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二十九章:俘虏
    “不行!”大神祀断然道:“阿米莉不能跟你去地龙洞!”

    杜迪安挑眉,“为什么?”

    “那里太危险了。”

    “我可以保护她。”

    大神祀沉声道:“在那里,你自身都难保,还怎么保护她?要是真遇到危险,你会舍命保护她,还是保护你自己?”

    “她是人质,如果她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杜迪安不答反问,“她要是在地龙洞丢了性命,等我出来后,你们完全可以围杀我,让我给她陪葬,所以就算是为了我自己的命,我也会保护好她,除非,你想要现在就想要跟我较量,但我保证她会死在我前面!”

    大神祀脸色难看,道:“我可以答应你,让你去地龙洞,而且在你出来后,绝不会攻击你,但你不可以带她去那里。”

    “事到如今,这种口头上的保证还有意义么?”杜迪安淡然道:“我对地龙洞不熟悉,刚好有个指路人倒也不错,万一你们通过某些我不知道的手段,等我进去后,在地龙洞里制造危险,我岂不是白白被你们伏击而死?”

    “我们才没有这么无耻……”阿米莉愤怒叫道。

    杜迪安手指一用力,捏紧了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蛋捏得变形,嘴巴嘟了起来,顿时说不出话来。

    大神祀老脸阴沉,知道想要让杜迪安改变主意很难,最关键的是,自己手里没有谈判的筹码!如果拒绝杜迪安的建议,阿米莉必死无疑,如果答应,以阿米莉的特殊身体,前往地龙洞也是九死一生,极其危险,不过,这样一来的唯一好处,就是能让杜迪安给阿米莉陪葬,不需要经过她的手。

    想到这里,她眼中有些矛盾和犹豫。

    “我愿意去!”阿米莉看出大神祀眼中的纠结和痛苦,忽然想到原因,她微一咬牙,猛地甩开杜迪安的手掌,大声道:“阿米莉是神女,为部族牺牲是应该的,阿米莉愿意冒这个险!”

    大神祀身体微颤,眼中有一丝复杂和愧对,但很快便消失,她不想让杜迪安看出来异样,这样会让这个聪明的少年起疑,她低头佯装沉思,实则是调整情绪,过了片刻,才压住心中的悲伤,她深吸了口气,抬头向杜迪安道:“行,我答应你,但出来后,你必须将阿米莉放了,而且将神壁的地图路线交给我们!”

    “当然。”杜迪安淡漠道:“我说话算数,不过你们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

    大神祀盯了他一会儿,才道:“你最好带阿米莉平安的出来,如果她有什么事,我绝对会让你给她陪葬!”

    杜迪安懒得听这些废话,道:“这个用不着你担心,现在距离地龙洞开启还有一段时间,我想知道所有关于地龙洞的事情,这样的话,我跟你们的神女活着出来的可能性也大一些,你最好如实相告。”

    “这个我自然会告诉你。”大神祀冷哼一声,道:“不过,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我不希望村民知道,这对你不是一件好事,希望你能明白。”

    “我当然不会宣扬。”杜迪安说道,这对他没有好处,大神祀想要保密,多半也是担心村民暴动围攻,引起不必要的战乱。

    毕竟,他挟持神女却还居住在村里,这是村民们无论如何都无法容忍的事情。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退了,等会儿地龙洞的事情,你让荒将过来告诉我就行。”杜迪安说道,他不愿再继续待在这里,感觉生命随时受到威胁。

    大神祀微微皱眉,但没说什么,目光转到阿米莉身上,嘴唇微动,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杜迪安退到门外,忽然说道:“其实,我们本来可以很和平的进行这场交易,你们想去神壁,我只要去地龙洞一窥究竟,我们所需求的,对彼此都没有什么太大损失,但偏偏闹成现在这样,让人遗憾!”

    大神祀看了他一眼,她何尝不这样想,但事已至此,她也没办法挽回,说道:“如果你能信任我们,就不会发生这些事。”

    杜迪安微微冷笑,如果你们能信任我,何尝不是如此?不过他没有说出来,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他说道:“开门吧。”

    大神祀深深看了他一眼,抬手敲击旁边的墙壁,金属门缓缓开启,杜迪安没有继续扼住阿米莉的脖子,只将手掌耷在她的肩上,看似很温和的耷着,实则力量暗发,将她的肩膀捏得极紧,提醒着她不要耍小花招。

    阿米莉恶狠狠地抬头瞪了杜迪安一眼,被杜迪安拉着来到了外面,顺着台阶一路向下。

    在台阶下看守的两位荒将看见杜迪安和阿米莉一同出来,吃了一惊,其中一人上前喝道:“请把你的手拿开,神女岂是你能触碰的?!”

    杜迪安没有说话,而是瞥向阿米莉。

    阿米莉心中恨得咬牙,但知道自己得配合杜迪安,当即平淡说道:“没什么,我要去杜先生的住所,给杜先生传授神的教诲,尔等推开。”

    两位荒将闻言面面相觑,低头恭敬行礼,退到一旁。

    杜迪安瞥了一眼阿米莉,心想小样倒挺记仇,还教诲我?他手指轻轻发力,阿米莉“啊”地一声痛叫,等两位荒将愕然抬头望来时,连忙收起脸上的痛苦之色,佯装平静地道:“没什么,刚看见了一只恶心的虫子。”

    两位荒将闻言,连忙四处望去,寻找那只她口中的“恶心虫子”。

    杜迪安挑挑眉,搭着她迅速离开。

    等回到住所后,杜迪安关上了大门,将阿米莉丢到推到屋子中,道:“这几天,老实点待着,不然有你好受。”

    “你!”阿米莉气得咬牙,但想到杜迪安绝非怜香惜玉的人,还是悻悻地收住了口,哼了一声,双手环胸,站在屋子角落,背对着杜迪安。

    杜迪安瞧见她的站位,道:“站中间,不许离开我身体两米范围。”

    阿米莉转过头来,怒道:“凭什么?”

    “凭你是阶下囚,人质,俘虏,弱小的凡人,这回答满意么?”杜迪安瞥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