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九百二十二章:单兵作战系统
    “当然有。”矮胖女人理所当然地道:“单凭魔身战斗,就像我们人类脱光了衣服打架一样,虽然有些人的魔身极具防御力,甚至比高阶军用盔甲还坚韧,但如果外面再加上一套作战盔甲,就相当于是二重防御了,而对于那些感知类,或擅于潜匿、保命等魔痕能力者,作战盔甲的用处就更大了!”

    杜迪安点头,这倒是,“只是……”

    “不用担心穿不上,蕾莎小姐说过了,作战盔甲是量身锻造的,完全适用于变化后的魔身,你的魔痕是什么,报给我一下。”矮胖女人从旁边抽出一个小本子问道。

    “割裂者。”杜迪安如实道。

    矮胖女人在本子上刷刷几笔记下,然后将本子随手丢回桌上,走到旁边悬挂黑色护腕的金属架前,“这是你们士兵的辅助单兵作战系统,跟你以前认知中的装备有些不同。”

    她随手从上面取了一个下来,转身丢给杜迪安。

    杜迪安抬手接住,低头一看,顿时愣住。

    这不是护腕,但却是套在手上的,有点像腕表,但宽度较大,上面有一个显示屏。

    “套在你较少用于战斗的那只手上,如果你是正常的右撇子,就套在左手上,左撇子就套右手上,以免在战斗时被波及破坏,虽然这东西很坚硬,但上面的显示板却没那么硬。”矮胖女人说道。

    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无法确定。他依言将其套在了自己的左手上,这时,矮胖女人走了过来,先是检查他戴紧没有,帮他紧了紧,然后伸出胖乎乎的手指,指甲修剪得极为尖细,像利爪,轻轻点在了显示板侧面,很快,显示板亮了起来。

    杜迪安心中的猜想顿时被证实,不禁怔住。

    矮胖女人看到杜迪安的反应,轻轻一笑,许多初来边防的人都被这套辅助单兵作战系统给惊到,毕竟“光芒”这东西,他们只在火焰和头顶的星空中见过。

    显示板上一片蓝色,过了四五秒不到,背景慢慢成了绿色,然后刷出一片白色网格,在网格中央,有一个绿点,在这绿点旁边是密密麻麻的黄色小点。

    杜迪安怔怔地看着,似乎有些发懵。

    他的反应完全在矮胖女人的预料当中,她讲解道:“这套辅助单兵作战系统,顾名思义,就是辅助你们在战场上战斗的装置,这网格是地图,每个网格的边长是一公里,在最外缘的网格大小较细,等你移动到那里时,这些网格就会恢复成中央区域的网格大小。”

    “这上面的绿点,是你自己,周围的黄点,是友军,也就是我们,如果上面出现了红点,就是敌人!”

    “敌人是异族和魔物,也有可能是没有佩戴辅助单兵作战系统的人类。”

    杜迪安已经回过神来,微微点头,嘴上没说什么,心中却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感受,既感到惊喜,又有些忧虑,不过最终还是惊喜居多!

    电能!

    神国已经掌握了电能,还作用到了战场上!

    而且不单单是电能,还有更深度的磁场运用!

    这些都足以说明,神国掌握的科技,远比他预想的还高!

    掌握电能是真正意义上的古代与现代的区分,而且一旦掌握电能,就意味着神国如果找寻到旧时代的遗迹,里面有意外保存完整的器械的话,能够直接使用!

    而且电能对于工业改革的推进帮助极大,大幅度提高了人类科技进步的速度!

    从这套辅助单兵作战系统上,杜迪安便能感受到,神国掌握电能已经不是短时间的事了。

    对他来说,神国的科技越发达,帮助他复活海利莎的希望就更大!而忧虑的则是,将来去到科技先进的神国中,他手里超级芯片的优势就弱了。

    不过,他相信就算弱也弱不到哪去,大不了自己直接跳过电气革命便是。在电气革命后面,还有第三次工业革命,是科技时代,生物克隆技术和航天技术等一系列科技的崛起,足以给世界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他手里还掌握着最强的杀器,核武!

    不过,提到克隆技术,杜迪安不禁想到巴克尔神壁内的神殿,通过切除寄生魂虫原体,用分裂体混合荒神因子制造的神化魂虫,这似乎也能称作生物克隆技术。

    在这个畸形的时代,科技似乎也有些畸形,有些东西第三工业革命后的科技,神国兴许也有所掌握,毕竟,旧时代并非完全毁灭,遗留下了不少遗迹,里面有人类的智慧结晶,被神国破解出来后,带来科技的畸形成长并不稀奇,甚至神国造出核反应堆也是有可能的。

    只是,这概率较低罢了。

    毕竟核武技术是大国重秘,将技术草率地遗留在遗迹中的可能性不高。

    “这辅助单兵作战系统是帝国什么时候制造出来的?”杜迪安收回思绪,向她问道。

    矮胖女人一愣,有些意外,没想到杜迪安问的不是这东西的神奇,而是它的年代。她接着眉头一皱,道:“你问这个做什么?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

    杜迪安忙道:“我就是好奇,帝国太厉害了,居然能制造出如此神奇的东西,简直就是神作!所以我想知道,帝国是什么时候制造出来的,会不会是上百年前就能造出了?制造这些东西的人真是太厉害了!”

    他满脸惊叹,写满由衷的佩服。

    矮胖女子看见他的模样,轻笑道:“这还用说,这可是神殿的杰作,早在一百二十多年前就造出了,这已经是改良后的第五代作战系统了,比以前的更加先进,不但能感知到友军的方位和敌军的位置,还能在一定范围内临时通话!”说完,她伸出胖乎乎的手指按在显示板旁边唯一轻微凸起的黑色颗粒上,显示板上顿时有一阵类似音频的波动起伏。

    “喂,喂。”矮胖女人凑近试音。

    作战系统的前缘处顿时响起她的声音,但经过电流的处理,跟直接听起来有些差别,显得更悦耳年轻。

    杜迪安怔了怔,没想到无线电也被神国开发出来了!

    “不必吃惊,这叫即时通讯,是辅助单兵作战系统的能力之一。”矮胖女人以为杜迪安被吓到,淡然道:“在战场上,你能通过这个联系跟你一个频道内的友军,但友军的范围不能太远……”

    接下来,她给杜迪安详细地介绍起里面的各种功能。

    杜迪安发现这东西包含的技术还不少,除了生命探测和无线电外,还有温度、地形显示,可以调试出来呈现在网格中,而且完全防水,即便在水里浸泡几天也没事,内部用的是电子,不频繁用无线电的话,能用上一个月。

    “千万要记住,无论是任何情况,都不可将这东西遗弃,更不能摘下来,就算是洗澡也不行,当然了,这里也没什么条件让你洗澡。”矮胖女人一脸郑重地看着杜迪安,语气严肃地告诫道:“就算在战场上,你的这条手臂被斩断了,也要将它捡回来!”

    “否则的话,别的友军的作战系统上显示到你的位置,会去增援你,反而陷入危险!如果你遗失了这东西,将会除了死亡外最重的军罚,我保证,那比死更痛苦!”

    杜迪安微微点头,心中却想,防止友军救我倒是其次,多半还是要利用这个看清我们的位置,以防有人避战当逃兵,甚至自相残杀。

    在战场上,除非是一路从军校毕业出来的其他战士,像杜迪安这些靠自己摸爬滚打过来的人,在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哪会出手相救别人?这等于给自己找事儿。

    至于自身不安全的情况,那就更不用说了,自身难保,不扯别人垫背就算善良了!

    “行了,这没你什么事儿了,你去吧,等你的作战盔甲做好我会叫人给你送去。”矮胖女人说完便挥手打发杜迪安离开。

    杜迪安带着海利莎转身离开。

    帐篷外有一个短发青年军官,也是剃的寸头,这里的战士十个有九个都是寸头,头发短在战斗时更加方便,这是老兵总结下来的经验,在长久的战斗中,头发上会混杂敌人的血,甚至是杂碎内脏,沾得黏糊糊,很可能会垂落下来碰到眼睛,或是遮住视线,所以寸头短发完美地杜绝了这样的潜在危险。

    当然,旧时代士兵剃寸头可不是这么血腥的原因。

    “新来的是吧,跟我来,带你去你的住处。”青年军官面色生硬地道,似乎不苟言笑,一脸冷漠。

    杜迪安点头。

    青年军官带着杜迪安来到相距百来米的一处帐篷中,这帐篷长方形,长二十多米,宽十来米,在这里算是中型帐篷,但也是极为宽敞了,里面四十个床位,分成四列,每列十个。此刻不少床位上或坐或躺的有人占着,床上堆积着各自的衣物和一些小零件,比如某魔物的头盖骨,或是利爪,皮毛枕头等。

    杜迪安目光一扫,里面空无一物只放了统一式样被子的床铺只有六个,这里住了三十四个人,加上他,三十五个!

    无一例外,三十五人全都是男性,估计女人都被分到女人的帐篷去了。

    青年军官领杜迪安进了帐篷后便道:“这里的空床位,你随便挑一个,记住,在这里别惹事,否则军法处置!另外,如果外面有集合广播响起,务必在十秒内集合赶到广场,知道广场在哪么,不知道问问其他人。”交代完,他便像完成任务一样转身离开。

    等他离开后,杜迪安转过头,顿时看见帐篷内不少人抬头看到这里,准确的说,是望着他身边的海利莎身上。

    贪婪,邪欲,目光表现的**裸,没有丝毫掩饰。

    杜迪安脸色冷了下来,带着海利莎朝里面的一处空床位走去,刚走几步,一条腿就从右侧第二列,杜迪安经过的过道边上的第一个床位上伸了过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哥们,跟你商量的事儿怎么样?”腿的主人是一个身材单薄的年轻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脸上有一片火烧的疤,看着有些吓人,此刻满脸带着兴奋的笑容说道。

    杜迪安微微驻足。

    其他人的目光全都露出玩味的目光。

    杜迪安低着头,似乎不敢说话,但没有谁知道,他的目光停留在年轻人拦路的腿上,只有年轻人感受到了,却笑得更盛,没有将腿收回来的意思。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再也收不回来了。

    没有任何预兆,啪嗒一声,伸出的腿从膝盖处断了。等腿掉落到地上,鲜血才狂涌而出,切面整齐无比。

    年轻人愣了一下,痛觉才传至大脑,他立刻惨叫起来,抱着断腿在床上打滚,满是痛苦的脸上露出狰狞之色,死死地盯着杜迪安,突然大吼道:“杀人啦!有人杀人啦!”

    其他人跟着起哄,有人大笑。

    也有人皱起眉头,似乎在思索什么。

    很快,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先前刚离开的年轻军官去而复返,同时身边还有一个年龄相仿的军官,二人一同过来,掀起帐篷,顿时看见杜迪安面前的场景,以及床上翻滚的年轻人。

    “这……”

    “怎么回事!”先前送杜迪安过来的青年军官勃然大怒,立刻上前喝斥,同时目光愤怒地望着杜迪安,此刻杜迪安就站在断腿前,这事显然是杜迪安干的。

    杜迪安神色平静,冷声道:“他先挑事,我自卫。”

    听到杜迪安说的七个字,断腿年轻人差点气得吐血,立刻忍住惨叫,向青年军官哭诉道:“大人,您可要替我做主啊!他什么都没做,只是跟他说商量点事儿,他就对我出手了,大家可是都亲眼看到了,您不信问问大伙儿,大家说是不是?”

    “是!”

    “没错,这新人太嚣张了!”

    “就问个话而已,居然就偷袭出手,卑鄙!”

    顿时有人起哄附议。

    也有人冷眼旁观,默不作声。