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五十八章:魔坑
    嗖!

    巴蒂斯特从森林中飞速掠过,转眼间便回到先前被驱赶的兽群前,他身影丝毫不停,跃过兽群继续向前,同时留意了一下后方,见杜迪安依然停留在那颗巨树的枝桠上没有追来,这才松了口气,稍稍减速下来,心中有一丝冷戾之气,“臭小子,这次算你走运,要不是老子今晚单独出来散心,叫上他们几个的话,非得把你控制尸王的秘法拷问出来不可!”

    他心中有些嫉妒和愤怒,虽然他杀过的尸王数不胜数,但自身能够控制一头尸王为自己效力,却是难以想象的价值!要知道,尸王能够控制其它高阶行尸,单是这一点特性,就等于随身带了一支行尸军团,完全能在深渊中纵横,甚至去许多险恶之地,都能用行尸去开路探索。

    除了这点能力外,最有价值的还是尸王本身的成长性!

    在进化方面,尸王和其它行尸一样,都是依靠进食血肉来进化,这一点相比人类来说,就极端恐怖了!要知道,人类从狩猎者进化到界限者,需要浓缩的能源神浆,从拓荒者晋升到主宰,需要神化传奇级魔痕,这些苛刻的因素,大大限制了人类强者的数量。

    而尸王却完全不需要在意这些,只要有血肉就行,进化的快慢,只取决于血肉的品质高低。

    有人会问,既然如此,有的尸王为什么只是拓荒者级别?

    原因很简单,尸王的成长性虽然逆天,但智力实在太低,大多数尸王在初期只剩下本能和简单的意识,这本能便是控制别的行尸,以及进食。

    所以有尸群的地方,多半都有尸王,尸王驱使尸群攻击猎物时,即便能将猎物杀死,落到自己嘴边的肉也剩不了多少,毕竟,尸群里的行尸对新鲜血肉也有着疯狂的迷恋,而初期的尸王甚至都不懂得控制尸群将战利品留给自己独享,这种在人类甚至绝大多数生物都懂的基本的私心,在尸王脑子中都不会存在,除非是已经进化成长到极其强大的级别,才会有较为接近普通动物,甚至是人类的智慧。

    也正是如此,大大限制了尸王的成长,而且在攻击猎物时,尸王跟大多数行尸一样,不会挑选对手,即便遇见自己难以匹敌的,也会继续攻击,导致它们在一路横扫的途中,迟早会踏入某个自己无法抵挡的存在的领地,被直接灭杀。

    尸王就像一块绝世好钢,配上人类的智慧,就像将这块钢锻造成利器,或是宝甲,攻则无坚不摧,守则无物不破!

    正是如此,巴蒂斯特才会对杜迪安心生嫉妒,以及忌惮,在他的认知中,没有人能够控制尸王!包括神国中的那些至高存在,都办不到这一点!

    无论是在他生活的地方,还是在神国当中,都在秘密研究这项难题,但数百年都没人能办到,虽然期间有人曾经控制过尸王,但也只是简单控制,不久便被实力增强的尸王所反噬杀死,毕竟,尸王在进化的同时,智力也会慢慢进化,利用某些长期实验下来的方法,的确能控制初期几乎无意识的尸王,但等尸王进化到一定程度后,便会噬主,这样的事在历史上不止一次出现过。

    他不知道杜迪安是用的哪种方法,但他知道,这少年身边的那个美得像精灵般优雅的女子,绝对不是拓荒者级别的初期尸王!

    “如果这件事传到神国,估计会引起轰动吧,至少在那些大人物之间。”巴蒂斯特心中恶意地想着,可惜先前他没看出这少年来自何处,如果知道他所生活的巨壁,那就更好对付了,只要将这消息散播,估计那里很快就会沦为众矢之的,引起各方势力的觊觎。

    前行十来分钟后,他已经距离那少年的位置有上百公里远,这还是他后面没有全速赶路的结果,他时刻留意着后面和周围其它暗处可能隐藏的魔物,并没有看见杜迪安追来,一路上虽然遇见一些较强大的魔物,但都被他悄然躲过,毕竟,他的魔痕能力在隐藏方面,可算得上是非常不错的了。

    “看来这小子也是个怂包,不敢追来,换做是我的话,以二对一,怎么也要追上来打死,呵呵,之前被我偷袭时,居然还躲藏在树洞中,简直可笑……”巴蒂斯特心中忍不住嘲笑,但还没笑出来,他便忽然停了下来,呆在原地,数息后,他猛地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

    “混蛋!”

    “我居然漏了这个!”

    巴蒂斯特飞速转身,全速沿着原路返回,一路上身影飞掠,极速冲去。

    他心中又是焦急又是气恼,这关键的一点居然被他先前忽略了,简直不可饶恕!

    “如果那少年是深渊的话,在这魔坑外围,为什么要躲在树洞中,这周围出没的连主宰都没几只,我真是愚蠢啊!”巴蒂斯特心中懊悔,他先前把那少年和他身边的尸王看成两只深渊行走者,但如今看来,那少年最多只是一个主宰,而那只尸王多半也是如此。

    凭这样的力量,也只能在这魔坑外围混迹,而且到了夜晚还躲藏在树洞中,周围还有明显的掩盖痕迹的手段,分明是担心被魔物找到。

    虽然他在这样的地区,偶尔也会停下休息,但绝不会布置得如此谨慎小心。

    他飞速往返,恨不得再给自己几个耳光,自己堂堂深渊,居然被一个主宰,甚至连主宰都不是的小鬼给唬住了,简直是耻辱!

    ……

    ……

    杜迪安目送巴蒂斯特离开,用透视极限锁定他的身影,直到他的身影飞出视野范围后,过了半分钟,他才牵起海利莎的手,转身从容离开。

    之所以从容,完全是装逼,故作淡定,他不得不表现的镇定,毕竟他还不知道对方的感知范围是多少,如果这范围比他的视野范围大,对方看见他仓惶逃窜的话,多半会立马杀一个回马枪过来。

    沿着相反的方向慢慢飞出数千米后,杜迪安估摸着对方要么这会儿已经逃远,要么就再次隐藏了身影,又偷偷尾随者跟踪了过来,他不能表现出慌张,继续向前淡定地飞行,心中却在考虑应对第二种可能,这倒不是第二种可能性比较大,恰恰相反,他直觉告诉他,那家伙这会儿应该已经逃远了。

    但生存经验却告诉他,把最危险的可能当成几率最大的可能,才是活得久的方式。

    “先验证一下他在不在后面。”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身影稍稍加速,从原本并行跑动的海利莎身边直接跑到她前面,二人身影重合,从后方看的话,除非有透视,才能看到他的动作。

    他手速很快,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小瓶和一卷近乎透明的丝线。

    瓶子拨入袖中藏起,透明的丝线圈在手上,他看了看周围环境,冲到前方另一片森林中。

    先前那人驱赶兽群,肆意杀戮的画面,让杜迪安对眼前的森林没再那么惧怕了,他隐隐有所猜测,这附近或许没什么太强的魔物。

    进入黑漆漆的森林后,杜迪安在赶路的同时,在各个树杆间跳动,动作看上去非常自然,实际上在赶路时跳到树杆上并不奇怪,毕竟相对于树枝上,地面的危机更多。

    在他跳跃到树枝上时,手里半透明的丝线圈飞快减少,这丝线极细,完全是透明色,不会反光,是他特制的,在野外用来布置预警极为管用,相搭配的还有铃铛,不过时间匆忙,他没有在丝线上挂铃铛,那只能用来防御魔物,对付人类的话,铃铛反而会暴露丝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