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七百六十八章:毁灭
    佝偻老者听到巨大的爆炸声,心头一跳,回头望去,顿时看见遥远的叹息之壁处弥漫起山崩般的巨大尘雾,这尘雾瞬间上升到数百米高,即便是相隔数十里都能看见。

    三人心中凛然,没想到杜迪安在那里设下了这么危险的陷阱,幸好没有用来对付他们。

    想到此处,三人看向杜迪安的眼中有一丝冷意,能够如此毫不留情地攻击自己壁内的人,相助他们,可见此人的心狠手辣,非同常人。

    转眼间,杜迪安和佝偻老者等人飞到乌托山上空,杜迪安率先降落下来,目光一扫,并没有见到诺伊斯等人的身影,他心中松了口气,不动声色地快步走入神殿中,在神殿外驻守的光明侍从见到杜迪安,恭敬行礼,等杜迪安进入神殿后,忍不住抬头望向叹息之壁的方向,那巨大的爆破声,即便是在此处,也能隐隐听见,如同闷雷在地面滚动,难以想象发生了什么事。

    佝偻老者等人跟着杜迪安进入到神殿中,佝偻老者心中稍松了口气,他知道那位难缠的狩魔家族高手没有追来,追兵只有一些普通拓荒者和几位内荒高手,以杜迪安留下的陷阱强度,足以让他们吃上苦头,一时半会儿追不到这里,就算追来了,他也能够应付。

    他进入神殿后,立刻找到一张椅子坐下,取出背囊里的疗伤药物服用,没有跟杜迪安搭话。

    魁梧壮汉和胖子看了杜迪安一眼,想说什么,但又忍住。

    他们大概能猜出来,杜迪安如此不遗余力地相助他们,目的只是担心他们死掉,没人替他斩杀内壁区的高手,双方彼此都是利用关系。

    “你们赶快疗伤吧,等伤势恢复了,马上杀回去,不能拖延,否则等他们也修养好了,下次攻击就更难了。”杜迪安向三人飞快说道。

    佝偻老者嘴唇微动,想要说什么,但很快又止住,闭上双眼全力养伤。

    胖子看见他的反应,顿时领会到他的想法,也没跟杜迪安搭话,取出疗伤药物给自己服用。

    杜迪安见三人急迫疗伤的样子,目光微微闪动一下,坐到王座的椅子上,手掌很自然地放在旁边的扶手上,指尖摸到扶手内侧的凹槽处,轻轻按下。

    轻微地咔嚓声在神殿内各处响起,这声音极轻,即便是狩猎者的体质都未必能听到,但佝偻老者三人的听觉何等敏锐,立刻察觉到异状,抬头向各处望去。

    下一刻,神殿的梁柱上,墙壁上,地面等各处,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从里面喷射出激涌的水箭,射向台阶下的厅堂中。

    三人脸色一变,虽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但不用想也知道,绝不会是好事。

    就在三人准备起身躲避时,陡然,他们的身体僵住了,或站或坐地保持在原地,像是呆住一样。

    佝偻老者“呆”了一下后,怒目圆瞪,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背上魔身翅翼生长而出,悬浮在半空,眼中露出愤怒杀意,转头向王座上望去。

    当他看去时,恰好看见杜迪安坐着王座向下沉去。

    “你们这些垃圾,准备去死吧,你们的老七早就被我杀了,你们还想回去?乖乖受死吧!”杜迪安一改先前的内敛模样,轻蔑地看着佝偻老者叫嚣道。

    佝偻老者听到他的话,顿时瞳孔一缩,愤怒的眼眶顿时瞪得几乎要炸裂开来,事到如今,显然他们被杜迪安给骗了,而最最关键的是,负责回程的老七居然死了,难怪,他之前见到的杜迪安第二次拍卖的老七手指,并非刚切下来的,当时他便感到疑惑,只是不敢去深想,如今看来,老七显然已经死了。

    而杜迪安只是用老七的尸体来假装老七在他手里,借此来利用他们!

    “啊啊啊……”佝偻老者气得快要发疯,咆哮着冲向杜迪安,“给我去……”后面一个“字”字尚未说出后,一道冲天的火光瞬间蔓延至整个神殿,轰隆一声,犹如天空被击穿出一个窟窿,滔天的火焰和浓重的烟雾瞬间淹没一切。

    如果从高空中俯视的话,就会看见,整座神圣的乌托山,在这一刻,爆炸了!

    高度有四百多米的乌托山,犹如火山炸裂,毁灭性的爆炸中传出惊天巨响,在神山附近十多里外的街道,都被爆炸所产生的狂风席卷,街上游荡的行人瞬间被掀飞,一些飘扬的商会旗帜更被吹得连杆一同折断,无数细小的碎石和金属片弹射而出,一些在路上逛街的行人被碎石射穿了脑袋,或是身体,毁灭性的热浪滚滚蔓延开来,卷着浓雾和无数的灰尘涌向各个街道。

    以整个神山为中心,犹如爆发十二级地震,地面隆隆作响,夹杂着火焰的灰尘如兽潮般吞没一切,席卷各个街道。

    这爆炸只是一瞬间的事,当爆炸的一刻,整座乌托山瞬间破碎毁灭,就像一个精致的瓷器骤然崩碎,山体炸成灰烬,末日般的毁灭力量扩散开来,在山上各处照常巡逻驻守的光明骑士,几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瞬间就被爆炸吞没,身体粉碎蒸发。

    爆炸的余震迅速传开,比叹息之壁的爆炸还要猛烈十倍不止,这一刻在商业区所有地区的人,全都感受到了地面摇晃和颤动,也听到了遥远方向传来的雷神发怒般的爆炸声,所有人停下了手里的事,愕然地抬头望向声源方向。

    “这……”军部的一间办公室中,黎塞留桌上的茶杯倒下,茶水将他刚处理好的文件打湿,但他的目光却呆呆地看着窗外的乌托山方向,嘴角微微颤抖。

    嗖地一声,在神山爆炸的浓雾火光中,大量的石块被弹射而出,其中一团通体漆黑的椭圆物体混杂在碎石中一同飞出,从数百米高的神殿顶上横着飞出两三百米后,呈抛物线轨迹坠落在地,刚好砸中一座城堡,将城堡贯穿,落在城堡庭院中,连续翻滚出十几圈才停下,冒着黑烟。

    这不是石块,而是一团五六米高的椭圆状金属球,只是此刻这金属球的一端却破裂了开来。

    当金属球停下后,庭院中的一只猎犬立刻跑了过来,好奇地看着这颗散发着炽热温度的金属球,似乎闻到什么味道,猎犬凑到那破裂的一端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