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七十五章:深渊
    片刻后,神官老头从卷宗中翻出一本较破旧的书籍,拍了拍上面的灰尘,翻开看了两眼,确认无误,转身交给了洛西克,“大人,这本秘典上记载了极冰虫的相关资料,包括已经核实的外貌和习性,以及能力外,还有一些搜集过来的游人传闻和故事,可做参考。”

    顿了一下,他接着道:“这秘典比较珍贵,大人您看看便可,可不能外传。”

    洛西克客气道:“这是自然,我就在这看看,您先忙。”

    神官老头点点头,转身去忙自己的事了。

    洛西克坐到旁边的沙发上,装模作样地打开翻看两眼,便递交到旁边早就等得不耐烦的杜迪安手里。

    杜迪安见这书籍不薄,估计有上百页纸,他慢慢翻开,心中有一丝紧张,书的开头并没有多余的废话,也没有引申和注明,毕竟不是乐虎国际国际,目的不是吸引人读下去,所以一开篇便是真枪实弹的资料记载,当翻到第二页时,一张素描的怪物模样,便出现在杜迪安眼前。

    看见这怪物的形状,杜迪安心中一震,眼中露出一丝不可思议。

    他的猜想竟然是对的!

    这极冰虫,居然真的就是那水晶荒虫!

    杜迪安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心中顿时一阵激动和兴奋,头一次,他觉得自己被上天眷顾了!

    以前虽然他也走运过,但都付出了不小代价,甚至是差点丢掉小命,比如得到割裂者魔痕时,他险些就成为了小割裂者的补品,虽然最后他活了下来,还因祸得福,但福祸相依,他并没有觉得是老天爷照顾自己,而是自己拯救了自己,运气也是靠自己拼来的!

    可是这一次,他却有种被幸运砸中的感觉。

    虽然跟水晶荒虫战斗时,他同样险些丢掉小命,全靠海利莎相助才得以将水晶荒虫击败,但对他而言,危险早已过去,手里的水晶荒虫尸体,在他眼中只有研究价值,可没想到,这东西却是打通深渊钥匙的极冰虫!

    这感觉就像白捡到的一样!

    这岂不是说,他现在就能成为深渊?

    一想到这点,杜迪安就感觉有些不真实,他甚至都做好了准备,等潜入神国后,小心经营,再偷偷打探消息,兴许几年后,自己就能掌握成为深渊的办法。

    可现在,通往深渊的钥匙就握在自己手上。

    “大人?”洛西克见杜迪安脸色一阵变幻,不禁小心地叫了一声。

    杜迪安回过神来,没有理他,急不可耐地飞快向下翻去,素描上的图案跟水晶荒虫外形相似,此外旁边还有长度,宽度等数据,因此他才觉得,这就是水晶荒虫,但世界上魔物无数,相似的魔物并非没有,还需要看其它的资料才能完全确定。

    连看四五页,杜迪安轻吐了口气,没错,水晶荒虫的确就是极冰虫,无论是形态,还是能力,还是生活习性,还是战斗形态以及死后的状态,都跟水晶荒虫一致!

    他甚至觉得,这资料就是根据他遇见的那只水晶荒虫所描写的,在他看到的方面,没有半点误差!

    再往后翻,就是一些关于极冰虫的传说故事,这传说故事中出现了战神一族的身影,以及魔物大战等等,杜迪安略略翻看几眼,看到后面,还看见一些比较玄乎的说法,说极冰虫来自极北之地,在那里有神灵居住等等。

    传说不可信,但也不全是假的,杜迪安知道,这上面说的极北之地便是旧时代的北极,这极冰虫的名字跟能力挂钩,而冰又会让人联想到北极和南极这两座冰川雪地,兴许极冰虫真的喜欢生活在北极也未必。

    想到这里,他心中有一丝念想,如果有机会的话,去一趟北极也未尝不可,如果那里真的有极冰虫群居,那就赚大了。

    兴许在这里罕见的极冰虫,在那里却是遍地都是也说不准。

    心中想了想,杜迪安还是清醒过来,他连现在自己所处的地境都没搞清楚,更别说去北极了,而且中间隔着海洋,就算他能飞,难不成跨洋去北极?万一海洋上空有什么鸟群聚集,他反而是去送餐了,而且如今陆地上到处是魔物,海洋里是什么情况还不知道,要是也受到影响,那情况想想便头皮发麻。

    想到这里,他心中的兴奋忽然间平复了许多,甚至有一丝忧郁,“如果海洋中的生物也都变异魔化了,地球还是原来的地球么?即便驱逐了所有魔物,打破了所有巨壁,能够畅游大地,可是被海洋包围的陆地,跟巨壁有什么区别?也只是一个大点的羊圈罢了。”

    沉默片刻,杜迪安忽然哑然失笑,自己也真是够敢想的,别说海洋生物有没有魔化,即便有也跟他八竿子打不着,单是驱逐陆地上的魔物,对他而言也只能幻想一下罢了,这难度比成为深渊还要困难千倍万倍,而他现在,却只是一个刚刚得到深渊钥匙的求生者。

    即便是踏入了深渊,也不算什么。

    换做以前,杜迪安还会认为深渊应该算是灾后人类世界的顶级一流了,但现在知道连这一座巨壁中,都有三位深渊,再结合亚里士多德亲赴神国的事,他便知道,在神国中深渊最多只能算上位者,但距离真正的顶级大佬,还差了不少距离,单是一个神国的水就如此深,更别说这片大地上无数的魔物了。

    杜迪安微微摇头,没有再多想,他知道自己还是有点旧时代思想情结,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挣脱巨壁的束缚,再次回到旧时代的世界,人们想去哪就去哪,但他也明白,时代不同了,很多事情他即便想改变,也是有心无力,难以企及。

    实力提升的越多,曾经当拾荒者时打破巨壁的梦想,便越发淡了,因为力量越强,他反而越看清了这种难度,这种距离,如今的他,已经很少有这样的冲劲和幻想,只希望能够将海利莎恢复原样,便心满意足了。

    将书退还给神官老头,洛西克和杜迪安还有海利莎一同离开了神殿,此刻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街上华灯初上,热闹无比,尤其是神殿附近一带,几家大型店铺环绕,可谓是附近最热闹的几处街道之一。

    洛西克带着杜迪安返回酒店。

    “给点钱,这几天我打算到处转转。”回酒店的路上,车厢中,杜迪安直言不讳地跟洛西克要钱,仿佛是天经地义。

    洛西克嘴角抽了抽,不过想到杜迪安能够离开自己一段时间,倒也不错,总好过时刻被杜迪安盯着,他犹豫一下后,便从口袋里摸出一叠金票交给杜迪安,“身上只带了这些,其余的付了祈求者的订金。”

    杜迪安有透视,知道他没有说谎,接过金票看也不看,往口袋里一揣,然后便若无其事地打量起街边的风景。

    洛西克心中苦涩,感觉自己倒了血霉,这次帮杜迪安办事,好处半点都没,事情过后,却有可能倾家荡产,甚至被其他领主吞并。

    这种买卖,一般人拼死也不会接受,但他没得选,因为他连跟杜迪安拼命的资格都没有。

    如今知道极冰虫就是水晶荒虫,杜迪安对祈求者魔痕也没抱什么期待了,对他来说,可有可无,拿到手或许也只是当能源材料,注入到胸口的这个利刃毛球寄生魂虫体内,他觉得,这东西应该就是割裂者寄生魂虫,毕竟,他现在的魔身依然还是割裂者就足以说明一切。

    他现在只想尽快离开此地,找个地方将极冰虫吸收了,进化成深渊。

    吸收极冰虫的方法,在那书籍上也有记载,杜迪安只需准备一些辅助道具就行,并不难。

    很快,到了酒店,洛西克和杜迪安一同下车。

    进入酒店时,洛西克准备送杜迪安回房,迎面几人闲聊着走过来,其中一人似乎认得洛西克,立刻叫道:“洛西克领主?”

    洛西克抬头一瞧,有些意外,“老罗?你也在?”

    “你也收到了宴请?”叫老罗的中年人很快便明白过来,笑道:“好久没见了,晚上去我房里聊会儿?”

    洛西克瞟了旁边的杜迪安一眼。

    杜迪安没打算理会洛西克的私人交际,道:“你去吧,我也有些累。”

    见状,洛西克立刻向老罗点头,笑道:“那晚上到你房里再说。”

    老罗和他身边的几人诧异地看了一眼杜迪安,老罗知道洛西克的身份,旁边几人虽然不认识洛西克,但老罗一声领主叫出口,便知道洛西克是何等人物,不过看他刚才的表现,似乎很是敬畏杜迪安,这让他们几人不由得多看了杜迪安几眼,心中暗暗揣摩起杜迪安的身份。

    不过,几人都是位高权重的人物,虽然心中留意,表面却笑呵呵的,完全没表露出来。

    杜迪安没让洛西克送,自己带着海利莎上楼了。

    等杜迪安上楼时,老罗和洛西克等人立刻熟络地闲聊起来,其间不经意地提到了一下杜迪安,但洛西克哪会不知道他们的心思,打个哈哈便忽略了过去,他虽然很想告诉其他领主,这位是壁外入侵者,自己被他挟持了,但这话他哪敢公然说出口,何况杜迪安还在这里呢!

    他虽然不是拓荒者,但也知道拓荒者有什么本事,除了力量惊人外,拓荒者都有各自的看家本领,以杜迪安的实力,要听见方圆三里内的谈话声,简直轻而易举。

    事实的确如此,不过杜迪安来到自己的房间后,并没有太关注洛西克,他觉得给他两个胆子,他也不敢暴露出自己的身份,这无异于找死。

    杜迪安和海利莎坐在窗前,欣赏着外面的夜景,这酒店简直很高,外面的远景和近景都非常漂亮,灯火辉煌,能看到这样的美丽夜景,也说明这间酒店的档次很高。

    杜迪安一边跟海利莎说着外面的趣事儿,一边思考着吸收极冰虫之后的事情。

    等成为深渊后,他便能继续赶路了,那祈求者要与不要没差别,如果是当补品的话,祈求者和其他较差的传奇寄生魂虫,并无差别,都是同一级别。

    想着想着,夜色渐深,杜迪安也困了,抱着海利莎来到柔软大床上,相拥而眠。

    睡到半夜,杜迪安被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给吵醒了,这声音不大,但在他的耳中却有些响亮,加上这几天他进入巨壁后,睡得很舒服,因此倒不是特别困。

    杜迪安略微凝神辨别一下,发现这低语谈话声是来自楼下两三层的一个房间,其中他还听到了洛西克的声音,先前将他吵醒的,便是洛西克的话,他当时还道是洛西克过来叫他起床了。

    杜迪安想到先前招呼洛西克的人,微微皱眉,再取出怀表一看时间,自己才刚睡两小时不到,算起来现在才刚到十二点,对某些喜欢夜生活的人来说,也不算太晚。

    他刚要继续入睡,忽然间眉头一动,仔细地聆听起洛西克等人的谈话。

    片刻后,窃窃私语声停了下来,已经散会。

    杜迪安若有所思,用透视瞟了一眼楼下,目光穿过几个房间,却发现楼下几个房间里的人,有的睡了,有的没睡,在跟女伴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其中好几个房间里都有守卫静候在窗边,全都是拓荒者级别。

    而洛西克谈话的房间,四五个人各自散去,陆续出门。

    杜迪安收回目光,脑海中回想着他们交谈的事,“宴请的目的?跟深渊有关?”

    谈话中,跟洛西克关系要好的老罗和另外两人猜测此次宴会召集他们的目的,其中一人说得到消息,似乎跟深渊有关,需要大量钱财和人力,所以召集他们过来。

    杜迪安想了想,忽然心中一动,这几人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住在这里的人,身边哪个没有拓荒者守卫,如果有心要偷听他们的谈话,并不难,难道说,那个放出消息跟深渊有关的人,是故意这么说的?

    如果是故意的,目的是什么?

    杜迪安微微皱眉,思索片刻,最后还是想不出什么原因,他没再多想,继续闭眼睡了。

    等天一亮,杜迪安便离开了酒店,带着海利莎一同离去,没跟洛西克打招呼,不过出门时撞见了洛西克的女儿,洛思妮。

    杜迪安没想到这小姑娘起的这么早,瞟了她一眼,没说什么,擦肩而过。

    洛思妮也看到了杜迪安,心中一阵气怒,不过却忍住了,昨天她问过管家关于杜迪安的事,虽然管家说的含含糊糊,但她也听出了一些眉目,杜迪安不是好惹的人,就连她父亲,都不敢招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