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六十一章:深渊队伍
    嗖!

    一道身影降落在某个山丘盆地中。

    这盆地里湿气较浓,此刻中央处点着一堆篝火,四个人环绕在篝火旁边,有的倒在篝火边的石块上侧睡,有的手里把玩着小刀,雕刻着木头,有的怀里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轻轻抚摸,望着篝火出神。

    听到动静,其中一个静坐在篝火边闭眼休息的女子开口道:“回来了?”

    另外两人扭头望去,只见一道瘦高的身影从盆地上慢慢走来,干瘦的脸庞在篝火的照耀下,有一丝阴森,正是巴蒂斯特,他没有搭话,一屁股坐在篝火边的一席空地处,随手捡起一根柴火添了进去。

    菲丝尼亚缓缓睁眼,碧蓝色的眼眸落在对面的巴蒂斯特身上,秀眉微蹙,“怎么一身血腥气味,不是告诉过你,出去散心可以,回来时把身上的臭味清理干净了,别影响到咱们明天的大事!”

    “等会儿就去清理。”巴蒂斯特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对这个女人,他想生气也不敢,只能自己郁闷,他现在只要一想到那石壁上的字,便不自禁地咬牙,想要扼腕攥拳,心中的悔意让他憋屈难受,偏偏又是自己一手造成,让他有种无处宣泄的苦闷感。

    菲丝尼亚的碧蓝色眼眸纯粹晶莹,凝视了一眼巴蒂斯特,皱眉道:“出什么事了?”

    “他还能出什么事,肯定是找不到合适的练手对象呗。”旁边雕刻木头的青年抬头笑着说了一句。

    巴蒂斯特白了他一眼,却没隐瞒,道:“今晚出去散步时,被我撞见了一个人,看那人的铠甲样式,应该不是我们那里的人,多半是这附近某个神壁的人。”

    “哦?”

    “这里还有别的深渊?”

    听到巴蒂斯特的话,其他几人全都有了兴趣,抬头看向巴蒂斯特。

    菲丝尼亚微微皱眉,向旁边抱着毛茸茸动物的中年女子道:“维夫特勒,这附近有别的神壁么?”

    这个名字略男性化的中年女子长得却极美,单看外貌绝不会相信她已经五十多岁,白如凝脂的肌肤,秀气魅雅的瓜子脸,显得又冷艳又魅惑,同时还有几分可爱,她抚摸着手里毛茸茸的小动物,另一只手从背后的行囊里摸出一个卷轴,摊开望去,摇头道:“没有,这附近三千里内,没有神壁的存在。”

    “我就说嘛,哪座神壁会离魔坑这么近。”雕刻木头的青年笑道。

    菲丝尼亚皱眉,望着巴蒂斯特道:“你跟那人交过手没,什么实力,中位还是下位?或是……上位?”

    巴蒂斯特叹了口气,微微摇头。

    看见他这模样,菲丝尼亚和维夫特勒以及雕木青年不禁动容。巴蒂斯特看见他们的表情,顿时知道他们会错意了,心中有些纠结,他实在不愿提起这点,“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的话,那人只是个主宰。”

    “主宰?”众人一怔,却是松了口气。

    菲丝尼亚瞧了巴蒂斯特一眼,道:“这主宰有什么特殊么?”

    雕木青年也看出巴蒂斯特的脸色异样,打趣道:“该不会是想杀这主宰,却被他跑掉了吧?”

    巴蒂斯特没想到他一猜就中,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就你话多!”

    “还真是这样?”维夫特勒惊讶。

    雕木青年大笑,道:“巴蒂斯特啥性格你还不知道,在这深渊忽然看见一个人,还是个主宰,不抓来当玩具才怪,看他这垂头丧气的样子,显然是失败了,不过我也就随便一猜,没想到还真中了,哈哈,巴蒂斯特,你居然能让一个主宰从你手里逃掉,真是厉害了!”

    巴蒂斯特嘴角微微抖动,冷冷地瞪着他,道:“他能在我手里溜走,凭你的本事,他能把你溜的团团转,你信不?”

    雕木青年笑了笑,道:“信,我信,谁不知道你追踪能力强,不过换做是我,他可没机会溜,只要被我看见的,都会死在我手里,这点你信不?”

    巴蒂斯特眼中喷火,道:“你什么意思?”

    “够了!”菲丝尼亚见二人又要争吵,皱眉道:“斯特,你先说说什么情况,这人仅仅一个主宰就敢来这里,想必也是有过人本事。”这话是特意给巴蒂斯特一个台阶下,但她心中清楚,能够以主宰之身从巴蒂斯特手里逃走,这绝非“过人本事”简单四个字就能形容的。

    巴蒂斯特轻哼一声,道:“说来这件事也是我疏忽,我正玩的高兴,忽然看见那小子阴在一颗树上,等我偷袭过去时,这小子也察觉到了我,及时躲开了,当时我也不知道,这小子究竟是深渊,还是主宰,最关键的是,这小子还能控制尸王,在他身边有一只美艳的尸王,给我的感觉挺危险的,我当时以为这尸王也是深渊,想到以一敌二,就算我赢了,多半也会受伤,牵连到明天的行动。”

    雕木青年轻轻一笑,嘴角微翘,话虽未说,但意思表达很明显:你分明就是怂了,跟明天的行动何干?

    巴蒂斯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接着继续往下叙说,“等我离开后,才想到这小子可能不是主宰,所以我又回去察看了,结果这小子果然溜了,而且潜伏能力还蛮强,我找了两个多小时,都没找到,如果当时维夫特勒在的话,这小子肯定完蛋!”

    菲丝尼亚碧蓝色眼眸中闪过一丝波动,道:“你说,这人能够控制尸王?”

    “没错!”巴蒂斯特这才想到自己要说的重点,道:“这小子也不知道从哪学会的,我怀疑这小子可能不是其它神壁的人,有可能是这深渊遗民,不是有人说过,这深渊中还遗留着上纪时期的幸存者么,曾经有人还在这里看过深渊遗民制造的东西和活动的痕迹,我怀疑,这小子有可能就是这里的深渊遗民。”

    菲丝尼亚问道:“你跟他交流过么,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语言么?”

    巴蒂斯特说道:“是神壁通用语。”

    “既然是神壁通用语,还怀疑什么?”雕木青年没好气地道。

    巴蒂斯特白了他一眼,道:“深渊遗民难道不会潜入神壁去偷学么,神壁中可没有控制尸王的办法,哪座神壁里的魔物研究所找到了这样的办法,敢不上交?”

    菲丝尼亚微微点头,道:“他是哪的人暂缺不论,目前来看,这人应该还在附近,一个小小主宰虽然对咱们没什么影响,但他掌握的尸王,不知道是什么阶位,不管怎样,维夫特勒,接下来的行动,你多留意下周围,别让人在我们后面捡漏了。”

    “嗯,我会的。”维夫特勒点头,说着摸了摸手里毛茸茸的小动物。

    “等回去后,可以把这人的事情告诉那位大人,他对行尸方面的事情向来很有兴趣,如果知道有人能够控制尸王,估计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此人,到时我们也算提供信息者,如果有价值的话,兴许能得到不小的赏赐。”菲丝尼亚微笑道。

    巴蒂斯特心中一笑,他之所以将这么耻辱的事情说出来,便是这个目的,借由那位大人的手来报仇。

    “你去清洗下吧,天快亮了,我们也准备动身了。”菲丝尼亚向巴蒂斯特说道。

    巴蒂斯特点点头,看了看天色,起身离开。

    ……

    ……

    杜迪安沿着兽群脚印一路而去,他走得不快,以防在来路上随时会撞见那位深渊,他时时刻刻都在隐藏自己的气息,一路潜行,一个多小时后,他来到了一处山丘地带。

    这附近早已没兽群脚印,但还有那位深渊残留的气味,而且除了他的气味外,杜迪安在空气中还闻到了其他的气味,其中还包括女子的淡淡体香。

    杜迪安心中一惊,背脊上渗出冷汗,这里居然还有别人?难道是深渊不止一个?

    他想要转身就走,如果只是昨晚那位深渊一人,即便遇见了,他也有把握正面逃掉,但从空气中闻到的气味来看,至少有四人,如果全都是深渊的话,估计再给他插对翅膀也跑不掉了。

    他停止了向前,慢慢后退远离,等退得越来越远,他心中紧张的感觉也慢慢放松了下来,不禁想到,如果这些人都是深渊的话,那么结队来此作甚?

    狩猎某只魔物?

    等等,除了神国以外,哪个神壁中能有这么多深渊?

    杜迪安虽然不确定闻到的四道气味是不是全都是深渊,但他肯定,至少有两位深渊,否则的话,昨晚那位深渊不可能留四个主宰在那里,自己一个人出来。

    “一下子集结这么多深渊,如果全都是深渊的话,就相当于五位壁主了,这么大阵仗来此,仅仅是狩猎某只魔物?除了魔物,这深渊地区还有什么?深渊遗民?上纪遗迹?”杜迪安心中揣测,这些猜测让他更加好奇,恨不得再次跟随上去一探究竟,但理智告诉他,他不是乐虎国际国际里的主角,没有那么好的气运,即便对方是来找寻什么宝物的,凭他的这点微末力量,也只能干瞪眼看着。

    既然如此,为了饱眼福而冒生命危险,岂不愚蠢?

    “你走你的,我走我的,看在你有同伴的面子上,这次算了,以后要是再狭路相逢了,哼,谁弱谁倒霉。”杜迪安心中这么想着,转念又觉好笑,他跟对方都回头找寻过彼此,但找寻之后,都是无果,只能悻悻然收场。

    眼见太阳已出,杜迪安不再多想,沿着自己原定的轨迹继续向前,与先前探索到的山丘背道而驰,他只祈祷,希望这个方向是跟昨晚的深渊相反而行,而不是同一个路线。

    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横向挪移三百里,再继续向北。

    这次他赶路更加谨慎小心,毕竟,昨晚的深渊和他的同伴随时会出现在周围,也有可能会因为追逐某只魔物跟他撞见,如果是那样,他便只能自认倒霉了。

    三百里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如果在狩猎区域,杜迪安一小时便能飞到,但在深渊中却只能乖乖地徒步前行,沿途遇见不少魔物,大多数都是拓荒级,偶尔也有狩猎者级别的小魔物,但魔物体质虽不高,却大多是毒系,杜迪安要么避而远之,要么全力击杀,不敢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