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七十六章:灼烧
    离开酒店,叫了马车,杜迪安准备出城。

    有洛西克给的身份证明和一大叠金票,杜迪安很顺利就通过守卫的盘询,出了王都后,带着海利莎从荒野郊区绕行,沿途的穷山恶水中遇见不少豺狼虎豹和毒蛇怪虫,好在这些对普通人来说望而生畏的东西,对杜迪安而言并不算什么,经过三个多小时赶路,他找到了原先藏着包裹的洞穴。

    洞穴里盘踞着一条六七米长的巨蟒,洞口有搏斗的痕迹,以及啃噬得血淋淋的兽骨,再看这条巨蟒,嘴里可不止两根獠牙,而是满嘴密齿,一看就不是单纯将猎物整个吞下腹中消化的那种。

    杜迪安踏入洞穴中,在这巨蟒从暗处扑来的时候,抬手一甩,割裂战刀的刀面拍在了巨蟒的脑袋上,巨蟒脑袋一歪,撞在岩壁上昏了过去。

    杜迪安没有理会,来到洞穴深处,刨开泥土,将里面的背囊取出,离开了洞穴,在这山林间找了一处环境较宽敞舒适的地方,依靠着一座小瀑布和水池,他坐在岩石上,飞快将背囊打开,目光一扫,从里面底部将那只密封着水晶荒虫的罐子拿起。

    用透视望去,里面满满一片暗银色黏液。

    杜迪安目光凝重,用割裂者战刀将罐盖挑起,只见里面满满的银色黏液,像凝固,又像在流动,光线照在上面,变幻不定。

    杜迪安早有准备,身影一闪,从原地消失,片刻后如一阵风般归来,手里却拎着一只三四米长的猛虎,这猛虎被杜迪安夹着腰,像一只大猫,挣扎咆哮,但脑袋无论如何扭动,都无法咬到杜迪安。

    杜迪安将这只轻度变异的猛虎丢到罐子旁,这猛虎一身火红色毛发根根炸起,对杜迪安怒目而视,蓄势欲扑,不过它并没有直接冲向杜迪安,简单的思维告诉它,眼前的人类非常危险。

    在它低吼着试图吓退杜迪安时,异变陡然发生了。

    只见红毛猛虎脚边罐子中的暗银色黏液,倏然间像一条条毒蛇从中蹿起,朝距离最近的猛虎后腿缠绕而去。

    这异变惊动了猛虎,它怒吼一声,想要跳开,但后退已经被缠上,很快,水银色黏液蔓延到它全身,从毛发中钻入进去。

    看见这一幕,杜迪安瞳孔微缩,虽然料到这东西还没完全死绝,但没想到在没有氧气的罐子里待这么久,居然还能活下来!

    这是生物吗?

    这已经超脱了生物的范畴吧?!

    杜迪安顾不得省力,立刻用透视察看,这一看顿时震撼,只见水银黏液钻入到红毛猛虎体内,像一张张螺旋的丝线,分散开来,密布在猛虎的骨骼上,血肉上,以及内脏等器官上,骤一看去,这猛虎体内已经形成了一片银色交织的网,而且网的扩散幅度在迅速延伸,从后半身到前半身,然后顺着脖子涌入到大脑中!

    吼!

    当水银黏液钻入猛虎的大脑时,猛虎陡然大吼一声,然后下一刻沉寂了下来,没有先前的痛苦咆哮,也没有嘶吼,忽然间安静了。

    它安静地立在那里,树林的风吹过,隐隐有几分凉意。

    杜迪安看见银色丝网迅速密布猛虎的整颗大脑,在脑组织上覆盖,他心中登时有一种不详预感,以及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下一刻,杜迪安便看见猛虎的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幅度很轻,然后便见猛虎慢慢地抬起了头,原先的琥珀色眼瞳上,此刻有几分银色血丝,看着有些诡异。

    “还不死心么?”杜迪安看见猛虎的眸子,微微皱眉。

    吼!

    下一刻,猛虎陡然冲了过来。

    速度快如闪电,如一道红色火光,在杜迪安眼前掠过。

    杜迪安身体骤然侧身一闪,避开了猛虎的扑击,抬手抡起割裂者战刀斩落而下。

    噗地一声,猛虎的脑袋应声落地。

    鲜血从断颈处喷涌出来,但刚喷出一部分就止住了,伤口处迅速覆盖上银色网状黏液,似乎将伤势给止住,然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无头猛虎竟调转过身,用断颈“望着”杜迪安。

    杜迪安脸色微变,他倒是不怕这水晶荒虫,但这东西的诡异之处,却一次有一次刷新他的认知。

    在他心惊时,地面忽然传来蠕动声响,以及落叶被拨动的声音,杜迪安余光一扫,脸色再次微微一变,只见被斩断的虎头下生长出许多银须,像一只只嫩芽般的小脚,朝猛虎爬过去。

    杜迪安看得一阵牙酸,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虽然预感到接下来的事,但他没有阻止,反而想看看那一幕。

    如他所愿,虎头爬到猛虎脚边后,从猛虎断颈处的银色黏液立刻涌出,像数十条细小的银色血管,蜿蜒而下,而地上的虎头也翻了过来,断面朝上,两处的银色黏液相会,立刻黏在一起,将虎头拉升而上,再次回到了断颈上,除了伤口处的毛发被鲜血溅到了黏在一起外,谁都看不出这颗脑袋被斩下来过!

    吼!

    虎啸再次响起。

    杜迪安凝视了片刻,轻舒了口气,没想到这颗脑袋不但连接上了,还能再用,这说明各方面的组织也重新连接愈合了,同样也说明,这水晶荒虫有多么难缠!

    “死而不僵,说的就是你吧!”杜迪安静静地看着它,虽然震撼于这水晶荒虫的诡异能力,不过他并不惧怕,如今的他今非昔比,从先前被水晶荒虫操控的猛虎速度来看,就知道不是自己对手。

    嗖!

    在杜迪安思索时,猛虎再次扑了过来,同时陡然张开大口。

    杜迪安顿时回过神来,心中耸然一惊,急忙闪躲。

    噗!

    一道白光闪过,嘭地一声,砸到杜迪安后面的水池中,下一刻,咔咔声响起,杜迪安匆忙瞥去一看,脸色微变,只见暗流涌动的水池竟瞬间结冰!

    杜迪安心中暗暗发憷,果然还是不能大意。

    嗖!

    猛虎再次朝杜迪安张口。

    杜迪安眯紧眼眸,在它张口吐出的瞬间,身影一晃,躲了开来,虽然这猛虎还能施展水晶荒虫的招数,威力不减,但速度却慢了很多。

    杜迪安注意到这点后,在第二次躲避的同时,便迅速靠近了过去,甩动战刀横切而过。

    猛虎想要跳开躲避,但奈何速度太慢,在杜迪安眼中像慢动作一般,噗地一声,战刀从猛虎的鼻子横切而入,一直斩到它的腰部,可谓是将身体削开一分为二。

    以割裂刀的锋利,本该轻松斩断,但被水晶荒虫控制后,猛虎体内的骨骼强度和内脏坚韧性却成倍增长,导致没能直接削到尾巴上。

    杜迪安望着伤口处蠕动的白须,脸色微冷,猛地抬起寒冰利爪,从其背上挥舞而下,嘭地一声,地面巨震,猛虎趴在了地上,身下是一个巨坑。

    杜迪安抽起战刀,连续三斩,猛虎的身体立刻被切成数段。

    杜迪安将它的脑袋劈成几块,冷冷地看着一地碎尸,虽然水晶荒虫控制了这猛虎,爆发出强悍的战斗力,但猛虎的底子比较太薄,虽然骨骼和内脏被强化了,但也无法支撑着它爆发出太高的力量,只是勉强到内荒级水平,就算杜迪安还是之前的力量,也能轻易将它碎尸。

    不过,能将一个普通变异生物在短时间内提升到内荒级的层次,这一点已经相当恐怖了。

    杜迪安望着地上的碎尸还有重组的打算,微微皱眉,跳到旁边飞快劈开几颗大树,然后取出随身火柴,将树皮剥丝点燃,树叶和树皮很快烧了起来。

    杜迪安将柴火把地上的碎尸圈了起来,火焰熊熊燃烧,很快,距离火焰最近的尸块中冒出白色泡沫,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是一缕缕银丝,下一刻,这些银丝从尸块中爬出,朝火圈中央聚集过去。

    挪动尸块太难,但银丝自身跑动的速度却很快,像一条条极细小的小蛇。

    杜迪安看见密密麻麻的银丝从尸块中钻出,聚集到火圈中央最大的尸块上,轻笑一声,在这虎背尸块上洒下一把落叶,然后弹出一根火柴,落叶被点燃,虎毛最先燃烧起来,然后整个尸块都在熊熊燃烧起来。

    吱吱!

    杜迪安从火焰中听到刺耳的尖叫声,不禁挑眉,没想到这东西还能发出声响,这生命力已经不能用“顽强”二字来形容了!

    等火焰熄灭,杜迪安看见一滩水银色黏液蜷缩在烧焦的尸体下面,银色的黏液和烧糊的尸体成鲜明对比,杜迪安用战刀拨开尸体,将这银色黏液装到罐中。

    此刻这银色黏液,面积大量缩水,不足先前的三分之一,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个足球的容积那么大。

    杜迪安将它装到罐里后,在旁边搭起火架,将罐子架在上面烧。

    这水晶荒虫,如今应该叫极冰虫了,根据神殿书籍上的记载,生命力极其顽强恐怖,很难杀死,分尸,窒氧,土埋等方法,全都无效。

    但只有一种方法,能将它处死,那就是火烧!

    极冰虫惧火,而且不是一般的惧,哪怕是一般温度的火焰,它们都不愿靠近,甚至会对它们造成较大创伤。

    而吸收极冰虫的第一步,就是将其杀死!

    杜迪安先前本以为密封在罐子里那么久,它已经奄奄一息了,可刚才那一幕却打脸了,这东西还生龙活虎着呢,他只能用火来烧。

    吊在火架上的罐子,随着火焰越来越旺盛,罐子中顿时发出刺耳尖叫,而且这叫声不是一个,而是密密麻麻的无数叫声,像是罐子里藏着数不清的婴儿小孩,在痛苦惨叫。

    杜迪安听得刺耳,过了好一会儿,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杜迪安继续添加柴火,罐子也依然在烧,数小时过去,杜迪安将附近又砍了几颗大树过来,劈成柴火添加到火堆中,而罐子却没有丝毫变化,再也没有惨叫,也没有动静,途中杜迪安试着摸了摸罐子,让他吃惊的是,罐子居然是冰凉的!

    在大火上烧这么久,结果罐子却是冰的!

    要知道,这罐子可是金属做的,传热极佳,就算烧个半分钟,都会滚烫无比,何况是几个小时之久?

    “难怪里面连个泡都没冒,我还想着怎么没烧开呢……”杜迪安嘀咕一声,继续添加柴火,这东西没这么容易死,恰恰也说明此物的稀有和罕见。

    这一烧就是一天!

    太阳落山,杜迪安依然在烧柴,好在周围是树林,最不缺的就是树,而且烧一整天,也才只烧了七八棵树而已。

    杜迪安望着天色渐渐发黄,抬头一看竟是夕阳,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他又伸手摸了摸罐子,还是冰凉,不过没有先前那么冷了。

    杜迪安心中感叹一声,继续加柴,让火更旺。

    到了晚上十二点左右,杜迪安密切关注着火架上的金属罐子,经过这么久的火烤,罐子已经有些温热了。

    谁能料到,连一根火柴都怕触碰到的极冰虫,真正将它架起来在火上烧烤时,却能坚持这么久?

    又过两个小时,罐子中慢慢浮现气泡,竟是沸腾的迹象。

    杜迪安精神一振,继续加柴。

    一夜过去,到了次日黎明时,罐子中已经完全沸腾,但这些沸腾的气泡却没有四溅,而是有黏性地在罐子内跌宕起伏,波澜涌动。

    杜迪安继续加柴,一直烧到中午,罐子里的黏液也沸腾到了中午,并且再次大幅度缩水,只剩下半个足球的容积。

    杜迪安见时候差不多了,等柴火自行熄灭,将滚烫的罐子提到一旁地上,等了一会儿,见罐子里的沸腾渐渐平息后,他飞快离去,不到两分钟便返回,手里多了一条四五米长的大蟒。

    这大蟒软软地趴在它手里,不知是死是晕。

    杜迪安在大蟒身上划出一道血口,然后将其丢到罐边,静静等待。

    两个小时后,金属罐子完全冷却下来,杜迪安将放血的大蟒脑袋靠在罐口处,然后坐在旁边等候着。

    一天又很快过去,到了晚上,罐内依然没有动静。

    杜迪安又在丛林中抓了几只小虫子,丢到冷却下来的罐内,几只小虫子有的沉了下去,有的在黏液表面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