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十七章:荒神
    很快,一个位居地底的村庄出现在杜迪安面前,一个个造型奇特的屋舍,都是用岩石搭建,简单粗糙,缝隙处有杂草填充,过路的小道上跑着几个光脚丫的孩童,发色大多数是亚麻色和棕色,在村庄上面的岩壁上,亮着一盏盏碗口大的灯,散发着莹莹光芒,像是电灯泡散发的光晕一样。

    杜迪安心中暗惊,没想到这地下真的有人类居住,而且数量还不少,最奇怪的是,跟地面上的粗糙屋舍相比,头顶上照明的灯光,一看就是电能发出的灯光,而非什么特殊的晶石或是萤虫兽的卵石。

    “普利雷叔叔!”几个玩耍的孩童看见从隧道口出来的普利雷,立刻聚拢了上来,叽叽喳喳地道:“普利雷叔叔,今天抓到鱼了吗,下次能带我去外面吗?”

    “普利雷叔叔,这位哥哥和姐姐是谁啊,他们穿的好奇怪啊!”

    “哇,这样的兵器,是神铁造的吗?”

    普利雷满脸微笑,十分和善,道:“这位哥哥和姐姐是外面来的人,我要带他们去见大神祀,等会儿回来再跟你们说,你们几个先去玩去,听话。”

    “外面来的人?”

    “哇!是外面来的人?!”

    几个孩子听到他的话,满眼放光,好奇地打量着杜迪安和海利莎。

    普利雷推开几个孩子,领着杜迪安继续向前,一路上经过几个岩石搭建的粗糙屋舍,有的屋舍前悬挂着沥干水分的腊肉,里面有人走出,看见普利雷,都会笑着打招呼,有的会问他今天的收获如何,但很快便被杜迪安和海利莎所吸引,当问起时,普利雷如实说出,顿时引得不少人侧目。

    有的人露出好奇之色,有的人眼中笑意顿失,惊惧地看着杜迪安和海利莎,倚在门边,似乎随时准备躲回屋舍中。

    杜迪安看见这些人喜惧不一的表现,想到先前驻守在隧道外的荒将的话,心中微沉,料想这里曾经也遇见过外来者,而且发生过极其恶劣的事情,所以他们才有此反应,不过,从这些孩子和普利雷的表现来看,这种事情,多半是很早以前的时间了。

    时间会消磨一些人的记忆,甚至到了下一代的人,会遗忘曾经的家园仇恨。

    这是人性的悲哀,却是此刻杜迪安的幸运,至少从那几个孩子天真无邪的好奇表情中能看出,他们并不惧怕自己这个外来者,很可能根本不了解曾经外来者到此发生的恶劣事情。

    沿途经过几十家屋舍,杜迪安粗略注意了一下,大约有两百多人,没多久,他们似乎来到了村庄的中心地带,这里是一片两百来平米的空旷微型广场,当看见广场前方的事物时,杜迪安完全呆住,难以置信,满脸错愕。

    只见一个陡峭的斜型梯子,从半空延伸到地面,梯子是全金属制,暗银色,极尽内敛高端,在梯子上面连接的是一个悬于半空的椭圆金属球,像椰子状,里面估计能容纳下上百人。

    杜迪安目光缓缓向上,发现这椭圆金属球并非是完全悬空的,在其顶部有几根极其粗壮的漆黑铁柱连接,垂钓在岩壁顶上。

    普利雷看见杜迪安惊呆的模样,轻轻一笑,道:“杜先生,大神祀就在你们等你,请随我来,等会儿见到大神祀了,可不要太过随意,她是这世间最伟大的人!”

    杜迪安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在他转身在前面带路时,忍不住运力在眼睛上,瞬间进入透视视野,却发现那椭圆金属球内一片暗红,竟透视不进去,而让他大吃一惊的是,这透视不进去时看见的画面,竟跟之前透视希尔维亚的神棺时如出一辙。

    这金属椭圆球,似乎是与希尔维亚的神棺同一材质!

    从上面斜垂下来的楼梯,像通往飞机的楼梯,在楼梯前有两个身上刻着奇异怪物纹身的巨汉守着,杜迪安知道他们是荒将,他看了一眼后,目光忽然被广场旁边忽略的一个高大雕像所吸引,这一看瞳孔微缩,这雕塑高十米有余,上身是人,下身却是狰狞的蜘蛛状。

    这一半人一半兽的身躯,让他再次想到了希尔维亚,而且这人也是一个女子,美得令人窒息,在见到希尔维亚时,杜迪安以为她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容颜,但看见这个女人时,他觉得,两者不相上下,而这个女人的美是另一种气质的美,更有几分英气和另类的魅惑。

    “这是我们伟大的荒神。”普利雷见杜迪安止步不前,转身望去,恍然过来,向杜迪安笑着说道:“荒神庇护我们数百年,按理说,见到荒神应该行礼,不过您是外来者,等您见过大神祀后,再向荒神行礼也不迟。”

    杜迪安收回了目光,心中却泛起波澜,这个小小的壁外居民村庄中,居然有战神一族的雕像,而且从这雕像来看,战神一族似乎都是半人半兽的模样,只是,为什么这位战神一族的人会在这深渊荒野中,而希尔维亚却是在巨壁当中?难道说这里的人曾经也生活在壁内,只是后来迁徙了出来?

    他觉得里面应该有不少内秘,他收回目光,点点头,然后继续向前。

    “站住。”楼梯旁的两位荒将伸手,拦住了普利雷。

    其中一个纹着怪鱼的巨汉冷声道:“外来者,见大神祀不可带兵器。”

    普利雷转身向杜迪安道:“杜先生,这是规定,您别担心……”

    他话没说完,杜迪安便点头道:“没什么,我没恶意,喏。”说完,将割裂战刀取下放到旁边地上,然后将海利莎背上的血爵也取下放在了一块儿,再回到二位荒将面前,道:“我不太喜欢别人触碰我的兵器,希望二位帮我照看。”

    两位荒将微微点头,道:“请。”

    杜迪安和普利雷当即顺着楼梯走了上去。

    等走到椭圆金属球前时,普利雷停下,向面前一扇类似机舱的门低头恭敬地道:“大神祀,我的恩公杜迪安先生和海利莎小姐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