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七百三十章:破坏
    “一般的高级狩猎者感染成行尸,力量媲美界限者,她本是内荒级拓荒者,如今虽缺少狩魔器,但体质却比之前更强,只是没想到,血脉力量竟然也会在病毒中进化……”杜迪安凝视着静默不语的海利莎,不知道这样的变化是好是坏,她会不会就这样随着病毒在体内的分裂加剧,慢慢地自然而然地一直觉醒到第七度?

    到那时,她是否还是受自己控制?

    那时又会发生什么?

    他心中有些不安,不过,回想起她先前血脉觉醒时的感觉,那感觉虽短暂,但他能感觉到,当时自己看见的,是真正的她!

    他不知道这感觉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是不是思念过度造成,但他不愿意怀疑,那感觉在他的脑海中像烙印一样停留着,无法抹去,他心中对复活她的信念和信心更加坚定!

    在死寂般的沉默过后,他抬手握住了她的手,看着她的反应——毫无反应。

    他慢慢松了口气,拉着她的手轻轻握着,感受着自己掌心的温暖慢慢传递到她的手心,能够就这样一直手牵着手,直到永远,那该多幸福?

    他轻轻地握着,凝望着她美丽无双的脸颊,时间像是不存在。

    直到许久许久过后,他才慢慢回过神来,将她已经握暖的纤细手掌松开,轻声道:“我一定会把你找回来!”

    海利莎默默无言。

    杜迪安将她扶到卧室,让她坐下,如今他已经是拓荒者,这次潜入内壁区,并不打算将她带在身边。

    等安顿好她,杜迪安转身离开,心思再次集中起来,“狩魔家族的血脉力量居然能被病毒激发,这件事,不知道狩魔家族的人知不知晓,这病毒的构造又是什么?真想看看它在人体内运动的状态……”

    他来到偏殿,将胸前伤口清洗包扎,好在他经常帮海利莎梳洗身体,虽然她的牙槽中会分泌病毒,但指甲中却不像一般的行尸含有剧毒,大多数行尸生活在壁外,指甲缝里除了病毒外,还有各种魔物的毛发,以及碎隙,滋生着无数的细菌,但海利莎的手指像玉葱一样干净,被她抓伤并不会被感染。

    黄昏中。

    疗伤恢复好的杜迪安将一切准备妥当,独自前往内壁区。

    他飞上巨壁,立刻看见叹息之壁上驻守的军队数量增加了许多,其中有七八道热源身影较为旺盛,都是界限者高手,此外还有一个拓荒级的热源身影坐镇。

    他知道,内壁区已经警戒外壁区了。

    他飞到巨壁外面,隔着巨壁一路飞去,等进入内壁区的范围后,才翻过巨壁,降落在内壁区中。

    落地后,他沿着内壁区的地图,朝其中一座被隔离的城市冲去。

    在前行的途中,杜迪安发现原本杳无人烟的荒野上,竟时不时能看到游荡的行尸,其中还有一些行尸跟荒野的魔物战斗在一起。

    除此以外,他还在荒野看见了几个流浪者,衣服面料不错,但破破烂烂,一看就是逃难的落魄子民。

    他没有出手相助,径直绕过,奔着自己的目标城市冲去。

    大半个小时后,他来到了一座城市面前,只见要塞上驻守着大量士兵,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味,跟前两次来时见到的要塞不同,这座要塞似乎已经被军队占据,并没有行尸的影子,空气中还飘荡着燃烧的尸体焦味。

    杜迪安轻易越过这军队的防守,从另一处的围墙中翻越到城市里,只见街道上遍地血迹,但没有尸体,一看就是被清理过,这些尸体堆放久了,难免会在空气中散播瘟疫和疾病。

    他顺着街道一路走去,将感知力慢慢放开,路上并没有见到什么幸存者,倒是偶尔从一些房屋里看见残留的行尸在里面晃荡。

    走了没多久,杜迪安就遇见了一支在城中清扫行尸的军队,数量不多,仅十人,全都是界限者,斩杀行尸如砍瓜切菜。他远远看了一眼,感觉跟狩猎者在壁外猎杀行尸差不多,有人负责用鲜血和声音引来行尸,有人负责斩杀,往往行尸赶来的速度还抵不上杀的速度。

    “换做旧时代,该开着坦克入城横扫了……”杜迪安心中不禁冒出这样的念头,很快就被打消,他没有就这样走开,这次来内壁区可不光是寻找神虫,更重要的是搞破坏。

    他慢慢地摸索靠近。

    只听得这十人一边猎杀行尸一边嬉笑闲聊,浑然没将周围当作灾难禁区。

    “这么正大光明的屠杀,感觉真他妈过瘾!”

    “杀行尸就是爽,比杀魔物爽多了,哈哈!”

    “等清扫了这片,先休息一下,我带了啤酒来。”

    “还是你小子聪明……”

    “别太大意了,小心引开高阶行尸。”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闲话,手上却丝毫没停,被一具动物尸体散发出的鲜血气味引来的行尸,在几人的屠杀中迅速倒地,遍地堆满尸体,全都脑袋被毁。

    杜迪安等靠近到一定距离,察看了一眼周围,见并没有其他人在,眼中寒光一闪,蓦然出手。

    嗖!

    他像黑夜中的一支利箭,极速蹿向距离最近的一个壮汉。

    这壮汉正在挥着大刀劈砍迎面张牙舞爪扑来的几只行尸,尚未反应过来,就被杜迪安从背后袭击,等杜迪安的镰刀手臂斩断了他的脖子,嘴里仍在哈哈大笑,然后头颅嘭嘭落地,滚动几下。

    旁边另一个身材苗条的军装女子背对着壮汉斩杀行尸,听到笑声戛然而止,转头笑道:“怎么,是不是……”话没说完,就看见壮汉的无头尸体僵直在原地,鲜血从颈脖上喷涌,同时一个陌生的脸孔映入视线,出现在她面前,相距不过数尺。

    她的笑容顿时僵住,呆了一呆。

    在她还未反应过来时,杜迪安手臂甩出,击穿了她胸口的心脏,转而继续冲向另一人。

    站在高处的一人很快发现了下面的异变,惊呼道:“有敌袭!”

    “什么?!”

    其他人陆续转头,满脸惊愕。

    杜迪安的动作却没停,像黑色灵猫一样飞速掠过,瞬间又击毙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