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二十一章:冲锋营
    “割裂者?”光头脸上顿时露出笑容,“居然是一个三星魔痕,啧啧,也算是很难得了,我记得割裂者魔痕是擅长攻击的吧,既然如此,你就只能去最前线的冲锋营了。”

    旁边的蕾莎瞥了他一眼,“不验证一下么?”

    光头咧嘴笑道:“有啥好验证的,我相信小兄弟的人品,是不会说谎的。”

    蕾莎翻了个白眼,同时瞥了一眼默默不语的杜迪安,微微摇头,经验实在太浅了,刚来就得罪光头这个临时征召营的统帅不说,还耿直得没有半点脑子,如果杜迪安说是感知类型的魔痕,或是侦查类型的魔痕,就算这光头对他不满,也不敢当着他的面公然将他划分到冲锋营中。

    在边防这里私下仇恨只能私下解决,谁要是牵扯到战事上面,一旦被察觉,绝不是小处分。

    如今杜迪安被分配到冲锋营里,显然,他能活下来的时间只能按天数来计算了,就算是她也无法改变什么,毕竟杜迪安没有任何后台,不值得她出手相助。

    看见光头迫不及待地样子,杜迪安心中反而松了口气,赌对了。

    他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得罪了这光头,对方肯定会给他找茬,甚至穿小鞋,要是他说自己是感知类魔痕,对方未必会信,甚至会要求当场激发魔身来验证。而他的魔身虽然是割裂者,但跟一般的割裂者似乎有些差别,万一被他们瞧出点什么,反而麻烦更大。

    “杜安,割裂者魔痕,深渊级……”光头在桌上翻出一个本子记下了杜迪安的信息,“不错,也算是增添了一员大将,你好好干,上了战场多杀敌,以你这魔痕的破坏性,累积战绩轻松的很,估计等你临时征召的服役时间结束,回到神国后就能直接得到嘉奖!”

    杜迪安点点头,没说什么,这光头虽然说的很有诱惑,但眼神和语气却是显而易见的幸灾乐祸。冲锋营,顾名思义,显然是冲在最前面的炮灰,累积战绩速度是快,但牺牲的速度更快,在这种层面的战场上,他一个深渊根本算不得什么,说是大将,也只是对方心情愉悦的玩笑话罢了。

    至于为什么光头的心情会这么好,杜迪安也知道原因,一旦自己阵亡了,海利莎就是无主之物!

    “临时征召的服役时间是多久?”杜迪安问道。

    光头笑了,道:“等这次边防撤消了紧急防备状态,你们的服役时间就结束了,至于什么时候撤消紧急防备状态,就得看境外的那些家伙什么时候退走了。”

    杜迪安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你先去外面候着吧,我跟蕾莎长官还有话说,等会儿我再带你去冲锋营报道,顺便领取你的战场单兵作战装置。”

    “单兵作战装置?”杜迪安目光一动,却没多问,转身离开。

    蕾莎看着杜迪安走出帐篷的背影,微微皱眉,向光头道:“你还没问他是下位深渊还是中位深渊呢。”

    光头不以为然地笑道:“我说蕾莎小姐,你是不是看上这个小白脸了,我发现你看她的眼神不对呀,以前那些家伙过来报道时,可没见你理睬。再者说了,这还用问吗,要是中位深渊的话,怎么可能被逮到咱们临时征召营来?那些人都是跟咱们一个水平,在帝国里都有靠山,这小子显然没什么背景,活该他倒霉,谁不知道咱们这临时征召营,都是战场上的炮灰!”

    蕾莎脸色一冷,“你说话注意点。”

    光头见她变脸,连忙讪笑几声,也不敢得寸进尺,赔笑道:“是是是,算我嘴贱。”

    蕾莎冷哼一声,道:“我警告你,目前是用人之际,这人好歹也是一个深渊,你最好别搞什么手段,就算他死了,那只尸王也轮不到你,我会保管。”

    光头脸色微变,眉头皱起,但很快又松开,再次露出笑脸呵呵地道:“蕾莎小姐说到哪去了,这小子虽然脾气硬,但我还不至于这么小心眼儿,你就放心吧,物尽其用是我们这里的准则,我不会刻意派他去送死的,不过那尸王的事,咱们到时再商量商量如何?”

    蕾莎知道他是个军痞子,在这边防混迹多年,早就是老油条一根,油盐不进,也懒得跟他一般见识,起身道:“这人去亲自送去,你好自为之!”说完,离开了帐篷。

    光头望着她扭动的腰肢背影,微微舔嘴,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以低不可闻地声音自语道:“臭婊子,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在我胯下承欢求饶!”

    杜迪安等在帐篷外面,里面二人的说话声,他听到了,如他所预料的一样,只是让他意外的是,这个冷面女军官蕾莎似乎对自己说话,先前他一路走来时,二人路上几乎零交流,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面冷心热?

    等后面传来“哒哒”地脚步声时,杜迪安知道蕾莎过来了,转头道:“蕾莎长官。”

    蕾莎微微点头,“跟我来。”

    杜迪安依言带着海利莎跟在她身后。

    二人穿过周围的帐篷,慢慢远离了人群和驻防士兵,来到了战神壁靠内侧的边缘,从这里望去,内侧的疆土极其辽阔,又距离极远,地面的河流树林颇为瑰丽。

    蕾莎站在边缘,微风吹动她的丝发飘扬,如云雾般轻盈,使得她的面容有些模糊不清,她停步,伫立着,眺望着远方。

    杜迪安目光一闪,不知道这女人带他来这里做什么。

    他没问。

    二人间一阵沉寂。

    唯有寥寥的风卷过,呼呼作响。

    沉寂了数分钟后,蕾莎开口了,说出的第一句话便让杜迪安陡然寒毛竖起:“这尸王,是你的爱人吧?”

    杜迪安掌心不自禁地握紧,抬头凝视着她的背影,忽然间有种攻击的冲动,但从蕾莎身上看不到半点杀气,他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你说什么?”杜迪安沉声道。

    蕾莎慢慢转过头,目光在海利莎身上转了一圈,又看向杜迪安,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她是你的爱人吧?又或是陪你一同战斗的伴侣?她被感染多久了?”

    杜迪安的脸色更加阴沉,死死地盯着这女人的脸,将她的每一根毛孔都看得仔仔细细,但忽然发现看到的却是一种带着淡淡忧伤、怜悯的表情和目光,她在同情自己?

    杜迪安压住心中的杀意,低声道:“长官,你误会了,她只是我抓捕到的尸王罢了。”

    “你不用骗我,我不会告密。”蕾莎微微摇头,“我要是对你有杀意的话,你活不过明天,而且不是我亲自动手,你信不信?”

    杜迪安掌心溢出冷汗,他心中自然是不信的,但却又不得不信。

    看见杜迪安默然,蕾莎继续道:“从你刚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她了,你说她是你在荒野抓捕到的,呵呵,这话也就骗骗其他人罢了,她身上的衣物比你的都干净,指甲缝里没有半点碎肉和血迹,手指甲被修剪得很整齐,一看就是经常保养手,甚至比我保养得都勤快,你说她不是你的爱人,叫我怎么相信?”

    杜迪安脸色变了变,没想到是这些原因使他暴露了,事到如今继续否认也没意义了,他直视着她道:“没错,她就是我的爱人,你想怎样?”

    蕾莎微微摇头,“不想怎样,只是忽然有些感触罢了。”说到这里,她转过头去,如先前那般眺望着远方,语气飘渺又带着几分哀伤,“我的丈夫,也跟她一样,感染了病毒,成为了尸王。”

    杜迪安一怔。

    “我亲眼看着他被咬伤,病毒一点一点蚕食他的身体,我曾跪下恳求过所有我能求到的人,让他们救救他,但没一个人能做到,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肤色一天比一天苍白,然后彻底改变,成为六亲不认的尸王,当时我想着,如果他变成尸王,咬伤了我,我也能变成尸王,陪他一起,哪怕是被毁灭……”

    蕾莎的声音幽幽飘在微风中,“可是他没有。”

    “没有?”杜迪安瞳孔一缩。

    蕾莎缓缓道:“他复活成尸王后,没有咬我,反而将我推开了,然后,他就在我面前被毁灭了……”

    杜迪安看见她微微抖动的肩膀,微微默然。

    又是长久的沉默。

    蕾莎似乎在平复情绪,过了许久,才回过头来,表情似乎又恢复到先前冷漠的样子,只是眼眶内明显有一丝雾气湿痕,“看见你这么爱护她,我想,你肯定很爱她,非常非常地深爱,甚至愿意为她牺牲你自己,不过,将她这样长久带在身边,不是解决之道。”

    “你现在被征召到临时营来,随时会丢掉小命,等你死了,她不会有好结局的,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可以把她托付给我,如果你能活着回到帝国,自然是最好的,如果不能,我可以替你照顾她,至少,不让她被毁灭……”

    杜迪安望着她眼中的淡淡伤感,忽然间有种找到同类知己的感觉,先前光头和她的对话说的很清楚,他这次上战场,十有**会死。

    虽然他不想认同,但任何时候都有意外,别说上战场,就算是在荒野中赶路,都会发生意外,万一他出了事,海利莎有个依托,也是不错的事。

    “好,如果我出事的话,就麻烦你照顾她了。”杜迪安思索片刻,点头道。

    “我会照顾好的。”蕾莎缓缓道,“只是,我看她现在似乎没有行动能力,是连吃喝都不行么,你是怎么限制她的行动力的?”

    杜迪安刚要开口,心中陡然响起一阵警兆,眼眸闪动一下,道:“这个限制方法对她的身体破坏较小,但比较繁琐,通过某些工具从她体内限制住她的骨骼和身体,以及她的大脑感知系统,使她对外界毫无感知反应,所以她才会保持现在这样的状态。”

    蕾莎恍然,眼底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原来如此,这样的方法的确不错,我以前在帝国里也听到过,一旦蒙蔽这些行尸的感知,它们就会像傀儡一样停止行动,它们本来就思维力较弱,甚至没有,在没有感知到猎物的情况下,基本上处于游荡状态。”

    “就是这样。”杜迪安点头,“这个说来繁琐,要不我们先去报道,等有机会我再跟你详说。”

    蕾莎微微点头,叹气道:“也好。”

    她转身回到过道上,带着杜迪安一路向前。

    杜迪安落后她一个身位,侧面望去,能看见她的肩膀以及胸前的隆起,那美丽的侧颜似乎又恢复了平时的冷漠,他微微皱眉,不知道这女人是真的如她所说那般,还是另有目的,如果是另有目的的话,难道她察觉到自己控制海利莎的状态与一般尸王不同?所以想要从自己手里打探出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为什么不上报,帝国应该有的是手段撬开一个人的嘴。

    想到这里,杜迪安忽然觉得这女人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或许不仅仅只是那老人将军的副手。

    二人走了没多久,来到了临时征召营旁边的一处军营,这里只有二三十个帐篷,在帐篷周围和里面活动着数百人,大多数都是拓荒者,其次比例较大的是主宰,此外杜迪安还看到了两个深渊级的热源反应,至于还有没有隐藏了热源的深渊,他就不知道了。

    “这里就是冲锋营。”蕾莎介绍一下,领着杜迪安来到中间最大的一个帐篷前,周围随意坐着或聚堆闲聊的人看见蕾莎和杜迪安,如闻到腥味儿的鲨鱼,虽保持着原姿势,但目光却全都聚集在了二人身上。

    蕾莎掀起帘子走了进去,里面很宽敞,堆满了刀剑枪矛等武器,此外另一侧的几个巨大金属架上,却挂着类似于护腕一样的防具。

    帐篷里有几个人在办事,最上面案桌前坐的是一个身材肥胖的女人,身高不到一米五,横向宽度却几乎不下于一米,属于那种摔一跤都不会觉得疼的人,她抬头一看,惊讶道:“蕾莎长官?”

    “这是新人,杜迪,深渊级的高手。”蕾莎纤指一点杜迪安,向矮胖女人道:“给他准备一套盔甲和单兵系统。”

    “深渊?”矮胖女人有些诧异,看了杜迪安一眼,很快便注意到旁边的海利莎,怔了一下,惊疑道:“这是,尸王?”

    “他的战利品。”蕾莎随口道。

    矮胖女人了然,没有再问,说道:“我知道了,等会儿就给他量身制作。”

    “行,他就交给你了,我还有事先回去了,三位边防使已经抵达,我去看看他们准备怎么应付这次的事。”蕾莎说完便转身离开,临走时递给杜迪安一个小心保重的眼神。

    矮胖女人等蕾莎走后,打量了杜迪安一眼,道:“杜迪是吧,我记下了,你先在外面等着,过会儿来领取你的作战装备。”

    杜迪安奇道:“还有作战装备?大家不都有狩魔器么?”

    在他的印象中,盔甲作用不大,一旦进入魔身,身体大变样,根本穿不上盔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