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七百五十三章:魔神仪
    一  杜迪安站起身来,瞥了一眼脚下地底中的那个拓荒者,后者先前冲刺到地下八十米左右,似乎准备突袭,但石人状拓荒者一死,他便刹住了身体。

    “看来,这岩族地界并没有内荒级强者坐镇,先前偷袭刺杀的那位,似乎是岩族的族长?”杜迪安想到最先击杀的那位外荒级巅峰拓荒者,后者所在的建筑是最大的一栋,而且气质老练沉稳,一看就是久处高位的人,按理说,入侵者抢夺神尸,狩魔家族派出高手前去阻击就已经不错了,没必要族长亲至。

    毕竟,一旦族长有什么闪失,对整个家族的动摇很大。

    可是,如果那人是族长的话,未免弱了一些,在他的印象中,狩魔家族的族长怎么也得是内荒级高手才是。

    “看来,狩魔家族的底蕴虽厚,但资源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丰富,累积一两位内荒级高手,就已经是极限了。”杜迪安心中暗道,他没有继续停留,既然下面的那位拓荒者躲着不出来,他也无计可施,只能先去搜刮神浆和其它财宝。

    两小时后,杜迪安从一片狼藉的岩族地界中飞出,他心中一直掐算着时间,从自己入侵岩族的那一刻起,就算他们及时通知帕格尔山脉那里的家族高手赶回来增援,也需要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左右。

    “神浆,神虫,秘技……”杜迪安背着一个比自己还巨大的包袱,飞在高空中,这一趟除了收获到他意料中的东西外,还意外地看见了一些狩魔家族的隐秘。

    在他们的禁地密室中,杜迪安看到了一个古怪的器皿,极其巨大,连接着许多管子,据他抓捕的岩族俘虏所说,这是培育魔痕的魔神仪,能够长时间的储存寄生魂虫,此外还具有培育作用。

    看到这魔神仪,杜迪安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狩魔家族的历任族长都是相同魔痕的原因了,这魔神仪能催生寄生魂虫繁衍分裂,不过需要以大量神虫为食,在狩魔家族的漫长栽培下,只要家族不遭遇毁灭打击,培育就不会中断,而培育不会中断,就意味着家族永远有传奇魔痕献世,创造强者。

    “只要其他方面的决策不出现大失误,就会经久不衰,龙族和翼族中应该也有这样的仪器,可惜这魔神仪的来源太机密,一般人不知道,问不出什么来。”杜迪安感觉到这魔神仪背后隐藏着大秘密,从那魔神仪的构造来看,全合金质不说,诸多零件和组成,以及输液管等样式,都给他一种极其先进的感觉,这不像魔物研究所能制造出来的东西,尤其是此物并非近些年才出现的,而是从狩魔家族伊始便存在!

    要知道,狩魔家族的历史几乎跟巨壁的历史相等,那应该是最衰弱的时代,人类刚经历世界末日,残存的幸存者能活下来已是不易,要制造出那样的东西,几乎是不可想象的,而且最矛盾的一点是,既然连那个都能制造出来,壁内的科技没道理还这么落后。

    遗憾的是,这魔神仪太过巨大,连接的管道又多,凭他一人想要搬走,耗费的时间会加倍不说,还会在搬运的过程中对这仪器造成损坏,得不偿失。

    他离去时也并未破坏此物,这估计是岩族最重要的东西之一,一旦毁去,难免会彻底激怒岩族,引得他们不计代价的疯狂进攻,如此一来,反而会让其他势力坐山观虎斗,哪怕他能击退岩族,也会元气大伤,毕竟他的诸多手段和陷阱,一旦曝光,就会被其他人防备,只适合一锅端。

    而且,留下这魔神仪,短时间内也给岩族提供不了什么作用,如果自己夺得巨壁成功的话,此物就落入自己手里,也算是自己的财物。

    “不知道帕格尔山脉那里的情况怎么样了。”杜迪安飞出岩族地界后,绕出一个弧度,转而朝着帕格尔山脉方向靠近过去,这样一来能避免撞上赶回增援的岩族强者。

    距离他离开已经过去四个多小时,杜迪安估摸着那里应该已经打成一片了,他并不奢望能去捡漏,但第一时间知晓战况,有利于他做出准备。

    飞了一个小时不到,杜迪安忽然看见一道身影在前方的平原上飞速疾奔,身上散发着旺盛的热量,是一名拓荒者。他心中一动,扫了两眼这人后方的平原和远处的高山,并没有见到其他人随行,他立刻降落下去,拦在这人的去路上。

    “什么人?!”这人早已注意到半空中飞来的杜迪安,慢慢减速,警惕地看着杜迪安。

    杜迪安注意到他盔甲上的龟壳状徽章,目光一闪,这是岩族的拓荒者,而岩族中的拓荒者大多数具有钻地能力的魔痕,他不动声色地道:“我是修道院的传教士,奉命前往帕格尔山脉增援,顺便带一些物资过去,请问你这是?”他本想冒充翼族人,毕竟他有翅膀,伪装得更像,但考虑到摸不准岩族和翼族之间平日里的关系,万一见面就眼红,反倒露馅。

    “修道院的传教士?”这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打量了杜迪安两眼,目光在杜迪安背上的巨大包袱上停留了一会儿,陡然脸色一变,惊怒道:“你撒谎!你究竟是什么人?!”

    杜迪安眉毛微挑,他注意到这人的神色变化,估摸着是包袱露了馅,不过他没有慌张,从怀里摸出一个徽章抛给他,道:“我没有撒谎,你没见过我很正常,我实力低微,通常都在院里办事,这次也是听闻前线出了问题,所以让我来送物资,哦对了,这里面还有你们岩族出的一部分物资。”

    说完,大大方方地将包袱放到地上,拍了拍。

    这人接过杜迪安抛来的徽章,看了一眼,眼中顿时充满疑惑,这的确是修道院的拓荒者才有资格得到的徽章,不像伪冒,而且那群入侵者全都是内荒级高手,要杀他易如反掌,没必要撒谎欺瞒,他将信将疑道:“我们岩族出的物资?我怎么没听说过?”

    “这是刚刚商讨决定的。”杜迪安伸手上前做出接徽章的动作,这徽章是他杀死第一次入侵神殿的那位修道院的女人身上缴获的,他来内壁时随时带着,以防用得着,没想到此刻正好派上用场,他边走边说道:“看你这路线,你应该是在帕格尔山脉参战的人吧,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是……”

    说完,古怪地看着他,眼神意义明显——你临阵脱逃?

    “当然不是!”这人立刻反驳,同时将徽章递向杜迪安,还未等他下一句说来,杜迪安手臂蓦然一抖,一个突刺瞬间冲到他面前,手臂上涌出黑色流质,魔化成一把锋利的镰刀,牢牢地抵在他的脖子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这人猝不及防,他本身就是一个普通拓荒者,身体反应不及杜迪安,又毫无防备,登时被挟持。

    “你,你不是修道院的人?!”这人感受到颈脖上的寒意,脸色发白,颤声道。

    杜迪安冷声道:“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里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