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七百八十四章:翼王
    嗖!

    乌莉塔全速奔跑,如白色幻影在街道上的各个建筑顶掠过,片刻后,她冲出了王城,广阔的荒原映入眼帘,她感觉耳边似乎仍然萦绕着一阵阵凄厉惨叫声,鲜血溅射的画面在她脑海浮现,挥之不去,她微微咬唇,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如此屈辱狼狈的时候,像一条丧家之犬。

    飞出王城后,她径直朝狩魔翼族的地界赶去。

    虽然龙族地界靠近王城最近,但如今的龙族中已经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战力,而岩族地界同样如此,距离最远不说,作为岩族唯一的内荒高手‘岩魔’,也在入侵者战争中死掉,如今剩下的拓荒者虽然有七八个,但见识过杜迪安的魔身后,她知道一般的拓荒者对他已经构不成威胁,除非是某些具有特殊能力的魔痕。

    但在所有魔痕能力中,大多数都是以近战为主,或是攻击,或是防御,这两类里包含着千奇百怪的攻击,单是防御类型的能力就数不胜数,有脂肪型的,有鳞甲型的,有骨骼型的等等。

    “找到翼王,再加上魔物研究所的那头坐镇总部的蛰爪龙蛇,配合我,应该能够将他杀死,翼王能够远程攻击,蛰爪龙蛇正面扛住他,我来侧面干扰,他的割裂者魔痕虽然攻击恐怖,但防御力薄弱,只要被伤到,就会慢慢衰弱,将他耗死……”乌莉塔心中暗暗计划着复仇的反击计划,值得庆幸的是,杜迪安虽强,但毕竟不像那入侵者主宰一样强横,虽然依靠割裂者魔痕,几乎能傲视其他内荒高手,但他们这里剩余的力量,也不可小觑。

    “再找到修道院的院长,以及他们剩下的几位外荒顶尖高手远程配合牵制,群起攻之,他必死无疑!”乌莉塔眼中闪动着精光,想到这里,心中压抑的一口恶气顿时找到宣泄口,她嘴角露出冷笑,但下一刻,她陡然身体一僵,停在了原地。

    她脸色变得无比难看,想到群起攻之时,她才忽然记起,杜迪安并非一人!在他背后,还有一位尸化的龙族圣女‘海利莎’!而且杜迪安说过,海利莎已经五度觉醒,从当时龙族对此事的反应来看,似乎并不感到意外,可见此事多半是真。

    而且她还知道一点,狩魔家族尸化后,血脉会自然觉醒,而且每隔一段时间,便会觉醒一次。

    时间一久,海利莎甚至迟早会达到七度觉醒的程度!

    一旦七度觉醒,可就是相当于深渊行走者的级别,甚至比一般的深渊行走者还要凶悍三分!

    “一个五度觉醒的海利莎,便相当于内荒级高手,而且比一般的内荒级高手还要强大,是龙母,翼王,岩魔这个层次,他有海利莎相助,单靠我们……”她脸色苍白,不敢再继续深想下去,因为答案已然清晰出现在她的心中——仅靠壁内剩下的战斗力,已然无法击杀杜迪安!

    虽然她不愿意承认这个残酷的事实,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承认。

    “跟入侵者的战斗,龙母冰化死去,其他高手死伤大半,他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正面强攻我王宫,原来一切都是计算好的,他知道,我们已经没有底牌了……”乌莉塔喃喃自语,脸上一阵失神,她望着这辽阔的旷野,忽然感觉天大地大,却无自己容身之所。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她,在这一刻也悲怨命运不公,杜迪安的运气实在太好了,入侵者的出现,帮他耗尽了他们的战力,这才导致他一个外壁区出生的贱民,却踏上了至高无上的壁主王座,这简直就像臭水沟边的一条蚯蚓,却忽然摇身一变成为尊贵华丽的天神。

    呆立了许久,乌莉塔才慢慢地回过神来,眼中的沮丧、失落、悲凉慢慢地收敛,她思绪反复转动,最终还是再次向前冲去。

    她想到了父亲从旧时代的一本古书上摘录下来给她的话:如果你不知道该做什么,那就前进吧,向前奔跑吧!

    她继续向前,跑着跑着,心中慢慢地再次涌出信心,虽然单论双方的战力,她已经毫无胜算,但战场瞬息万变,军方统帅亚摩斯曾在她小的时候告诉过她,战争跟数字不同,虽然双方比拼的都是士兵的数量,装备,综合战力等等,但数字是一减一,等于零。而战争是一减一,等于一,甚至有时候会等于二!

    既然正面攻击不行,就埋伏,就偷袭。

    乌莉塔攥紧了拳头,无论如何,她都要夺回自己的家园!

    一个时辰后,乌莉塔来到了翼族地界,她曾经来过这里,因此门卫见到她全都吓呆,立刻行礼。

    乌莉塔望着翼族领地中生活的人们,依然是一片祥和气象,似乎浑然不知王城里的变故,她心中暗叹,父亲说过,翼族虽然桀骜不驯,但对王室最忠诚,单从这点上就能看出,翼族在王城布下的情报网,太弱了。

    “殿下怎么会有空到这里来游玩?”翼族大殿中,最上方端坐的身材削瘦的老者便是翼王,他望着乌莉塔小跑着进入大殿,眼中的温和笑意渐渐收敛,闪过一丝异色,“殿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入侵者又出现了?”

    乌莉塔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几位翼族的长老,没有犹豫,立刻向翼王道:“翼王伯伯,我来见您倒不是入侵者的事,您还记得上次开会讨伐入侵者的事么,在会议中那个叫杜迪安的人,他刚刚袭击了我的王宫,将亚摩斯统帅杀了,想要占据王城,自封为王,成为壁主!”

    翼王微怔,睁大了眼睛,吃惊地道:“他?我有印象,但他只是一个外荒级拓荒者吧,怎么可能跟亚摩斯统帅交战,是不是他偷袭了你们?”

    乌莉塔面色沉静,摇头道:“他是正面强攻的,这一个半月不见,他已经突破了,成为了跟我们一样的内荒级高手,而且他的魔痕是传奇割裂者魔痕,形状跟大国师的有些差异,我怀疑,他的魔痕甚至有可能是神化割裂者魔痕!”

    翼王呆住,割裂者在传奇魔物中,比他们翼族的蝠音者还要高,也只有龙族的魔龙者能够稳稳压过一头,他忍不住道:“殿下,你确定?他不但是割裂者魔痕,还是神化的?”

    “基本确定。”乌莉塔认真地道:“他的体质比一般的内荒级高手还要略高,虽然不如主宰,但也相差不远,如果只是大国师那个程度的话,凭我的移速,他根本反应不过来,我跟亚摩斯统帅合击,足以杀他,但战斗的时候,他虽然跟不上我的速度,却能以静制动,让我无法近身攻击,导致亚摩斯统帅被杀,我也是侥幸逃了出来。”

    翼王怔怔地看着他,感觉这突如其来的信息量有些大,难以消化,在他的印象中,那个曾经坐在相邻座位在一起开会的少年,毫不起眼,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唯一多看他两眼,也只是好奇他是如何控制住尸化的海利莎,至于他本人,他并不关心。

    但没想到,这样一个小人物居然一跃成为内荒级强者,要知道,即便是有数十位拓荒者的狩魔家族,也仅仅只有一两位内荒高手,可见栽培一个内荒高手需要的条件和资源是多么苛刻!

    “他是外壁区的人吧,在那么荒凉贫瘠的地方,也能成长到这个地步?”翼王像是自言自语,他心中难以置信,但知道乌莉塔不会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