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六十八章:归位
    离开旅馆后,杜迪安带着海利莎来到小镇上逛了起来,主要是想趁这次补给的机会,给海利莎和自己买几套替换的衣物,虽然他能够适当忍受脏乱,但既然有条件讲究,自然还是要以舒适为主,人活着本来不也就图这两个字儿么。

    逛了几家不错的裁缝店,杜迪安订了几套衣服,过几天就能拿到。

    “大哥哥,您要买花吗?”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是一个抱着花的小女孩。

    杜迪安闻言看了一眼身边的海利莎,点点头,“多少钱一束?”

    “一个铜币。”小女孩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纯真地看着杜迪安。

    铜币是最小的单位,在这里也以铜币、银币和金币来计算,不过印刻在铜币上的头像,却是不同,因此希尔维亚的钱币在这里只会被认为是仿冒品,要抓去蹲大牢。

    杜迪安点点头,从手里顺手摸来的钱袋中掏出一枚淡青色铜币交给她,从她手里挑选了一朵颜色偏紫的花,这些花他在来时路上的荒野中见过,多半是这小女孩或她背后的人采摘的,卖一个铜币虽低,但也等于是白捡的钱,只需要付出一点廉价的劳动力就行。

    “大哥哥,您女朋友这么漂亮,您不多买几束么?”小女孩见杜迪安声音温和,纯真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机灵,讨好地说道。

    杜迪安没理她的推销,将花别在海利莎的鬓边,轻声问道:“很好看,喜欢吗?”

    海利莎默默无言,没有反应。

    杜迪安微微一笑,牵起她的手径直离去。

    小女孩刚要开口再劝,毕竟当着自己的女伴,一般人不好意思拒绝,而且看杜迪安的打扮也不是缺钱的人,不过没等她继续劝说,杜迪安已经走了,她心中叹了口气,小脸上略显遗憾,但很快又打起精神,物色起新的目标。

    逛到下午四点左右,杜迪安带海利莎找了个较为高档的餐厅中吃晚饭,边吃边望着窗外照来的夕阳,向海利莎道:“这样的日子,其实也不错。”

    海利莎默然。

    杜迪安看了她一眼,心中忽然有些遗憾,如果海利莎恢复正常的话,他跟她就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倒也无忧无虑。

    到了夜深人静时,杜迪安带着海利莎来到了一家私人诊所前,这诊所内漆黑一片,已经关门,杜迪安等周围无人时,带着海利莎潜了进去,很快便在诊所中找到一些药物和手术工具,他将这些东西打包系上,来到小镇外的郊区荒野中,明月高悬,将地面照得亮如白昼,远处的荒原上隐隐能听见狼的吼叫,以及低低切切的虫鸣声,以及蛙类的叫声。

    杜迪安找了个较干净的地方坐下,让海利莎看守在旁边,然后将止血药和纱布等东西铺开。

    想到要在此砍断自己的右臂,杜迪安不自禁地轻叹了口气,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他抬起右臂看去,只见臂内的金色已经染向没有冰化的肩膀,不能再拖延了。

    他深吸了口气,进入到魔身状态,左手镰刀化,背部的几条利刃肢体像尾巴般扬起。

    “断!”他意念一动,全身的利刃肢体朝右臂的肩膀处斩去。

    噌地一声,削出些许冰屑。

    利刃弹开,杜迪安望着有些震痛的右臂,冰化的胳膊处只有几道划痕,并没有被斩断,坚固的程度一如上次那样。

    杜迪安微微默然,心中再无半分侥幸,只能将整条手臂切断了!他踌躇了几秒,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一道利刃肢体飞速斩出,噗地一声,刺入到肩膀中,顿时鲜血涌出。

    血肉之躯与冰化的右臂形成鲜明对比,在利刃肢体面前轻易被撕裂。

    剧痛让杜迪安忍不住握紧拳头,此刻利刃肢体已经切入肩膀,只需再稍一用力,就能将右臂完全切断!

    相比手臂带来的痛楚,他更心痛,不过事已至此,再不舍也必须得断了。他心中一咬牙,刚准备切下去,忽然,右臂中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紧接着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里面抽离了出来。

    杜迪安不禁望去,只见右臂中还是那样,并没有什么变化,刚才的感觉仿佛是错觉。

    他定睛看了两眼,很快便发现,这并非错觉,右臂内的酥麻感觉伴随着那种抽离的感觉一起传来,没错,在早已失去知觉的右臂中,居然再次有‘感觉’传递出来!

    杜迪安怔了怔,看了一会儿右臂,依然没瞧出异状在哪,不过他已经确认,右臂的确恢复了知觉,不过这知觉还是较为麻木,手臂表面的触觉仍毫无反应,但如果刺痛内部的话,倒是能感觉一二。

    他心中苦涩,临到断臂时,右臂却恢复了些许知觉,让他觉得讽刺。

    在他准备继续发力时,忽然间,一种熟悉的爬行感觉,从体内传来,这让杜迪安顿时大惊,透视运转到极致,迅速朝爬动之处望去。

    这一看便呆住。

    只见在右边肋骨下面,竟有一只全身毛发像利刃的毛球,在缓慢爬动,这东西约莫手指甲盖大小,身体以黑色为主,但几道利刃位置,却泛着金色。

    自己体内什么时候滋生出这样的东西?杜迪安寒毛竖起,头皮发麻,挥舞利刃划破胸口,刺向这利刃毛球般的小东西。

    似乎感受到威胁,这小东西先前缓慢的速度顿时加快,而加快便导致了一路所过,将不少血管和脉络切断。

    杜迪安痛得惨叫一声,感觉胸口像被一颗仙人球生生摩擦而过,火辣辣的剧痛让他身体抖动,有时意志力的忍耐是一回事,但身体被疼痛刺激的反应却是不受控制的,就像意志力高的人,也不会面对挠痒无动于衷,最多是不会以此屈辱,抛弃尊严。

    剧痛让杜迪安的利刃追击停了下来,他担心利刃强行刺杀这小东西,会将自己整个身体撕裂,胸斩!

    这疼痛没持续多久,忽然一种怪异的感觉传来,让杜迪安一下子从难以忍受的剧痛中清醒过来,这一刹,胸前的剧痛似乎都减弱了数倍,他忍不住低头望去,这一看再次呆住,只见那利刃毛球怪物,居然爬到了胸前的魔巢中,并且蜷缩在了一起,身上凸起的利刃毛刺也像羽毛般柔顺地裹住身体,缩成一团,刚好占据整个魔巢。

    杜迪安呆了呆,脑子中一片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