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七百八十五章:惧
    “他不是跟海利莎有交情么,当初海利莎被免除圣女职务,肯定是触犯了族内大忌,我猜,很可能是海利莎私自将龙族的资源转移给他,这才被免职,而他一个外壁区的普通小子,也因此得以成为拓荒者!”乌莉塔目光闪动,推理道:“他得到海利莎的相助,又有奇遇,如今成为威震一方的内荒高手也不足为奇。”

    翼王觉得她说的有理,只是他知道,这中间的过程绝不是这么三言两语就能概括,一般人即便有这份机缘,但要步步为营,经营到如今的地步,却是难上加难,而且作为半个成功人士的他,非常清楚,成功的道路上最难克服的,不是外界带来的困难,而是自己想要就此安逸的想法。

    他便是没有克服这样的想法,所以老老实实归顺壁主,而不像龙母和岩魔那样,暗藏野心。

    “这小鬼,不简单!”翼王眯着眼,缓缓道:“照你这么说来,他是神化割裂者魔痕,比大国师还要强,单靠你我联手,多半也是无法与他相争,还得联合修道院和魔物研究所的那些老家伙才行,他们肯出手么?”说到这里,瞧向乌莉塔。

    乌莉塔摇头,“我逃出王城,第一个就来到您这里,还没有找过他们,但想来,他们肯定会出手相助吧,毕竟,我现在暂代壁主,我的号令,他们应该不敢违背!”

    “没那么简单。”翼王料到她没去过另外两地,缓缓道:“他们可不想我这么好说话,这魔物研究所你也知道,不是我们希尔维亚的本土势力,而是神国安插在这里的人,就算是你父亲,也无法强制性命令他们,上次盗取神尸,他们会出手相助,是因为神尸不在,希尔维亚将会遭受毁灭性打击,危及到他们,但这次不同,这姓杜的小子夺取王位,跟他们并无关系,谁当壁主对他们来说都一样,反正不敢动他们,否则神国使者来访时,绝不会轻易放过,所以,要让魔物研究所出手,有点难。”

    乌莉塔脸色微变,道:“不会的,我们相处这么多年,魔物研究所需要的东西,我们王室尽力配合,他们不可能不念这份恩情!”

    “在你身处高位时,他们会念你恩,但你跌落王座后,他们就未必会记得你是谁了。”翼王微微摇头,年龄大了,他对人心世故看得较为透彻和淡漠。

    乌莉塔怔怔地看着他,心中忽然很想哭,本就劣势,难道如今就要失去魔物研究所这样一大助力?没有魔物研究所的蛰爪龙蛇,只单凭她跟翼王两人?

    “你先别急,坐下喝口水。”翼王看出她眼中的失落,轻叹了口气,宽慰道。

    乌莉塔哪有心情喝水休息,抬头惘然地看着他,“翼王伯伯,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就没有办法说服魔物研究所吗?”

    翼王叹了口气,道:“很难,照我看,这次的事情只能暂时忍让了,你刚才说这小子比大国师还强,别忘了,他背后还有一个五度觉醒的海利莎,虽然不知道海利莎五度觉醒是真是假,但那海利莎生前可是货真价实的棘手人物,如今尸化,体质必然大增,血脉也会不断自动觉醒,单靠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唯有等你父亲回来了,才能将这小子宰杀了,到那时,你也能重回王城了。”

    乌莉塔看出了他的想法,瞪大了眼睛,道:“您的意思是,我暂时躲避,直到我父亲回来为止?”

    “也只能这样了。”翼王点头,满脸遗憾。

    乌莉塔心中愤怒,没想到他这么怂,但她不敢发怒斥责,咬着牙说道:“翼王伯伯,我父亲去神国才五六年不到,他往常一去就是十年,这次很可能也是一去十年,跟随神国使者一同返回!在他回来前,难道要我苟且偷生,在黑暗的阴影中活四五年?”

    “殿下别这么悲观,也许你父亲很快就能回来呢!”翼王劝说道:“再者说,要成大事,一时的隐忍又算得了什么,这姓杜的小子今天能得逞,不也是一直隐忍着吗?”

    乌莉塔咬着牙,道:“不是我悲观,也不是我不能隐忍,而是敌人就在我们面前,我们有能力,有希望将他杀死,却害怕失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作威作福,而且,依我猜测,我父亲这次去神国,很可能会待上十年,等他回来就是四五年以后了,那时这小子估计已经成为主宰了,即便我父亲回来,他也能逃到荒野,在壁外长久生活。”

    “殿下怎么知道你父亲要去十年?”

    “这次入侵者袭击我们,他们背后的壁主应该是从神国里得到消息,知道我父亲不在,他们选择在这个时间段侵入我们巨壁,应该是做过详细规划的,计算过抵达我们这里的时间,并且知道,在这段时间里,即便有误差,也足以留下充足的时间,避免撞上我父亲!”乌莉塔咬着牙,道:“这就说明,我父亲在短时间内,绝不会回来!”

    翼王怔了怔,忽然醒悟过来,但很快他便想到入侵者的问题,“这入侵者从上次战斗中被那小子接走,现在在哪?神尸还在他们手里,难道他们已经夺走神尸,离开了这里?”

    乌莉塔心情烦乱,道:“我也不知道,但他跟这些入侵者有勾结,应该不会就这样让他们夺走神尸,具体怎样,我们要拿下他才能问清楚。”

    翼王目光转动,道:“殿下不必急,兴许我们可以试着联络入侵者,让他们两败俱伤。”

    乌莉塔微怔,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她微微默然,没有说什么。

    半小时后,一份密信传来。

    翼王接过,扫了一眼,顿时抬头望向乌莉塔,道:“殿下,是那小子传来的。”说完,将信递给她。

    乌莉塔接过一看,差点气得两眼发黑,这信上居然说自己勾结入侵者,制造尸乱?还要通缉自己?最可气的是,她看见信下面还印着王室权杖的底印,这就意味着这是货真价实的王室消息!

    “殿下,我看信上有王印,看来王宫里已经有人背叛了您。”翼王沉吟道:“他想要颠倒黑白,通缉你,自己坐稳王位,估计接下来,他应该会对各位伯爵出手,就是不知道,十二位爵爷有几个能扛得住。”

    乌莉塔脸色微变,在生死面前,有几人能为她挺直脊梁?

    王宫中。

    杜迪安交代索尔,让他给十二位伯爵,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男爵,子爵等贵族发出信函,通知他们自己继位的消息,让他们前来祝贺。

    所谓祝贺,便是一次筛选,但凡不来的,便是敌人。

    这一点,受到信函的贵族们自然会知晓。

    杜迪安只需静等他们做出选择即可,如果选择了为敌,他只需出手前往斩杀,无需多余废话。

    “接下来,就看魔物研究所的反应了。”杜迪安心中有一丝急迫,坐在王座上的那一刻,他最急切的便是想要得到魔物研究所的表态,如能尽快降服魔物研究所,他便能尽快了解有关尸化的一切绝密资料,对他而言,即便当上壁主,也无心打理壁内的事情,反正壁主迟早会归来,他只愿在这期间能找到治疗海利莎的办法,以及给自己谋划出一条新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