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十三章:遗民
    杜迪安看得有些呆住,过了半响后才反应过来,他谨慎起见,进入到魔身状态,慢慢靠近,用利刃肢体将这人的尸体从泥土中抠出,只见是个男人,亚麻色头发,是旧时代的西方脸孔,高鼻深眼窝,此刻面色苍白,口鼻中溢出的鲜血沾满大半个脸,血渍早已干硬,身上并无什么外伤,似乎是被活活压住窒息而死。

    杜迪安看了两眼他身上的衣物,上身是兽衣,颈脖上挂着一串条状竖骨,兽衣的胸前缝补着一块椭圆的鳞片,似乎是用来防御正面的攻击,在他手里,握着一把锥状的獠牙,打磨过,手柄握的方向较为粗糙,尖端锐利,此外在他背上还系着水囊,背包,不过早已被压平。

    这身原始的装扮,让杜迪安心中泛起波澜,这让他想到了被驱逐到外壁区的辐射地带中生活的野人,难道说,在这壁外的世界,也有一群被驱逐的“野人”?

    从这尸体的腐臭浓度来看,死去应该不超过两天,杜迪安用利刃肢体划开他的尸体,察看了他的骨骼密度,并不算坚硬,估计跟高级狩猎者相当,这样的实力在这深渊地区,简直就是渺小如爬虫般的存在,遇上任何一只魔物,都会成为其口粮,可就是这样渺小的存在,居然出现在了这里!

    杜迪安完全想象不出,他是怎么在这里生存下来的,当然了,他现在已经不能用“生存”来形容,不过从他的身体脏乱程度,以及头发和毛孔中密集的尘埃,不难看出他在这条件恶劣的荒野生活了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甚至很可能是在此土生土长出来的人!

    “深渊中居然有人生活,而且不是深渊行走者,是一个这么弱小的人,他们肯定有一套特殊的办法,能够在这里隐蔽的生活下来,知道如何规避这里的魔物。”杜迪安心中瞬间想到这点,一颗心顿时滚热起来,如果能找到这些人,从他们那里学到在深渊中生存的方法,肯定有助于提高他横渡深渊的成功率。

    想到这里,他的心思顿时活络起来,仔细地检查着这尸体上的东西,将他被压扁的背囊拆开,只见里面是一些叶子和花,不过都被压扁了,除此以外,还有一个用布卷着压成浆的虫子尸体。

    杜迪安看到这虫子尸体,心中微动,想到了神虫,不过这虫子尸体上没有散发出半点神虫粉的气味。

    他想了想,还是将这虫子尸体收起,然后将他的背囊也收起,再搜摸了一遍他的尸体,并没有找到他认为能规避魔物的东西。

    他沉思片刻,蹲了下来,取走了他颈脖上的条状竖骨项链,然后在旁边刨出一个深坑,将他的尸体埋葬了进去。

    做完这些,他抬头望向四周,看见一些花丛间有不少红色小点,约莫手指长,是丛林间的毒虫,在穿梭丛林时容易被它们爬到身上。除此以外,并没有其他大型热量反应。

    “此人实力低微,应该不敢在居住地太远活动,出来多半是为了觅食,一个狩猎者的脚程不会太快,他的居住地应该就在这附近。”杜迪安心中思忖,他牵着海利莎,控制着那两只行尸在前面开路,准备以这尸体周围半径百里的范围进行搜寻。

    他走得非常谨慎,时时刻刻用察看着视野范围内的热源反应,要知道,这人死去没多久,却是被那巨大脚印所踩死,说明那只脚印的主人也很有可能还在附近徘徊。

    杜迪安顺着脚印向前,沿途看见不少树木被踏平的痕迹,以及一些被踩死的魔物,等走出七八里外,杜迪安终于见到了这只脚印的主人,远远望去,如同一座二三十米的小山包,匍匐在荒原上,全身黝黑,毛发旺盛,像一团肥胖的肉缩在一起,此刻似乎在休息睡觉。

    杜迪安不敢上前惊动,这东西身上散发出的热源强度,是他到目前为止看过最恐怖的,是之前见到的岩鳞蟒的两倍以上,估计在主宰级都是巅峰存在。

    好在,这东西似乎在酣睡,浑然没有动静。

    杜迪安不敢多待,控制着那两只行尸绕路,从另一处离开。

    杜迪安沿着那男人尸体埋葬的高山为中心,向四周地毯式辐射搜索,途中除了遇见那只巨大肉山般的魔物外,还遇见两只跟岩鳞蟒相同级别的魔物,但都被他远远避开,并没有被注意到,毕竟,算个头,跟这些魔物相比,他实在是太渺小了,一般的魔物就算注意到了他,也提不起捕杀的兴趣。

    这就像狮子不会去捉蚂蚁和虫子吃是一样的道理。

    而且杜迪安气息内敛,散发的热度极低,加上身上涂抹了行尸粉末,伪装成行尸也有**成像,因此途中遇见的这三只主宰级的魔物,都没有主动追捕他,被他远远躲开了。

    反倒是一些拓荒级的,甚至更低微的魔物,看见他和他控制的两只行尸便直接追赶了过来。

    对这些能瞬间秒杀的魔物,杜迪安也没有留情,快速击毙后便立刻转到别的地方,以免血腥味引来更多的魔物,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第三天,杜迪安来到一处湖边。

    这湖泊湛蓝,广阔无比,看到水源如此纯净的湖泊,杜迪安心中恍然,难怪他沿着踪迹会追寻到这里,有如此纯净水源的地方,有人生活倒也不奇怪。

    这三天他在附近到处搜寻,虽然没有遇见那男人的同伴,却找到了一些他们同伴的脚印,之所以判断这些脚印是他们同伴的,是因为脚印的形状相似,他记得那男人的靴子形状,而这些脚印,都是出自相同靴子踩踏出来的,一直延绵至此。

    脚印的数量杂乱,有大有小,说明人数还不止一两个,单从脚印对比,杜迪安就发现至少有八个人。

    “在这里藏着,应该能遇见他们过来取水。”杜迪安扫了一眼湖泊,心中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