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七百四十五章:激斗【二合一章】
    片杜迪安思索片刻,还是决定先顺着海瑟薇的气味追踪过去看看,如果没有找到她,再退回来继续寻找那袭击者留在壁外的余党,虽然这样有点迟,容易出现变故,但这次是千载难逢的击杀海瑟薇的机会,他不愿错过。

    嗖!

    他顺着气味飘来方向飞去。

    这气味出了巨壁后,并没有呈直线路径前往狩猎区域外面的荒区,反而是四处停留,路线混乱。

    杜迪安飞了半天,心中松了口气,从这气味的路线来看,海瑟薇并非是被传召去荒区,而是似乎在这壁外的区域游荡着,像是在找寻什么东西。

    十几分钟后,杜迪安顺着气味飞过一片倒塌的建筑上空,陡然,他瞳孔一缩,猛地从天空中压低身姿,降落下来,匍匐在布满苔藓和藤蔓的建筑上,抬头向正前方望去,只见前方的地面是无数凌乱倒塌的建筑,依稀能看见旧时代的街道形状,在街道上长满杂草和小树,将视野遮蔽,在陆地上的可见度并不远,但他的瞳孔缩紧,进入半透视瞳孔状态,杂草和小树被轻易穿透过去。

    在他眼中,一道散发着阵阵热力波动的身影,坐在前方十几里外的地方,因为相隔太远,这热力波动极其微弱,但他在高空中却看得清楚,那是一个极其醒目的红点!

    他思索一下,收敛气息,让体内的鲜血流过冰冻的右臂处,鲜血贯入右臂后再次流出,一股凉意蔓延全身,犹如身处寒冬,冷得想要发抖。

    他抿紧嘴唇,让体内的热量降到最低,然后慢慢地低空,拍打着翅膀,贴着地面飞行,速度极慢,保持着比步行稍快的速度,以免风力太大,惊动了那人。

    他没选择走路,也是担心走路的声源引人注意。

    随着距离慢慢接近,那热源身影的轮廓也渐渐清晰起来,后者处于坐着的姿势,但一只腿直着,另一只腿向内弯曲,手里似乎在把玩什么东西。

    这坐姿显然不像一个女孩的坐姿,杜迪安看得一怔,陡然,他想到一个可能,心跳顿时加快了两拍,难道说,这就是那袭击者的余党?

    他立刻停了下来,目光向四处扫去,尤其是高空中。

    在他仔细的辨认下,周围却别无其它热源,仅这一人。

    他微微皱眉,轻轻嗅了嗅,空气中依然能闻到海瑟薇的气味,说明她也来到过这里,而且气味飘向的方向,正在前方,难道说,海瑟薇跟这袭击者余党认识?

    如果是这样,那他先前的推论就得被全部推翻了。

    他沉吟片刻,看了一眼身边的海利莎,犹豫一下,还是沉下脸,抱着她继续向前潜行过去。

    “如果敌人就一个的话,以我跟你的力量,应该能将其斩杀,只是不知道,她怎么会来到这里,而且似乎跟那人似乎近距离接触过……”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虽然有些风险,但不管怎样,至少敌人不是他预想中的两个人,而是一个,从王城的传言来看,袭击者都是内荒级高手,留在这里的人多半也是如此,他们不可能将一个最强的主宰级拓荒者留在这里,反而一群小喽啰跑去王城入侵。

    两分钟,杜迪安慢慢潜飞到此人的千米之外,在这个距离他已经能用透视瞳力看清对方体内的骨骼构造,如果静静地闭眼仔细聆听,甚至能听到对方手里把玩的一把匕首划在地面沙子上的声音,他远远地看了两眼,目光中没有流露出任何杀意,也没有集中视野地注视,而是将目光放空望去。

    这人穿着一个大黑袍,背对着他,看不出年龄和面貌。

    但杜迪安却已经能闻到,他周围的空气中弥漫着海瑟薇的气味,而且远比他一路追踪过来时闻到的气味更浓重,说明海瑟薇曾在这里停留过,待过一段时间!

    “这人要么是袭击者,要么就是海瑟薇勾结的别的势力的人,两人约在此处见面,相比之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杜迪安眉头皱起,如果此人是袭击者的话,海瑟薇应该不会跟他们认识,那样二者相遇,必定爆发大战,但周围却没有什么战斗痕迹,也没有新鲜的血液气味。

    在他思索时,忽然一声极轻的低语说道:“既然不想偷袭我,那就出来吧!”

    这话是黑袍身影传出的!

    杜迪安脸色一变,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其他人,是已经察觉了自己,还是故意讹自己?“

    他屏住呼吸,继续潜伏。

    “出来吧!”黑袍身影转过头,望着杜迪安的方向,宽松的黑色兜帽下是一张少年的脸庞。

    杜迪安心中再无侥幸,他目光冷了下来,慢慢地从残垣断壁的建筑后走出,却没有拉着海利莎一同出来,而是让她继续待在那石壁后面。

    “壁内人?”黑袍身影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杜迪安。

    “壁外人?”杜迪安同样打量着他,只是表情冰冷。

    “壁外?”黑袍身影挑了挑眉,道:“你怎么知道?是不是你们壁内发生了什么,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他脸上的轻松笑意一点一点消失,意识到这次不是简单的偶遇。

    杜迪安见他没有提起海利莎,心中暗松了口气,同时问道:“你是怎么察觉到我的?”

    “呵,虽然你一路上是飞过来的,造成的空气流动的微风跟自然微风一样轻柔,但你靠得太近了,你的气味暴露了你的存在。”黑袍少年淡然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你们是来自神国,还是其他巨壁?”杜迪安继续问道:“你应该没有深渊行走者的力量吧,靠什么横跨了这深渊区域?”

    “你的问题挺多。”黑袍少年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道:“但你没搞清楚,你还不配向我提问!”说完,身影陡然晃动,朝杜迪安飞速冲了过来。

    他头顶的黑袍也被狂风掀翻,露出一张俊秀的少年脸颊,但脸上却没有半分稚嫩和可爱,而是冰冷的杀意。

    在他动的那一刻,杜迪安便看见他体内的热源强度极速攀升,瞬间便像燃烧的火球一样,强度飙升了数个层次,完全超越了希罗和洛农的热源强度。

    他眼皮一跳,迅速后退,同时抬手。

    嗖!

    千米的距离转眼掠过。

    当黑袍少年快要抵达石壁时,杜迪安抬起的手腕抖动,铃铛声响。

    与此同时,黑袍少年刚要经过石壁,陡然,他听到脚掌踩在沙子里的声响,心中悚然一惊,偏头望去,顿时看见一张美丽无双的嗜血脸庞,双瞳漆黑,像漩涡般要将他吞噬。

    他骇然一惊,没想到这里还藏着一个人,当看见海利莎双眼的黑瞳时,他瞬间明白过来,这不是人,是一只尸王!

    吼!

    海利莎张牙舞爪地扑去。

    黑袍少年的腹部陡然射出一道怪肢,撑着地面,让前扑的身体瞬间变向,倒向另一侧,惊险万分地躲过了海利莎的偷袭扑击。

    落地后,黑袍少年迅速拉开距离,看见迎面扑来的海利莎,仍有几分不真实地感觉,这分明就是尸王没错,身上散发出的气味,也是行尸的味道,正因如此他才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但是,这尸王显然是对面的壁内人藏在这里的,这神壁中的人居然能驱使尸王?

    他感到不可思议,但此刻无暇思考太深,等这尸王扑到近前时,迅速转身,同时背上血肉凸起,舒展开两只暗红翅翼,飞到半空。

    他望着脚下咆哮的尸王,松了口气,抬头望着远处的杜迪安,眼中露出一丝森然杀意,极速俯冲向杜迪安。

    杜迪安看见他的翅翼形状,并非他见过的壁内任何一种传奇魔痕激发后的魔身,心中一惊,本能地想到传奇之下的其他稀有魔痕激发后的魔身,但这信息量太大,他刚一想到这点便打住,立刻激发魔身,同时再次晃动铃铛,心中默默道:“对不起……”

    吼!

    一声咆哮在铃铛声出现时发出。

    极速飞向杜迪安的黑袍少年听到这咆哮,不禁回头望去,这一看顿时脸色变了,只见先前的海利莎此刻满脸狰狞,两手向他伸出,拼命地抓着,却又无法抓到,但她的身体却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黑色的流液从体内渗出,覆盖全身,暗黑色的龙翼从背上撑起,遮蔽阳光,细密的黑**龙鳞片一片片浮现在肌肤外面,包括颈脖和腮帮,全都被鳞片遮住,俨然像一只真正的魔龙。

    但更加诡异的是,在她背上的龙翼中间,突变出几条怪异的肢体,像人类的手臂,但每一条胳膊有两三米长,五指呈爪,指甲尖锐。

    吼!

    完成魔身的海利莎咆哮着,翅膀拍打地面,飞向半空,追上黑袍少年。

    杜迪安抬头望着完全解放的海利莎,心中忐忑,暗暗祈祷,同时有些不是滋味儿。

    “去死!”黑袍少年见她追过来,返身杀去,从他的手臂处凸出一根尖锐的骨刺,像两米长的枪,刺向由下而上追来的海利莎。

    海利莎似乎处于极度愤怒中,没有躲避,不停地狰狞咆哮,哧地一声,这骨刺长枪当场击穿她的肩膀,一路贯穿到她的体内,在她体表的魔龙鳞片似乎完全没有防御作用。

    黑袍少年刚要抽手,海利莎的速度却快得超乎他的想象,背后翅翼中间的怪肢手臂张牙舞爪地扑来,立刻拉住了他的手臂,与此同时,海利莎的双臂挥舞抓去,已经龙爪化的手臂五指全是利刃,抓在黑袍少年的胸口,顿时将他身上的袍子撕裂,连里面的战甲也被划出几道血痕。

    黑袍少年满脸惊恐,这尸王的力量超出他的预料,本以为能被杜迪安这么一个小小的普通拓荒者控制的尸王,厉害不到哪去,但事实却跟他想的完全相反,这分明就是一个怪物,力量是他的数倍!

    他手臂猛地一扭,从海利莎背上的怪肢手臂中挣开,他一脚蹬向海利莎的肩膀,后者没有躲闪,立刻被他的蹬得身体一顿,而他则借力向前加速飞去,向前方的杜迪安全速扑去。

    “去死!!”他满脸疯狂杀意,腹部突变出一根尖锐的尾巴,像蝎子后面的毒尾,有倒刺,但却是从腹部长出,弯曲着钩向杜迪安。

    杜迪安脸色一变,知道他想杀死自己,让海利莎失去控制再将其甩开,他立刻转身,朝左侧做出逃跑的姿势。

    但脚步刚迈出一两步时,身体陡然一变,朝相反的右侧冲去。

    黑袍少年刚倾斜左翼,准备追击,却没想杜迪安居然改变了方向,在这么短的距离和这么高的速度中,他想要迅速改变方向几乎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后面有海利莎追击的情况下,他想要变向追赶杜迪安,只能减速!

    “该死!”他咬紧牙,没有减速,而是继续侧翼,向右侧跑去的杜迪安飞去,但因为没有减速的缘故,等他飞向右侧时,已经有点刹不住车,绕了一个大弧度,而杜迪安却跟他反方向跑去,这一来一回使得二人的距离被拉得更大,等黑袍少年转身望去时,却看见杜迪安已经出现在海利莎后面。

    而海利莎先前被他蹬开的距离,此刻已经被拉近。

    “吼!”海利莎满脸杀意,这杀意似乎要从她的眼眶中投射出来,也不知是杀意太疯狂,还是别的原因,在她的额头上鳞片较淡的地方,缓缓地凸起肉包,这肉包越长越尖锐,化作黑色犄角。

    黑袍少年被海利莎缠上,愤怒无比,暗红色翅翼旋转着滑动一道道曲线,想要甩脱海利莎,他知道尸王的弱点,智力低下,尽管后者的速度和力量胜过他,但他的胜算依然很高,只是,他担心杜迪安能操控这只尸王,进行复杂的格斗攻击,那样的话自己面对的就不是一个无意识的尸王了!

    嗖!

    一只冷箭骤然袭来。

    黑袍少年刚要蛇形飞行,这冷箭猝不及防,他吓得一跳,急忙止住势头,惊险万分地躲过,等他回头望去时,却见先前逃掉的杜迪安又搭起一只箭矢瞄准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