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五十四章:星图
    “这,这是什么东西?”阿米莉脸色僵硬。

    杜迪安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之色,望着房间里一个个玻璃缸状的器皿,里面浸泡着一个个年龄和性别不同的人类,这些人类像沉睡在里面一样,淡黄色的透明液体淹没全身,能清楚地看见他们身体各个部位,全都是赤条条的悬浮着,有小孩,女人,壮年男子,老人等等,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下半部分肢体全都狰狞丑陋,像妖魔,像怪物。

    毫无疑问,他们都是某个实验的实验品。

    只是,这熟悉的半人半兽形状,跟荒神太过相似。

    难道说,他们是荒神?

    或者说,他们被人制作成荒神?

    杜迪安惊疑不定,慢慢踏入房间,感觉一股阴寒气息扑面而来,似乎这些玻璃器皿中的实验人类随时会活过来,他们的肌肤在淡黄色药液的浸泡下,没有丝毫腐烂,但液体如死水般没有半个气泡,却能说明他们的身体早已停止了呼吸,早已死去多时。

    通过透视,杜迪安能看清他们体内的状况,骨骼和血肉都还很“新鲜”,没有腐烂,只是心脏却没有跳动,血液也没有流动,是完完全全的死尸。

    “是荒神实验,还是虫人实验?”杜迪安想到魔物研究所制作过的半人半虫的实验品,不过那些实验品跟荒神有所不同,他们的虫躯部分或是上下,或是左右,或是手臂,脚等某一个部位异变成虫,而这些全都是下半部分肢体异化,让他不得不排除其它可能。

    只是,如果这些是制作完成正在孕育孵化的荒神,那么,外面那些荒神是不是就这么来的?

    难道荒神不是外星人,而是某个存在制作出的实验武器?

    可是,在旧时代的地球上,这样毁灭人道的实验,各国全都禁止,即便不禁止,以旧时代的技术,也未必能制作出来,要知道,将人兽肢体混合,这意味着在DNA的技术上达到极其恐怖的程度,如果有这样的恐怖技术,那么旧时代各国的医药业早就发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至少,绝大部分癌症都能轻易被治疗,甚至,能够延续寿命!

    可是,在他的印象中,旧时代的世界各国低调的巨富世家,都没出现过超常寿命的存在,以那些富可敌国的存在来说,如果有这样的技术,他们想方设法也会运用到自己身上,但这样的例子并没有出现。

    但,如果这不是旧时代的人类制作的,难道会是那群地球入侵者?

    可荒神庇护人类,跟这些入侵者对立,又怎么会是它们制作出的武器?

    这些念头在杜迪安脑海中闪动,他有些茫然,心中一片混乱,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一幕在目前最高的人类统治地带‘神国’当中,算不算是秘密,或许他们早已知晓?又或许他们也在研究这些东西?

    他脸色变幻不定,站在门口,迟迟没有动作。

    阿米莉早已吓得脸色发白,僵在门口,不敢进入,这房间里的玻璃器皿至少十几个,里面悬浮着一个个诡异狰狞的死尸,让她头皮发麻,感觉缩在杜迪安身边才有一丝安全感,至少杜迪安比死人和鬼魂之类的东西,要‘和蔼’得多,在她的心目中是如此。

    杜迪安慢慢回过神来,来到门口最近的一个玻璃器皿前,悬浮在里面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赤条条的悬浮着,头发凌乱的飘动,像鬼魅,双眼微闭,低着脑袋,似乎在俯视着杜迪安。

    杜迪安抬头仔细地观察着她的身体各个部位,心中有个疑问,这些真的是荒神?虽然他们诡异的身体构造很相似,但大小却差远了,难道说,等他们成型后,身体也会变大?

    杜迪安思索片刻,不得解答,转头来到其他玻璃器皿前,一个个望去,大致上都相差无几。

    “东方面孔……”杜迪安在里面看到三个亚洲脸,其中一个明显是华夏人,另外两个像某岛国和某个不要脸的强盗国家的人,虽然同是亚洲脸孔,西方人无法区分出其中差别,但杜迪安却能一眼就看出明显的区分,比如某强盗国家的人大多数都是眼睛细小狭长,单眼皮,普遍长得圆脸,较为丑陋,所以盛行整容。

    “这些人,你应该不认识吧?”杜迪安向阿米莉问道。

    阿米利被杜迪安突然开口,吓得肩膀一抖,怒瞪了他一眼,气鼓鼓地道:“当然没见过。”

    杜迪安微微点头,村里亚洲面孔几乎没有,可见这些人是很早就被抓到这里当实验品的,之所以没有腐烂,多半也跟这淡黄色液体有关。

    沉吟片刻,杜迪安看着玻璃器皿后面还有通道和门,当即不再这里停留,向阿米莉努嘴道:“走,去前面看看。”

    阿米莉早就想离开了,见杜迪安还要向前,脸顿时苦了下来,心中暗暗祈祷,希望前面不要再遇见这么恐怖的东西。

    通过扫描右肩,金属门开启,杜迪安和阿米莉一同走了进去,海利莎如影随形地跟在杜迪安后面,像他的影子。

    这第三扇门后面是长廊,一眼望去,有二十多米长,较为宽阔,没有尸体,这让阿米莉松了口气,但很快她便被长廊上挂着的一幅幅相框吸引。

    杜迪安同样在打量着这些“相框”,说是相框,里面栩栩如生仿佛照片一样的景象,却不像是照片所拍出的,反而像某种极其逼真的手绘画,直接画在了墙上,这些画有的是荒神,有的是荒虫,还有北斗七星,以及太阳系的图画,在长廊昏暗却又不同色调的光线下,太阳系中众星环绕太阳,栩栩如生,赤红如火的太阳散发出蒸腾的热气,仿佛是一颗真正的太阳挂在了墙上。

    杜迪安顺着长廊慢慢走去,目光在这些画上扫过,心中充满震撼,但更多的却是迷惘,这画中有荒神和荒虫激战的场面,不过那荒虫却不是洞窟里的普通荒虫,而是那全身雪白的水晶荒虫,在其中一幅画中,这些荒虫缠绕在一尊美得令人窒息的荒神脚上,手上,而这荒神手里却抓着另一条荒虫,嘴里还有半块疑似荒虫血肉的东西。

    而另一幅画上的荒神,却被几只荒虫从胸口,颈脖等部位钻出,似乎是由内而外的破身而出,显然是被荒虫所击杀。

    从这画上来看,两者显然是对立的。

    “荒神……”阿米莉望着墙上的话,眼中迷茫,在她从小所知道的事情中,荒神是最伟大的,也是独一无二的,可是这里,却有好几个不同面孔的荒神,每一个面孔都惊艳无双,说是完美都毫不为过,完全不像自然生长的脸,没有半点瑕疵,就像是上帝用工笔刀雕刻而出,完美无暇,又气质各异。

    杜迪安慢慢地走着,看着,等来到长廊尽头时,忽然被一副星象图吸引,这星象图跟前面的星象图不同,别的星象图,包括太阳系,也有不少行星环绕,看上去浩瀚无比,但这个星象图,却像一幅太极,不过两颗星球不是一黑一白,而是一蓝一红。

    在这两颗星球极远的地方,是繁星般的光点,两颗行星环绕着星轨运行,相互对立。

    杜迪安之所以被这幅星象图吸引,是因为在他认知的已观望到的星系中,似乎没有如此特殊的星系。

    他看了一会儿,渐渐收回目光,暗暗将这幅图记下,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长廊里的其他图画,也将其记在心底,随后继续向前。

    长廊尽头是第四扇门,杜迪安扫描识别,门开了,是一条幽暗的通道。

    杜迪安再次让阿米莉走在前面,当探路石,如果触动什么机关,也好让自己能及时反应。

    顺着幽暗通道走了不久,前面是一个向上的螺旋楼梯,顺着楼梯而上,杜迪安看见了一个较为空旷的大厅,依然是风格偏冷的银色金属构造,但在穹顶上的金属后面,杜迪安却看到了岩层,他心中一动,回想着自己一路走来向上走的高度,难道说,此刻的他已经站在了村落顶上的峡谷位置?

    他立刻极力用透视扫视四周,不管怎样,外面有岩层,就说明离开有望。

    找寻了片刻,杜迪安却没找到出去的通道,反而看见了几块巨大无比的玻璃窗,不过材质肯定不是玻璃,哪有玻璃能承受住上面数十吨不止的岩层重量?

    杜迪安激发出魔身,来到这几块巨大透明的玻璃前,挥舞利刃斩去,噌,利刃划在玻璃上,发出尖锐的声音,像指甲抠玻璃一样刺耳。

    阿米莉捂住耳朵,惊叫一声。

    杜迪安望着丝毫没有伤痕的玻璃,挑挑眉,挥舞冰爪拍去,嘭嘭,连续数爪拍在玻璃上,却依然没留下痕迹。

    他怔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如果这是飞船的话,那么这看似易碎的玻璃估计是船上最硬的东西,甚至比旁边的金属还硬。

    他解开魔身,放弃了硬攻这条路,转头打量着四周。

    很快,找到了一个绿豆大小的孔洞,在墙上一角,似乎是净化空气所用,里面有连接着复杂的管道,环绕在金属墙壁夹层中。

    杜迪安立刻伸手,再次激发出魔身,挥舞冰爪,捶向小孔,嘭地一声,这小孔埋着复杂金属管道的夹层内部有空隙,被杜迪安一拳砸中,顿时微微凹陷进去。

    杜迪安见有戏,立刻快速出拳,冰爪毫无知觉,全力轰击下,整个金属墙壁和脚下的金属地板似乎都在微微颤抖,通过几块透明玻璃,能看见上面的岩层也在颤动。

    嘭地一声,小孔处的金属墙壁塌陷进去,杜迪安挥舞冰爪,将其掰开,拽出里面的金属管道,然后将裂开的金属墙面抓住,沿着裂痕奋力撕扯。

    这坚韧的金属在他手中,像一块韧性十足的牛皮,被一点点撕开。

    当撕到一半时,夹层里的金属管道连接着的一个直径三十公分的管道露了出来,杜迪安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容,通过透视他早已看见,这管道后面通往着外面的岩层,而且不是岩层里面,而是外面。

    村落外的隧道中,普利雷带着十几个荒猎队成员静静等待,没多久,时间到了,守在门口的两位荒将推开巨石,目送普利雷等人出去捕猎。

    踏出隧道后,普利雷带队沿着峡谷内的过道走去,刚出峡谷,忽然几块石头掉落下来,险些砸到他。

    他抬头看了一眼,见是自然坠石,才收回目光。

    旁边一人低声道:“刚出门就差点挂彩,咱们这趟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你瞎担心什么,大神祀占卜的还能有错?”旁边有人说道。

    “也是。”这人不敢质疑大神祀的占卜,转开话题道:“那个外来者不在,单靠我们,真的能抓到那么多鱼么?”

    普利雷见他是对自己说的,便点点头,道:“杜先生已经将方法交给我了,到时你听我指挥就行。”

    “说起来,杜先生和神女在地龙洞这么久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嘘,出来在外,能闭嘴就闭嘴,小心引来不好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