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七百零七章:我无罪
    看见卢希斯沉默不语,杜迪安趁热打铁,道:“你先前说,你们修道院劝人向善,但什么才是善良?我觉得,善分两种,一种是凡人的善,也就是你先前说过的「善良总是没错的吧」这种善。为什么说善良是没错的,因为律法只制裁恶人,而不会制裁善人。”

    “这种善,指的是心性纯厚,宽容,乐于助人,舍己为人。”

    “如果是普通平民,做到这样自然算是良民,他不会给周围的环境和他人带来破坏,是我们乐于见到的,但军部会遵守这样的善么?如果他们遵守,就不会强征平民战斗。审判所会遵守这样的善么?如果遵守,他们就应该宽恕所有犯错的人,毕竟,只有别人犯错了,才会用到「宽恕」,而「宽恕」也是善良里的一种表现。”

    “显然,他们并没有这么做,对于恶人,他们会惩恶,杀死一个穷凶极恶的人,等于拯救了无数的好人,这就是我说的第二种善,大局观下面的善,有人喜欢称作「大善」。”

    杜迪安语如连珠,道:“杀人是坏事,但杀坏人却是好事,而这两种的区别,在于他们的作用,杀人是破坏制度,杀坏人是维护制度,也就是说,不管是哪种善,目的都是维护大局制度。”

    “善良总是没错的,因为所有人都善良,人类才会和平,牺牲会减少,对所有人都有好处。”

    “但对于那些不想遵守规矩的人来说,这种善就是恶,是束缚他们的绳索!”

    卢希斯听着杜迪安有些绕口的话,并没有被打乱自己的思维,抬头直视着杜迪安,道:“照你这么说,你的所作所为,是大善?”

    杜迪安摇头,道:“在你看来,我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才牺牲了其他人的生命,但你应该看清一点,我牺牲了不少人是没错,但我给另外一些人带来了更好的生活,这个世界的物质是有限的,就像天枰,当一端减少了,另一端自然就会增加。”

    卢希斯冷笑,道:“你知道就好,这个世界必须要规矩,也必须要遵守规矩,就像一辆马车向前行驶,这是整个人类的前进方向,所有人遵从这个路线,才能够一直往前,如果有人不守规矩,就会让马车停滞不前,所以,遵守规矩和道德,就是善!”

    杜迪安眼眸深邃,道:“这个世界自然需要规矩,但既然要遵守规矩,为什么要遵守别人的规矩,而不是自己的规矩?我们人类的社会形态,其实一直在模仿蚁群,总指挥只允许有一个,能号令所有人,所有人像听从蚁后命令的蚂蚁一样,听从统治者的号令,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族群活动,这样的社会形态,能带来高效率发展,就像一个工厂,所有人在各自职位上完成自己的事就行。”

    “但这么做却有一个弊端,那就是统治者一旦方向错误了,整个族群都将万劫不复!”

    “但幸好,我们人类比蚂蚁更聪明,我们虽然跟蚂蚁一样,不敢违背蚁后,但我们有自主意志,并不是无条件形同傀儡般的服从!”

    “我们人类的每个统治者都将面临被所有平民审视的处境,平民虽愚,可一旦统治者的方向错误,就会出现战争,叛乱,有人造反!说白了,我们人类的统治者不具备绝对的统治能力,只是所有平民的集体意识化身,如果这个化身违背了所有平民的集体意志,就会被所有人推翻!”

    “有句古话,水能载舟,也能覆舟。”

    杜迪安淡漠道:“你觉得我是叛乱,造反,这恰恰就说明,如今的壁主掌舵的方向是错误的,需要有新的人代替!”

    “你还妄想取代壁主?”卢希斯微微瞪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本以为杜迪安的野心是占据外壁区,没想到却是想着取代亚里士多德陛下,简直是天方夜谭,难以置信!

    “为什么不敢想?”杜迪安瞧着他,道:“第一任壁主是怎么来的,第二任壁主又是怎么来的?难道他们是没用脑子想,生下来就是?”

    卢希斯怔住,过了好一会儿,才沉声道:“他们是由神国制定,你想要当壁主,得先过神国这一关!你上面说的这些,只是你给自己叛乱找的借口罢了,说到底,你只是满足你自己的私欲!”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他,道:“既然这些你不听,那我问你,你说你们修道院传播的是善良,公平,那你觉得,你们修道院做到了么?”

    卢希斯想也不想地道:“当然!”

    杜迪安淡然道:“如果做到了,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如果他们善良,为什么不将这外壁区赏赐给我?为什么要夺回去,甚至不惜让你冒险,牺牲你的小命,甚至要跟我兵戎相见,如果我顽固抵抗的话,外壁区的军部将全部战死!这样的伤亡,他们敢直视么?”

    卢希斯哑然,没想到杜迪安反咬一口,心中气得咬牙,道:“我说了,这是规矩,你擅自夺走外壁区,就是不合规矩!”

    “难道善良也得跪在规矩面前?”杜迪安瞧着他,道:“我再问你,你说公平,你信么?”

    卢希斯脸色变幻了一下,知道这是个争议性极大的问题,他说道:“我知道,有些人会认为没有公平,比如那些出生卑微的,跟一出生就是贵族的人,这就是不公平,但这是神指定的,他今生是贫民,前世必定是穷凶极恶之人,今生是偿还罪孽。”

    “而我们修道院,就是维护公平的,虽然人生下来不公平,但如果犯罪了,都将受到同样的判决,这难道不算是公平?!”

    杜迪安淡然道:“我倒觉得,这世界是很公平的,反而是你们努力做的这些事情,在制造不公平。”

    卢希斯愣住,杜迪安的话再次出乎他的意料,沉着脸道:“这话什么意思?”

    “富人一天也是二十四小时,穷人一天也是二十四小时,这难道不是公平?”杜迪安徐徐而侃:“无论是穷人,还是有钱人,又或是贵族,所有人都会觉得不公平,这难道不恰恰也是一种公平?”

    “这个世界本就存在差异,而你们修道院却努力让人相信公平,这对于那些听信你们的话的人来说,本身就是一种最大的不公平!”

    杜迪安瞧着他,道:“你说,这不是制造不公平,又是什么?”

    卢希斯呆住,一时无语反驳。

    他感觉杜迪安说的每句话,都跟他以往接触到的人完全不同,就像在跟另一个世界的人在聊天,而他自己也没发觉,自己的心中悄悄地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过了许久,他才缓缓开口,道:“不管怎么说,你的所作所为,让很多无辜人的家破人亡,他们没有招惹你,也没有伤害过你,但你却主动伤害了他们,这是你的罪孽!”

    杜迪微微摇头,道:“天地是局,众生皆是棋子,不管你是一枚小卒,还是皇后,又或是王,都有被杀的可能,你可以选择停止不前,但并不代表你就是无辜的,一旦你的这一方输了,满盘皆是废棋!所以我们大多数人都拼命地想要过上更好的生活,追求权势的人,一开始的目的也只是想让自己更安全,只是时间久了,却更加享受控制别人安全的感觉罢了。”

    “这就是局里的规矩,所以,我无罪。”2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