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零七章:离别
    诺伊斯含笑道:“少爷,近日来都是晴朗天气,适合外出游玩,您老是待在王宫里,都还没怎么好好看看这内壁区的风景。”

    “我想离开这里。”杜迪安缓缓道:“我想去神国看看,或是去别的巨壁中看看,一直待在这里,终究会成井底之蛙……算算时日,那亚里士多德也应该快要回来了。”

    诺伊斯怔住,没想到杜迪安说的出去走走,是离开这里,他脸上的笑容顿时不见了,心中沉了下去,道:“少爷,您如今已经成为主宰,又是神化传奇魔痕,还有您制造的那气系神术,以及电力机关,难道不能与那亚里士多德一战么?”

    “很难。”杜迪安微微摇头,道:“别忘了,所有主宰都是神化传奇魔痕,他的魔痕品阶和力量,比我的只高不低,正面较量的话,我不是他一合之敌,唯有依靠陷阱,毒药,埋伏偷袭等手段,但这些既然是手段,就有失败的可能,一旦失败,将万劫不复,所以,没必要如此冒险。”

    诺伊斯微微张嘴,眼中有一丝复杂之色。

    杜迪安看见他的表情,知道他的心思,道:“不必不舍,我这次离开,也是要去找寻成为深渊的途径,如果可能的话,能够凌驾于深渊之上,就最好不过了。”

    “少爷,您不是说成为深渊的钥匙,在神尸身上么,为什么还要去寻找?”诺伊斯忍不住问道。

    杜迪安叹了口气,道:“神尸的确是钥匙,可惜,我体内没有通往深渊的‘门’,我的神化传奇魔痕虽稀有,但还是条件太差,即便有神尸在手,也难成深渊,唯有去神国,或许才有可能找到更好的资源。”

    诺伊斯苦笑一声,道:“少爷,您这一去,也不知多少年后,还能再见了。”

    “那就看咱们的缘分深浅了。”杜迪安说道。

    “缘分是什么?”诺伊斯问道,他跟在杜迪安身上,也算博学广识,但也不知晓“缘”的概念。

    “可以理解成因果吧。”

    “原来如此。”

    “我之前让你准备的事情,都准备好了么?”杜迪安问道。

    “是神棺的事?”诺伊斯低头道:“已经打造好了,请的是壁内最好的匠术大师,根据希尔维亚女神的神棺模样所打造的,一模一样,包括外部的材料,都几乎相似。”

    “带我去看看。”

    诺伊斯应诺,带杜迪安来到王宫下的密道中,顺着密道往下数百米,来到一间极其宽敞巨大的密室中,这里面摆放着一个巨大的金属球。

    杜迪安眼眸微亮,环绕着金属球看了一遍,心中钦佩,这外表的确跟希尔维亚的金属球一般无二,要说唯一的缺陷,大概就是内部构造了。

    这金属球的材质,他用透视能够勉强看穿进去,虽然他如今的透视强度是主宰级,但看希尔维亚的金属球依然难以穿透那层暗红色的隔层。

    “不过,亚里士多德的魔痕,是排在八大传奇魔物第二的行刑者,这行刑者以攻击残暴著称,应该不具备透视能力。”杜迪安心中想着,这行刑者仅次于排在第一的传奇魔痕「育梦者」,非常稀有,比排在靠后的蝠音者和狩影者等传奇魔痕要强上数倍,能力上更是天差地别。

    行刑者跟割裂者,都是擅于攻击的类型,而不同的差别在于,行刑者在防守上面,远比割裂者强横,并且还擅于用毒,如果是两只相同捕猎等级的行刑者和割裂者,那么行刑者能够轻易撕碎割裂者,割裂者无坚不摧的利刃只能给行刑者留下一点伤痕。

    如果说魔龙者是攻守兼备的强大魔物,那么行刑者在攻守兼备上面,比魔龙者还要强上三分,并且还具备特殊的毒性,一旦别人的魔物感染上这种毒性,如同被绞刑,只能慢慢等死,此毒目前基本无解,之所以在毒性魔物排行前三没有行刑者,原因是此毒虽强,但属于延迟性的,并非立刻毒发,而是需要很漫长的一段时间,但在这段时间里,会日复一日的加剧,侵蚀身体。

    “这神棺,派一队心腹去埋藏,地点我已经选好了。”杜迪安望着金属球,眼中闪过一丝冷光,道:“就埋在王城中。”

    诺伊斯吃惊,“埋这么近?”

    “越近越不容易被察觉。”

    诺伊斯不解,“可是不被察觉的话,这个假神棺不就失去了作用么?”

    “越不被察觉,越可信。”杜迪安缓缓道:“等埋好以后,与这件事有直接关联的人,一律处死,至于间接关联的,只要牵扯不深,可以忽略,给他一个线头让他来找。”

    诺伊斯明白了过来,向杜迪安道:“少爷,这假神棺里放点什么能够伤到这位亚里士多德呢?可惜当初让那入侵者主宰重伤的毒箭蛙只有一只,已经被杀了,不然的话倒是能让他吃个大亏。”

    “吃亏不算什么,杀死才行。”杜迪安微微眯眼,道:“为了这一天,这两年里我早已有准备,只要他中计,打开这神棺,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

    诺伊斯怔了怔,心中有些好奇,能让深渊行走者脱层皮,这等是何等恐怖的机关?

    “少爷,那真的神尸埋哪?”他心思一转,问道。

    杜迪安道:“真的神尸我会亲自处理,你不用担心。”

    诺伊斯见他不说,也没有再追问。

    从密室出来后,杜迪安让诺伊斯叫来卡奇,吉妮丝,欧若拉,以及他领养的赫忒卡和加百列兄妹,如今两年过去,加百列已经十来岁了,而赫忒卡也有七岁,但相比同龄的孩子,他们要显得成熟得多。

    说到赫忒卡,杜迪安当初将他们兄妹收在身边,最大的原因,还是被赫忒卡一头绿发所吸引,这样的发色,他第一次在壁内见到,因此有些好奇赫忒卡的身份,但这两年里他阅览完所有密册,也没从里面见到有关绿发的事情,他猜想,多半跟自己原想设想的有些不同,她的绿发应该只是基因有所小小变化而已,并非来自什么有背景的家族,或是什么特殊血统。

    虽然知道这一点,但毕竟将他们已经带回了,杜迪安也没有放弃,依然将他们留在身边栽培,虽然他们年龄还小,但他自己何尝不也还小,这也就意味着他将来的日子还很漫长,等他三十多的时候,这对兄妹应该就已经成长起来了,那时将会成为他手里的两大利器!

    不过,未来的变化,谁也说不准,世事难料,也许在他们兄妹成长的过程中,出什么意外,中途夭折也有可能。

    不管怎样,杜迪安还是埋下了一颗种子,若能发芽开花,自然最好。

    “少爷,你要走?”身披银甲的梅肯得到消息赶来,一进大殿便向杜迪安焦急问道。

    在他身边是扎奇,如今也已经成长为俊朗的青年。

    杜迪安坐在王位上,目光从梅肯、扎奇和卡奇等人身上扫过,心中一时有无限感慨,甚至有一丝伤感,除了海利莎外,眼前的这些人,是陪伴他整个童年和少年时期的人,虽然其中有过背叛,但更多的是温暖,虽然他的心早已冷彻,但对他们传来的善意,依然铭记在心。

    也正是如此,他早已为他们准备好退路。

    “没错,我要带海利莎离开一段时间,去神国。”杜迪安说道。

    梅肯见他承认,更加焦急,道:“这么快就要走?那个叫亚里士多德的壁主还没回来呢,就算回来了,我们所有人拼了,就不信干不死他!”

    “你不要总是这么鲁莽。”杜迪安叹气,“虽然你们如今都是拓荒者,但这段实力,在深渊面前不算什么,在我离开以后,你们最好还是低调点,遇见事,要学会忍耐,只有懂得忍耐了,下次出拳时,才会加倍有力,知道么?”

    梅肯大手一挥,道:“我不管,你要去哪,我也去!”

    卡奇和尼古丁、吉妮丝等人看了他一眼,在平时梅肯对杜迪安态度是颇为客气的,两年前杜迪安将梅肯和扎奇接到王宫时,他们便跟着卡奇等人一起尊称杜迪安为少爷,从未反抗过杜迪安的话,但这一次,他们却都想支持梅肯。

    “少爷,老朽也愿意誓死追随您。”尼古丁立刻跟着表态,说完偷偷看了一眼杜迪安,他说这话心中还是有些紧张的,他知道自己毕竟不是梅肯,不是跟杜迪安从小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患难好友,梅肯能惹怒杜迪安不被杀,他就未必了。

    杜迪安看见这个老油条圆滑的样子,心中又是好笑,又是伤感,道:“神国路途遥远,又凶险无比,你们跟在我身边,只会成为累赘!”

    梅肯微微咬牙,握紧拳头,道:“既然这么危险,你为什么还要去?我听说要去神国,必须达到深渊行走者级别,你现在只是主宰吧,你去的话,岂不是白白送死?”

    “我自有我的办法。”杜迪安说道,这办法他不打算告诉他们,以免他们冒然行事。

    梅肯满脸憋愤,眼眶似乎有一丝泛红。

    杜迪安看见他真情流露,心中有些亏欠,态度稍微软和许多,安慰道:“你们也不必太过伤感,我跟诺伊斯说过了,此去不会太久,等我有能耐凭自身力量坐镇这巨壁时,自然会回来,别忘了,将来如果有必要,我还要带领你们,征战那神国呢!”

    梅肯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想搭理。

    其他人看见他如此负气的表情,皆感好笑,心想这话痨平时虽然话多,但脾气挺大,没想到现在却尽显小孩子气。

    想到这里,众人又想到跟他年龄相仿的杜迪安,心中不禁有几分敬畏。

    “在我离开后,王宫由索尔管理,我给你们安排了新的身份,新的生活,你们彼此不会知晓对方是谁,你们也不要试图去寻找对方,以免一人出事,其余人全都被牵连。”杜迪安说道:“那亚里士多德回来后,必然会肃清王宫,彻查王城,以往跟我有关系的家族和势力,都将被清剿,不管是谁出了事,被搜查了出来,你们其他人都不可出手,这一点记牢了!”说到这里,他表情认真了几分,眼中闪过一丝冷厉之色。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低头默不作声。

    梅肯看了杜迪安一眼,微微撅嘴,也没再开口。

    杜迪安继续道:“你们也别灰心,我给你们每人准备了不少神浆,足以让你们成长到内荒巅峰,想要成为主宰的方法,是神化传奇魔痕,我已经无法继续为你们寻找了,你们往后得靠自己,希望等我再次回来时,还能再见到你们,也希望能见到不一样的你们。”

    众人看着杜迪安,眼中充满不舍。

    梅肯紧握着拳,咬着牙,眼眶已经湿润。

    扎奇心中叹气,拍着他的肩膀,没有说话。

    诺伊斯早知晓杜迪安要离去,心中已经慢慢接受这个结果,倒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有些伤感和唏嘘。

    吉妮丝看着王座上的青年,表情复杂,这些年相处的岁月在她脑海一幕幕浮现,从那个将她接出监狱的冷酷少年,到后来让她心中不满,甚至排斥的冷血少年,再到如今诀别的青年,她忽然感到很强烈的不舍,她低下头,握紧手指,忍住了劝说的冲动。

    因为她知道,自己劝不动。

    就像当初劝说不了他要杀人一样,如今也劝说不了让他留下。

    “尼古丁,药田的生意,你不用再管了,我给你的新身份是一个管家,你最爱的本行。”杜迪安向尼古丁说道。

    尼古丁苦笑,“少爷……”

    杜迪安向吉妮丝道:“你说你的梦想是当一个旅行者,我给你的新身份就是一个旅行者,你可以去各地看看花花草草,远离杀戮,也远离所谓的真理审判。”

    吉妮丝咬紧嘴唇。

    “诺伊斯,这些年辛苦你了,没有你,我可能早就死了。”杜迪安向诺伊斯说道。

    “少爷,您别这么说……”诺伊斯苦笑道:“上次差点害你出大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