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六十六章:万人斩级
    洛西克见杜迪安看这么久,心中暗暗揣摩着杜迪安的身份,听到他的话,心中一动,脸上却苦笑道:“大人,这「祈求者」是排在第一的传奇魔物,可遇不可求,您要不换一种?”

    “我就问你,能不能搞到!”杜迪安眯眼,冷声道,他听出洛西克没有明显拒绝,看来有戏,这让他有些兴奋,本来他没抱多大期望,毕竟希尔维亚排在第一的育梦者,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只存在历史当中,还以为这里也是如此。

    洛西克嘴里发苦,他本想说的委婉点,提点一下祈求者难寻,让杜迪安误以为无法得到,没想到杜迪安态度如此蛮横,说话又直接,让他无法再拐弯抹角的拒绝,但要直接摇头说不能,万一杜迪安从这里离开后,再去到别的领地中了解到此事,多半要回来报复他,他可吃不消杜迪安这样的高手来暗杀自己。

    “能是能搞到,但是要花大价钱……”洛西克可怜兮兮地说道,只是话刚说到一半,就被杜迪安打断了。

    “不管花多大代价,必须搞到!”杜迪安眼中闪过一丝惊喜,毫不犹豫地说道,他没想到洛西克真的有办法搞到,这可是自己随便遇见的一个领主啊,跟他差不多的领主还有三四十位,可就这样一个小领主,却能得到这里排列第一的传奇魔物,简直是不可思议!

    不过,他相信洛西克不是说谎,因为没那个必要,就算担心惹怒自己,可办不到的事逞强去做,反而更会激怒自己,风险更大。

    洛西克微微张嘴,一阵哑然,心想你说的倒是轻松,花的又不是你的钱。不过,这话他也就在心里说说,真要说出来,指不定杜迪安干出啥事,从先前杜迪安杀人不眨眼的态度,他就知道眼前这个看似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

    “也是在神殿中购买么?”杜迪安问。

    洛西克微微苦笑,道:“也只有从神殿里才能得到,大人,这些您不知道么?”说到这里,他微微抬眼看了杜迪安一眼,眼神却很清澈,没有流露出怀疑之色。

    杜迪安知道他的想法,道:“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好处,你只需要替我办好事情,等事情办完了,我自会给你一些好处,但如果事情办坏了,后果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洛西克心中一凛,忙道:“大人请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给您办得妥妥当当的。”

    “多久能送到?”杜迪安问。

    洛西克见杜迪安如此急迫,想了一下,道:“祈求者是最强的传奇魔物,它的寄生魂虫需要提前预约,一般来说要半个月才行,如果大人您急需的话,不妨考虑下排在第二的灵魅者,只要十天左右就能买到手,至于排在前十之外的,基本两三天就能到手。”说着,他看了杜迪安一眼,见杜迪安若有所思的表情,似乎没有起疑,心中才稍松了口气。

    实际上他还有话没说,那就是如果花双倍的价钱,再塞点钱打理一下里面的关系,即便是祈求者这样的传奇寄生魂虫,都能在三天内到手!

    不过,想到杜迪安对这些似乎不了解,他才冒险省去了这些事,心想杜迪安能从这里得到祈求者,多半也不会去其他领地再询问。

    杜迪安对这里的情况不了解,的确没想过能通过花钱打理就能提前得到传奇寄生魂虫,对他而言,这可是从魔物体内取出的东西,哪是说买就能买到的,可是洛西克的话却打翻了他原由的观念,在这座巨壁内,在那神秘的神殿中,似乎传奇寄生魂虫只是货物,有钱就能买。

    “还需要预约?”杜迪安思索一下,问道:“这祈求者寄生魂虫在神殿里没有储存吗?不可能吧,需要这么久才能到手?难道你下了订单,他们再出去猎杀不成?”

    洛西克心中微跳,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这是神殿的事,我们这些领主无权过问,不过一些在王都有关系和人脉的领主,或许知道一些内部消息。”他说的这话半真半假,料杜迪安也辨不出来,从杜迪安的表现来看,他已经大致猜到了杜迪安的身份,这让他心中有些颤栗,如果杜迪安是来自壁外的地方,那么他的处境就更危险了,一旦杜迪安利用完他,很可能会将他灭口。

    杜迪安狐疑地看着他,丝毫不掩饰心中的怀疑,反而充分的表露在脸上,就这么满脸**裸地写着“怀疑”二字地盯着洛西克,也没说话,就这么直盯着,他心中虽然不知道洛西克有没有骗他,但为了防止他撒谎,特意来讹诈一下看看。

    洛西克望着杜迪安一脸怀疑的态度,心头跳动了一下,他本来就撒谎了,又被杜迪安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哪怕他当领主多年,城府深沉,也有那么一丝心虚,这是人性使然,何况杜迪安并非普通人,本身便有几分上位者的气质,又掌握着洛西克的性命,随手能灭杀,他心中没办法不紧张,但他表情却竭力保持着平静,苦笑着说道:“大人,我绝没有欺瞒你,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您问问别的领主,都是这样,要是我有半句谎话,您再回来处置我也行。”

    他说的非常诚恳,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

    任谁看到这样的态度,都会打消疑虑。

    但杜迪安眼睛眯了眯,说道:“生命来之不易,能含着金汤匙出生在领主家庭就更不容易了,忘了告诉你,我有一种能力,是专门测谎的,而你刚刚说谎了,具体是哪句,我就不知道了,但我希望你能坦白,否则我只能遗憾的让你永远沉默了,对我而言,再找一个领主也只是多跑几步路而已,知道么?”

    他这话不是故意吓唬,而是通过透视,看见了洛西克的身体状况,他在希尔维亚当上壁主后的两年内,偶尔也会翻看一些超级芯片中记载的旧时代的心理类书籍,配合他的透视能力,几乎等同于是一个测谎能力,而洛西克先前的反应,心跳加快几拍,手指微动,毛孔收缩,以及其它的微小反应,都充分表明,他撒谎了。

    洛西克喉咙滚动,心中凉了下去,他看着杜迪安认真的表情,知道杜迪安没有骗他,换做其他人这么说,他早就嗤之以鼻了,但杜迪安说出来却不同,他早已对杜迪安的身份猜测,认定是壁外人,而壁外之人有什么样的能力,完全不在他的了解中。

    不过,他自然也不会就这么轻易完全坦露,只能说道:“我真没骗你,只不过有句话我没说,那些能够跟神殿有交往的领主,麾下高手如云,即便是大人您去了,多半也讨不到好。”他说的这话是真的,说完他便抬头看了看杜迪安,想要看看杜迪安的反应,是不是真的具有测谎能力。

    杜迪安眯眼道:“就这些?”

    洛西克被杜迪安看得有些不舒服,没想到这年轻人如此难糊弄,硬着头皮道:“大人您问的事情,我该说的都说了,就这些。”他心想,就算杜迪安今后知道他故意省略了一些事情,自己到时也能借口说一时紧张,忘记了。

    杜迪安没再追究,他对这里完全不熟悉,只能靠威压来使洛西克自觉坦白,对方真要撒谎隐瞒什么事,他也没辙,靠身体反应来分析心理,也不是百分百准确,他只能继续问道:“这祈求者你能买几个?既然能买,在你的领地中,也有用祈求者的高手?”

    洛西克见杜迪安不满足一个的样子,差点要吐血,苦着脸道:“大人,以我手里的东西,能够从神殿那里买到一个,估计就要倾家荡产了,在我手下的人,可没福气用这么好的东西,有买一个祈求者的资源,我可以买十个其它的传奇寄生魂虫了。”

    杜迪安挑挑眉,心想这倒也是,排在第一的,就算能买,价格也是最贵的,看来这东西虽然想买就能买,但也不是每个贵族都买得起的,而像洛西克这样的贵族还有三四十个,基本都买不起。

    “神殿里的高层,应该用得起这东西,居然还有富余的出售出来。”杜迪安微微眯眼,想了一下,向洛西克问道:“你眼里最强的领主是谁,比你这领地强多少?”

    洛西克心中撇嘴,还装,还你眼里?你明摆着直接问这里最强的领主不就得了。想归想,他回答却很老实,依着杜迪安的话道:“我觉得,最强的领主应该是红玫瑰领主,他们领地的面积比我这里可大多了,万人斩级的高手就有数十个,远不是我们这里能比的。”

    “万人斩?”杜迪安挑眉,瞥了一眼地上的青年尸体,“就这样的?”

    洛西克点头,心中更加确定杜迪安的身份了。

    杜迪安却没理会有没有暴露自己身份,他并不在乎这点,只是没料到这座巨壁中对拓荒者的身份,居然称作万人斩,看来这实力等级并非神国统一划分的,要想知道统一的称呼,还得去神国才行。

    “在万人斩上面的高手有没?”杜迪安问。

    洛西克知道杜迪安问的可能不是红玫瑰领地,但还是如实答道:“有的,据说红玫瑰领地就有两位魔将级高手,能轻易杀死万人斩。”说到这里,看了杜迪安一眼,在他看来,杜迪安便是属于这个级别的。

    杜迪安又听到一个不同的称呼,皱了皱眉,没说什么,又再次问了一些其他的事情,诸如王都的情况,神殿的情况,以及魔物研究所。

    不过,当问到魔物研究所时,洛西克却说自己没听过。

    杜迪安顿时就奇怪了,随后问了魔物图鉴的出处,才知道神殿果然就是这里的魔物研究所,只是没想到地位却摇身一变,成了这里最强的势力。

    通过跟洛西克的交谈,杜迪安也渐渐明白了这里的制度,领主之上,便是王都里的皇室,然后便是和皇室平起平坐的神殿。

    领主效忠于王室,却敬畏于神殿。

    “看来,在这里,魔物研究所的管事人对权利有不小的野心,所有领主手下的高手,都来自神殿,可以说,领主斗的再凶,在神殿面前也得服服帖帖,如果不是皇室有壁主坐镇,而壁主能够横跨深渊地区进入神国,多半这神殿连王室都要软控制了,不过现在也跟骑在皇室头上没什么两样……”杜迪安心中暗暗想着,这里的魔物研究所,有点像希尔维亚里的修道院。

    黑白颠倒,明明是魔,却偏偏以神的身份自居,而且做的比神还要称职。

    事情交谈完了以后,杜迪安上前,手掌快速在洛西克的肩膀上面拍打两下。

    洛西克感觉肩膀一酸,似乎有什么东西钻进了身体中,他吓得脸色发白,退后两步,又惧又怒地看着杜迪安,“你,你做什么?不是说好……”

    杜迪安抬手打断他的话,道:“别担心,暂时要不了你的小命,只是给你的身体里装了点小东西,只要你老实听话,半个月后把祈求者送到我面前,我自会将这东西取出,另外顺便告诉你,不要去做无用功,除了我,你们这里没人能找到这东西,甚至都看不出你体内有什么异样。”

    他故意说了“你们这里”,先前问了那么多问题,这洛西克只要不傻,早就能猜到他的身份。

    他现在这么说,等于是承认了,同时也给洛西克更大的忌惮。

    “差点忘记告诉你,如果二十天后这东西没取出来,你的下场你绝不愿意看到,哦对了,你的妻子和孩子们,更不愿看见那种画面,所以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我在镇上一家叫青蛙旅馆的租了房,十五天后,我会到那里等你。”杜迪安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洛西克身体向后缩了缩,有些畏惧,脸色难看得要命,他丝毫不怀疑杜迪安说的话,先前杜迪安手指点过肩膀时,他都没看清,但感觉肩膀明显有什么东西钻进来了一样,酥酥麻麻的,他现在只期盼杜迪安说的话不是真的,希望回头他能找到人将那东西取出来。

    杜迪安微微一笑,将手掌遮在洛西克眼前,当手掌放下时,洛西克只看见魔物图鉴从自己眼前抛起又落下,而自己面前的杜迪安,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小册子啪嗒一声摔在地上,冰冷的声响,让他的心也凉了下去。

    从洛西克的庄园中翻出后,杜迪安乘着夜色回到镇上,他先前拍打洛西克的肩膀,自然不是真的殖入了什么东西进去,只是点在了他的穴位上,他从超级芯片中看过自己老祖宗留下的穴位知识,这是古医术的精华,正因如此,他只能忽悠洛西克,说他们这里的人检查不出来,他这话说出来了,到时洛西克真找人看不出毛病,心里多半也会有所顾虑,不敢不当一回事。

    毕竟,涉及到自己小命的事,只需要一小部分的怀疑,就足以让人受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