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七百十章:魔王的心
    曾经繁华的街道上,如今杳无人烟,街边有打翻的地摊,以及翻倒的马车,路边随处可见一些残肢断骸,这些尸骸中不乏一些小孩尸骨,宛如炼狱,令人唏嘘。

    杜迪安一路走来,落脚细无声,犹如飘荡在废墟中的鬼魅。

    海利莎亦是如此,虽然她没有意识,但从小刻在骨子里的战斗本能却依然被身体熟记,行走间悄然无声,二人一前一后,如影子般掠过街道。

    夜色笼罩在城市上空,没有半点星火和欢笑声,只有远处时不时响起一两声尸吼,以及惨叫声。

    “历史上曾有杀将坑杀数十万战俘,名传古今,不知道我造的这个孽,将来会有多少人唾弃。”杜迪安抬脚从地上凌乱的尸骸中跨过,轻声自语,像是说给海利莎听,又像说给自己听。

    说完他淡淡一笑,有几分自嘲。

    似乎每次跟海利莎独处时,他便会多愁善感一些,有了人的情感。

    穿梭过小半个城区,杜迪安渐渐接近了地图上的魔物研究所,这时,他忽然注意到街道前方一处拐角巷口,躲着两道热源微弱的身影,一大一小。

    他心中惊讶,这一路走来,他没有见到半个活人,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人存在。

    他没有改变路线,继续向前走去,立刻看清,这巷口躲着的二人是一个老人和七八岁大的小女孩,身穿粗线亚麻服,一看就是穷苦的平民。

    这老人也注意到了杜迪安和海利莎,初时看见时吓得一跳,还以为是两只行尸悄然逼近了过来,但借着微弱月光,他很快便看清了杜迪安和海利莎的模样,肤色并不像行尸那样苍白,也不是碧眼狰狞的模样,这才松了口气,向杜迪安二人招手,指了指前方的拐角。

    杜迪安本来并不打算理会这二人,但注意到这老人的动作,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前方街道拐角游荡着四五只行尸,这才明白过来。

    既然见到了,看在这老人善意的举动上,杜迪安也没有继续当瞎子,正准备出手将那几只行尸清理了,忽然,老人牵着的小女孩轻手轻脚地偷偷跑了过来,拉住杜迪安的手,用两根手指在小嘴上笔了一个嘘的手势,用另一只手抓起海利莎的手,似乎要将她拉到巷子里。

    海利莎被她捂住,面无表情,只是纯黑的眼眸微微转动了一下,似乎有邪恶杀意渗出。

    杜迪安倒没想到这小女孩这么大胆,心中一动,也没反抗,牵着海利莎跟她一同回到了巷子口。

    老人看见小女孩返回,焦急的脸上明显松了口气,先前他没按住小女孩,导致她自己跑了出去,差点把他吓死,此刻见她平安返回,立刻将她牢牢拽住,递给她一个责备的目光,但想到外人在场,也不好表现的太过明显,抬头向杜迪安和海利莎打量了一眼。

    杜迪安在他打量时,向老人低声道:“你们不在屋子里待着,怎么跑到外面来了,这附近可都是行尸。”

    老人看他说话,吓得一颤,立刻伸头在巷口望去,见那几只行尸没有察觉,这才松了口气,压低嗓音向杜迪安道:“我们家里已经没有储粮了,再不出来找吃的,就会活活饿死,你们也是要去安吉列男爵城堡避难么?如果愿意的话,我们可以一起过去。”

    他看杜迪安和海利莎都很年轻,身强力壮,如果遇上危险,兴许能帮到他们。

    杜迪安知道老人的心思,心中理解,问道:“安吉列男爵那里能避难么,他那里有军队?”难得遇上内壁区的灾民,倒是能顺便了解下这里的情况。

    “你们不知道?”老人诧异,不禁看了看杜迪安和海利莎,立刻看见杜迪安背上的巨型战刀,顿时眼眸一亮,道:“安吉列男爵的城堡有骑士驻守,这些被感染的人无法靠近,已经有很多人去那里避难了,如果能抵达那里,我们就彻底安全了!”

    杜迪安若有所思地微微点头,看来内壁区的尸乱祸害最多的,还是平民,贵族和修道院这样的大势力,在尸乱中有足够的自保力量。

    他问道:“这些日子军队有没有入城清扫这些行尸?”

    老人觉得问得奇怪,但还是小声答道:“军队来过几次,但只带走了少部分人,据说军队很快就会来治理了。”

    杜迪安明白过来,看来军队暂时放弃了这些普通平民,就像他上次见到的那样,优先庇护了贵族,或许对军部来说,等从尸乱中将贵族摘选出来,就能以雷霆手腕清扫尸乱了,至于普通平民会不会被牵连,就得看各自的运气。

    “我还有事,先告辞了。”杜迪安不再逗留,准备离开。

    老人看得怔住。

    “大哥哥,您别走,那些人会吃人的。”这时,杜迪安的手腕被小女孩拉住了,他低头一看,小女孩长得不算漂亮,小脸蛋脏兮兮的,但此刻满脸焦急地拽着他,道:“你一出去,就会被它们吃掉的,你就跟我们一块儿走吧,只要到了男爵大人那里,我们就安全了。”

    老人见状忙附和道:“是啊是啊,您就跟我们一块儿去吧!”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他知道老人想要借他来保护他们,不过这小女孩显然没看出这点,他抬手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望着她没有一丝杂质的纯澈眼眸,叹了口气,道:“可怜的孩子。”

    老人连忙道:“这孩子父母早在前几天外出找食物的时候,一去不回了,现在只剩下这孩子孤苦伶仃……”

    杜迪安微微摇头,打断了他的话,他从怀里摸出半瓶行尸粉末交给老人,道:“你们在身上涂抹了这个东西,这些怪物就不会追赶你们了,至于前面的那几只,我替你解决了,你们抓住机会快走吧。”

    老人怔了怔,握着手里的小瓶子,有些茫然不解。

    杜迪安已经带着海利莎出了巷子,大步走向拐角口的几只行尸。

    距离较近了,这几只行尸感觉到海利莎的气味,脸上的狰狞顿时收起,瑟瑟发抖,满是利齿的嘴中哆嗦出口水。

    杜迪安抓住刀柄抡动一圈,几只行尸的脑袋全被斩落,他头也不回地径直走去。

    巷口的老人和小女孩看得目瞪口呆,等杜迪安离去后许久,才反应过来,老人立刻将小瓶打开,倒出里面的粉末涂抹在身上,然后牵着小女孩小心翼翼地贴着街边走去。

    杜迪安走到一片树林前,前方就是魔物研究所,他回头看了一眼街口,老人和小女孩已经远去,他目光微微闪动,向海利莎道:“像他们这样的人,我害过很多吧,你说我因为同情而救他们,是不是虚伪?果然,人很难控制住感官带来的刺激,视觉的触动能左右情绪……”

    海利莎默默无言,似乎默认。

    杜迪安微微摇头,不再多看,慢慢地深入到树林中。

    月光照不进树林,里面漆黑一片,但在杜迪安的夜视能力下一切如白昼,他将伏击他的毒蛇怪虫随手捏死,很快便走出了树林,只见前面是一处小山丘,上面有一个平矮的建筑,正是魔物研究所。

    这座魔物研究所的构造跟卡门城市的那座一样,在杜迪安的透视眼中,小山丘下面是九层地下研究所,这第九层并没有人活动,只对方了一些物品,似乎当储蓄所,向来是这第九层太深,地面湿气大,容易影响实验。

    这一次杜迪安发现自己的透视眼能看见的范围,比之前明显大了许多,而且看见的东西也更加清晰,信心顿时增强了几分,他抬手握住战刀,为确保万无一失,直接激发出了魔身,战刀融化,像有生命的黑色黏液般覆盖到他全身,渗入体内,很快,他的模样变成了一只狰狞的人形恶兽,手臂拉长,而且镰刀化。

    嗖!

    他身影蓦然一闪,地面落叶溅起,微风拂过旁边的树叶,微微摇摆。

    在平矮建筑中驻守着八名界限者,跟卡门城市的魔物研究所同样的防守强度,杜迪安极速逼近,瞬间从一扇敞开的窗户中破入进去。

    站在窗边抱着战刀的青年正在跟同伴说这话,浑然没有察觉,等杜迪安跃入窗户时才陡然警觉,刚要转头,一道寒光掠过,他的动作顿时僵住,随即脑袋滑落下来。

    瞬间秒杀一人,杜迪安没有停留,立刻扑向对面跟青年聊天的人,这是一个穿着战甲,身材凹凸有致的美丽女子,她呆了一下后,迅速反应过来,急忙后退,但杜迪安扑过来的速度快如猛虎,她的后背撞在了墙上,下一刻就看见面前的恐怖身影将她的目光全部占据。

    噗地一声,杜迪安的手臂划过,转而扑向另一处,根本没有回头看结果。

    在攻过来时,他就看清了这八人的站位,出手时的所有动作和先后顺序都有规划,在他攻向第三人时,其他人已经全都反应过来,立刻惊怒喝斥,同时激发出魔身向杜迪安包围过来。

    “太慢了!”杜迪安的暗金色眼眸微微转动,泛着冰冷光泽,每当手臂划过人体收割生命时,他便有种快意的感觉,此刻见几人围剿过来,他忽然改变注意,放弃了原先逐个击破的计划,他忽然发觉,这些界限者跟他上次遇见的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而且割裂者,是所有魔物中最不惧群战的传奇魔物!

    甚至可以说,割裂者就是为了群战而生的怪物,越是在千军万马中,越能将破坏力发挥到极致!

    噗噗噗!

    杜迪安的尾巴飞速旋转,如锥如刃如鞭的尾巴构造极其特殊,每一节都能贲张开来,蓬松成一片狰狞利刃丛,此刻舞动中瞬间弹射而出,围剿过来的四人立刻倒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而他们的伤势也惨不忍睹,面容模糊,从脖子到上半胸口全都破裂,像是被利刃反复划过无数次。

    杜迪安膝盖微曲,猛地扑出,瞬间冲到前方准备逃跑的一人身上,两手抱住了他,准确的说是从他的后背刺入,穿胸而出。

    “不,不要”另一人见杜迪安转头望过来,吓得魂飞魄散,颤抖着跪地哀求,他已经看出,自己绝对逃不过杜迪安的速度。

    杜迪安飞速扑近,手臂划出,斩断了他的头颅,没有因哀求而丝毫犹豫。

    他看着地上的尸体,感觉到脑海中沸热的兴奋感越来越强,心中有种极其畅快的感觉,还有点小小的惊喜,他没想到自己的力量这么强,先前观察的这八人的热量反应,其中有五人显露出的是高级界限者热量反应,但在他手里依然毫无还击力量。

    “以我目前的力量,普通拓荒者应该也能一战了,除非遇上军神那种级别的,才会吃力。”杜迪安心中暗暗想着,他一脚踩破地面的门,进入下面的研究所中。

    先前的打斗虽短暂,但还是惊动了下面的守卫,杜迪安顺着楼梯下去时,正好迎上几个往上赶来想要察看情况的侍卫,立刻出手,将他们解决。

    等杜迪安来到地下一层实验室时,只见一些实验室里仍然有人在进行实验,浑然没有注意到外面的骚乱,还有的人则开门从实验室中出来,正在询问守卫发生了什么情况。

    有过上次洗劫的经验,杜迪安这次更加轻车熟路,将所有侍卫全部斩杀,至于实验人员,则任由他们逃散了。

    一个小时后。

    杜迪安背着一个三米多高的储物袋,押着一个戴着眼睛的中年人走出魔物研究所,这中年人叫夏曼森,是这座魔物研究所的分所长,也是这里的博士,这座研究所总共有两位博士,另外一位恰好今夜外出,收到贵族邀请,去参加宴会了。

    “走快点。”杜迪安轻喝道。

    “不是我慢,是您太快了。”夏曼森一边苦笑着说道,一边向前小跑几步。

    杜迪安带着他来到树林边,摇晃铃铛,让海利莎跟随自己,然后押着他继续向前,穿过小树林,来到外面的街道上。

    夏曼森边走边道:“听说不久前卡门城市的魔物研究所被人攻击了,那个人就是你吧,你究竟是谁,居然敢三番两次跟我们魔物研究所做对,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

    “波兰你认识么,等会儿你就会见到他了。”杜迪安说道:“有什么让他跟你说,他会教你该怎么做的。”

    夏曼森惊讶道:“波兰还活着?”

    “你也还活着。”

    “我知道了。”

    一路上再无沟通。

    杜迪安沿着原路返回,走过几条街道,忽然间一枚红点从余光间映入他的眼中,他瞳孔一缩,抬头望去,这红点是从远处的天上飞来,飞速赶往此处,身上散发着惊人的热量,跟他在龙族荒区中见到拓荒者一样强大。

    “支援?这么快就来了?”杜迪安心惊。

    但就在这时,这道身影如飞而至,却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从三人的头顶径直掠过,飞向远处。

    杜迪安怔了一下,反应过来,看来这人并不是为夏曼森而来,似乎在赶着去何处一样,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他修炼了龙血术,时刻保持体内热量低微,不易察觉,而夏曼森又是普通人体质,就更微不足道了,海利莎自然不用说,身体毫无热量波动。

    夏曼森看着飞速远去的身影,眼中刚露出的兴奋之色顿时呆滞,他忍不住狠狠跺脚,气得想要破口大骂,又恼恨又愤怒。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道:“看来这人有急事,你注定要落在我手里。”

    夏曼森听到他的话,忍住了脸上的怒气,故作平淡地道:“这也没什么,看他的方向,应该是赶着去安吉列男爵的城堡里,应该是那里出了什么状况吧,与其在这里救我一人,还不如去救更多的人。”

    “哦?”杜迪安听得眉头一动,安吉列男爵?他顿时想到先前遇见的老人和小女孩,他们似乎也要去那里避难,难道说那里也不安全了?

    等等,先前赶去的是拓荒者,难道说在那里出现了拓荒级战力的行尸?难道是那个被他丢回内壁区的艾莉诺?

    想到这些,他思绪不定,脑海中闪过老人和小女孩的模样。

    之所以想到他们,倒不是担心他们的安危。

    而是自己打算去做的事,很可能会让刚刚相助过的这两人在那里牺牲。

    在想到艾莉诺可能出现在那里时,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阻止刚才赶过去的拓荒者,对他而言,拓荒级的行尸数量极少,能保护一个是一个,真正牵制内壁区的主要力量,也是靠这些界限者行尸和拓荒级行尸。

    只是,这样一来,如果他帮了艾莉诺,就等于要将那座安吉列男爵城堡里的所有人牺牲!

    “计划不能乱……”他微微闭眼,将脑海中的画面摒弃,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海利莎,微微深吸了口气,向夏曼森冷声道:“带路,去安吉列男爵的城堡。”

    “去那里?干嘛?”夏曼森诧异,这可是在另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向。

    “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