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七十九章:目的
    收拾背囊和金属罐子,杜迪安带着海利莎返回王都,有洛西克给的金票子,入城没费什么力气,在偷偷递了张金票子后,顺利通过了盘查,连身份证明都不用出示。

    杜迪安离开快一个星期了,也不知道这宴会有没有开始,不过他当初跟洛西克一同入城时听他提过一次,说宴会的时间较久,顺便还能等祈求者魔痕审批下来。

    如此说来,现在宴会应该还没有开始。

    在路边叫了辆马车,杜迪安说了地名,车夫立刻驾着马车驰向酒店。

    一个多小时后,马车才姗姗到来,沿途经过一条条街道,杜迪安走马观花般地看了看,发现这王都的确很大,很繁荣,比起希尔维亚的王城更胜三分。

    等临近酒店时,杜迪安扫了一眼,便松了口气,洛西克和其他人都在,看来宴会果然还没开始。

    下了马车,递了张金票,杜迪安拉着海利莎向酒店走去。

    车夫望着手里的金票,目瞪口呆,这钱够他拉半年的车了,他刚想跟杜迪安说找不起,却见杜迪安的背影已经远去,再抬头一看,顿时醒悟过来,冲到嘴边的话也止住了,装傻充愣地呆了一会儿后,见杜迪安没有回头向他讨钱,当即立刻驾着马车飞快离去。

    杜迪安刚进入酒店不久,洛西克和带着两人赶了过来,看见在酒店大厅一旁的休息馆中喝茶,愣了一下,连忙走到杜迪安面前,道:“杜先生,这几天您去哪了?”

    杜迪安瞥了他一眼,知道是他身后的两位拓荒级守卫察觉到自己,所以通知他过来的,说道:“办点私事,没必要跟你交代吧?”

    洛西克反应过来,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但很快便笑容满面地道:“当然,是我冒昧了,只是,这王都鱼龙混杂,杜先生今后要去哪里,还是提前跟我知会一声比较好,如果不是思妮看见你离开,我还以为杜先生您失踪了呢……”

    杜迪安哪会不知道他的小心思,担心自己找到别的领主,给他惹祸,摆手道:“不用大惊小怪,我这么大的人了,估计也没谁敢拐卖我,话说回来,宴会开始了么,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杜先生说笑了。”洛西克微微苦笑,随即说道:“这次邀请的领主较多,有些领主距离较远,所以宴会的时间比较宽裕,在两天后举行,还好杜先生您及时回来了,否则错过这次宴会,倒是一大遗憾。”

    “一场宴会罢了,有什么可遗憾的。”杜迪安淡然道。

    洛西克眼眸微转,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注意这里,当即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压低声音道:“杜先生有所不知,据说这次宴会跟深渊和极冰虫有关,召开宴会的玫瑰家族似乎是受一位深渊大人的指使,似乎是要去壁外,寻找极冰虫……”说到这里,他看了杜迪安一眼。

    从之前杜迪安的态度和询问的事情当中,他就估测到杜迪安的实力,主宰级,对于这类的强者,最渴望的便是极冰虫。

    杜迪安知道洛西克已经知晓自己的实力和身份,不过此刻的他已经成为了深渊,对极冰虫虽然依然感兴趣,却不像之前那样非得到不可,不过,做戏做全套,他眼中一亮,露出几分心动的模样,问道:“去壁外寻找极冰虫?这就是这次宴会的目的?”

    “多半是的。”洛西克见杜迪安心动,连忙应道,如果能将杜迪安送走,他可以马上去申请取消祈求者魔痕申购,虽然这样一来,需要赔付三分之一的费用,还会被神殿在信用一栏划上重重一笔,但至少能挽回三分之二的财富,不至于让他破产。

    杜迪安看了洛西克两眼,沉吟少许,道:“等宴会开始再看看,你的消息虽然不知道从哪得来的,但消息毕竟只是消息,做不得数。”

    洛西克点头,没再多说,起身道:“杜先生,既然您回来了,我就不打扰了,有什么事您可以跟我说,以免到时错过宴会的时间。”

    杜迪安点头,端起茶喝了起来。

    洛西克很识趣,转身就走,在他身后的两位守卫偷偷瞟了一眼杜迪安,虽然洛西克对外宣称杜迪安只是他家的守卫,但他们两个作为洛西克栽培多年的贴身守卫,却知道杜迪安的真实身份,也知道他们另一个同伴便是死于眼前这青年的手中。

    “极冰虫,壁外搜寻……”

    杜迪安没理会周围的目光,望着酒店外面的风景,沉浸在思绪中,他总觉得,这宴会是一个陷阱,否则宴会的内容,不至于这么快就传出来,连洛西克都知道,其他领主多半也都心知肚明,甚至其他没有被邀请的领主,多半也收到了消息,这种流动在暗处的消息,有时比广而告之的消息传播得更迅速,更广泛。

    不过,要说真有什么阴谋的话,杜迪安又觉得不像,难道这次宴会还能变成鸿门宴不成?他不信这么多领主会被坑杀在王都中,那样的话,这些领主所掌管的领地,还不得出大乱子,王都必然不会想看见这样的情况,除非执掌王都的人是个残暴昏庸的壁主。

    说到残暴昏庸,杜迪安仔细一想,觉得也并非不可能,毕竟实力达到深渊,不代表品德,内含,修养等方面都达到深渊。

    这世上有很多奇怪的人,在自己专业的领域开创记录,但自身的品德和知识方面,却一塌糊涂,即便是某些专门研究知识和文学的人也是如此,能写出歌颂生命的文学者,未必对生命抱有莫大的敬畏,或许他所掌握的仅仅是如何将这种敬畏勾勒出来的本事。

    他在希尔维亚中便见过太多太多的例子,在篡夺王室时利用那些名人造势,许多号称刚正不阿的大师,号称清苦派学者,无不屈服在金钱和权威之下。

    所谓的刚正不阿,或许只是他们盈利的一个卖点罢了。

    越想越深,杜迪安忽然发现自己想偏了,不禁摇头苦笑,也没心思再深想下去了,反正如今的他不同之前,即便有什么阴谋,相信也能抗过去,毕竟,除了他自身是深渊外,海利莎同样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