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六十章:反追
    所谓士可杀不可辱,巴蒂斯特还没跟杜迪安交上手,甚至都没有被他伤到一根汗毛,却已经有种被极度羞辱的感觉。

    他微微咬牙,心中的怒气让他想要大吼,但他这次忍住了,以免杜迪安趁他怒吼时的声音中悄然前行,借他的怒吼声音掩盖自己行动的声音,他不能再上第二次当了!

    他控制自己冷静下来,收复心情,怒火化作熊熊杀意积压在心中,他扫视着周围每一寸土壤,检查着地上每一片叶子和杂草,寻找杜迪安离去的脚印,以及气味。

    然而,他反复察看了一遍,在这石块附近并没有杜迪安离开的脚印,他心中顿时明白,杜迪安或是那只尸王,具备飞行能力!

    望着辽阔的夜空,巴蒂斯特腾空而起,闻着空气中极淡已四散的气味,拳头紧握,双眼阴沉如水,他知道,想要再找到杜迪安,已经非常难了。

    想到他堂堂深渊,却被一个主宰给忽悠欺骗,甚至是羞辱,他心中的恨意几乎要将脚下整座小山都吞噬,他压抑着怒气,在附近继续搜寻。

    森林中,杜迪安在缓缓向前蠕动,他蠕动的很艰难,因为他将自己和海利莎藏在了一条巨蟒的体内,这巨蟒没死,但也离死不远了,任他摆布。

    借由巨蟒来掩盖气味和热源,他相信,只要那人不是透视之类的感知能力,应该不会察觉到他,毕竟,他在钻入巨蟒前已经将气味掩盖了,虽然掩盖的不够彻底,但如今借由巨蟒来掩盖,就算是嗅觉极其灵敏的人,都难以察觉到他!而且,他还能借用巨蟒的热源来掩盖他自身散发出的微弱热量。

    从后面传来石碎的声音时,杜迪安就知道,自己布置的第二道预警起作用了,他没有停下,反而继续蠕动,保持着蛇类扭动的姿势,蠕动的很缓慢,这时,他用透视穿透巨蟒的身体,看见了高空中极速飞掠而过的身影,正是那位深渊,后者在飞行的同时,也在扫视着地面,不过似乎没能察觉出这条巨蟒的异样。

    以这条巨蟒的体积,吞下两个人,身体只是微微鼓掌一点而已,甚至都没能挤压出人的轮廓。

    杜迪安停留片刻,又继续向前蠕动。

    十来分钟后,杜迪安看见那位深渊又飞了回来,消失在背后的远方。

    他没有钻出蛇口,而是继续控制着巨蟒向前蠕动,半小时后,他再次看见了那位深渊经过,不过这次不是从他头顶,而是从左侧十几里外的森林上空飞过,冲向远方。

    杜迪安心中暗暗苦笑,看来自己留的话把这位深渊气的不轻,明明毫无线索却还不死心,也不怕这么明目张胆的搜寻引来别的魔物。

    他待在这只奄奄一息的巨蟒体内,缠绕在树杆上,翘首望月,静静等待。

    没多久,杜迪安看见那位深渊再次回来,然后飞向远处,他没有理会,控制着这条巨蟒游动到另外一条树杆上盘绕着,等待这个夜晚过去。

    这一次,那位深渊没有再出现,似乎放弃了,杜迪安依然没有从巨蟒体内出来,时不时控制着这巨蟒游动一段距离,在黏糊糊的巨蟒体内待久了,身体也习惯了,不知不觉一夜过去,天边露出曙光,仿佛是希望。

    看见那一缕阳光,杜迪安忽然有些领悟,众生追寻的神与信仰,就像这一道破晓的光,无论多么漆黑的夜,都能撕裂,给黑暗中苟延残喘的人们带来希望,带来光明。

    “只可惜,它不会在夜晚出现,这是宇宙的规则,也是生命的规则……”杜迪安望着温暖的曙光,心中轻轻一叹,希望是美好的,他从不否定,只可惜,希望总是来得太迟,而最悲哀的是,希望永远不会提前,因为提前的希望,只会带来更大的绝望。

    就像提前到来的黎明,拉长了白天的时间,牵动的诸多因素,反而会造成生物链的溃败,这一切,终究是造物的规则。

    唯一能改变的,便是在那漫长黑夜中,成为王者。

    他多愁善感地想着,很快便收起了思绪,白天到了,他也该办正事儿了。

    “从昨晚的情况来看,这位深渊擅于潜伏,追踪,他先前驱逐兽群,不知道是为了猎杀,还是别的目的,那些兽群的普遍体质只是拓荒者,以及内荒级,连主宰都没有一只,猎杀这样的魔物,对深渊来说,未免太低等了,从他交流时的话来看,不知道是他虚张声势,还是在他所在的居住地,真的有跟他实力相匹配的深渊存在,按理说,这里应该不是神国……”

    经过一夜的逃亡,以及躲在巨蟒中漫长的等待,杜迪安想到了很多事情,亚里士多德壁主前往神国一去就是十年,来回往返,可见神国的路途之漫长,虽然这十年不可能全都用在赶路上,但也不会离得这么近,要知道,他从壁内出来到这里,赶路的时间并不算长。

    由此能判定,神国不在附近,这位深渊要么是其它巨壁的存在,要么就是跟阿米莉一样的深渊遗民。

    杜迪安感到头疼,在他大部分时候的感觉中,信息远比战斗力还要关键,他不清楚其他巨壁中是什么情况,只知道壁主是深渊,但,其它的巨壁中除了壁主外,是否还有别的深渊存在?

    从那批入侵巨壁的九人组来看,杜迪安觉得,各个巨壁的实力应该参差不齐,至少那入侵巨壁的九人组所在的巨壁,就比希尔维亚巨壁要强,毕竟,他们能够抽调出九个如此强的高手横跨深渊,找到希尔维亚并且险些将希尔维亚高手全灭,这一点是希尔维亚无法办到的。

    如果昨晚的深渊是来自其它的巨壁,杜迪安觉得还能应付,其它是来自深渊遗民,这事情就棘手了,对他来说,巨壁终归是神国统御下的“官方势力”,虽然巨壁内的实力他不知晓,兴许有两三位深渊以及不少主宰也说不定,但相比之下,深渊遗民反而更可怕。

    毕竟,他无法知晓深渊遗民手里掌握着什么东西,就像阿米莉部族,实力弱小,却手握激光炮这样的恐怖武器,而且还居住在疑似荒神飞船的超级飞行器中,说俗气点就是吊炸天!

    “从他昨天驱逐的兽群方向,应该能找到与他有关的线索。”杜迪安心中暗道,不管是哪种可能,他都打算冒险接近一下,如果是巨壁的话,至少能知道这巨壁的方位也好,今后或许有用,如果是深渊遗民的话,就需要想办法杀死昨晚那人,再打入他们内部看看有没有治疗海利莎的办法了。

    打定主意后,杜迪安从已经仅剩半口气的巨蟒嘴中爬出,然后划破它的肚皮,将海利莎也拉了出来,二人都有些狼狈,不过在荒野中这样的事情倒也习惯了。

    杜迪安带着海利莎横向冲出森林,沿着外面的平原飞掠而去,同时注意着周围,以防昨晚的深渊仍停留在附近,虽然这种可能性很低。

    片刻后,杜迪安找到了一条被践踏得满是泥坑的道路,正是昨晚兽群经过的那条道路,这里的地上时不时隔一段距离就会看见一具魔物的尸体,空气中残留着昨晚那位深渊的气味。

    杜迪安望着脚印来时的方向,目光微凝,收敛气息,跟海利莎一同悄然追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