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四十章:回应
    水晶荒虫撞到杜迪安后,身体略一缓冲,再次朝杜迪安扑了过来,前端的圆孔裂开,露出满是利齿的嘴巴,像蛇一般骤然扩张数倍,能够将杜迪安整个吞下。

    就在这时,黑影一闪,杜迪安感觉身体被带动,向后飞去,海利莎魔化的身影挡在了他面前,龙尾微微拍打在地面上,对峙着水晶荒虫。

    又被救了。

    杜迪安怔怔地看着她,她的意识苏醒了?没等他深想,忽然寒气从胸口处蔓延开来,扩散全身,他急忙低头望去,却见胸口甲壳上的寒冰在向四周蔓延,除了表面的甲壳被冻住外,他发现甲壳下面的血肉,包括心脏,似乎都被凝冻住了,体内的血液无法循环。

    全身迅速变冷!

    他心中骇然,急忙施展龙血术,鼓动心脏,然而心脏却像没有得到感应一样,纹丝不动。

    在医学上,心脏骤停,人很可能会死去。

    但杜迪安的大脑意识却是清醒的,心脏虽停顿,却没有就此昏迷,他脸色难看,立刻用龙血术控制着体内的血管,让血液绕过心脏,在四肢内往返循环,这过程有些艰难,他也是初次尝试,而且他也知道,这样坚持不了多久,没有心脏的回流,血液中的氧气会渐渐流失,成为死血。

    这时,海利莎和水晶荒虫交战在一起,只见海利莎身影如一头幼年魔龙,手臂化作龙爪,全身覆盖鳞片,背后魔龙翅翼变化成四只,比正常的魔龙者要多出一对翅膀,她伏地咆哮,肉翼上粘粘的血丝一样的脉络微微发烫,紧接着向扑过来的水晶荒虫喷出一口灼热的龙焰。

    水晶荒虫似乎察觉到海利莎远比杜迪安难对付,如临大敌,在海利莎龙焰出口的刹那,圆滚滚的身体迅速向侧面滚去,然后如蛇一样蜿蜒游来,张口吐出一道水晶般的冰锥。

    这冰锥来势极快,但海利莎躲避得更快,背后四翼翻飞,带动身体凌空扭动,躲过冰锥,嘭地一声,冰锥掠过她的身下,刺在杜迪安的利刃肢体边,险些贯穿他的一条利刃肢体。

    冰锥上散发出的寒气,刺激得杜迪安寒毛竖起,迅速翻动身体,倒向另一旁,以免被误伤。

    吐出冰锥后,水晶荒虫迅速朝凌空翻滚的海利莎冲去,圆滚滚的身上陡然凸起出一道道尖锐的冰刺,像一个长条的刺猬。

    海利莎咆哮一声,龙尾甩动,怒抽而下,拍打在水晶荒虫的身上,嘭地一声,水晶荒虫坠地,砸出一个深坑,而海利莎的龙尾上也是血淋淋一片,只是鲜血尚未流淌出来,便有凝冻的迹象。

    海利莎低头看了一眼,抬头看向水晶荒虫,像被激怒般龇牙咧嘴地咆哮一声,猛地下扑而来。

    水晶荒虫从地上爬起,看见海利莎从天而降,不甘示弱地裂开头顶的圆孔,露出里面密密麻麻的利齿,扩张数倍,仿佛是要将下冲的海利莎一口吞吃。

    “不!”杜迪安急忙怒吼。

    海利莎的尸性是悍不畏死,攻击蛮横,这样硬冲肯定难逃一死。

    下一刻,海利莎笔直地撞了上去,整个上半身冲到水晶荒虫裂开的大嘴中,将水晶荒虫的身体撑得鼓起,还不等水晶荒虫合嘴,嘭地一声,水晶荒虫的下半身猛地炸裂开来,火光闪动。

    杜迪安看得呆住。

    海利莎的身体从地上慢慢直立起来,摇晃着上半身,将含着她的半截水晶荒虫甩开,只见她上半身的胸口,颈脖,头发,脸颊等处,全是伤痕,血淋淋一片,在那短暂被吞下的过程中,便险些被嚼碎。

    她面色冷漠,没有任何情感,纯黑的眼眸望着被甩飞出去的半截水晶荒虫,尖啸一声,猛地张口,整个脸颊充血一般,一口旺盛的龙焰再次喷射而出,击中跌落在地上扭动的半截水晶荒虫。

    火焰沐浴在水晶荒虫身上,刺耳的尖叫声响起,火焰转眼便熄灭,但被火焰灼烧的水晶荒虫身体却飞快软化,像一滩黏稠的液体。

    看见水晶荒虫被击败,杜迪安松了口气,随即便感觉大脑阵阵眩晕传来,他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黑暗中,杜迪安幽幽醒来,在意识恢复的刹那,他猛地睁开双眼,从地上一跃而起,很快便看清了周围的景象,依然是那漆黑的洞窟,前方岩壁上嵌着荒神遗骸,完美的脸颊静静地俯视着他,似乎有生命般,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邪气在瞧着他。

    杜迪安迅速望向四周,却见海利莎就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岩壁边坐着,靠在岩壁上,闭着眼睛,似乎在沉睡,她已经接触了魔身。

    杜迪安见她身体无恙,松了口气,然后便看见了阿米莉,她蜷缩在另一边岩壁处,两手抱膝,脑袋缩着,偷偷地看着他。

    见她没事,杜迪安也懒得再管她,目光落在先前水晶荒虫倒下的地方,只见这水晶荒虫依然躺在那里,但身体已经融化成一滩雪白的黏液,像水银一样,在地上一动不动。

    杜迪安头一次见到如此诡异的生物,不敢冒然靠近,这时,他忽然想到自己被冻住的胸口部位,低头看了一眼,却发现自己魔身已经在昏迷时接触了,胸口温度正常,并没有半点凉意,心脏也恢复了跳动。

    是她做的么?

    杜迪安望向海利莎,想到先前她的种种行为,心中顿时滚热起来,那是有意识的表现,难道说,她已经恢复了一些意识?

    他走到她身边,蹲下,眼眶微微湿润,轻声道:“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海利莎睁开眼睛,看着他,纯黑的眼眸中没有丝毫情感。

    “你不能说话吗?”

    “如果你能听到我说话,就眨眨眼。”

    杜迪安声音略微颤抖,心中紧张到极致。

    海利莎静静地看着他,闻如未闻。

    杜迪安紧绷在一起的心顿时像被扎了一下,疼的同时,又有种泄气的感觉,但他不愿就这么轻易放弃,继续道:“我知道,你已经有意识了,为什么不回应我?你随便做什么动作,回应我一下好吗?”

    “求你了。”

    “能回应我一下吗?”

    杜迪安满脸殷切,几乎哀求。

    海利莎看着他,没说话,也没有任何反应。

    杜迪安只能看见她纯黑的眼眸中,倒映着自己一张满是恳求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