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五十一章:荒虫子嗣
    想到这里,杜迪安心中稍微松了口气,心想这大神祀要么是无法完全控制这艘飞船,要么就是这艘飞船在大灾变的战争中被击落,破损严重,内部的防御系统和外部攻击武器系统完全失效,要么就是两种问题同时存在,导致阿米莉他们一族世代居住于此,却只能苟延残喘。

    要知道,这么大一艘飞船,最基本的配置,也得有一个超广泛距离的搜索探测仪,将附近地图三维立像,从而找寻出离开的出路。

    虽然大神祀能预测外面凶吉,让杜迪安联想到这样的配置,但大神祀所能预感到的范围,似乎极其有限,蓝鱼湖距此不远,一般的探测仪器就能知道,甚至他凭自身的感知,就能听到蓝鱼湖那里的动静,当然,必须是大动静才行。

    “这艘飞船估计只剩下迁徙的作用,武器系统早已失效,否则早就开着飞船在深渊地区横扫了。”杜迪安暗暗推测,“飞船的能源估计也所剩无几,否则大神祀不会想从我这里谋取神壁的坐标,不过,在能源所剩不多的情况下,村顶的灯还是昼夜常亮,从这点来看,大神祀应该是无法完全控制这艘飞船,甚至不能调成节能模式。”

    他越想越觉有这可能,不过,他对这样的一艘飞船同样兴趣不大,但他想知道,这飞船的数据库是否还在,里面有没有记录什么有用的信息,要知道,这样构造的飞船,地球是无法生产的,至少在他的权限中所知道的,地球各国都造不出这样的战争武器,已知的最大战争武器,便是航母,而这却超出了航母的概念,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外星人的飞船,里面很可能记载着外星人的秘密,甚至包括荒神和那未知荒虫的秘密。

    “怎么不继续挖了?”阿米莉看见杜迪安停了下来,似乎在思考,立刻出声,打断杜迪安的思考,用幸灾乐祸的口气说道:“你不是想要上去么,怎么往底下钻了?”

    杜迪安回过神来,没搭话,朝岩壁顶上爬去,在经过荒神时,忽然心中一动,抬起利刃肢体,将嵌着荒神的泥土凿开,贴着金属墙壁,凿到荒神的背面。

    “你,你要干嘛?!”阿米莉看见杜迪安的举动,又惊又怒,“不许你破坏荒神,你快住手!”

    杜迪安一边凿一边说道:“用不着这么激动,没有必要的话,我不会破坏荒神,如果我真要破坏的话,你说也没用,再说了,你是不是荒神的子嗣,这件事还有待商榷。”

    阿米莉气得小脸鼓起,道:“你什么意思?荒神是我们的祖先,你连这都不认?”

    “我只知道,我的祖先是一群喜欢与天争斗的凡人,不是这什么荒神。”杜迪安挥舞的利刃稍停一下,瞥了她一眼,道:“你的祖先我就不清楚了,你说你是荒神子嗣,那荒虫喜欢你的气味,那为什么这荒神的遗骸还能够在这里保存完整?难道这些荒虫还专门挑活的吃?”

    阿米莉怒道:“这我怎么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因为你还小。”杜迪安继续凿土,淡然道:“你以为的只是别人让你以为的,所以你以为的未必是你以为的,我知道你没说谎,但不代表你说的就不是谎言,我有一个猜测,说出来估计你也不信,依我看,你的祖先有可能不是荒神,而是这荒虫。”

    阿米莉听着杜迪安一段绕口的话,刚要皱眉思索,但听到后面一句,顿时炸毛,怒道:“你要杀便杀,这么侮辱我,你算什么男人?”

    “如果我说的是事实,那就不算是侮辱了。”杜迪安说道:“那通道里消失的荒虫尸体,总不是我骗你的吧,那出现的巨大滑痕,显然是另一只巨大的荒虫留下,我们先前一路杀过来,如果说遗漏了小的荒虫,还有可能,但那么大一只荒虫遗漏了,你觉得有可能么?而且我之前就发现,这荒虫能够几段不同的虫身拼凑在一起,我估计,那只大荒虫就是其余的荒虫碎段拼凑起来的。”

    阿米莉满脸怒气,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是荒虫的能力,而荒虫不吃荒神,却会相食同类,这些荒虫居住在这里,却没有猎物送上门,它们靠什么存活?难道不吃东西?如果不吃东西,又为什么要吃你?说明它们有进食的需求,但剖开它们的身体时,你看过沙子么,没有吧,它们肚子里没有沙子,说明不是吃岩石,而是吃肉的。那么,它们吃的是谁的肉?只能是它们同类的肉了。一边吃着同类的肉,一边繁衍,然后再将繁衍出的虫子吃掉,大概就是这么循环的吧……”杜迪安说的很随意,但说的话却让阿米莉心惊肉跳。

    她被杜迪安接二连三抛出的问题将怒气完全浇熄了,想要开口反驳,但话到嘴边,除了咒骂以外,却想不到该说什么。

    的确,荒虫喜欢她的气味,却没有伤害荒神,这让她心中也感到吃惊,但初始自我安慰,觉得这是荒神具有神力,可是她的心底却并非完全信服,只是没有去深想,如今被杜迪安反复提起,她心中渐渐茫然,忽然很想马上离开洞窟,将这些疑问交给大神祀,让她为自己解答。

    她的神女之路还很漫长,她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以前她觉得自己未来还有大把时间去学习,所以不是很勤奋自觉,但现在却感到后悔。

    “如果你是荒虫的后代,那么很多事情,反而很好解释了。”杜迪安一边凿荒神背面的沿途,想要将其剥离墙壁,一边说道:“这洞穴深处埋葬着荒神,你们早就知道荒虫喜欢你们的气味,又那么信仰热爱荒神,却不替荒神守好她的遗体,换做其他人,估计早就想要将这些荒虫干净杀绝,彻底清除了,但你们却没有这么做。”

    “这,这是因为荒虫能够提供力量,如果干净杀绝了,我们后来的族人,岂不是永远都是普通凡人,将来出去捕猎都不行。”阿米莉觉得杜迪安说的不对,反驳道:“再说了,荒虫这么强,要全部干净杀绝,得牺牲多少勇士?我相信,荒神会理解我们的苦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