀里摸出火柴点燃,火光燃烧而出,灼热的温度让玻璃缸里的黑色黏液顿时蛰伏下去,表面激荡的黏液也平息,像一面黑镜,光滑平整,丝毫不动。

    见此杜迪安更加确信了几分,将火柴点到手里的小团黑色黏液上,呼地一声,旺盛的火花顿时冒起,像是一大团易燃物忽然焚烧一般。

    杜迪安立刻攥拳,将火光捏熄,但灼烧的痛感也从掌心内传来,他摊开手,看见手里的烧过的黑色黏液颜色变了,变浅了许多,有点像油脂。

    他转头望着脸色变得难看的波兰,道:“这东西原来是你们造的。”

    此物跟他在壁外遇见的那只汲取小割裂者生命的黑色巨球怪物极其相似,而且后者也能随意改变身体形状,能够任意揉捏,而且同样惧怕火焰,除此之外,跟这黑色黏液相同的还有都不在魔物图册的记录中!

    这些相似之处,让他不得不将两者看成同一类生物,只是后者的体积更大,如果波兰的形容没错的话,或许自己在壁外遇见的那只,就是眼前这个小东西的成品!

    波兰望着杜迪安眼中的逼人寒意,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强笑道:“什,什么?”

    “你们制造这个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杜迪安抬手抓住他的衣服领口,将他的身体拎起,“你最好老实点,再说半句虚的,我会让你后悔终生!”

    波兰脸色难看,没想到杜迪安居然知晓黑狱的事情,从之前的表现来看,他不认为杜迪安一开始就知道,难道说仅仅是这片刻间就瞧出了黑狱的不凡之处?这是什么样的眼力,难道说这些战斗疯子对这种东西都这么敏感?

    他犹豫不定,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先屈服于杜迪安保全自己,正当他准备开口时,杜迪安忽然眼睛一眯,将手松开,道:“看来,我们该走了,把这东西也带上,它吃什么?”

    波兰茫然不解,但还是道:“它吃肉。”

    “你想办法将这个东西取出来装上,我先去会会你的朋友。”杜迪安将神浆包裹放在了房间里,牵着海利莎离开了房间,但余光却始终注意在波兰身上,在他的超范围视野加透视的瞳力下,即便不在地下,也能清楚地看见波兰的一举一动,凭他的薄弱体质,基本不可能从自己手里逃脱。

    刚来到地面,杜迪安就听见呼啸的风声,抬头望去,只见漆黑的夜色中一只巨大的黑鸟极速划来,四五米长的黑翼极其狰狞,黑翼的边缘和翼内生长着尖利的锐刺,充满破坏力,但显得有些不伦不类,这黑翼中间是一个黑色头发的青年,面容冷峻,肤色白皙,眼窝较深,显得眼瞳格外深邃迷人。

    杜迪安还是第一次见到黑色头发的拓荒者,在他先前见到的拓荒者中,大多数都是金发,这是贵族的发色,在普通人中,贵族统治着平民,而在强者中,贵族血统的强者在数量上也占据绝对的优势。

    “只能靠你了。”杜迪安转头望着身边的海利莎,眼中有一丝叹息和温柔,轻声道:“等这次结束,今后这些小猫小狗,就由我来解决。”

    海利莎默然不语。

    杜迪安抬手轻轻晃动铃铛。

    铃铛声有节奏的叮叮响起,听到这声音,海利莎漠然的目光中顿时露出一丝狰狞嗜血之色,像是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猛地抬头,望着从天空中逼近降落的黑发青年,低吼一声,猛地迎击上去。

    青年远远便看见杜迪安和海利莎二人,由于海利莎戴着面纱,他并未认出,但从二人的打扮和散发的力量气场来看,他知道二人便是袭击魔物研究所的真凶,立刻加速冲来,刚要降落,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二人的身份来历,便被率先扑上来的海利莎吓到。

    海利莎的步法毫无技巧,杂乱无章,但速度却快得惊人,很快便冲到了青年面前。

    青年惊怒道:“你是什么人?!”

    吼!

    海利莎低吼一声,张牙舞爪地扑向他。

    青年恼怒,手掌一翻,出现一杆长枪,晃动着怒刺向海利莎颈脖。

    海利莎毕竟跟普通行尸有所不同,并没有直愣愣地撞上长枪,而是抬手一拍,这一拍不像寻常毫无技巧的拍打,反而像是一套擒拿格斗手法,嘭地一声,将青年手里的长枪按到地里,进而脚踩枪杆,冲到青年面前,手指猛地刺向他的颈侧动脉。

    青年悚然一惊,想要抽枪后退,但试了一下便感觉被海利莎踩得死死的,只能弃枪退后,拍动飞到半空。

    杜迪安看见海利莎忽然改变的攻击方式,怔了一下,眼眸顿时亮了起来,有些意外和惊喜,一般尸化就彻底失去意识,只剩下进食和攻击的原始本能,但海利莎这一手攻击却完全不同是普通行尸能办到的,这是不是说,他的意识还存在于脑海,只是无法开口,无法表达出来?

    想到这里,他心中激动。

    这时,青年借助翅膀的优势,在半空中不时俯冲而下攻击海利莎,他的翅翼看上去像是殖入在肩上的一样,翅翼上的尖刺像是拼接上去的,但威力极大,若是常人被这翅翼卷住,非得撕掉一层皮不可。

    海利莎站在地面上大吼大叫,像一头母狮子咆哮猎鹰。

    杜迪安完全不担心战斗,心神反而被先前的思绪牵引到别处,他想到尸化后的艾莉诺,后者的表现跟海利莎完全不同,如果说被感染者的体质高低不同,决定了感染后的状态不同,那艾莉诺的体质也是拓荒者,按理说被感染了,也应该是尸王级别。

    但她的表现却只具备普通行尸的特征,而他唯一见过的完全黑瞳的行尸,便是海利莎,以及那只将她感染的尸王!

    如果说感染的尸毒是关键,那么感染艾莉诺的尸毒来自于海利莎,也算是尸王尸毒,但依然没有造成相同的变化。

    他只能想到一种可能,就是艾莉诺和海利莎的最大区别——血脉力量!

    艾莉诺只是龙族普通族人,并没有觉醒血脉力量,这是跟海利莎最大的区别!如果是这个原因,那么感染海利莎的那只青年尸王,多半也是具备血脉力量的狩魔家族强者!

    不过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拓荒者感染成尸王,具有一定概率,而海利莎中了这个概念,艾莉诺却没中。

    “这件事,回头得问问那个博士。”杜迪安心中暗道,这时,前面的战斗忽然起了变化,只见海利莎一声怒吼,背上猛地撑起两道巨大肉翼,像两只巨掌,撑在地面,猛地发力扑向天空。

    半空中的青年看见这黑色翅翼,瞳孔一缩,骇然失声:“龙族?!”

    海利莎已经如离弦之箭冲出,眨眼间便来到他面前,龙翼卷动,整个人像飓风般化作一道尖锥钻向他的胸口。

    青年拍打翅翼,躲避不及,急忙缩紧翅翼双手护在胸前抵挡。

    嘭地一声,二者相撞,青年的翅翼被撕裂出一个巨大口子,身体向后倒飞出去,像折翅的翼人,从半空中滑落下来,砸在地上。

    杜迪安有些吃惊,他都没发出指令,海利莎居然自己激发出魔痕状态进行战斗了,难道是遭遇到难缠的对手,所以被动激发出了隐藏力量?

    在思考时,他望着从地上爬起的青年,忽然心中一动,起了一个心思,抬手摇晃铃铛。

    海利莎听到铃铛声,身体微微颤动一下,收起了俯冲下扑的姿态,转头看了一眼后方地面上的杜迪安,纯黑的眼眶中隐隐有光泽闪动。

    青年见杜迪安没有趁势追来,暗道好机会,急忙拍打翅翼,贴着地面向远处极速飞去,他知道在高空飞行,难以比拼得过具备魔龙者魔痕的龙族拓荒者,但在地面飞行借助地理优势的话,后者却未必是他的对手。

    海利莎慢慢降落下来,收起了翅翼,恢复到先前沉默不语的模样,静静站着。

    杜迪安望着青年离去的方向,收回目光,转身回到了研究所的地下。

    等他到来时,波兰听见脚步声,立刻站在原地没动,含笑道:“回来了?”

    “你的朋友运气不错,逃的够快。”杜迪安随口说了一句,来到旁边一个抽屉里,随手将抽屉拉开,摸出里面一枚钥匙,同时淡淡地看了波兰一眼。

    波兰看见自己藏好的钥匙居然被杜迪安直接找到,顿时脸色涨红,像猪肝一样难看,他明明看见杜迪安已经离开了地表,而且外面地面传来的动静也说明,杜迪安正在外面战斗,怎么可能会知道他在这里做的小动作?

    杜迪安拿着钥匙,转身来到旁边一个房间前,这里像是一个私人实验室,有床榻,书桌,以及简单的生活用品。他拿着钥匙将房间里的一个保险柜打开,只见里面堆着厚厚一叠文件资料。他拿起翻看了两眼,微微挑眉,在其中一份资料上看见了“a“机密的符号。

    他转身望着门口的波兰,眼中露出一丝嘲弄,“还以为你对研究所多么忠心,原来贪欲不比我少,居然想借我袭击研究所的事情,将研究所里的机密资料监守自盗,你莫非是其他势力安插在研究所里的内线?或者说,你本身还建了别的研究所,自己在秘密研究着什么?”

    杜迪安拍打了一下手里的资料,道:“放在这里,就不怕其他人过来瞧见么,你这么自信,他们不会搜寻你的保险柜?”

    波兰低着头,没有说话,看不清表情。

    杜迪安随手将手里的资料放下,出门拎起包裹,望着另一边被装入一个完整密封玻璃罐里的黑狱生物,将其抄入怀中,向波兰道:“走吧。”

    波兰看了一眼放在自己保险柜上的资料,面色犹豫。

    杜迪安看出了他的顾虑,淡然道:“别想了,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我干事儿。”

    波兰怔住,“你要我替你办事?”

    “不然你早死了。”杜迪安说话很直接。

    波兰反应过来,心中苦笑,默默跟在了杜迪安身后。

    出了研究所,杜迪安只叫了波兰一人,让另外二人自己逃命去。他带着波兰沿着街道原路返回,中途摸到一个早已无人的裁缝铺里,裁缝铺里的布匹上染着鲜血,预示着这里曾发生过的灾难,他没有理睬,将衣物更换了一遍,并在一个遗失在街道上的女人皮包里,找到香水,喷洒在三人身上,掩盖气味,以防魔物研究所有特殊的嗅觉追踪者,根据气味遗留找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