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七十八章:进化
    当魔身覆盖全身时,杜迪安立刻便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强大感,以及崭新的支配感,甚至不等他低头去打量手脚和身体,这些他想看到的画面,已经直接出现在视线中,这种感觉非常玄妙,仿佛他的意识凌驾在身躯之上,俯视一切,包括自己的背后,也能一览无余!

    心中震撼的同时,杜迪安立刻知道,是自己的视野进一步的扩大了。

    通过全方位的视野,他看清了自己的模样,这是一具全新的魔身,跟之前相比,有几处相似,但却又大不相同,首先是脖子以上的位置,以前都是覆盖着黑色甲壳,头发也凝固成尖锐的犄角,但如今脸颊上的黑色甲壳,却凸显了出来,化作一尊黑色头盔,卷曲的甲胄富有弹性,能够承受较强的冲击,而凝固的头发犄角,也凸显得更长,并且在这些犄角中央,有几根短小而粗的犄角顶端,隐隐有暗红色光芒闪动。

    杜迪安知道,这几根犄角内藏的暗红色光芒,便是给自己提供全方位视野的感应组织!

    此外,他的身上凸出一根根尖刺,乍一看整个人像巨大的长毛怪,但这些毛发却是一道道尖锥利刃,构造特殊,锥边凹陷,利刃向外凸出,有点像杜迪安见过的三棱军刺,单看外形便知道,这些尖锥利刃极其锋利,如果被他撞到,就算不死也残了。

    除了尖锥利刃外,杜迪安背后的几道利刃怪肢也有较大变化,宽度和长度提升不少,而且利刃折曲,像有关节一样,杜迪安试着挥动两下,异常灵活。

    “我进化了?”杜迪安心中惊喜之余,不免有些难以置信,先前注射极冰虫黏液时,他并没有太大感受,但这一刻激发出魔身后,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相比此刻的魔身,先前他引以为傲的割裂者魔身显得有些薄弱,就像矮个子和壮汉的区别。

    他现在的魔身,完全是一头狂暴的装甲战车,哪怕是横冲直撞,也无人能挡!

    体质的提升,魔身的变化,无不告诉着杜迪安,他的身体进化了,从主宰极限进一步提升,不就是深渊么?

    深渊……

    巨壁之主的层次,这个世界的真正大人物!

    能够横跨深渊,不再需要依靠巨壁的保护,不受地域的限制!

    在杜迪安心目中,深渊,是自由的象征。

    他一直期盼着自己成为深渊行走者,但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在吸收极冰虫时,他甚至还担心,这极冰虫并非是书籍上的极冰虫,只是极其相似的东西罢了,现在看来,这份担心显然是多余了。

    感受到体内充沛的力量,杜迪安忍不住仰天大笑,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等笑了一会儿后,杜迪安望向一旁的海利莎,魔化的怪异暗金色眼珠凝望着她,尽管此刻的眼珠看上去跟怪物的一般无二,但眼睛中却有清晰可见的温柔之色,“离我们的目标又近一步了,现在我是深渊行走者,横渡深渊更安全,速度也更快,去了神国后,兴许以我的力量,会得到重视,会很快找到治疗你的办法……”

    他没有克制,喜形于色,眼中满是向往。

    力量增强,他心底的压力便小了,以前仅仅只是一个主宰,苦寻通往深渊的办法,却毫无线索和希望,让他心中苦闷抑郁,因为他知道,深渊有可能只是一个门槛,只能算是大人物的及格线,如果连深渊都不是,即便去了神国,多半也混不出头,更别说接触到魔物研究所的核心机密了。

    这魔物研究所遍布各大巨壁,统御神国的帝王必然知道,但依然放纵,由此不难想到,这魔物研究所进行的一切实验,都有可能是王室授权。

    如果放在旧时代,这魔物研究所便相当于是中科院一类的地方,里面的东西全都牵扯到国家机密,哪怕是高官,都未必能打探到里面的事情,何况是一般的小人物。

    但如今,他成为深渊,跟壁主一个层次,混入神国核心人群中的把握就更大了。

    他满脸笑容,很快便看见,自己笑起来的样子实在有些恐怖,如今的他完全不能用“人类”二字来形容,只能算是直立型怪物,全身没有任何一处跟人类相似,身体各处都被魔身覆盖,以前在狩猎者和界限者时,他只是一部分身体被覆盖,现在却是全部!

    虽然全部覆盖,意味着防御和力量扩大化,但外形来看,却再无半点人类影子。

    他的眼睛是暗金色,眼瞳足足有大拇指那么大,不过配上他此刻的身高,倒不显凸起,鼻梁是一道凸起的黑色尖角,耳朵覆盖着黑色角质层,只露出一个细小的耳洞。

    杜迪安抬手摸了摸,他的手指是一根根尖锐利刃,说是利爪也不为过,而且五根尖锐手指极长,完全合拢能够变成像手臂一样的尖锥。

    除了身体上的变化,杜迪安还发现,自己的视野不但变成全方位,还能看见空气中细小的尘埃,以及一些气泡状的物体,这些气泡状的物体近乎透明,左右翻动,那种翻动的痕迹,是风造成的,这也意味着,他能看见风的流动!

    全新的魔身带来的不同能力,让杜迪安有些好奇,他试着测验一番,从体质变化,到身体各个器官的变化,最终发现,自己的听觉和嗅觉增强了数倍,此外听觉还能听见次声波,那是两只怪异的小虫子在低语,单从画面望去,两只小虫子静趴在叶上,没有任何动静,谁都不知道,它们在低语交流。

    不过,杜迪安不懂虫语,听不出它们在说啥。

    杜迪安还以为这是鸡肋的能力,但很快,他便突发奇想,虽然他听不懂虫语的内容,但可以通过虫语的节奏变化,大致得到一些讯息。

    比如他拍打叶子时,虫子受惊,发出怪异的叫声,较为刺耳,可以视作是它们受惊时的语言,在荒野上,兴许能当作一种预警或侦查的手段。

    想归想,杜迪安还是觉得,宁可换一个较强的战斗能力也好,不过既然有这样的能力,无法更改,他只能想办法更好的利用起来了。

    “透视能力还在,可以热感捕捉,夜视能力也在……”杜迪安试验一遍后,发现魔身的变化虽大,但新增的能力并不多,他不知道是自己没有找到合适的环境或方法去激发出来,还是这些新增的能力,都附加在了攻击当中,比如自己身上的尖锥利刃,硬度强化了,或是锋利度提升了等等。

    想了想,杜迪安觉得,还是等自己赶路时用沿途遇见的魔物来试练为好,这些魔物各种各样,方便他从各个方便去试验自己的能力变化。

    想到赶路,杜迪安立刻洛西克,倒不是跟他有什么感情,而是想到昨晚他跟另外几人交流的话,这次宴请跟深渊和极冰虫有关,虽然不知道是不是那几人故意放出的消息,但去看看似乎也不会损失什么,毕竟,他现在也是深渊,虽然这座巨壁中有三位已知的深渊,但他觉得,这三位应该不至于同时对他出手,如果遇见单独的,对方知道他的身份,多半也不会跟他死拼。

    毕竟,一个领地内有三头猛虎,谁都害怕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