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二百七十七章:成王败寇
    数小时后,杜迪安回到外壁区。

    他径直来到第二基地,这第二基地处于商业西区一个僻静地带,在这一片地区曾有黑暗教徒为非作歹,屠杀了数个村庄,导致此地荒废,如今被杜迪安选来当作第二基地。这里地广人稀,方便他布置风力发电站和太阳能发电板,而且隐蔽性强,距离乌托山又不远,能很快赶到。

    杜迪安飞回第二基地,一眼便看见在基地里的卡奇,吉妮丝和诺伊斯等人,此外在基地的实验室中,夏曼森和波兰的身影也在里面忙碌着。

    他从半空徐徐降落下来。

    感应到他的生命波动,安置在基地内的感应仪顿时亮起,守在感应仪旁的情报部立刻将消息传给诺伊斯,诺伊斯接到消息时,恰好看见杜迪安从天而降,他立刻迎了上去。

    “少爷,您……”诺伊斯刚要开口询问杜迪安的状况,但看见杜迪安的面容时,立刻呆住了。

    此刻的杜迪安已经解除了魔身,但龙息的高温烧伤穿透了魔化皮肤,将里面的肌肤也烧伤,因此杜迪安的脸看上去极其吓人,半边脸都是烧痕,完全毁容,此外胸前也是烧伤的血肉疙瘩,疙瘩内遍布血丝,微微泛红,似乎鲜血凝固在腐烂血肉当中一样。

    “乌托山爆炸的事,黎塞留处理了么?”杜迪安问道。

    诺伊斯反应过来,忙道:“他已经处理了,暂时控制住了局面,封锁了消息,并且让各报社相继报道出其他知名人物和贵族的丑闻,将这件事掩盖,淡化处理,但这只是一时的,他等您的回复,看明天的新闻用什么说法来解释这次的爆炸事件。”

    “就说是黑暗教徒袭击,制造的恐怖灾难,不过制造灾难的黑暗教徒已经被绳之以法,再让鹰眼抓几个难民去充当恐怖分子,当众处决。”杜迪安随口说道,似乎早有准备,边说边向主殿走去。

    诺伊斯微微点头,跟随杜迪安久了,他几乎能猜到了几分杜迪安的心思,黑锅让黑暗教徒来背,显然是最省事的,虽然这样难免会给普通民众带来一定程度的恐慌,毕竟这次被毁的是教廷总部,但后续再制造几次黑暗教徒相继落网被剿的新闻,自然就能再次营造出光明教廷强势的形象。

    “少爷,您的伤……”诺伊斯眼中有一丝忧虑,相比外壁区的这点事,他更在意杜迪安,以及内壁区的动向,这些才是决定他们所有人存亡的关键。

    杜迪安找到椅子坐下,让海利莎也一同坐下,他轻吐了一口气,在自己的地盘休息,总算能够喘口气了,听到诺伊斯的化,他伸手摸了摸脸,原本肌肤光滑的脸此刻有些坑坑洼洼,少部分肌肤甚至异常光滑,但形状却是凸起的肉疙瘩,毛孔都被烧融。

    “没什么,我这不是活着回来了么。”杜迪安态度平静,语气并没有失落愤怒。

    “可你的脸……”

    “没什么,能恢复倒好,不能恢复就这样任它去了,只是皮囊罢了。”杜迪安看得很开,淡然道:“只要不影响战斗力,都是小事。”

    诺伊斯嘴唇微动,最终还是心中苦笑,不再劝说,换做一般人,即便是实力强大的人,也难免会感到愤怒,毕竟毁容这样的事,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这一点从那些实力高强,却四处寻找驻颜药物的女人就能看出,而且需求驻颜药物的绝不只是女人。

    “给我取点疗伤的药物来。”杜迪安叫道。

    诺伊斯应诺一声,立刻转身离去,片刻后提着一个药箱回来,打开药箱,里面有许多瓶瓶罐罐,堆码得整整齐齐,效果涵盖各个方面,有解毒药,极效止血药,复骨药等等,其中还包括能够让必死之人多喘两口气的救命药物,不过这药物的作用,也仅仅是多喘两口气罢了。

    杜迪安从里面挑出几个瓶罐打开,将里面的药丸或是药水逐一服用下去,静静闭目养神。

    诺伊斯见杜迪安在疗伤恢复,提着药箱准备默默退下。

    杜迪安忽然开口,道:“对了,把战车驱赶过来,另外,带海瑟薇过来见我。”

    诺伊斯微怔,应诺一声,默默退去。

    半小时后,一辆古战车滚滚而来,停在主殿外面,在战车外面的绳索上,拴着六道身影,其中包括最开始的洛农和希罗外,还有其他被杜迪安降服,用毒pin击垮意志的普通拓荒者,至于魔蝎军神和修道院的长老,依然在顽抗,杜迪安也没时间去降服他们,现在还丢在地牢里,没有栓上战车。

    “进去!”诺伊斯喝斥道。

    一道披头散发的身影踉跄着被推入大殿。

    杜迪安缓缓睁开双眼,望着跌坐在地上的身影,只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眼前这个狼狈身影跟那个趾高气昂,骄横傲然的海瑟薇简直判若两人,只见她衣衫破烂,都是被撕烂的痕迹,衣服上沾着浓重的男人气味,胸脯和大腿若隐若现,以往梳理整齐,喷洒着高级香水的头发,此刻散乱地垂着,充满头皮屑的皮脂油味儿。

    海瑟薇似乎已经适应了脏乱的环境,丝毫不嫌弃地毯,就这么坐着,也懒得起来,换做以前,她用靴子踩的地方,都比别人的床单还干净,她望着杜迪安,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是不是想要看到我在你面前,跪地求饶?很可惜,除非你绑住我的手脚,捏我的嘴脸,强迫我做出这样的姿势,否则你永远不会看见这样的画面!”

    杜迪安静静地俯视着她,开口的嗷:“今天我去了你们龙族。”

    海瑟薇一怔,这才注意到杜迪安脸上和胸口的恐怖烧伤痕迹,她脸色微变,以杜迪安的实力,能够将他烧伤成这样的,多半是他们龙族的龙息,而这也就意味着,杜迪安跟族长或是龙母交过手,族内除了她以外,也就只剩下他们二位具备魔龙者魔痕。

    “看来被你侥幸逃回来了,现在知道,我龙族不是你这种人能够踏入的吧?”海瑟薇嘴角微翘,冷笑说道。

    杜迪安静静地望着她,道:“龙母死了,你父亲也死了,如今的龙族,除了镇守在荒区的那些拓荒者外,壁内基本已经没有你们龙族的拓荒者了,可以说,你们龙族已经废了。”

    海瑟薇怔住。

    “带她下去。”杜迪安向旁边的诺伊斯说道。

    海瑟薇反应过来,冷笑道:“一派胡言,你要说能对付我父亲,我还信,但要对付龙母,就凭你?龙母可是我们龙族的上任圣女,天资出众,不比我姐姐差,早在三十年前,她就已经是内荒级高手了!”

    杜迪安闻若未闻,不再发一言。

    诺伊斯将海瑟薇拖拽了出去。

    “胡说八道,想要骗我,可笑!”海瑟薇大声叫道,声音从殿外传来。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前方,没有搭理。

    “你松开,松开我!”海瑟薇愤怒挣扎,想要从诺伊斯手里挣开,但她的手脚筋被挑断,肩胛骨还刺着钢钉,完全使不得力,她望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大殿,眼中慢慢露出恐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