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七百零九章:最强魔物【二合一章】
    

    波兰虽然体质是普通人,但因为是魔物研究所的博士,掌握着不少拓荒者的信息。

    杜迪安从他口得知,拓荒者主要分三个层次,分别是外荒,内荒,以及主宰。每个层次间的力量跨度极大,不亚于界限者跟拓荒者的区别。而杜迪安先前电晕俘虏的两位军神希罗和洛农,便是外荒级拓荒者的佼佼者,能够轻易击败普通的拓荒者!

    至于像海利莎这样具有血脉力量的狩魔家族拓荒者,一旦激发出血脉力量,便具备内荒级的力量,能够深入到红色荒区深处保命。

    而且,杜迪安还了解到,狩魔家族的血脉力量总共能觉醒七次,当完成七度觉醒时,力量将超过主宰层次,具有深渊级的力量!

    不过,希尔维亚巨壁这么多年来,从没有出现一位七度觉醒的拓荒者,觉醒最高的也只是龙族和岩族的两位先祖,六度觉醒,威势无双!他们出生在同一个时代,也正是在那个时代他们两位的带领下,三大狩魔家族的荒区才得以大范围开拓。

    原本的荒区距离巨壁极近,相距不过百里,每到夜晚的时候,巨壁的居民甚至能听见壁外狰狞的咆哮和不知名生物的怒吼声。

    那是一个黑暗颤栗的时代,在两位狩魔家族的天才先祖带领下,才将壁外的荒区清扫干净,也成了如今的狩猎者活动区域,只有一些没有清理干净的残存小魔物。

    杜迪安询问过波兰,狩魔家族从何而来,但波兰也并不知情,只说这是最高绝密之一,即便是他的权限,也无法获知里面的秘辛。

    而关于壁主的力量,波兰同样是一无所知,只知道每一任壁主被神国指派继位时,高手如云的军部并没有人反对,单是这一点,能知道壁主除了神国任命加持外,自身的力量也绝不简单!

    从波兰的口,杜迪安获取到的情报远从吉妮丝那里得到的更多,军部除了明面的十大军神镇守八方外,还有不少普通拓荒者,而在十大军神之,更有三大统帅,地位超然,无崇高,每一位都是内荒级的存在,完全能媲美海利莎的地位和力量!

    要知道,海利莎可是龙族的圣女,得到龙族所有最好的资源栽培,又身负异血脉,能激发血脉力量,在整个龙族,都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但尽管如此,也只能跟军部的三大统帅划在同一级数!

    “深渊行走者的怪物,内壁区从未出现,最强的也只是狩魔家族的六度觉醒先祖,达到深渊之下最强的程度。”杜迪安对内壁区的力量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进化到内荒级的拓荒者,如果血脉五度觉醒,便具有跟主宰级拓荒者一战的力量,如果是六度觉醒,甚至一般的主宰还强!”

    “但拓荒者跟界限者不同,不是单靠神浆能不断向进化的,对于魔痕还有要求。”

    从波兰透露的消息,杜迪安才知道魔痕的另一个作用,并非单单是带来的能力多,还会限制成长的极限!一般的罕见魔痕,只能将体质灌输到普通拓荒者层次,只有稀有魔痕,才能让力量增强到十大军神这样的外荒级佼佼者层次,而想要进入内荒级,必须要传魔痕!

    除此以外,杜迪安还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魔物图册虽然出自内壁区的魔物研究所,但并非是魔物研究所判定的,而是来自于神国!

    神国来使每次过来,都会带来一份最新的魔物图鉴名单,但由于神国来使的次数和间隙较长,往往十年五年才来一次,再加提供的魔物图鉴,没能涵盖所有的魔痕,因此壁外一些新变异出的小魔物,则由魔物研究所记录信息,通过图册的各方面数据对,划分到他们的图册。

    因此,像八大传魔物,都是由神国所命名,以及指定的,包括其许多稀有魔物也是如此,甚至有一些记录在图鉴的稀有魔物,人们见所未见,至少在这一片地域不存在。

    不过,这样的数量极少,因此也没什么人注意和在意。

    知道这件事后,杜迪安才知道为什么希尔维亚巨壁,从未见到排在八大传魔物第一的「育梦者」,或许这只传魔痕根本不生活在这片地带。

    不过,他更加疑惑的是,神国提供的魔物图鉴最高记录的,也只是传魔物,尤其是排在第一的「育梦者」,根据波兰提供的神国版魔物图鉴的捕猎等级记载,是一百八十二级!这几乎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捕猎等级制度,也难怪魔物研究所对外壁区公布出的魔物图册,记录的传魔物捕猎等级都是问号,并没有具体描述捕猎等级,毕竟,一百八十二的捕猎等级,实在有些惊悚,甚至能造成狩猎者不必要的恐慌!

    但是,这是不是也意味着,「育梦者」是这颗星球最强的魔物了?

    杜迪安无法判断,因为这个捕猎等级对他来说,已经是天数字般的仰不可及,单是它的零头捕猎等级八十二的传魔物,足以让大多数外荒级拓荒者头疼,甚至丢掉性命了。

    不过,在知道「育梦者」的捕猎等级后,他也不怪这家伙为什么是排在第一的传魔物了,的确骇人听闻,无法想象这是怎样的力量,会造成何等恐怖的灾难!

    估计即便是想要得到「育梦者」魔痕的人,看见这样的捕猎等级,也是望而却步。

    “我的魔痕是传魔痕,凭神浆足以直接进化成内荒级的强者,达到内壁区军方三大统帅的地步,只是,从外荒级进化到内荒级,需要的神浆多如河流,即便是内壁区的军方,这么多年来也只栽培出三位统帅,而十大军神也只能算外荒级佼佼者,这佼佼者的名头,多半还是靠他们刻苦练习的格斗,以及身经百战的战斗经验带来的。”

    杜迪安感觉到一丝压力,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即便他再次洗劫一座魔物研究所,也只能达到拓荒者级别,而无法直接靠打劫魔物研究所,进化到内荒级。

    美好愿望落空,杜迪安心遗憾,但不算太失落,在他心的计划,自己能达到拓荒者级别已经不错了,毕竟推翻内壁区真正要依靠的,还是智慧,而成为拓荒者,已经满足了他的计划需求。

    数日后。

    杜迪安准备启程前往内壁区,再次洗劫一座魔物研究所。

    通过安排在内壁区的杀手传回的情报,虽然他坐在乌托山没有下过山,但对内壁区的情况还算是有较清晰的了解,如他所料,尸乱并没有那么迅速被平定下来,让内壁区的各方势力都焦头烂额!

    虽然军方有十大军神,三大统帅,个个强悍如神,能够轻易将所有行尸化的普通人斩杀,清扫干净,但清扫的过程,却遭遇到重重阻力!

    这些被感染的人,不乏一些贵族,以及家财万贯的乡绅,有的人并不忍见到自己的亲人这样被斩杀,甚至有贵族指责军部的“野蛮行动”,认为军部应该找出病因,治疗他们,而不是一味的“滥杀无辜”。

    这样的情况,正应了杜迪安的猜测,拳头虽猛,又能奈何世俗几何?

    这毕竟不是一个拳头至的简单粗暴世界,社会形态极其复杂,内壁区跟外壁区的情况其实并无两样,贵族的身份超然,带来了阶级制度,也导致了强者会听从弱者命令的现象,像外壁区的狩猎者,领取着财团里赏赐的微薄财富,用命去壁外拼搏。

    而财团里的贵族足不出户,却享受着源源不断的大笔钱财流入口袋,这是妙的循环压制。

    外壁区的伪贵族能压制狩猎者,是因为有审判所维护秩序,维护贵族,惩恶扬善,而内壁区同样如此,即便高手如云的军部,也受制于贵族,因为给内壁区贵族颁发爵位的,是壁主!

    “少爷,您路小心。”诺伊斯见杜迪安又要深入内壁区,不免担忧。

    杜迪安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没什么,去去回。”

    出了神殿,他看见被栓在广场的巨型雄鹰,这几日它一直被囚禁在此,好在他让诺伊斯给它牵来几头活牛,供它吃喝,倒没让它饿急了飞走,否则单靠它脚下的锁链,未必能拴牢这个巨物。

    看见它,杜迪安不禁想到地牢里的两位军神,向诺伊斯道:“那两个人怎么样了?”

    “按照您的吩咐,每天极刑伺候,没让他们的伤势愈合。”诺伊斯知道杜迪安指谁,低头说道。

    杜迪安微微点头,道:“记得每天不定期的检查,挑断他们的手脚筋,更换刺骨钉,别让他们伤势愈合了。”

    “是,少爷。”诺伊斯点头。

    杜迪安不再多说,背巨型战刀,望着昏黄的夕阳,展开背魔翼,抱住海利莎向内壁区的方向飞掠而去,事到如今他已经不需再掩饰自己的翅翼了,这已经不是秘密。

    在体质大幅度增长时,他的翅翼也早已恢复,残翼愈合,妖冶如魔,薄而黑的翅翼没有半根羽毛,也不像魔龙者的肉翼,反而像两片漆黑巨刃,扇动的频率极快,像昆虫,与其说扇动,不如说是颤动,几乎看不见翅翼拍动时的轨迹,完全是一片黑色虚影。

    很快,杜迪安来到巨壁,立刻看见这高耸巨壁面坐着两个身穿黑袍的身影,他并没有吃惊,因为这二人是他调过来负责传递内壁区探子情报的人,他们也是先前跟随格莱莉一同深入到壁内投毒的人。

    “议,议长!”

    二人坐在地闲聊,靠在巨壁的边沿,悠哉轻松,看见突然降落而来的杜迪安,顿时吓得一跳,慌忙站起,惊出一头冷汗。

    杜迪安落地,收起魔翼,向二人道:“休息我不管,但别让巨壁巡逻者看见你们。”

    巨壁巡逻者是他初次偷渡到内壁区时,在巨壁看见的那道热量极其强烈的人,从波兰的口他才知道,巨壁有巡逻者,负责巡视巨壁的安全,以防有魔物爬巨壁,翻入壁内。

    但巨壁巡逻者的巡逻次数不定,时间也不定,而且主要巡逻的范围是内壁区的巨壁高墙,很少来到外壁区的巨壁,毕竟,如今壁外早已被拓荒者清理,大型魔物几乎绝迹,只有一些小型魔物,几乎没有翻越巨壁的可能。

    “是,议长,我们再也不敢了。”二人紧张地道。

    他们虽是外壁区久负恶名的杀手,但在杜迪安面前却不免颤栗,因为他们知道这少年的地位何等之高,权势何其之大。

    杜迪安没再多说,牵着海利莎沿着巨壁走去。

    二人看见杜迪安此举,忙道:“议长,您要去内壁?要我们二人陪同么?”

    “不用,做好你们的本份事。”杜迪安头也不回地说道。

    走出数千米后,杜迪安看见了内壁区的叹息之墙,面巡逻的士兵数量依然跟先前一样,并没有增加,这对他而言是一个好的讯号,这意味着内壁区并没有将投毒的事情怀疑到他的头来。

    等经过叹息之墙后,杜迪安深入十多里,并没有见到巨壁巡逻者,当即展开魔翼,抱着海利莎降落到内壁区。

    落地后,他摇晃铃铛,让海利莎跟随自己,带着她向前飞速跑去。

    这次他选择的是路线是另外一座城市,数小时后,他沿着荒野地带,径直来到了这座城市面前,遥遥望去,只见城市外面的巨木要塞无人防守,弥漫着腐烂和鲜血的气味,腥臭难闻。

    他用透视看了两眼,并没有活人,倒是有一些行尸,他放心下来,跟海利莎一同走入要塞。

    要塞里的行尸看见杜迪安和海利莎,立刻咆哮着扑来。

    杜迪安给自己身涂抹行尸粉末,收敛气味,从这些行尸径直而过,海利莎散发的气味让它们不敢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