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十八章:紫翼飞龙
    按菲丝尼亚的说法,也正是割裂者的攻击这一大优势,才使得它被列为三星传奇魔物,否则单凭其它方面的能力,只是一星级别罢了。

    杜迪安没理会菲丝尼亚的说法,强与不强他自己心里有数。

    转眼间,十天过去。

    杜迪安和菲丝尼亚一路向前,除了夜晚停留休息外,白天始终保持高速赶路中,即便是穿过深渊魔物的领地,也没能停下脚步,二人加在一起,只要不涉入魔坑之中,在普通的深渊地区几乎畅行无阻。

    “就到这吧!”吃完手里的半块烤肉,菲丝尼亚转头望向杜迪安,“再往前面,估计就快到了境外,你也看到了,前天和昨天,我们遇见的魔物数量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再这样下去,估计很快就会触碰到边防的警戒线,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你想看的也看到了。”

    杜迪安吃掉手里的烤肉,站起身来,指向前面的一座数百米高峰,“我们就到那里折转吧,在那里应该能眺望到边防,如果这里距离边防足够近的话。”

    菲丝尼亚看了一眼,没再说什么。

    二人迅速吃完东西,然后继续赶路,不到一个小时,就来到了杜迪安看中的高峰上,在山峰脚下留下一地魔物尸体。菲丝尼亚一边攀山,一边说道:“这山上栖息的魔物这么多,估计是什么大魔物的领地,小心点。”

    “就算是深渊,我们两个也足以斩杀。”杜迪安回了一句,迅速向上攀登,很快便来到了山顶,并没有看见预测中的魔物领主,而高峰顶端的空气格外清新。杜迪安抬头向云层中望去,说道:“你之前说雷鸟是神国豢养的飞禽?这边防附近的云层中应该栖息了不少吧?”

    在赶路途中与菲丝尼亚闲聊,杜迪安才知道令人闻风丧胆的雷鸟,居然是神国豢养的战争魔兽,遍布深渊各地,让许多有飞行能力的主宰和深渊忌惮不已,就算是深渊之主,也不敢招惹大型雷鸟群,雷鸟栖息在云层中,说是天空中的霸者也不为过,它们群居而行,当一群雷鸟集中发动电力,不亚于万钧雷霆!

    这种战争魔兽,用在边防的防空效果极佳。

    菲丝尼亚点头,“边防处的雷鸟群数量最多,深渊里的云层上不常有雷鸟群,数量较少,都是散养的,这里却不同,就算是深渊之主擅自从空中越界,也会被雷鸟给秒杀,至于像我们这样的,估计十个八个凑在一起,也得瞬间变成灰烬,这不是恐吓你,是真的。”

    “我当然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杜迪安对雷电的力量有更深的体会,不过,雷电虽强,也不是没有克制的办法,绝缘体材料,以及导电装置,都将成为雷鸟群的克星,他怀疑那七大王者多半便是利用科技的手段,将这些雷鸟奴役,驱使成自己的战争利器。

    他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希尔维亚中建造一座发电站耗资巨大,带来的供电量却不多,旧时代的国家电网都是由核电站为主,风能和水能以及太阳能等都不能相比,不过建立的成本小,但占地面积大,这在旧时代没什么,毕竟旧时代的人口虽多,但全球都是人类的地盘,仍有广袤的土地供应人类使用。

    但在如今的世界,壁内面积有限,资源也有限,加上天空中被厚重的核尘弥盖,光线稀薄,最省成本的太阳能发电站效果不佳,只能靠风能和水能。

    然而,这两样在壁内也效果勉强,毕竟千米高的巨壁横亘,在壁内卷起的风力不会大到哪去,甚至大多数时候没有风,以至于风能发电站的效率极低。水能发电同样如此,在壁内的水资源有限,供人吃喝还行,再取出部分水资源循环供电,最多建造个五座十座中小型水能发电站。

    而且,壁内土地有限,想要大批量建造,还得压缩居民生活的区域。

    这些都是最基本的限制,其它材料,人力等各方面,都让杜迪安很难在现阶段大批量制造发电站,因此当初产生的电量,还不足以电死一个深渊。

    要说电源从哪获取,眼前似乎是个绝佳的电源宝库!

    他忽然觉得自己以前真傻,摆在眼前的财富却看不见,无知大概就是如此了。

    “你在想什么?”菲丝尼亚看见杜迪安眼中忽然迸射出一缕兴奋的异色,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皱眉问道。

    杜迪安回过神来,眼中异色收敛,平静道:“没什么,我只是在觉得,有这些雷鸟在,这些异族想要空袭估计是没戏了,咱们只需要守住地面就行。”

    菲丝尼亚点头,“没错,不过异族也有较强的空中魔兽,不过跟咱们的雷鸟相比,还是太弱了,七王全力栽培的雷鸟群可不是这么容易突破的,而且在神国中有规定,擅自捕获雷鸟,或是伤害雷鸟,以叛国罪处置!雷鸟是我们神国的战争魔兽,也是护国神兽!”

    杜迪安挑眉,“那如果雷鸟先动手攻击我们呢?”

    “那也不能伤它,反正伤了就是死罪!”菲丝尼亚想也不想地道。

    杜迪安没再说什么,只是心中越发期待起来,他用透视向前望去,视线顿时穿梭层层虚空,无数的尘埃在视线中被剥离,在天边极遥远的地方,一道灰蒙蒙的巨影伫立,隐约间只能看见一道巨大轮廓,似乎也是一道类似巨壁样的东西,不过耸立入云层,高度令人仰视。

    “那边就是边境的防守战神壁!”菲丝尼亚指向杜迪安看的方向,“以你的视力应该能勉强看到一点影子吧,这战神壁高万丈,将边境完全隔绝,无数的异族和异兽不知有多少撞死在战神壁上,却难以撼动战神壁半分,这是神赐予我们的庇护,也只有神能造出如此伟大的神迹!”

    杜迪安目光微动,尽管先前就听她描述过,但此刻亲眼所见那灰蒙蒙的巨影,仍感到强烈震撼,战神壁,比神壁多了一个字,但高度却天差地别,足足有三千三百米高,是神壁的三倍有余!在遍布魔物和异族的土地上,建造这样的一座巨壁,用菲丝尼亚说的“神迹”来形容毫不为过,这样的工程绝非人类能够造出!

    而且,这条战神壁将整个神国范围全都包围,面积广袤,单是长度,甚至能跟五千年文明的华夏长城相媲美,在旧时代的冷兵器时期,长城对于华夏的作用便等同于如今魔物肆掠年代的战神壁对于神国的作用,万丈高度,足以隔绝陆地上绝大部分兽潮的冲击!

    需要堆积多少尸体,才能攀爬上这道巨壁?

    从高空偷渡的话,又有雷鸟群潜伏在云层中,上下全都固若金汤!

    “或许,制造出这战神壁的家伙,真的能称作是‘神’!”杜迪安心中暗道,在这一刻他忽然不轻视这里的人相信神灵的迷信了,任谁见到如此雄伟的建筑,如此人力难以办到的神迹,都会相信神灵的存在,仿佛这战神壁的作用,就是告诉世人,神是存在的,而它们便是神遗留下的东西。

    “这么高的边境战神壁,那些异族还能闯过来?”杜迪安想到菲丝尼亚说的边境常年死伤无数,心中对境外的异族顿时有了一个更清晰的印象。

    菲丝尼亚点了点头,叹气道:“异族的强大远超你我的想象,从小我就听长辈们说起过,异族们虽然无法破坏战神壁,但怪力众多,防不胜防,单说那巨魔异族,它们擅于攀爬,这战神壁虽然陡峭,但在它们手里犹如平地,最终还是要靠壁上的战士来对抗。”

    杜迪安点头,对有些魔物而言,一千米和三千米的高度的确没什么两样。

    “看够了么,我们该走了吧。”

    “好吧。”杜迪安看了一眼那灰蒙蒙的壁影,转过身,跟菲丝尼亚一同下山。

    嘶!

    就在这时,远处云雾中一道黑影飞速驰骋而过。

    杜迪安和菲丝尼亚顿时驻足望去,这黑影飞得极快,转眼间便来到二人头顶上空,菲丝尼亚惊呼道:“紫翼飞龙?!难道是边防使?”

    杜迪安也看清了这黑影是头飞龙,不过跟他在希尔维亚中仰望到的飞龙有些不同,那飞龙似乎是浅黄色,而这只是紫黑色,体格也更加硕大,在知道雷鸟是神国豢养的战争魔兽后,他也明白了飞龙不被雷鸟攻击的真正原因,都是同一个大佬手下的马仔,哪敢互斗。

    在二人仰望时,紫翼飞龙陡然间俯冲而下,身体盘旋着,折转回来。

    杜迪安和菲丝尼亚脸色顿时变了,很快,这折转回来的紫翼飞龙径直朝山上的二人飞来,龙翼卷动的强风刮动山林树木,全都弯下腰,像是臣服的子民。

    杜迪安知道逃已经来不及,和菲丝尼亚一起站着没动,近距离地看着这头紫翼飞龙,杜迪安忽然觉得先前遇见的极寒冰龙也不过如此,后者的体积甚至更小一号。

    这时,杜迪安也看见了龙头上立着的三道身影,穿着奇异的服装,有一人后面披着猩红披风,在狂风中飘扬翻飞,发出抖动的声响。

    两男一女,全都是三十多岁左右,散发着强大的气息,而且都没有散发出热源波动,这也是杜迪安第一时间没注意到的原因。

    杜迪安知道,不是只有冷血型魔痕才会使人隐藏热源,在神国中不缺一些秘典,诸如狩魔龙族的《龙血术》,便能控制血液,隐藏热源。

    “两位深渊?嗯?这是……尸王?”三人目光扫视而过,一眼便看出杜迪安和菲丝尼亚的实力,这让杜迪安心中一沉,他可是隐藏了热源的,菲丝尼亚同样如此,而且,这三人看到了海利莎,这让他心中升起几分危机感。

    “你们是哪座神壁的?”为首的一个手里杵着巨剑的成熟青年问道,他剃着寸头,目光中充满锐气,说话声很沉稳。

    杜迪安还未开口,便看见菲丝尼亚递来的眼神,然后便闭上了嘴,只听菲丝尼亚上前一步道:“三位大人,我是血棘军团第五小队队长,菲丝尼亚,在这里执行任务,中间遇见一些事,我的勋章掉了,这是我的血纹!”说完,挽起一条袖子,在她胳膊处有一个血红色的纹身,是一朵毒刺缠绕的荆棘花。

    三人看见她的血纹,眼中的寒意稍淡了许多,左侧的高挑女子轻声道:“这尸王是怎么回事,怎么不攻击你们?”

    杜迪安神色不变,低头道:“三位大人,这尸王是我们执行任务时遇到的,用特殊的办法遏止住了她的行动能力,准备带回神国上交。”

    菲丝尼亚转头看了杜迪安一眼,眼底有一丝异色闪过,她已经做好准备一旦杜迪安暴露,就将杜迪安出卖的打算,没想到杜迪安在这短短片刻间就想到了说辞,上交神国?她早已看出,杜迪安将这位尸王看得比他自己的性命还重要,从平日里望去的神色举止就能看出,多半是以前的亲人爱人。

    对于这样的事她见多了,不少癫狂之人对自己被感染的亲人和爱人仍不死心,将其禁锢,拘留在身边,甚至不惜将对方的手脚斩断,只留下一个身体,就为了留在身边。

    不过,她知道杜迪安跟这些人不同,甚至这头尸王也跟其它的尸王有所不同,只是具体有什么差别,她却不知道,但她知道这是杜迪安身上的大秘密。

    三人听到杜迪安的口音,神色微动,为首的寸头青年道:“你不是神国的人?”

    杜迪安点头,“我还没加入血棘军团,这次回去便准备加入。”

    菲丝尼亚也出声道:“三位大人,他是从神壁中出来的人,准备加入血棘军团。”

    三人看了杜迪安一眼,没再说什么,对于旁边尸王的事,三人也没深想,毕竟控制尸王这样的事,在神国都无法办到,但是废除尸王行动能力的手段,却不是什么难事。

    “时间不早了,我们还得赶路。”另一个没开口的中年人说道,他一只眼睛闭着,似乎是瞎子,只剩独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