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七百七十二章:穆德雷
    “住手!!”

    就在杜迪安快要追上她的时候,陡然一声怒喝响起,杜迪安余光扫去,眼中冷光一闪,说话的是龙族的现任族长,他此刻正从坡上台阶飞速冲来。

    杜迪安冷哼一声,骤然加速,飞快贴近圆脸少妇的背后,全身的利刃肢体急射而出。

    圆脸少妇大惊,眼中露出绝望之色,她一咬牙,腹部忽然鼓起,在杜迪安逼近的刹那,猛地扭头张口吐出一团碧绿色黏液。

    噗!噗!

    杜迪安的利刃肢体轻易洞穿了她的身体,如同刺入泡沫中,毫无阻碍,但与此同时,圆脸少妇吐出的碧绿色黏液却沾在了利刃肢体上,杜迪安顿觉一阵腐蚀的灼烧感从利刃肢体上传感过来,他脸色微变,立刻解除魔身,黑色流质凝结成狩魔器战刀,而那碧绿色黏液便出现在战刀上。

    当魔神解除时,狩魔器恢复成兵器,也切断了跟杜迪安身体间的感应,他望着战刀上的碧绿色黏液,闻到阵阵恶臭腥味,当即从面前的圆脸少妇身上撕下一块衣物,卷成团擦下黏液,尽量不让其碰到身体。

    虽然这圆脸少妇只是普通拓荒者,但擅于用毒的拓荒者,战斗力不能以常理看待,哪怕是一个界限者制造出的毒素,如果注入到拓荒者的血液中,也能轻易将其杀死!

    他心中庆幸,还好用魔化肢体挡住了碧绿色黏液,如果是落在自己身上的话,估计此刻就算不死,战斗力也会大幅度降低。

    “你!”穆德雷看着圆脸少妇倒下的身体,眼眶瞪得微微胀裂,他攥紧了拳头,咬着牙道:“我们龙族跟你无冤无仇,就算以前抓了你,也是因为海利莎将秘技私授给你,违反了规矩,算起来,我们对你还有恩,不但没杀你,还给你资源让你提升实力,你居然恩将仇报,是不是太不是东西了?!”

    杜迪安瞧着他,余光扫了一眼追过来的另外三人,他淡淡一笑,有几分嘲弄的意味,“这么说来,族长大人是知道我的事了,没想到你还记得当初那个小人物,既然你出来了,我倒想要问问你,海利莎和海瑟薇都是你的女儿,她们什么样的性格,你心里难道没点数吗?”

    “你什么意思?”穆德雷面色阴沉道。

    “盗取秘技这样的事,海利莎怎么可能会做,她的性格很好懂,你不可能不知道。”杜迪安声音微冷,道:“你也知道,海瑟薇这么多年一直嫉妒她的姐姐,这分明是陷害,可笑的是,你们心里有数,却依然墨守成规,处罚海利莎,她天生觉醒,从小就被当圣女栽培,为家族付出了多少?她到目前为止的所有生命,哪一天不是为了守护你们家族而奋斗?可你们呢,又是怎么对待她的?”

    穆德雷脸色微变,沉声道:“这是她的使命,如果她妹妹有她这样的天赋,也会从小得到这样的使命,这是我们龙族的传统,其他狩魔家族也是如此,这一点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我自己的女儿,我难道不会心痛吗?”

    “你要真心痛,就该为了自己的女儿,废了这传统!”杜迪安目光冰冷,道:“堂堂族长,却不能庇护自己的女儿,你有什么资格当族长?有什么资格当她的父亲?就连她在荒区出了事,我也没见你们龙族悲戚过,可有人为她哀伤?可有人去荒区寻找她的尸体?”

    “没有!”

    杜迪安目光如刀,盯着他一字字地道:“她就像一个工具,当坏掉的时候,就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价值,被你们抛弃,这就是你们狩魔家族的传统?你们的确长盛不衰,但如果要这样才能维持长盛不衰,那要这长盛又什么狗屁作用?!”

    穆德雷愤怒地道:“你懂什么,你以为这事情像你想的那么简单?你知道一个家族有多少成员吗,你以为你想要做什么就能做什么?荒区有多危险,她已经死了,再派人去找,如果又遭遇不测,损失更大!我们失去她已经是难以接受的承重代价了,为此再失去更多的人,只会带来更大的负面影响!”

    听到他的话,杜迪安微微怔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冷血自私的话,居然能从一个父亲的嘴里说出来,他忽然感到一阵心痛和悲哀,心痛的是海利莎从小到大所庇护的,居然是这样的一群人,悲哀的是,后者是以愤怒的口吻在跟他诉说这样的话。

    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他的认知中,这并非是错误!

    而这份思想,才是最难扭转的东西,即便将他杀死!

    杜迪安微微默然,过了片刻,才缓缓道:“你不能承受的,是你们失去了这样一份的强悍战斗力,但你们却没看到,在这份力量的背后对你们的爱和忠诚,那才是世间最珍贵的,不是么?”

    穆德雷冷声道:“我当然知道,这不用你说。”

    “我能体会一个上位者的思想。”杜迪安自言自语般地说道:“身居上位,所处的环境跟普通人有很大不同,抉择的第一反应,偏向于利益角度,从而习惯从利益的角度来思考,只是,思考得多了,人也就功利了,当一个人盯着一件东西看得久了时,就会慢慢地忽略掉其他的东西,你是一个合格的上位者,却不是一个出色的上位者,因为懂人心啊,才是最重要的,无数帝王败落,就是输在这一点上。”

    穆德雷脸色阴沉,道:“你来这里究竟想干什么,为她报仇?你觉得是海瑟薇害死她的?”

    “你能问出这话,说明你心中也有数,看来你也是该死之人!”杜迪安微微抬眼,漠然地看着他,“本想看在你是她父亲的份上,饶过你一命,但你既然心中有数,却任由她这么不明不白地被害了,却不帮她讨回公道,你这样的父亲,不配!”

    穆德雷愠怒道:“她们都是我的女儿,我虽然有猜测,但这件事不清不楚,你难道亲眼所见,是海瑟薇陷害了她姐姐么?就算如此,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难道你要我再失去一个?”

    “我没指望你能杀她,但至少应该严惩一下。”杜迪安余光中看见后方三人以极缓慢的动静接近,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不再跟他啰嗦海利莎的事,毕竟思想已经固定了,让人认错容易,但让人意识到错误就很难了,他问道:“你们都聚在这里,龙母是出了什么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