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七百五十章:试探
    一  内壁区,帕格尔山脉中。

    众人聚集的山坡上已经扎下帐篷,其中色泽最鲜艳的金色王室帐篷中,乌莉塔坐在上席位置,小脸上充满怒气,“这些狩魔家族,果然像我父亲说的那样,靠不住,情况如此紧急,居然还不肯全力出手,真以为我不知道他们一个个满肚子想的什么主意,哼!”

    “殿下,您可要沉住气!”旁边一个白胡子老头道:“他们不愿出手,应该是怀疑这神尸并非真的,想要从殿下口中得知真正的神尸所在地,一旦被他们知晓,危害更大。”

    “什么真的假的,这就是真的!”乌莉塔眼眸微微闪动一下,立刻怒斥道。

    白胡子老头知道失言,忙道:“是,是,殿下,要不您以王印命令他们出手?”

    “就算强迫他们出手,他们也未必会真心全力战斗。”乌莉塔斜了他一眼说道。

    “殿下别担心,他们一开始有九人,如今已经折损三人,只剩六人,虽然个个都是跟我一样的内荒级高手,但以我们这里的人手,足以留住他们。”帐篷下面座位上的亚摩斯开口说道。

    乌莉塔目光深沉,道:“谁知道他们在外面还有没有人接应?你们就没有考虑过,他们是怎么从深渊区域横渡过来的么?虽然可以确定,他们中没有深渊行走者,但绝对有一些特殊手段,让他们来到这里,而且他们应该知晓我父亲离开巨壁,前往神国的消息!”

    “殿下的意思是?”

    “他们应该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底牌,别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乌莉塔沉声道:“如果不能尽快解决战斗,虽然这是在我们的主场,但拖延下去,也绝不是一件好事!”

    帐篷内的众人面面相觑,心情顿时沉重起来。

    半小时后,乌莉塔召集三大狩魔家族和修道院,审判所等势力的强者前来开会,她说道:“各位,过了这么久,可有想出夺回神棺的办法?”

    “殿下稍安勿躁,此事不能着急。”盔甲上刻着龟壳勋章的壮汉平静道:“我们已经在周围布置下警戒线,他们插翅难飞!”

    乌莉塔眼眸泛冷,凝视着他,“是么?但我希望你能明白,一旦神尸被毁,我们都将陪葬!如今神棺在他们手里,时间拖得越久,被破坏的可能性越大!他们如果自知难以脱身,彻底绝望,毁灭神尸的可能性更大!你们真的要赌么?”说到最后一句,她的意思已经昭然若揭。

    听到她的话,众人脸色微变,这句话的含义显然极其明了。

    壮汉微微皱起浓眉,脸上有一丝不悦,以他的身份,即便乌莉塔是壁主唯一的独生女,也不该如此态度对他说话,毕竟他也算是长辈,但此刻众人都在,他也不好当场责怪,沉声问道:“既然如此,殿下可想出什么办法?还是说,你仍觉得让我们一窝蜂的冲上去,就能夺回神棺?”

    乌莉塔目光如剑,直视着他,少女的稚嫩脸颊上充满果敢,并没有丝毫惧意和退缩,一字字道:“强攻猛干不可取,坐以待毙更不可取!我先前已经想到一个办法,我们轮流派人出战,不强攻,只消耗,他们如今全都重伤,我们不能给他们时间让他们恢复伤势,等消耗到他们精疲力尽时,再一鼓作气地猛攻,一举夺回神棺!”

    “公主殿下这个主意好。”旁边一身华丽长袍的龙母淡然微笑,道:“我赞成,神棺落在他们手里越久,变数越大,而且我觉得,他们应该还有别的后手,我们得尽快解决。”

    乌莉塔看了她一眼,点头道:“还是龙母大人聪明。”

    壮汉微微挑眉,瞥了她一眼,没说什么,淡然道:“既然如此,就这么办吧。”

    “既然定了,那就尽快安排人手准备第一轮出战吧。”旁边穿着修道院长袍的老者说道。

    ……

    ……

    风声呼啸,杜迪安从高空中飞掠而过,帕格尔山脉渐渐出现在视野尽头,变得越来越清晰,从高空俯瞰望去,这是一座高低不平,有七八座大小山头的山脉,群山环绕,他慢慢地降低身影,收敛气息,压低体内的热量,直至慢慢落地,在草原上收起了翅膀,悄然摸索靠近。

    等靠近山脉后,他很快便看见一处高山上,聚集着大量热源身影,每一道热源身影似乎都是拓荒强者,其中还有不少炽热如烈阳的身影,比他见过的希罗和洛农更强,跟海瑟薇一个级数。

    “看来,内壁区的高手大部分都聚集到这里了,没想到数量这么多,单是拓荒者就有二三十个,还不算入一些隐藏热源的人。”杜迪安心中暗道,这份力量比他预计的还要强,他忽然有些感谢这些入侵者,不管他们图谋神尸的目的是什么,至少他们替自己引出了内壁区隐藏的力量,而且也会替他消耗掉不少拓荒者。

    杜迪安没有继续接近,潜伏在一处泥土中,将气味和热量全都消除,静静蛰伏,在这个范围内,如果山里爆发大战的话,他完全能观测到。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杜迪安观测到更多隐藏的身影,他全都记了下来,心中却有些疑惑,“单是内荒级的强者,就有七人,普通拓荒者有三十八人,跟希罗那样的外荒巅峰级别的,也有十二人,这么强的力量,怎么会一直盘踞在这里,也不进攻?敌人只有六人,按理说正面强攻,完全能全部围剿,他们在等什么?”

    “难道是内部不团结?还是敌人手里有什么东西,让他们顾及?难道是神尸?可神尸是死的……难道是担心他们将神尸毁去?”

    “这神尸究竟隐藏着什么?这些入侵者夺取神尸,难道是想提取神尸的细胞做实验?可是,如果神尸能做实验的话,他们的故土难道没有神尸?而且巨壁保存神尸这么多年,难道没想到这点?还是说,他们夺取神尸的目的并非是用于研究,而是别的作用?”

    “既然如此,神尸如果被毁去,会发生什么?”

    杜迪安心中满腹疑惑,虽然猜不透,但他至少有一点能肯定,这神尸应该跟巨壁的安危息息相关,为什么会这么说,原因很简单,如果不是关乎到整个巨壁的利益,三大狩魔家族和修道院,审判所这些势力又怎么会第一时间赶来?还带来这么多强者?

    要知道,敌人的力量不弱,前去阻击就意味着伤亡,一旦哪个家族不去,保存了实力,而去的家族就有可能衰落,但在这一刻,他们却没有这样勾心斗角,而是全部出手,这只能说明,一旦神尸被夺走,整个巨壁都将发生大事!

    这件大事很可能关乎到所有势力的利益!

    只是,他想不通,区区一具死去已久的尸体,又有什么能耐造出这样的大事?

    “看来,不管如何,不能让这些入侵者将神尸夺走,否则我也会遭殃。”杜迪安心中暗道,他心中盘算起来,过了片刻,他见这些人依然没有出手的意思,眉头不禁皱起,从他们的表现来看,神尸极其重要,但他们如今将敌人包围在这里却不进攻,难道仅仅是担心敌人毁去神尸?

    如果是这个因素,那么完全可以取一部分人佯攻,一部分人牵制,或是时刻派人扰乱对方,不给他们喘息的时间。

    “这群混蛋究竟在拖什么?!”他看得都有些着急。

    半小时过去,杜迪安终于看见这些人动了,其中那七道内荒级的热源身影中,有五人带上八个外荒级的拓荒者,以及十来个普通拓荒者离开了高山,冲入到前方的崖谷中。

    在这崖谷下面六道热源静止不动,似乎在休息,他们的热源强度各不相同,有的热源反应极其微弱,跟狩猎者相仿,显然是刻意压制,又或是身受重伤。

    很快,杜迪安便看见双方激战在一起,而高山上还有不少拓荒者包围四周,其中两名没有参战的内荒级强者站在崖谷两侧掠阵,并没有参战。

    杜迪安立刻看出他们的算盘,显然是打算消耗对面,并没有强攻。

    “总算出手了。”杜迪安心中松了口气,看这情形,他们的想法跟他差不多,打算消耗对面的精力,再一鼓作气的强攻。

    激战持续了十几分钟,有四个普通拓荒者被斩杀,一名外荒巅峰拓荒者被杀,其余人受伤,五位内荒级高手也撤退了,而崖谷中的六位入侵者,虽没有阵亡,多半也受了伤。

    在通过热源观测时,他注意到,这六位入侵者中,只有五位出手作战,剩下一道热源最微弱的身影,多半是受伤太重。不过其余五人保护在他周围,倒没让他再次受伤,从这一点来看,这些入侵者显然是长期在一起作战的同伙,并非临时东拉西凑的队伍,否则感情不会这么深厚。

    第一轮战斗结束后,过了半小时不到,五人又再次领着同样人数的拓荒者杀入到崖谷中,激战再次爆发。

    ……

    ……

    崖谷中。

    佝偻老者端坐在神棺上,脸上的碧绿之色比先前已经消退了不少,脸颊已经恢复正常肤色,只是嘴唇上仍有一抹绿色。在他周围,胖子和婀娜女子守护在左右,奋力激战。

    敌人不断冲击到他们面前,想要抢夺他们守护的神棺。

    在僵持的战斗了四五分钟便结束,胖子望着退去的敌人,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息,同时将手里撕扯下的一条拓荒者的胳膊撕咬着咀嚼吞下,恢复体力。

    其余几人却累得满头大汗,他们跟胖子不能比,胖子还能通过吃来恢复精力,他们却需要静养和休息。

    “这群孙子根本没有全力出手,故意消耗我们的体力,我快坚持不住了。”排在老四的魁梧壮汉捂着胸前被划破的一道剑伤,龇牙咧嘴地道。

    婀娜女子靠在神棺上喘息,道:“他们应该是担心我们毁去神棺,跟他们同归于尽。”

    “大哥的毒快化解了,等大哥恢复了,就是他们全部送葬的时候!”

    “我们要不把小七叫来吧,有他在的话,也能拖延的更久一点,等大哥恢复了一切都好说。”

    “不行,万一小七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就彻底完蛋了。”

    “这样,我把黑狱召来。”胖子看众人都累得不行,犹豫一下,起身说道。

    “黑狱行动缓慢,来得及吗?”

    “早知道我们一开始就把黑狱带进来了,低估了这群畜生!”

    胖子不再多说,伸手摸入肚子中,他的肚子像沼泽一样,手掌轻易陷落进去,很快便摸出一块石头,这石头上有许多小孔,如果杜迪安看见就会认出,这石头跟黑袍少年召唤黑狱的石头一模一样。

    他将嘴对准最大的孔洞吹去,一阵悠扬奇异的声音传出。

    站在崖谷上看守的几名拓荒者看见崖谷内胖子的举动,听到这怪异的笛声,顿时脸色一变,立刻有人返回营地汇报。

    很快,乌莉塔和龙母等人全都赶到崖谷边上,面色惊疑不定。

    “他们难道是准备呼唤接应的人?”

    “果然,他们不止九个人!”

    “现在该怎么办?”

    “马上派人去山外驻守,最好是翼族去。”乌莉塔最快做出反应,道:“虽然不知道他们呼叫的是什么东西,但这笛声传不了太远,他们呼叫的东西很可能就在附近,也有可能是有特殊听觉的东西,我们可以在半路将接应他们的东西截杀。”

    “没问题。”身材修长的鹰钩鼻中年人点头,他转身离去,招呼族人,布置防线。

    山脉外,土壤中。

    杜迪安也听到了那奇异的笛声,他脸色一变,顿时想到黑狱,这些人想要召唤黑狱过来解救他们?可是黑狱已经被他杀了,而且算上之前那只,他一共杀了两只!

    在那黑袍少年周围,他也没有找到第二只,难道说在别处还隐藏着黑狱?

    这时,他看见高山上一拨拓荒者离开,往山脉外面跑来,顿时猜到这些人的意图,应该是准备拦截入侵者召唤的黑狱。

    “不行,继续留在这里会被发现。”他立刻从土壤中起身,转身跑去,离开了山脉外面,飞速撤退,在撤退的同时,他忽然想到,如今三大狩魔家族的强者齐聚在此,这么说来,他们的家族中应该是防守最薄弱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